|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102章 逐出师门
  (全文阅读)

  “方笑武,澳门赌博网站:你毁掉羽化山的最高峰,该当何罪?”一个声音在一座大殿内响起,正是江四德。

  “弟子……”方笑武想要解释,但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方笑武,事已如此,你就认了吧。”说话的人是傅千树。

  整个大殿内,除了他们三个人之外,还有一个人,正是飞羽宗的宗主胡满天。

  方笑武本来还指望傅千树帮自己说说话,没想到傅千树也跟江四德一样,不容他多说,就让他承认那座山峰是他毁掉的。

  “这老家伙的脑袋被毛驴踢了不成?那么大的一座山,我一个人能毁得掉吗?整个飞羽宗里面,也只有你这个老家伙能办到这一点。你们两个也太看得起我了。”

  方笑武想着,转目一望位于正中的胡满天,本来还想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胡满天身上,但胡满天没有为他说话,只是暗中向他递了一个眼色,意思是让他先承认。

  “咦,奇怪,连宗主都是这个样,要我承认毁掉山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方笑武完全懵了,觉得自己这次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方笑武,你还不承认吗?”江四德沉声道。

  “我……”方笑武再次望了一眼胡满天,一咬牙,道:“不错,那座大山就是我毁掉的,我告诉你们吧,我只是打了一个呼噜,它就崩塌了。”

  他本以为自己这么说,一定会让傅千树和江四德叱责他胡说八道,然而没想到的是,这两个老头居然一脸相信,没有将他的话斥之为荒唐。

  更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听他承认那座大山是他毁掉的后,胡满天竟是端出了飞羽宗宗主的架子,一脸严厉的道:“方笑武,你身为飞羽宗内门弟子,竟敢毁掉大山,罪大过天。姑且念你在飞羽大赛上拿到飞羽箭,颇有功德,抵消一半罪过。至于另一半罪过,本宗主就将你逐出飞羽宗,算作了结。从今以后,你不再是我飞羽宗的弟子,你以后也不能在外人面前称自己是飞羽宗弟子,你就算被人追杀到天涯海角,也与飞羽宗无关。同理,飞羽宗将来若是有事,也和你无关。”

  听到胡满天竟然将自己赶出飞羽宗,方笑武不禁想到了飞羽童子。

  难道他的命运与飞羽童子一样,都不属于飞羽宗吗?

  他对飞羽宗虽然没什么感情,但他已经喜爱上了这片大山,而这里还有他朋友,他敬爱的师长,他以后还能看到他们吗?

  一丝苦涩划过他的嘴边。

  次日,被逐出师门的方笑武来到那片被毁掉的大山外,立了一块墓碑,用木头立的墓碑,上写——擎天兔之墓,大哥血立。

  墓碑前摆满了食物,全是擎天兔生前最爱吃的。

  “擎天兔,你安息吧,我会永远记得你的。”

  在墓碑前点上一枝香,插上之后,方笑武正要转身离去。

  蓦然,一道人影扑面而来,他连是男是女都没有看清,仓促之间,只得翻腕一掌拍出,力道少说也有十万。

  “砰”一声,他向后退了一步,来人倒飞出去,半空中划出一个漂亮的飞羽之姿,落在地上,双手往身后一背。

  “是你?”方笑武瞳孔大张,一脸难以置信。

  “想不到是我吧。”那人道。

  “你……你不是死了吗?”

  “谁说我死了?”

  “那座大山都被毁掉了,你怎么还不死?”方笑武说到这里,突然听到身后有响动,像是大嚼的声音,急忙回头一看。

  “你们……”方笑武看到了一副非常和谐的画面,因为惊喜来得太快,完全傻眼了,也忘了自己要说些什么。

  就在方笑武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两个东西,一大一小。

  大的是寒兽,小的是擎天兔。

  两个家伙像是饿了许多天似的,大口大口吃着坟墓前的食物,与当初在山洞里斗得你死我活的画面太不一样了。

  擎天兔没有死!

  方笑武不是笨蛋,很快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转身问那人道:“是你把它们两个救出山洞的?”

  那人不是别个,正是寒人。

  只听寒人道:“不错,是我把它们救出来的。”

  方笑武又问:“奇怪,当年将你害得困在山洞里的不是寒兽吗?你为什么要救它?你应该非常恨它才对啊。”

  寒人道:“不错,当年要不是它,我也不会被困在山洞里,但是,那都是一千八百多年前的事了,我早已忘得差不多了,我现在救了它,它就会对我感恩不尽,我叫它向东,它绝不敢向西,你说这不更好吗?”

  方笑武一脸不相信的道:“这怎么不可能?”

  “你不相信?”为了证明给方笑武看,寒人提高嗓门,朝寒兽喊道:“过来。”

  寒兽本来正在狼吞虎咽的吃着食物,可一听到寒人的喊声之后,便急忙跑到了寒人身边,一副摇尾乞怜的样子,与在山洞里时的那个鄙视一切的寒兽判若两物。

  “那么它呢?”

  方笑武伸手一指擎天兔,担心这家伙也会听寒人的话,以后自己没有跟班了。

  “它?”寒人道:“这家伙有些古怪,根本就不听我的话,我本来想揍它一顿,但想了想,觉得还是算了。”

  方笑武暗中松了一口气,问道:“你是怎么出来的?你不是被鲁祖师的灵符困住了吗?”

  “你没忘记我脱困的条件吧?”

  “当然没忘记。”方笑武想了想,面色微微一变,道:“是谁帮你拿掉身后灵符的?”

  “没有人帮我。”

  “不可能啊,要是没有人帮你,你自己怎么拿得掉?如果你自己就能拿掉的话,你又怎么会被困在洞里这么多年,直到现在才脱困,那不是傻瓜吗。”

  “我不是傻瓜。”寒人纠正了一句,道:“我也没有承认有人拿掉了我身后的灵符。”

  “那……”方笑武转念一想,顿时明白了寒人的意思,面色又是一变,失声道:“难道你的新主人已经出现了?”

  “我不知道。”寒人道:“我只知道我的灵符突然间就消失了,而就在灵符消失的时候,山洞内就产生了异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