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7章 七日寒
  (全文阅读)

  “你是怎么下来的?你又是怎么进洞的?难道这个山洞的后面可以直通山顶?”

  “你现在才知道?”

  “真的?”

  “笑话,澳门赌博网站:我骗你干什么?”

  听了这话,方笑武仍是有些不相信。

  在此之前,他曾经五次深入这个山洞,最远的一次走到了一千多米外。

  当然,他走到一千多米外的时候,以他的修为,再怎么运功驱寒,也没有办法继续往里走,除非是他不怕被冻死。

  仅仅是一千米处的寒气,就让他这个修为纯青境后期的高手望而却步,而山顶到这里,直线距离至少也有两万米,哪怕是往少了说,一万米吧。

  根据越往里走,寒气越浓的原则,走到一万米处的地方,岂不是冻得连毛都不剩一根了?

  飞羽童子的修为是高,但看他现在的样子,一点挨过冻的样子都没有,莫非他的修为已经高到了足以不畏惧世间任何寒气的地步?

  方笑武表示怀疑。

  在此之前,他不相信这个世上的寒气能够将人冻得连元气都没办法运起,与其说那股寒烟是寒气,倒不如说它是一种毒气。

  但是,自从他禁受过这股寒烟的力量以后,他觉得这股寒烟的力量就算是武仙,一旦被它笼罩,也没办法摆脱,完全会变成一个普通人,任由它****。

  飞羽童子又不是神仙,只要他还是人,就有可能抵挡不住那股寒烟。

  他说他是从山顶通过山洞另一个出口来到这里的,除非那股寒烟认识他,对他格外开恩。

  否则,他怎么可能轻轻松松就下来了?

  “你不相信?”飞羽童子眼见方笑武脸上带着疑问,便有板有眼的道:“这个山洞的出口位于山顶何处,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据我算了一下,从这里到出口,差不多有五十六里,一般人走的话,要走好半天,在此途中,一共要经过七道障碍,一旦过了这七道障碍,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哪七道障碍?”

  “第一道障碍是寒烟,第二道障碍是寒火,第三道障碍是寒兽,第四道障碍是寒刀,第五道障碍是寒羽,第六道障碍是寒剑,第七道障碍是寒人。”

  “寒人?”方笑武愕然道。

  “准确的说,那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具木偶,不过它的样子很像一个人,所以我叫它寒人。”

  闻言,方笑武心里一动,问道:“听你这么说,这七道障碍你都通过了?”

  飞羽童子道:“笑话,我要是不通过的话,又怎么会从出口跑到这里来?”

  方笑武又问:“你是怎么通过的?我被第一道障碍,也就是那股寒烟,冻得等同于废人,弄得痛苦不堪,你竟然可以连通七道障碍,你也未免太强了。”

  飞羽童子神秘一笑,说道:“那是因为我有一件宝贝。”

  方笑武本以为他是凭真本事过来的,没想到他是因为有宝物在身,便一脸鄙夷的道:“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原来是仗着宝物厉害。”

  飞羽童子怪笑一声,道:“笑话,我当年要不是因为……”说到这里,便没再说下去,而是竖起两个耳朵静听。

  方笑武正想开口,一条人影从山下沿着那条山道跑上了飞羽崖,一边跑一边大声喊:“大哥哥,大哥哥,你还活着吗?”

  听到是小不点方雪眉的声音,方笑武急忙跑出山洞,哈哈一笑,问道:“小不点,你怎么来了?谁让你上来的?”

  方雪眉看到方笑武安然无恙,伸手掩嘴一笑,道:“大哥哥,爷爷还说你一定被冻得变成一条干柴,原来你一点事都没有。”

  方笑武本来想说我都要被冻死了,但转念一想,不想让方雪眉为自己担心,也不想让令狐十八知道自己受过痛苦,免得他小看自己。

  他一拍胸脯,脸上满是不屑:“那点寒气算什么?我还嫌它不够冷呢。”

  “你就吹牛吧。”随着话声,飞羽童子从山洞里走了出来。

  方笑武诧道:“你怎么出来了?你不是走了吗?”

  “谁说我走了?”

  “昨天那两个老头出现的时候,你不是一转眼就消失了吗。”

  “童子爷爷。”方雪眉突然喊了一声。

  这么一来,方笑武不禁呆住了。

  “乖孩子。”飞羽童子一脸乐呵呵的,像是与方雪眉很熟似的,“你没跟你师父和那个令狐十八说过我吧?”

