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82章 白发婆娑
  (全文阅读)

  “妈的,我说的明明是真话,你这老妖居然不相信。”方笑武心里想。

  “方笑武,你最好是从实招来,银笛子究竟到哪里去了?如果他真的死了,只要你说出杀死他的人是谁,老夫也会饶你一命。”

  星宿老仙还以为方笑武知道是什么人杀了银笛子,只是畏惧那个凶手,所以一直不敢说,为了稳住方笑武,他故意要给方笑武一线生机。

  这也难怪,别说是星宿老仙,就算是其他人,包括飞鱼童子在内,听到了星宿老仙的一番话后,也都以为银笛子不可能被方笑武杀掉。

  如果银笛子真的死了,那就是死在了一个武仙的手中,方笑武担心自己被那个武仙杀掉,所以不敢说出口。

  可笑他们心里的那个“武仙”,其实就是方笑武。

  银笛子的《吸灵功》是诡异,但事实上,此功再厉害一千倍,一旦用手掌打中方笑武的中丹田,也一样会死,更何况银笛子当时运还足了全身元力,要把方笑武的身体爆掉,强烈的刺激了潜藏在方笑武中丹田的那股怪气,岂不是加速死亡吗?

  偏偏谁也不相信方笑武会有能力杀掉银笛子,所以现在的方笑武,就算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这件事了。

  方笑武念头一转,突然有了注意,笑道:“你这老仙果然厉害,不错,我是杀不死银笛子,不过有人可以杀死他。”

  “谁?”

  “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但我知道他是哪一派的人。”

  “他是哪一派?”

  “剑啸门。”

  “剑啸门?”星宿老仙眉头一皱,道:“剑啸门的人敢杀老夫的义子?”

  “那个人出手之前,并不知道银笛子是你的义子,等他杀了人以后,他才知道自己做错了。你既然找到了这里,应该也听说过剑啸门要找我的麻烦吧?我也实话告诉你,剑啸门真正找我麻烦的目的,就是想杀我灭口。”

  方笑武说得头头是道,且有理有据,前后连贯,一时之间,星宿老仙倒相信了几分。

  不过,这老妖也不会轻易相信方笑武的片面之词,说道:“既然你说是剑啸门杀了银笛子,那等老夫办完这里的事之后,你和老夫一起去剑啸门对质。如果老夫察觉你是在胡说八道,老夫不会给你任何机会继续狡辩,直接送你去阴曹地府。”

  其实,方笑武把杀害银笛子的事嫁祸给剑啸门,目的就是为了拖延时间,眼见星宿老仙已经上当,心头暗喜。

  但是,他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星宿老仙这次到飞羽宗来,不单单是为了找他,另外还有一件比找他更重要的事。

  只见星宿老仙瞟了一眼飞羽童子,眉头微微一皱,问道:“你是何人?”

  “金童。”

  “金童?”

  星宿老仙本来想看清楚飞羽童子的修为,但他仔细看了一下之后,居然没法摸清飞羽童子的底,而他真想要弄清楚飞羽童子的修为,就必需跟飞羽童子动手。

  须臾,星宿老仙冷冷一笑,觉得还是不要乱动手的好,转向胡满天,喝道:“胡满天,你是飞羽宗的宗主,老夫现在问你,你肯把飞羽登天借给老夫吗?”

  “飞羽登天乃是我飞羽宗的至高绝学,你要是跪下来给我磕三个头,拜在我的门下,我就把飞羽登天传给你。”

  “找死!”

  星宿老仙大怒,袍袖一卷,一股无形元力发出。

  突听“锵”的一声,一把宝剑宛如天外飞来之物,速度快到了极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割去了星宿老仙的一片袍袖,本来是要刺伤星宿老仙的,但在割掉袍袖的同时,宝剑也被一股元力震飞出去,落在了缓缓站起的胡满天手上。

  星宿老仙本来想震断宝剑,但没想到的是,那把宝剑居然还能保持完好,也不觉微微一惊。

  “白羽剑!”星宿老仙沉声道。

  “你知道就好。”胡满天的面色变得很平静,就像他的伤势已经痊愈了,一字一句的道:“星宿老妖,你的修为虽然在我等之上,但你星宿宫存在的时间还不到百年,而我飞羽宗,已经在元武大陆屹立了一千八百多年,我飞羽宗若是连你这么一个老妖都对付不了,又何以立足?今天我就要用手中的这把白羽剑,将你这个老妖斩杀!”

