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96章 真正的劲力!
  (全文阅读)

  “空武之境?”

  “就是没有武力,也没有武气,但一投手一举足,任何人都会觉得自己在他面前空无一物。这个词是我从一位前辈口中得知的,据他老人家说,空武之境是武道至高境界,下来有四大境界,由高到低,分别是绝武之境、虚武之境、极武之境和有武之境。说句实话,我现在的境界只能勉强达到有武之境。”

  “这个前辈是何方神圣,难道他已经达到了武道巅峰?”

  “还没有,不过此老已经达到了绝武之境。所谓绝武,乃绝武弃劲之意。武学有云,用劲不用力,用意不用劲,然而真正做到用意不用劲的人,又有几个?即便是用劲不用力,也是极少。空武之境是大圆满,绝武之境是绝武弃劲,虚武之境是虚武弃力,极武之境是极武达力,有武之境是有武有力。其余之下,力不是力,劲亦非劲。”

  方笑武乍舌道:“照你这么说,武神、武仙用的劲力都不是真正的劲力?”

  飞羽童子道:“我问你,真正的劲力是什么?”

  “气力和力量。”

  “武仙能不能毁掉一座山?”

  “一般来说可以,但如果是一座巨山,就像九霄峰那样的大山,恐怕只有顶级武仙才能毁掉吧,一般的武仙根本就不可能毁掉。”

  “那要是一座比九霄峰更高更大,甚至是几倍十几倍的山呢?”

  “那应该毁不掉吧,毁掉不等于是让山峰塌掉,而是类似人间蒸发。”

  “那就是了,真正的劲力属于移山倒海,对于武仙来说,毁山填海还可以,但要移山倒海,修为还不够。”

  说到这里,飞羽童子担心方笑武听多了会对将来追求武道造成某种阻碍,话锋一转,道:“凡事都没有极限,所谓无极,不妨可以理无极限的意思。武者可以仰望,但绝不能气馁,只要人在无极限的道路上奔跑,终有一日,总会达到某一个终点。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方笑武道。

  “真的明白?”飞羽童子瞪大眼睛问道。

  方笑武想了想,道:“好像不太明白。”

  飞羽童子再问:“你到底是明白还是不明白。”

  方笑武道:“不明白。”

  闻言,飞羽童子却是满脸开心的道:“那就好,我就怕你明白。”

  方笑武知道飞羽童子是什么意思。他要是真明白了飞羽童子的话,那就陷入了某种理论之中,而他不明白的话,就能不被某种理论限制,从而可以学会怎么去运用某种理论,不必将来有一天陷入某种死胡同之中,无法超脱。

  这是飞羽童子对方笑武将来的一种警示,而不是现在。无论多远的将来,都会变成现在。方笑武只要还想继续在武道的道路上走下去,他就会遇到屏障,而他到时候只要想想今天听到的话,对他来说,无疑也是一种莫大的帮助。

  “好了,我要走了,我已经把寒精拿到,得找一个没人的地方闭关修炼几年,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们两个还是可以再见面的。”飞羽童子缓缓说道。

  方笑武一听说飞羽童子要走,不禁有些不舍。

  他与飞羽童子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他觉得,飞羽童子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自己能在飞羽宗遇到他,是自己的一种福气。

  当然,在他的心里面,飞羽童子是没办法与他的义父龚剑秋比的,飞羽童子与他之间的关系,可以用亦师亦友来形容。

  “老童子,你要走也行,不过你先得把一件事告诉我。”

  “什么事?”

  “你当年究竟是因为什么事被逐出飞羽宗的?”

  “你真想知道?”

  “当然。”

  “那好,我告诉你,我当年之所以被逐出飞羽宗,正是跟飞羽大赛有关。”

  方笑武本来就怀疑他与神无名之间有着某特殊关系,此刻听到他亲口说出来,越发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对的,问道:“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那个神无名应该是你的徒弟吧?”

  飞羽童子叹了一声,道:“严格来说,神无名并不是我的徒弟,因为他既没有拜我为师,我也没有收他为徒。我是曾经指点过他,并且传授了他不少飞羽宗的绝学,但他能取得那么大的成就,完全是靠他自己。”

  方笑武道:“难怪他那天听到你念的那四句话以后,就放弃了报仇的打算,在他的心里面,肯定是把你当成了恩人,所以才会看在你的面子上,放下了他要做的事。”

  “其实我当时也不知道自己的话对他管不管用。”

  “你的话一定管用。”

  “为什么?”

  “因为当年救走他的人就是你。”

  飞羽童子惊异的问道:“你怎么知道?”

  方笑武嘿嘿一笑,道:“如果不是你救走他的?为什么你会被逐出飞羽宗?除此之外,我想不出别的原因。”

  飞羽童子笑骂道:“你这小子有时候倒是挺精明的。不错,当年救走神无名的就是我。”

  方笑武道:“那这件事就更奇怪了,以你的年纪,就算救走了神无名,又有什么人敢说你的不是?梅三弄在你面前还只是一个晚辈呢。”

  “梅三弄当然不敢对我说三道四,不过你不知道,当时的飞羽宗还有一位辈分比我高的宿老,虽然这个宿老的本事未必比我大,但宗派与江湖帮派不一样,江湖帮派只讲实力,没有所谓资格老不老一说,在一个宗派里面,辈分越高,说话的份量就越重。”

  “难道这个宿老是梅三弄的师父?”

  “不是。”

  “如果不是的话,他为什么非要和你过不去?”

  飞羽童子苦涩的笑了一笑,道:“不是任何人的心胸都能宽阔到可以达到容人之量,这位宿老已经去世八十多年,我身为当事人,也不能说他的坏话,反正你知道我是因为什么事被逐出飞羽宗的就行了,没必要知道那么详细。”

  方笑武扁扁嘴,道:“你不告诉我的话,我以后也会问小不点的师父,他一定知道你的事。”

  飞羽童子哈哈一笑,道:“他是知道我的事,不过他不会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