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81章 老妖发狂
  (全文阅读)

  天星混元功!

  天级功法,虽然不是最顶尖的天级功法,只是下乘的天级功法,但已足够震撼全场。

  飞羽宗的《羽化三重诀》虽然厉害,但与天星混元功比起来,还差了一个级别。

  飞羽宗所有功法、武技、宝典之中,唯有“飞羽登天”能够与天星混元功抗衡,甚至在某些方面,已经超过了天星混元功。

  但是,飞羽宗将近两千年的历史,也只有两个人可以把“飞羽登天”修炼到巅峰。

  所以,现在的飞羽宗真要想找一个能够与星宿老仙抗衡的人,除非是能在修为上修星宿老仙齐平。

  枯瘦老人虽然懂得“飞羽登天”,但他最擅长的还是《羽化三重诀》,在这门功法上的造诣已经达到了非凡的境界,距离最高段也就还剩下两段,也就是说,他现在的阶段的是第三重三十四段,总一百令六段。

  眼见星宿老仙即将展开天星混元功来对付自己,他的心不禁沉了下去。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接得下星宿老仙的招法,正如星宿老仙所说,他可以挡住星宿老仙一击,两击,三击,但他可以挡得住四击吗?

  况且以星宿老仙的修为,如果真是归真镜后期,足可以发出八十亿元力,也就意味着还有五击、六击、七击。

  他无法想像星宿老仙出到第七击的时候,那会是个什么什么样的情况,但如果是用来摧毁事物的话,绝对可以将百里夷为平地,几十年寸草不生。

  “你既然知道老夫即将施展的是什么功法,就该明白‘天星混元功’有多大的威力,老夫这次到你们飞羽宗来,除了抓走方笑武之外,还要借你们飞羽宗的‘飞羽登天’一观,只要你们肯把‘飞羽登天’交出来,老夫不为己甚,可以放过你们。”星宿老仙道。

  方笑武在山洞中看到这里,禁不住叫道:“原来这个老妖不仅仅是为了来抓我,他还想要得到飞羽登天。”

  飞羽童子道:“你知道就好。我当时也没明白胡满天为什么一定要得罪星宿老妖,但我事后一想,很快就明白了胡满天的想法,他是想保你,但他同时也看出了星宿老妖的狼子野心,他就算把你交了出去,星宿老仙也会有其他借口抢夺‘飞羽登天’,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向星宿老仙妥协。唉,这个胡满天确实是一个人才,可惜他……”

  话刚说到这,画面中的星宿老仙在得不到枯瘦老人任何回应之后,震怒之下,施展天星混元功,向枯瘦老人发动了高达二十亿元力的一击。

  “轰”一声过后,枯瘦老人布下的结界虽然强悍,但也被一股星力震得颤动,大有即将破碎的味道。

  “哼,你以为你还可以挡得住吗?”

  星宿老仙诡笑一声,再次发动天星混元功,元力高达三十亿。

  轰!

  结界虽然没有被破掉,但结界内的枯瘦老人,面色苍白,嘴角流出一丝鲜血,显然是受了内伤。

  “嘿嘿,果然有一手,不过,老夫再出一招,你不死也要倒下。”

  “慢着!”一个声音道,正是花花夫人。

  “花花夫人,你已经不是飞羽宗的弟子,这是老夫与飞羽宗之间的事,希望你不要插手。”星宿老仙冷冷道。

  “只要本夫人还站在飞羽宗的地面上,本夫人就是飞羽宗的弟子。星宿老妖,本夫人郑重的警告你,你要是再敢出手,别怪本夫人对你不客气。”

  “花花夫人,你以为老夫真的怕你么?你丈夫要不是百里长空,你觉得你还会好好的站在哪?别说老夫没有警告过你,飞羽宗窝藏老夫要抓的人,老夫有权对飞羽宗出手,就算令夫身在这里,相信他也不会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如果你非要出手,老夫便只好先把你制住,他日见了令夫,令夫身为白榜上的高手,应该理解老夫的苦衷。”

  这话把花花夫人说住了。

  以星宿老妖的修为,绝对可以制住花花夫人。

  他为什么没这么做,那是因为花花夫人没有动手。

  花花夫人不动手,他也不会找花花夫人的麻烦,但花花夫人一旦动手,他就没有必要对花花夫人客气了。

  他是忌惮百里长空,但他也是一方霸主,只要不是面对百里长空,哪怕是百里长空的妻子,他也不会示弱。

  “不行,我得赶到前面去。”方笑武站了起来,并做出一副向外走的姿势。

  “你当真不怕死?”飞羽童子问道。

  “人生自古谁无死,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再不出去的话,我还算人么?”

