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9章 飞羽宗的危机
  (全文阅读)

  “不过……”

  就在方笑武被十亿元力震住的时候,飞羽童子却是话锋一转,笑道:“我也想听听星宿老妖在说些什么。”

  倏地,他张嘴一喷,一股光芒从嘴里射出,打在镜面上。

  一阵类似水纹的涟漪在镜面上翻动后,声音终于传来,虽然很小,但人只要凝神仔细一听,还是可以听得到。

  “……贵派正是一片福地,老夫游玩数日,已经爱上了这里,真是有些舍不得走了。”

  “星宿宫主若是喜欢这里,不如多待几日,胡某也能多尽几日地主之谊。”

  这话本来只是胡满天的客套话,并不是真的要留星宿老仙多住几日。

  但是,星宿老仙听了之后,居然一脸认真的道:“胡宗主的好意,老夫心领了,不过老夫有一件重要的事需要去办,今天就告辞了。”

  说完,从椅子上起身,一副将要告辞的样子。

  画面中,胡满天一副终于松了一口气的样子,笑道:“既然星宿宫主有事需要去办,澳门赌博网站:胡某就不耽搁星宿宫主的大事了……”

  星宿老仙将身一转,像是要离去。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他突然转过身来,似无意但又充满了心机的随口问道:“对了,胡宗主,你见多识广,听说一个名叫方笑武的少年吗?”

  此话一出,画面中那些飞羽宗的弟子,即便是陪同宗主一起招待星宿老仙,连座位都没有的几个护法,无不面色一变。

  只是他们毕竟是出神境前期的高手,就算再怎么变色,也不容易让人看出来。

  然而,星宿老仙是何等人物,别说是几位护法,就算是胡满天,他也能从胡满天的脸上察觉到一丝心绪的波动。

  “方笑武?这个方笑武是星宿宫主的朋友吗?”胡满天也不笨,早已感觉到星宿老仙这个老家伙来飞羽宗远远没有路过那么简单,只是对方太过势大,除非是星宿老仙开口,自己最好是不要多问,所以就一直把星宿老仙当作前来作客的,而现在,星宿老仙竟然提到了方笑武,不管处于什么目的,自己都不能说本派有这个人。

  “老夫不认识他。”星宿老仙淡淡一笑,道:“不过,老夫的义子认识他。”

  飞羽崖这边,方笑武骤然听到星宿老仙提到自己的姓名,心口不觉有些怦怦跳。

  这一瞬间,他多么希望天下间还有和他同名同姓的人,星宿老仙说的那个方笑武是另外一个人,并不是他,但他的心又告诉自己,星宿老仙提到的方笑武就是他。

  他是独一无二的,天下难道还会有第二个方笑武吗?

  “星宿宫主,十分抱歉,胡某不认识你说的这个方笑武,请吧。”胡满天没上星宿老仙的当,因为他知道自己一旦询问星宿老仙的义子是谁,星宿老仙就有机会借题发挥,自己干脆一口杜绝,不给星宿老仙任何借口。

  “可惜,可惜,老夫还以为胡宗主听说过方笑武这个人呢。”星宿老仙摇摇头,一副很惋惜的样子。

  蓦然,一个声音从画面外传来:“主人,属下有事禀告。”

  一听这个声音,方笑武禁不住打了一个阿嚏,许多事情都想明白了。

  “方笑武,星宿老仙说的那个人就是你吗?”飞羽童子看到这里,一脸狐疑的望着方笑武,问道。

  方笑武面色古怪,一句话也不说。

  这时,只听画面中的星宿老仙问道:“马王彪,你有什么事要禀告?”

  马王彪的声音传来:“启禀主人,据属下打听来的消息,那方笑武就躲在青鸾山里面。”

  “放肆!”星宿老仙喝道:“马王彪,你要是敢欺骗本宫主,本宫主立刻杀了你!”

  “属下敢用人头担保。”

  “真的?”

  “属下说的句句属实,若有半句假话,不劳主人赐死,属下立即死在主人面前。”

  忽见人影一晃,一人出现在画面中,单腿跪下,一手放在自己的额头上,面色坚决,正是瞎了一只眼睛的马王彪。

  “哼,马王彪,你可知道这件事的重大?”

  “知道。”

  “你以为飞羽宗是什么地方?那方笑武有多大的胆子,敢偷偷的潜入青鸾山?本宫主再给你一次反悔的机会。”

  “属下忠心为主,若是有欺骗主人之心,有污蔑飞羽宗之心,甘愿五雷轰顶。”

  “好。”星宿老仙做足表面工夫之后,转向胡满天,笑道:“胡宗主,马王彪的话你也听到了,不知你有什么感想?”

