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6章 星宿老仙
  (全文阅读)

  青鸾镇,澳门赌博网站:那家客栈的大堂里面,白婵独居一桌,一身鲜红衣裳,正在饮茶。

  整个大堂除了她之外,还有二十几个客人,这些客人绝大多数是住在客栈里的住客,只有少部分是路过青鸾镇,来此打尖的。

  青鸾镇是一座大镇,地理位置颇为重要,除了直通青鸾山之外,另外还有两条大道。

  一条通往距离青鸾镇一百多里外的一座县城。

  一条通往远在三百里外的一座市镇。

  青鸾镇每天都会有过往客商旅人经过,从县城来,到市镇去,或者从市镇来,到县城去,也算是一处较为热闹的地方。

  白婵正慢悠悠的喝着茶,外面突然跑进来三个人,正是乌大冲、何斌、孟飞。

  三人面色看上去都有些紧张,走到白婵那边以后,乌大冲低声道:“掌门,弟子有事禀告。”

  白婵道:“看你们面色有异,难道青鸾镇又来了什么厉害的人物不成?”

  乌大冲点头道:“掌门,你猜的一点没错,青鸾镇确实来了一个厉害的人物。”

  “此人是谁,难道比剑啸门的门主郭一峰还要大么?”

  “郭一峰根本就没办法与这个人相比。”

  “哦,此人是谁?”

  乌大冲将声音压得更低,像是担心自己一旦说得大声,就会给自己引来巨大的麻烦,低声细语的说了四个字。

  闻言,白婵面色一变,道:“是他!”

  何斌一脸凝重的道:“传说这个老仙很少离开地煞城,他这次率众前来,不知道有什么目的。”

  孟飞道:“可能他们只是路过吧。”

  何斌摇摇头,道:“我看他们不像是路过,倒好像是冲着飞羽宗来的。”

  “据我所知,飞羽宗与星宿宫没有过节,甚至连面都没有见过,星宿宫的人突然来到青鸾镇,不知内中有什么蹊跷。”白婵脸上略微沉思了一下,忽而笑道:“你们三个老家伙也真是的,都把我带进去了,就算星宿宫的人是冲着飞羽宗来的,与我们又有什么相干?只要我们不招惹星宿宫的人,他们也不可能找到我们头上来。”

  何斌道:“弟子担心方少。”

  白婵笑道:“那家伙有什么好担心的?他连飞羽大赛都通过了,而且还拿到了飞羽箭,又有什么办不到?那家伙真是时时令人意外啊。”

  就在这时,有人冲了进来,面色变得非常恐怖,颤声道:“星宿老仙,星宿老仙……”

  听到“星宿老仙”这四个字,在座的客人里面,十之五六都听说过,全都面色大变。

  那些没有听说过的人显得十分镇定,只是他们十分好奇,这个星宿老仙究竟是何方神圣,尚未露面,只闻其名,就吓得那么多人面色惶然。

  难道这个星宿老仙的名头比阎王爷的名头还要大?

  “星宿老仙是谁?”一个不知深浅的客人问道。

  “嘘,小声一些,别让星宿宫的人听到了。”一个深知星宿宫厉害的客人低声道:“我告诉你们吧,星宿宫位于地煞城,宫主被人尊为星宿老仙,修为通玄,能取人首级于千里之外,吹一口气,就能将山吹倒,连地仙都要靠边站。”

  “这么厉害!”

  那些第一次听说星宿老仙的人全都一脸惊骇。

  尤其是那个问星宿老仙是谁的人,此时已经吓得面色苍白,唯恐自己刚才的问话已经被星宿老仙听到,一怒之下,随时把他的项上人头拿走。

  蓦然,一个声音传来道:“在下牛夯,飞羽宗迎宾馆馆主,不知星宿宫主驾临,出迎来迟,尚祈恕罪。”

  旋即,另一个声音问道:“牛夯,你在飞羽宗是何身份?”听上去很年轻,不像是一个老人的声音,应该不是星宿老仙。

  “在下是飞羽宗的一名精英弟子,修为造极境巅峰。”

  牛夯之所以要在后面说明自己的修为,无非是想表明自己虽然只是一个精英弟子,但却是精英弟子中的精英,绝不是一般的精英弟子,也能让对方有些面子。

  岂料,那人一点也不领情,冷笑道:“好你个飞羽宗,既然知道我们宫主来了,至少也要派一个副宗主出来迎接吧,居然会派你这么一个小角色出来,难道你飞羽宗真的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把我们星宿宫放在眼里?”