  “没有,我答应过你老人家,当然不会把遇见你的事说给别人听。童子爷爷,你与大哥哥是朋友吗?”方雪眉道。

  “朋友?不是,在我的眼里,他和你一样,都还是小娃娃。”飞羽童子老气横秋的道。

  闻言,方笑武回过神来,忿忿的道:“你才是小娃娃,你也不看看你的样子。”说完,用手比划了一下,意思自己比飞羽童子高多了。

  “笑话,想当初,我老人家也是……”说到这里,飞羽童子又是顿住了,就像刚才那样,并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你当初怎么了?”方笑武问。

  “哼,不说了,你们两个小娃娃叙叙旧吧,我走了。”

  话罢,飞羽童子转身走进洞内,再也没有出来,像是被山洞吞噬了。

  方笑武进洞搜了一遍,不见飞羽童子的踪影,最后只得走出来,对方雪眉道:“小不点,你是怎么认识这个老童子的?”

  “这件事说来话长,等以后我再告诉你。大哥哥,你一定饿坏了吧,爷爷叫我给你送吃的来了。”

  方雪眉右手放在小蛮腰上的那个锦袋上,左手微微一翻,手里突然多了一样东西,香味传来,正是一只大烧鸡。

  方笑武大喜,从方雪眉手里拿过烧鸡,席地而坐,张嘴一咬。

  眼看他就要吃上烧鸡,不怎么回事,他突然停住了,嘴巴与烧鸡的距离只有一寸。

  “怎么了?大哥哥,不好吃吗?”

  “不是不好吃,而是我不敢吃。”方笑武一咬牙,将烧鸡拿到一边,以免自己忍受不住,突然咬上一口。

  “为什么不敢吃?有毒吗?”

  “不是有毒,我是担心令狐十八设计害我。”

  “设计害你?怎么会呢?爷爷是个好人。”

  “对你来说,他是好人,但对我来说,他就是个老坏蛋。我知道他为什么要让你给我送吃的,他是想让我吃上一次之后上瘾,我还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一旦上瘾,却没有吃的,那种痛苦比什么都难受,我还是不吃了。”

  “大哥哥,你忘了还有小不点吗?小不点可以给你送吃的啊。”

  “是啊,哈哈,令狐十八,你想设计害我,没门,我还有小不点帮我。”

  方笑武想通以后,将烧鸡拿到嘴边,张口一咬,将烧鸡当作自己的仇人,又或者就是令狐十八,咬下一大片肉,大嚼起来。

  很快,一只大烧鸡就被方笑武吃光了,连骨头都不剩,可见方笑武憋了几天,已经憋得什么都能吃下,只要能填肚子。

  虽然还不解馋,但方笑武觉得已经足够了。

  人不能太贪心,凡事知足一些,才能让自己更快乐。

  过去洗了洗了手,方笑武走回来道:“小不点,你知道这个羽化山的山主是谁么?”

  “知道呀。”

  “是谁?”

  “江叔叔。”

  “江叔叔?江叔叔是谁?”

  “就是羽化山的山主呀。”

  方笑武苦笑一声,道:“我问他叫什么名字,在飞羽宗里又是什么地位。”

  方须眉道:“哦,江叔叔叫江四德,他是飞羽宗的宿老。”

  方笑武问道:“难道他就是那两个修为已经是入化境巅峰的宿老之一?”

  “是呀,大哥哥好聪明。”

  “对了,小不点,你知不知道磨剑峰主的师父是谁?”

  “知道呀,磨剑峰主的师父就是和江叔叔齐名的梅三弄。”

  “梅三弄?”

  “对呀,听师父说,江叔叔、梅三弄叔叔,还有另外两个已经去世的叔叔,年轻的时候合称飞羽四剑,因为江叔叔现在年纪大了,所以认识他的一些后辈就叫他四德公。不过,江叔叔与师父比起来,还小了**十岁呢,更不要说爷爷了。”

  “你爷爷到底有多大?”

  “应该有六七百了吧。”

  “原来令狐十八那么老了。”方笑武想了想,接着道:“我杀了磨剑峰主的两个弟子,梅三弄有说过什么吗?”

  “没有呀。我听师父说,磨剑峰主的那两个弟子死于意外,与大哥哥无关,师父还责怪宗主不应该罚你到这里来面壁思过呢。大哥哥,你认认真真告诉小不点,你昨晚是不是被冻坏了?”说的时候,方雪眉一脸期盼,希望方笑武能跟她说实话。

  方笑武不忍骗她,只得点头道:“是被冻坏了,不过我禁受得住。”

  方雪眉一脸怕怕的道:“大哥哥,你可能不知道,这飞羽崖上有一个奇怪的现象,每隔七天,那个山洞里就会喷出一道寒烟,就算是修为达到了出神境,也会被它懂得没法运气,所以它被叫做七日寒,昨天正好是第七天,师父与爷爷说起你的时候,还担心你会被冻得不成人样呢。”

  方笑武笑道:“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你回去以后,跟你师父说一声我没事,顺便代我向他老人家问个好。”

  “好的。”方雪眉像是想起了什么事,双眸一眨,道:“大哥哥,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方笑武随口一问。

  “你听说过星宿宫么?”方雪眉眼睛忽闪忽闪,宛如两颗小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