  胡满天明明看出这两个家伙在演戏,但自己偏偏不能揭破。

  星宿老仙是那种笑里藏刀的人,一旦揭穿了他,只会促使他立即翻脸,大打出手。

  “星宿宫主,你说的那个方笑武究竟是哪个方笑武?”胡满天道。

  “难道还有第二个方笑武?”星宿老仙微微一愣。

  “胡某不敢这么说,不过胡某觉得,胡某认识的那个方笑武应该不是星宿宫主说的那个方笑武。”

  “哦,愿闻高见。”

  “先前星宿宫主说了,那个方笑武与贵宫的少宫主认识,想必那方笑武也不是等闲之辈,而我飞羽宗内确实也有一个方笑武,只是这个方笑武出身一般,别说认识贵宫的少宫主,就算是身份比贵宫少宫主低十倍的人,本宗的这个方笑武也高攀不起。星宿宫主,天下同名同姓之人多的是,为了不耽误你的大事,还请……”

  “等等。”星宿老仙眼见胡满天的机智不在自己之下,竟然反将自己一军,面色开始有些阴沉起来,说道;“不错,天下是有不少同名同姓之人,但是,胡宗主,既然你飞羽宗有一个名叫方笑武的弟子,就让他出来见一见面。”

  “这个……”

  “难道不方便吗?”

  “是有一些不方便,这名弟子因为犯了门规,已经被胡某罚去面壁思过,半年之内,他是不会出来见人的。”

  闻言,星宿老仙发出了哈哈一声大笑。

  可能是他有意要卖弄自己修为,笑声宛如天雷,震得全场之人耳鼓嗡嗡作响,即便是胡满天,也闻之变色。

  “胡宗主,你这么做就有些说不过去了。那方笑武如果不是老夫要找的人,老夫就算见了他,那又能怎样?莫非你做贼心虚,不敢让他出来见老夫一面吗?”

  “星宿宫主,我飞羽宗有我飞羽宗的规矩,胡某身为宗主,绝不能破坏门规。你若是没有其他的事,就请离开吧,恕不远送。”

  看到这里,飞羽童子摸了摸了自己圆圆的小下巴,满脸诧异,说道:“奇怪,胡满天怎么敢这么对星宿老妖说话,难道他不知道星宿老妖是个什么样的人吗?真要惹恼了星宿老妖,飞羽宗将会有灭宗之祸啊。为了一个弟子,值得吗?”

  转眼望向方笑武,见他仍是一副貌似思考,但又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摇摇头,道:“这娃儿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招惹上星宿宫的人,看他的样子,显然是在想自己到底该怎么做,我倒要看看这个娃儿最后会怎么做。”

  “胡宗主,你这就要送客吗?”画面中,星宿老似笑非笑的问道。

  “请。”胡满天只说了一个字。

  “你确定?”

  “请。”胡满天仍是一个字蹦出口。

  “哼!”星宿老仙袍袖一挥,喝道:“胡满天,这是你自找的,十天之内,你们飞羽宗若不把方笑武交出来,别怪老夫血洗青鸾山。”

  一脸愤怒的转身而去。

  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对面的胡满天突然微微颤抖了一下,分明就是暗中接下了星宿老仙用袍袖发出的一股无形劲道。

  不多时,星宿宫的人全都走了。

  站在胡满天身后的忘剑峰主道:“师兄……”

  胡满天却是喊道:“你们全都离开,快!”

  忘剑峰主一愣,旋即明白过来,将手一挥,与其他人瞬息飞出大厅。

  而镜子的画面中,除了胡满天一人之,就只剩下大厅一角。

  轰!

  刹那间,镜面突然爆开,像是连镜子都受到了波及,到处一片白茫茫。

  等白气消散之后,大厅早已灰飞烟灭,而画面中的胡满天,则是悬空飘在一个巨大的深坑上。

  那个深坑在镜子里面仅仅只是冰山一角,它究竟有多大,镜子里完全看不出来,但它的深度,至少也有百丈,也就是三百多米。

  “噗”一声,胡满天突然吐了一口鲜血,气色灰暗。

  没等胡满天往深坑里落去,一条人影飞来,将他的身躯抱住,喝道:“传我之令,立刻戒严,没有其他命令下达之前,副宗主也不得有任何疏忽。”

  此人正是武通。

  他是飞羽宗的四位宿老之一,副宗主在他面前也要保持恭敬,而他一直镇守在前域,此刻下了命令之后,便立即带着胡满天往九霄峰赶去。

  这一边,飞羽童子将手一招,偌大的镜子离开石壁飞向他,转眼变回原来的样子,落在手里,尔后微微一摇,被收得无影无踪。

  “方笑武,你打算怎么做?”

  “我……”方笑武想了许多,但现在他的,脑子有些乱。

  不过,他清楚的知道一个问题,自己一旦不站出来,飞羽宗就会有危险,胡满天宁愿保他也不把他交出去,他难道就能过得心安理德?

  忽然,他一咬牙,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不能继续留在这里,我要到前面去。”

  “蓬”一声,他脑袋突然重重的挨了一下,转过头去,见打自己的人正是飞羽童子,不由骂道:“老家伙,你干嘛打我?”

  “打的就是你。”飞羽童子怪叫一声,跳起来在方笑武的脑袋上又打了一下,力道比第一次重了不少,估计能打死一头牛。

  而这一次,方笑武终于禁受不起,双眼一翻,被打得昏死过去,噗通一声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