  “笑话,你刚才没有听到吗?星宿老仙不但要抓你,还要抢夺飞羽登天,你就算跑到前面去,星宿老仙也一样会对付飞羽宗,你省省吧。”

  “那又怎样?我就能躲在这里苟且偷生么?我可以不顾其他人的死活,但我不能顾宗主的安危。“

  方笑武说完,向外走去。

  他才走了几步,周围的寒气像是突然加重了几十倍,冻得他牙齿嘎嘎发抖,但他决定了要离开这里,当然不会在乎这些,仍是要继续前行。

  眼看他走了二十多步,人已经冻得不行,全身颤抖。

  就在他觉得自己快要禁受不住的一瞬间,飞羽童子突然出现在他身边,道:“你这娃娃竟然可以走这么多步,说明你心意已决,算了,我就陪你过去看一看吧。”

  只见飞羽童子伸手一抓,突然将方笑武的身躯高高举起,展开一羽惊鸿,速度快得不能再快,转眼出了山洞,破空直飞出去。

  他施展的飞行术分明就是乘风而行,而且手里还举着一个人,堪称惊世骇俗。

  很快,飞羽童子落下地来,将方笑武放下,道:“待会见了飞羽宗的人,不许说我的事,知道么?”

  “知道。”方笑武心里暗喜,觉得只要有这个家伙在自己身边的话,星宿老妖再怎么强,应该也不会胡来了。

  不多时,两人一前一后的赶到了那座山谷中,方笑武远远看到星宿老仙将要出手,爆喝一声:“住手!”

  星宿老仙早已察觉到有人来到附近,此时略一转身,目射神光,道:“哪里来的毛头小子?”

  “星宿老妖,你不是要找我吗?我来了。”方笑武站在了两百米外,而他身后,大概十米外的地方,就站着飞羽童子。

  星宿老仙一怔,诧道:“你就是方笑武?”

  方笑武道:“不错。”

  却听胡满天喝道:“方笑武,你好大的胆子,本宗主罚你面壁思过,期限未到,你就擅离处罚之地,该当何罪?还不快回去!”

  闻言,方笑武有些激动的道:“宗主,我可以不在乎别人,甚至是飞羽宗,但我不能不在乎你,你对弟子一片爱护,弟子说什么都不能躲着不出来。”

  胡满天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星宿老仙已然开口:“方笑武,老夫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说,银笛子去了何处。”

  “他已经死了。”方笑武知道着老家伙不是马王彪,根本就没办法与他周旋,索性实话实说。

  “他怎么死的?”星宿老仙看上去并不是很相信。

  “被我打死的。”

  “放屁!”星宿老仙沉声道:“就凭你也能将老夫的义子打死?”

  “他又不是什么高手,我为什么就不能打死他?”

  “你懂个屁,银笛子的修为虽然只是贯通境,但他是老夫的义子,从小修炼一种独一无二的功法,别说是你,就算是武神,也打不死他。你竟敢说你打死了他,简直就是胡说八道。说,银笛子究竟去哪里了?”

  方笑武诧道:“连武神都打不死他?”

  星宿老仙道:“哼,露出马脚了吧?老夫实话告诉你,银笛子修炼的那门功法名叫《吸灵功》,修炼方式很独特,需要吸收人身内的一种灵气,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那种灵气,需要修炼之人亲自去感觉。银笛子的修为虽然只是贯通境,但他只要再修炼十年《吸灵功》,就能达到入化境,而这正是《吸灵功》的厉害之处。四十岁达到入化境,古往今来,除了天才,又有多少人能够办到?胡满天,你身为飞羽宗的宗主,老夫问你,你什么时候达到入化境的?”

  闻言,胡满天道:“十年前。”

  星宿老仙道:“那就是说,你是四十多岁达到的了?说句实话,银笛子的资质比你差,但他同样可以在四十岁的时候达到入化境,靠的就是《吸灵功》。在没有达到入化境之前,他的肉身因为吸收了许多灵气,承受力之强,任何武神都没有办法将他打死,除非是遇到武仙级别的高手,才能将他置于死地。”

  说到这里,他又转向了方笑武,讥嘲道:“方笑武,你说你杀了银笛子,岂不是一场大笑话?你真以为银笛子仅仅只是一个贯通境武者那么简单?他可是老夫的义子,老夫会随随便便让他离开星宿宫?你再敢说你杀了银笛子,老夫立刻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