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92章 消失的寒羽
  (全文阅读)

  飞羽童子道:“当然有。寒剑的主人之所以把剑留在这个山洞,澳门赌博网站:虽然也有留给后人取走的意思,但他当初的想法,是想给寒刀找一个伴。一刀一剑,岂不是两全其美之事?所谓好事成双,正是这个道理。况且后人之中有谁能够拿到寒刀与寒剑的话,虽不敢说天下无敌,但也足以笑傲四方了。”

  闻言,方笑武双手一拍,道:“不错,我要是拿到了寒刀与寒剑,一定会笑傲四方,不,应该是笑傲天下才对。”

  飞羽童子一愣,问道:“你能拿到寒刀与寒剑?”

  方笑武一脸贼兮兮的笑道:“你跟我说这么多,不就是想帮我拿到它们吗?”

  飞羽童子啼笑皆非,骂道:“你这小子真会打蛇顺竿爬,我什么时候说要帮你拿到寒刀和寒剑,我要是有本事拿到它们,还轮得到你?”

  方笑武搔搔头,道:“连你也拿不到它们?”

  飞羽童子一脸无奈的道:“笑话,我要是拿得到它们,我也可以拿到寒巢了,又何必在这里和你说这么多。”

  方笑武点点头,道:“这倒是。”

  飞羽童子见状,心想:“这小子古里古怪的,时而精明,时而像个傻蛋,如果我带他过去的话,不知这小子有没有办法拿到寒刀与寒剑。”

  短暂的安静过后,飞羽童子咳嗽了一声,说道:“方笑武,虽然我不能帮你拿到寒刀与寒剑,但我可以带你进去瞧一瞧寒刀与寒剑是个什么样。”

  “哈哈,那真是太好了,快走吧。”方笑武一脸兴奋。

  “不过,你先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路上遇到寒火、寒兽与寒羽的时候,你不要招惹它们,尤其是寒兽,那家伙一旦发起狂来,我也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样的结果。”

  “好,我答应你。”

  于是,飞羽童子在前带路,方笑武步步紧随,从寒巢的旁边过去后,在山洞里快速的行走起来。

  不多时,山洞深处突然亮起一道火光,像是一只蝌蚪,头大身长,从地面冒出来,头部飘在空中,摇摇摆摆,乍一看去,就像是鬼火。

  幸亏方笑武早已知道那就是寒火,否则的话,他一定会以为那是鬼火,吓得掉头就走不可。

  经过寒火旁边的时候,因为飞羽童子身上带着法宝,寒火不敢攻击他们两个,但这家伙为了显示它的厉害,故意将头部胀大,看上去像是一个面盆。

  结果呢,却是适得其反,不但没有吓住方笑武,反而还让方笑武险些笑了出来。

  “我要是有笔的话,就在这个家伙脸上画两个眼睛,一个嘴巴和一个鼻子,那不就是一张活生生的大饼脸吗?”方笑武路过寒火身边的时候这么想。

  寒火之后是寒兽。

  那只寒兽蹲在地上,全身散发寒森森的气息,而它的模样,看上去像是一只狼。

  不过,方笑武仔细一看之后,心里不由一乐,暗道:“尼玛,这不就是一只哈士奇吗?怎么就成了怪兽?”

  寒兽眼望着飞羽童子和方笑武来到,本来已经要站起,但它一感觉到飞羽童子身上有一股法宝的力量,便不敢妄动。

  经过寒兽身边时,方笑武忍不住侧头看了一眼寒兽,目中带着一种坏笑。

  与此同时,寒兽也歪着脑袋看着从自己身边过去的这个人类,眼睛里透出一种深深地鄙视。

  寒兽之后就是寒刀。

  距离寒刀还有半里远,方笑武就感觉到了一股刀气弥漫前方,似乎已经充塞道路。

  然而,飞羽童子只是将手往前轻轻一推,那股刀气便突然向后收缩,感觉就像是遇到了克星。

  很快,两人来到寒刀前。

  方笑武定睛一看,只见这把寒刀漂浮在半空,类似鬼头刀,刀体看上去异常沉重,刀柄雕刻有一个鬼头,背厚面阔,一看就知道适合劈砍。

  “这把寒刀的来历一点也不简单,原本是一个名叫大力鬼王的高手之物,后来落在了飞羽宗的那位前辈手中,重达八百斤,若是一般的人,拿都拿不起,更不要说舞动它了。”飞羽童子道。

  方笑武端详了一会寒刀,说道:“走吧。”

  两个继续前行。

  寒刀后面是寒羽。

  两人尚未走进寒羽,方笑武忽觉储物戒指微微一动,自己根本就没有默念口诀,木剑便自己跑了出来,出现在手中。

  飞羽童子没有注意,只是一直往前走。

  等他们两个走到寒羽十多米外的时候,飞羽童子回头一看,才发现方笑武手里拿着一把木剑,不由问道:“你把这柄木剑拿出来干什么?”

  “我……”方笑武没法解释,嗫嚅道。

  刹那间,十多米外的那片浮羽,也就是寒羽,突然爆闪一道寒光。

  本来有半张床那么大,此刻却变成了一片羽毛,飘飘荡荡,尚未落地,便突然消失,连飞羽童子都感觉不到它究竟去了什么地方。

  “噫~”

  飞羽童子满脸惊异。

  而这个时候,方笑武突然发觉木剑里好像多了一道气流,但没等他去仔细感觉,这道气流便消失了,再也没办法察觉。

  飞羽童子不愧是武圣级的高手,虽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也看出了一些蹊跷。

  “方笑武,据我所知,你就是用这把木剑刺穿袁青枫身体的,是不是?”

  “是。”

  “你肯把它借给我瞧一瞧吗?”

  “没问题。”

  方笑武将木剑递出,一副你随便拿去察看的样子。

  飞羽童子伸手接过木剑,翻来覆去的看了好一会,最后还朝里面注入一股元力,但木剑一点动静都没有,甚是奇怪。

  飞羽童子拿着木剑沉思了半天,之后将木剑还给方笑武,喃喃说道:“奇怪,这把木剑明明是坚木做成的,再怎么坚硬,又怎么可能刺穿袁青枫身上的那件宝衣呢?难道它里面暗藏玄机?但它要是暗藏玄机的话,我怎么一点也看不出来?真是邪门。”

  方笑武将木剑收起,问道:“老童子,你没看出什么来吗?”

  飞羽童子摇摇头,一脸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

  “对了,老童子,你认识这个东西吗?”方笑武突然想到一事,拿出那张一直珍藏着的丝巾,也就是他娘的遗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