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93章 会说话的木偶
  (全文阅读)

  “这是什么?”飞羽童子问道。

  “这是我娘的手绢,澳门赌博网站:上面有一只鸟,你是飞羽宗的人,说不定认识,你帮我看看,这只鸟到底是什么种类。”方笑武将丝巾递给飞羽童子。

  飞羽童子拿过丝巾,端在手里看了一会,搜遍脑海里的所有记忆,但看来看去,都认不出丝巾上的鸟是什么种类,暗暗惊奇。

  方笑武见他半天没有出声,而且还一脸迷惑,不用问他,也就知道了连他这个老家伙都不认识,只能在心底叹了一声。

  “我不认识。”飞羽童子摇摇头,将丝巾还给方笑武,随口问道:“既然是你娘的东西,她没告诉你吗?”

  “没有。”方笑武道:“她老人家已经去世了。”

  “原来是这样。”飞羽童子虽然是一个童子的模样,但此刻,他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种老人般的安慰之色,说道:“方笑武,看来令堂属于英年早逝一类,你节哀顺变。”

  “我没事,我娘已经过世好几年了,我也过了最悲伤的那段时间。”方笑武笑了笑,心底却在想:“方笑易那个家伙骂废材舅舅是野种,不知道这里面还有没有其他的原因,我虽然不是废柴舅舅,但将来若是有机会的话,我就帮帮这个废柴舅舅查一查个中详情,要是真的查出了一些什么不为外人所知的东西,可能就解开了木剑之谜。”

  “你真的没事了吗?”飞羽童子问。

  “真的没事了。”方笑武耸耸肩,将手绢收起。

  “既然没事,我们就继续往前走吧。除了寒剑之外,咱们也把最后一个寒人看一下。”

  “好。”

  两人继续前行。

  须臾,两人走到了一把漂浮在空中的宝剑附近,只见这把寒剑长约一米,全身不但充满了寒气,还透出一抹玄光,剑身刻着一个个符文。

  方笑武左看右看,也看不懂这些符文到底是什么意思,反正颇为玄妙就是了。

  “这把寒剑的来历更不简单。”飞羽童子介绍道:“此剑原名玄影,本来是玄武城武家的六大神剑之一。八百年前,武家的一个高手自恃武力过人,妄想与飞羽宗的一个高手一争高低,结果他不但输掉了性命,还输掉玄影剑。此事属于一件高度秘闻,连武家的人都不知道,你以后千万不要说出去,免得武家的人找上飞羽宗。”

  方笑武笑道:“我当然不会说。”

  之后,两人来到了那个寒人附近。

  方笑武没有看到寒人之前,还以为寒人做得再怎么逼真,也只是一件木偶,自己一眼就能看得出它与人的区别。

  但是,等他看到寒人之后,才明白鲁羽为什么会被称为妙手。

  这个“寒人木偶”做得实在太逼真了,不怕说一句夸张话,即便是站在它的寸外,也丝毫看不出它其实是一个木偶。要不是方笑武早就有了心理准备,打死他他都不会相信这个寒人是木偶,而是一具活生生的人身。

  寒人盘膝坐在地上,看到有人走近,居然睁开眼睛望了一下。

  “原来是你。”寒人不但会动,而且还会说话。

  由于方笑武事先没有心理准备,当即被吓了一跳。

  “你……你怎么会说话?”方笑武道。

  “我怎么不能说话?”寒人说道,除了语气略显单调之外,与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你不是木偶吗?”方笑武诧异道。

  “我是木偶,但我不是一般的木偶,我的主人是鲁羽鲁大师。”说到这,寒人像是人一般的微微转动脖子,望着飞羽童子,道:“我上次跟你说的那件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不怎么样。”

  “你不是很想拿到寒巢吗?只要你帮我拿走背上的东西,我就帮你拿到它。”

  “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寒人语气平平淡淡的道:“你不是早已被逐出飞羽宗了吗?你就算拿掉了我身后的东西,你也不算飞羽宗的罪人。”

  飞羽童子正色道:“我确实已经不是飞羽宗的弟子,但你背后的那个东西是鲁祖师亲自贴上去的,我要是把它拿掉,我将来要是见到了鲁祖师,又怎么面对他?”

  寒人讥笑道:“照你这样修炼下去,你还想有朝一日羽化成仙吗?那是妄想。”

  飞羽童子哼了哼,道:“就算不能羽化成仙,我也不会拿掉你背后的那个东西。”

  听到这里,方笑武忍不住问道:“老童子,你们说的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是一道灵符,可以限制寒人行动的灵符。”飞羽童子道:“当年寒人被困在这里之后,凶性大发,鲁祖师就给它贴了一道符,就算它将来脱困了,也不能远离此地。你仔细看看它的四周,是不是有一圈若有若无的灵光。”

  不经飞羽童子提醒,方笑武当真还没注意地面的情况。

  等他凝眸细看之后,果然看到寒人的四周有一圈淡淡的,肉眼几乎看不到的光圈,叫道:“真的有啊。”

  “那就对了,只要寒人走出一里外,这道灵光就会光芒大涨,让它痛不欲生。”

  “这么说的话,它不是要永远被困在这里?”

  “这倒不是,鲁祖师当年说过,寒人要是消磨了凶气,它身后的灵符就会自动消失,又或者说它遇到了新主人,由新主人揭开它背后的灵符,它便可获得自由。”

  “怎样做才能当得上它的新主人?”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不过,鲁祖师当年既然那么说过,想必有一定的理由。”

  听了这话,方笑武想了想,笑着对寒人道:“喂,我要是帮你拿掉你身后的灵符,你愿意叫我一声主人吗?”

  寒人道:“不愿意。”

  方笑武问道:“为什么?”

  寒人简单而又粗暴的道:“你不配。”

  方笑武愕然道:“我不配?”

  寒人类似冷笑一般的道:“你当然不配。我的主人至少也是一个武圣,他可以,你不可以。”

  方笑武又气又笑,撇撇嘴,道:“我本来想救你,但你既然瞧不起我,我也懒得理你,就让你在这里待到灰飞烟灭的那一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