  不等牛夯开口,忽听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传来:“在下谢海东,忝为飞羽宗副宗主之一,来得稍迟,怠慢了贵客,还请星宿宫主见谅。”

  众人听到来人是飞羽宗的一位副宗主,就连白婵,也忍不住面色变了一下。

  众所周知,飞羽宗每一个副宗主都是修为高深之辈,全都是出神境巅峰,随便一个出来,跺跺脚,都能令大地抖一抖。

  星宿宫的人刚到不久,这位名叫谢海东的副宗主就赶紧从青鸾山那边赶了过来,显然也不想得罪星宿宫的人。

  一个虽然苍老,但听上充满了力量的声音道:“老夫这次来得冒昧,谢副宗主能够出来迎接,老夫实是不胜荣幸啊。”

  谢海东忙道:“哪里,哪里,星宿宫主言重了。”

  星宿老仙道:“老夫初来贵地,想进宝山借助数日,不知方便否?”

  “我飞羽宗能得星宿宫主下榻,乃百年未见之盛事,请。”

  “那就多谢了。”

  此后,就再也没有任何对话传来,显然是双方见面,改成平常人说话,不再运气出声,其他人也就听不到了。

  过了一会,客栈里一个胆子比较大的客人开口道:“这位星宿宫主的为人很好啊,并没有什么架子。”

  之前冲进来的那个人道:“你懂什么?那是因为飞羽宗出来了一个副宗主,这位副宗主要是出来稍晚一些,情况就不是这样了。”

  此时,白婵心里却是暗暗在想:“星宿宫远在地煞城,距离青鸾山何止十万里,无缘无故的,怎么会突然跑来飞羽宗?若说只是路过,却又不像。听师父说,星宿老仙是一个脾气很大的人,但从今天的表现来看,这星宿老仙的脾气并不大啊,难道这家伙改性了?又或者他是故意装的。”

  这一边,星宿宫的人已经来到了飞羽宗。

  那一边,飞羽崖上的方笑武,却在地上僵住了整整一夜,直到现在,他才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回到了身上。

  不过,他宁愿意识永远不要回来,因为他一觉得意识回来之后,周身便有一种冷彻心骨的痛苦。

  这种痛苦足足持续了一个多时辰才渐渐散去,而这一个多时辰内,方笑武才真正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等痛苦稍减一些后,方笑武才明白忘剑峰主为什么要担心他。

  原来胡满天不仅仅是要罚他面壁思考,而且还要罚他在飞羽崖上禁受山洞内那股寒烟的折磨。

  半年时间,就算不是每天都有寒烟从山洞里出来,哪怕每隔十天出现一次,也足够让他受的了。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方笑武才敢活动了一下手脚,确定痛苦已经远离自己以后,这才从地上爬起来。

  “那股寒烟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这么厉害,我只是挨了一次,就有一种痛不欲生的感觉,要是还有下一次,我岂不是真的要被它弄死?不行,不能让它弄死我,我得离开这里。”

  方笑武想想都觉得害怕,往崖边走去。

  当他走到崖边,即将踏上那条下山道路之时,脚步突然停了下来,喃喃说道:“宗主对我很好,连飞羽登天都肯传给我,又怎么会害我?他让我来飞羽崖面壁思过,其实是想让我好好修炼。他老人家身为飞羽宗的宗主,不可能不知道山洞里的这股寒烟。既然这样,他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当然是想锻炼我的毅力。我一走了之的话,不但会辜负了宗主的期望,还显得自己像是一个懦夫。我要是再往前踏出一步,我还算人么?”

  就在他处于天人交战之际,飞羽童子的声音从山顶传来,像是在他头顶说话:“喂,方笑武,昨天晚上的滋味怎么样?你没死吧?”

  “靠!”方笑武心里骂道:“你这老童子就会说风凉话,你要是厉害,你也下来试一试那股寒烟的滋味。我保证你修为再高,也禁受不住它带给人的痛苦,那简直就不是人力可以和它抗衡的,在它面前,任何抵御都不管用。”

  听不到方笑武回应,飞羽童子道:“咦,你不会真的死了吧?”

  方笑武大声道:“你才死了,老子还活得好好的。”

  “哈,既然你还活得好好的,上来陪我玩玩。”

  “这次你下来,我昨天已经上去过一次了。”方笑武当然不会把自己不敢上去的事告诉飞羽童子,以免被飞羽童子小看。

  “好,我这就下来。”

  方笑武等了一会,一直仰着脑袋朝上看着,但始终没见到人影下来,不由骂道:“老家伙,你是乌龟爬吗?怎么还不下来?”

  “我已经下来了啊。”洞内突然传出一个声音。

  方笑武吓了大一跳,飞身进洞,只见洞内二十多米处坐着一人,正是飞羽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