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88章 没羞羞
  (全文阅读)

  怀着许多不解走到飞羽童子身边后,方笑武满脸狐疑的望着飞羽童子,希望飞羽童子能够解答自己的疑问。

  就在这时,傅千树朝他们两个所在之地走了过来。

  眼见傅千树过来,飞羽童子并没有离去的意思,而是站在原地静静等着。

  傅千树来近后,突然朝飞羽童子行了一个礼,看上去像是把飞羽童子当成了自己的一个兄长,或者说是师兄。

  “咦,傅千树,你这是干什么?”飞羽童子知道傅千树已经认出了自己是谁,但他不想表露身份,故意如此问道。

  傅千树是个机灵人,并没有点破飞羽童子的身份,一脸诚恳的道:“尊驾救了我飞羽宗,我代表整个飞羽宗感谢尊驾。”

  飞羽童子怪笑一声,也不知是什么意思。

  随后,他踮起脚尖,举起手掌,拍拍方笑武肩膀,道:“方笑武,我先走了,我知道你这小子嘴皮子利索,但你不能出卖我,你要是出卖我,小心我打你的屁股。”

  他这么说,其实是想告诉傅千树他暂时不会把自己的事跟傅千树说,同时也提醒傅千树,不要多问方笑武怎么遇到他的事,免得方笑武大嘴巴说出去。

  听了飞羽童子的话,傅千树心里虽然很想知道飞羽童子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但他把飞羽童子当作自己的兄长,绝不会做令飞羽童子为难的事。

  所以,他不打算问方笑武,只等有朝一日飞羽童子找上他,向他释疑。

  目送飞羽童子走后,傅千树注视了方笑武好一会儿,才说道:“令狐兄说你是一个奇葩,你果然是一个奇葩,居然认识飞羽童子。”

  方笑武见他没有摆出飞羽宗第一人的架子,也就不把对方当作长辈,直接问道:“你老就是小不点的师父吧?”

  傅千树点头道:“对。”

  方笑武又问:“你老与令狐十八的关系既然那么好,令狐十八为什么不出手帮你呢?”

  傅千树道:“是我让他不要插手的,这毕竟是飞羽宗的事,与他毫无半点关系。老朽本来已经做好了的赴死的打算,但现在看来,老朽还有十年可活。”

  方笑武与他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一想到他是方雪眉的师父,一旦死了,方雪眉一定会嚎啕大哭,便一脸关心的问道:“你老都活了那么多年,应该还能多活同样大的岁数,难道就没有别的法子可以治好你老的内伤吗?”

  “有是有,不过很难,就算说了,也没办法办到。”傅千树说到这里,突然面色一沉,一副尊长的口吻,喝道:“你这娃儿真是大胆,宗主明明罚你在飞羽崖面壁思过,你却跑到这边来看热闹,真是无法无天。四德!”

  “在。”江四德急忙赶了过来。

  傅千树伸手一指方笑武,道:“把这个娃儿带回飞羽崖,别让他再跑了。”

  “是,傅师叔。”

  江四德应了一声,把那两个老头叫来,让他们两个把方笑武带回去。

  那两个老头也很机灵,仍是一脸的冷酷,看似把方笑武当作犯了错的弟子一般押走了。

  三人去了几十里后,那两个老头这才松开方笑武,也没说话,一个在前带路,一个在后跟着。

  回到羽化山,两个老头亲自把方笑武送到飞羽崖,这才下山而去。

  方笑武本以为飞羽童子会在这里等自己,但他进洞一看,却是没人。

  等了一个小时,也不见飞羽童子,他就知道飞羽童子暂时不会露面了。

  半年面壁思过虽然过去了一个多月,但他还要在这里待上四个多月,想想都觉得有些不好受。

  不过,再怎么不好受,他都认了。

  依照门规,他擅离处罚之地,本来是要加长面壁思过期限的,但傅千树没这么做,对他无疑是一种体谅。

  他对此要是还有不满的话,他也太不懂得别人的苦心了。

  于是,从这一天开始,他又回到了刻苦练功的日子。

  然而就在第四天晚上,那七日寒又来了。

  尽管他的修为提升了,但那股寒烟连出神境的高手都没有办法抵御,以他那点修为,当然是只能任由寒烟侵袭,又遭受了一次非人的折磨。

  时光匆匆,方笑武再次回到飞羽崖之后,转眼便过去了三十多日。

  这些天来,虽然每隔七天,方笑武都要禁受寒烟的侵袭,领略什么叫惨痛无比的滋味,但这种滋味对他有莫大的帮助,不但使得他的肉身越来越强,而且在意志方面,也提升了不少。至于他的修为,则是增进到了登峰境中期。

  登峰境不是炉火境,也不是纯青境,对于一个普通的武者来说,有的人修炼十几年也未必能突破一个层次,方笑武能够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有所突破,不仅仅是因为他够刻苦,也是因为他在飞羽崖上所遭受的磨练。

  没有那股寒烟的锻造,除非是他另有奇遇,否则,他至少需要半年时间才能一步步的提升修为,从而突破层次。

  值得一提的是,他上次意识到自己元力和修为很不相符,将来可能会产生不良后果之后,经过这段时间的控制,他的元力增长得不是很快。依照他目前的修炼状态继续练下去,再有三个月左右,澳门赌博网站:他的修为应该就能与元力相匹配了。

  这天早上,他起来练了一个时辰的火灵拳,觉得一身是臭汗,很不舒服,就脱得光溜溜的,站在那条山水边冲洗身子。

  虽然崖上有寒气,但只要不是七日寒,以他的体质,那点寒气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他正乐陶陶的洗着,方雪眉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道:“大哥哥,没羞羞,光天化日脱光了洗澡澡,要是被其他人看见,一定会骂你臭****。”

  方笑武听到是方雪眉来了,十分激动。

  他能不激动吗?

  他都好久没见到方雪眉了。

  方雪眉这次到飞羽崖来,一定给他带了许多好吃的。

  这一个多月来,他每天都是喝水填充肚子,那水再怎么好喝,他也觉得有些腻了。

  他正要转身过去,但他忽然想到方雪眉虽然是一个小孩子,可好歹也是一个女娃娃,自己光溜溜的转过身去,岂不是会吓倒她?

  被这小萝莉看到自己的光屁股就已经有些尴尬了,要是让她看到自己的前面,岂不是作孽?

  于是,他大声道:“啊,小不点,你来了。你先下去,等我穿好衣服后你再上来。”

  “大哥哥,你又不是大姑娘小媳妇,还怕小不点看到你的**么?”方雪眉一点也不理解方笑武此刻的心情,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