  闻言,星宿老仙哈哈一声狂笑,说道:“胡满天,把你们飞羽宗所有高手全都叫出来吧,听说还有梅三弄和江四德这两个人,今天本宫主要施展无上玄功,三招之内,将你飞羽宗所有高手灭掉,包括眼前这个所谓的飞羽宗第一人。”

  方笑武眼见星宿老仙一脸杀气,分明就是动了真火,宁愿不要飞羽登天,也要毁掉飞羽宗,不由大惊变色。

  可是,没等他开口,飞羽童子已经来到他的身后,提起他的后领,将他带出了数里外,一进一退,宛如一片飞羽。

  与此同时,花花夫人也带着她的女儿,退到了另一个方向。

  虽然花花夫人的师父就在场中,但她知道她的师父不希望她插手,她现在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待奇迹出现。

  “老童子,你干什么?”方笑武大叫道。

  “干什么?星宿老妖要动真格的了,他这次出手,至少会发出六十亿的元力,你不想死的话,就别靠得太近。”

  “难道你不想出手吗?”

  “我为什么要出手?”

  “那你跟着来干什么?”

  “这种百年难见的场景,我当然要来看看热闹。”

  听了这话,方笑武知道这家伙不会出手,至少在星宿老仙没有真的动手杀人之前,他不会轻易插手这件事。

  “令狐十八,你这个老家伙,你怎么还不出来?”方笑武大叫,希望能把令狐十八叫来,说不定这家伙有办法对付星宿老仙。

  然而,山谷寂寂,除了他的回声外,令狐十八连一根毛影都不见,也不知道跑去何处逍遥快活去了。

  “方笑武,你叫令狐十**也没用,老夫……”

  星宿老仙的话还没有说完,忽听“嗷呜”一声狼嚎传来,飞羽宗的人无不色变。

  青鸾山只有一只狼,澳门赌博网站:也就是那只三眼紫狼,当初闯入青鸾山,结果被枯瘦老人打伤,困在了囚狼谷的阵法内,至今已过百年。

  那个阵法连三眼紫狼都冲不破,也只有武仙级的高手才能破掉,是什么人破掉了这个阵法,将三眼紫狼放了出来?

  难道又是飞羽宗的敌人?

  星宿老仙可不管什么三眼紫狼,全身突然一紧,竟是散发出了一股震撼山岳,使得地面开始颤抖起来的武仙之力。

  随后,他右手高高举起,掌心的五角星透出一股光芒,直冲天宇,卷得风云变幻莫测,大有天地欲崩的征兆。

  蓦然,一人一狼出现在远方,瞬息一闪,已到近前。

  狼是三眼紫狼,人却是一个黑衣白发,脸上带着一张小丑面具的男子。

  “住手。”

  白发如雪,黑衣似墨,气势形龙,仿佛他就是这片大地的主宰,没有他的点头,便没人可以当着他的面动手。

  星宿老仙当然不会听,甚至看都没有看白发面具男一眼,身上的力量越来越强,脚底下还开始裂开了一道缝隙。

  没等这道缝隙继续扩大,忽听三眼紫狼仰天发出了一声嗷呜。

  同一时间,白发面具男屈指一弹,一片羽毛飞出,滑翔翻动,竟是冲破星宿老仙布满周身的元力,打在了星宿老仙的肩膀上,震得星宿老仙微微一抖。

  看到这一幕,就连飞羽童子,也不禁变了面色。

  他是可以做到这一点,但要说气势,他似乎还差了那么一丁点。

  白发面具男是谁?

  他是飞羽宗的朋友吗?

  为什么要用羽毛来当兵器?

  这些疑问不仅仅是飞羽童子想问的,同时也是胡满天、枯瘦老人等人要问的。

  但是,整个山谷一片寂静,谁都没有开口。

  星宿老仙也收敛了身上的元力,脸上带着一丝惊奇,一丝不相信,一目不瞬的望着白发面具男。

  白发面具男双手背在身后,脚边就是三眼紫狼,后者变得一脸乖顺,可见在它的心里面,白发面具男已经是它的主人,就算主人叫它去死,它也不会犹豫。

  方笑武怔怔的看了一会,心里不禁暗暗骂着擎天兔:“臭小子,你看看人家三眼紫狼,对主人多么忠心,你倒好,现在也不知道跑去什么地方了,亏我还给你起了那么一个霸气侧漏的名字。奶奶个熊,下次见了你,应该把你叫做乌龟兔。”

  沉默半响,星宿老仙终于开口,问道:“你是谁?”

  “你又是谁?”

  “老夫星宿宫宫主。”

  “原来是你,我听说过你。我没有名字,你可以叫我白发婆娑。奇怪,星宿宫距离此地尚远,你来这里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来杀人。”

  “有我在,你杀不了人。”

  闻言,星宿老仙还以为对方是飞羽宗的朋友,怪笑一声,道:“你虽然用羽毛打中了老夫的肩头,但并不代表你能打败老夫。”

  “我不但可以打败你,我还能杀掉你。”白发面具男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