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5章 飞羽童子
  (全文阅读)

  八月十七,方笑武来飞羽崖面壁思过的第五天。

  这天早上,他起了一个大早,正在崖上练习拳法,但练着练着,他便觉得有些无聊,就停了下来。

  以前,他练功虽然也很刻苦,但从来没有练着练着就突然觉得有些无聊。

  这种无聊来自于他一想到自己要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渡过半年,心境就会产生一些变化,而这种变化无非是觉得时间漫长,没有人陪自己说话,甚至连一个人影都看不到,就像是一个人住在大山里,与人老死不相往来,倍感独孤。

  他走到一处有流水淌过的地方,喝了几口水,觉得情绪好多了。

  这几天来,他没有吃过一粒食物,唯一进肚子的就是水。

  说来也怪,这飞羽崖上的水十分清甜,像是加了糖精,喝进肚子里之后,令人回味无穷。

  他不知道这股山水是从哪里流淌下来的。

  反正他抬头看去的时候,只能看到这股山水沿着山壁,从高出流淌下来,至于更高的地方,他就看不到了。

  他本来想展开身法,爬到这座山的峰顶去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但他又担心自己这么做以后,会突然引来那两个老头。

  那两个老头怎么说也是造化境的高手,别说是两个人,就算只是一个人,也足够打得满地跑,他还不想无缘无故的被两个老头打一顿。

  几天米粒未进,十分想念,好在那股山水暂时还能让他忘记饥饿的感觉。

  至于他能忍受多久,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

  他双手背在后面,像个老头迈步似的在飞羽上走起来,虽然也是一种无聊,但至少还能让他感到有些兴趣。

  他一直走,一直走,也不知道走了多少时间。

  反正嘴里一直碎碎叨叨的念着:“……三万五千三百六十六,三万五千三百六十七,三万五千六十八,三万五千六十九……”

  又不知过了多久,只听他仍是念道:“三万九千九百九十七,三万九千九百九十八,三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三万九千九百九十……咦,不对,应该就是四万才对。”

  忽听一个声音传来道:“你无聊么?”

  “我很无聊。”方笑武随口答道。

  骤然间,他全身一紧,举目四望,却是一个人影都没有。

  “谁?谁在跟我说话?”方笑武大声道。

  但是,没有人回应他,就像是刚才那个声音属于一种幻听,根本就不是有人在对他说话。

  “喂,你跟我出来,别藏头露尾的。”

  方笑武不相信自己听错了,敢确定自己真的听到了一个人在跟自己说话,只是对方速度太快,没等自己看到他,他就已经溜了。

  这家伙至少也是一个出神境前期的高手!

  方笑武心里想。

  然而,那个声音,或者说是那个人,还是没有回应他,像是已经走了,而且是走了很远,所以没办法听到他的话。

  “奶奶个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躲在哪里,你一定躲在这座山的山顶,是你下来还是我上去?”方笑武道。

  这次,那个人终于回应了,声音从高处传来:“你上来啊。”

  方笑武听到这人终于回应自己,好不兴奋。

  几天没人跟他说话,他觉得嘴里都淡出鸟来了,无论这个人是谁,只要愿意跟他说说话,他都会上去见见此人。

  然而,他正要往山壁上去的时候,想到自己真要上去的话,万一那两个老头突然来了,看不到自己,自己岂不是要糟糕?

  转念一想,心道:“他们并没有说我不能上去,只要我不下飞羽崖就是了,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想通之后,不禁为自己的睿智得意起来,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哈哈大笑。

  “你笑什么?你不敢上来了吗?你怕摔死啊。”那个声音道。

  “谁说我不敢上来?谁说我怕摔死?你等着,我这就上来。”

  方笑武身形一起,往上飞了三十多米,然后双手双脚紧紧吸住山壁,不让自己掉下去,飞快的向上爬去。

  他本来想看看那股山水的源头位于何处,所以就沿着山水一直往上爬去,可他爬了几百米,那股山水越来越远,离他已经不下十米,如果一定要跟着山水一起去的话,说不定就上不到山顶了,而这么做也只会浪费体力。

  于是,他不再去想这股山水究竟来源于何处,而是直接往上爬。

  爬了好一会,据他暗中估计,应该有两万米了,虽说修为是纯青境,但也爬得浑身是汗。

  又往上爬了几百米之后,终于看到了山势的尽头,暗中加一把力,很快爬到了山顶,一个翻身,坐在山顶上,略微喘了几口气。

  “你这小子是从哪里跑来的,以前怎么没有见过你,叫什么名字?”一个声音传来,来自十几米远的地方。

  方笑武抬头一看,不由一愣。

  十多米外确实有一个人,但这个人不禁长得奇怪,而且穿得也奇怪。

  只见这人身材矮小,跟七八岁的孩子差不多高,且因是坐着的缘故,所以感觉更矮,像是一个童子。

  上身是一件短袖,略微敞开,里面竟是一件古代小孩子穿的红肚兜,脸团团的,像一个面团,眼睛小小的,宛如两颗小豆子,显得有些滑稽。

  “你……你是人是鬼?”

  “笑话,你看我哪一点像鬼?”

  “你要不是鬼,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笑话,我来这里不止上千次,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

  方笑武定了定神,道:“我叫方笑武,你叫什么名字?”

  他虽然看出这个像是童子一般的人绝对不是一个小孩,但也不想叫对方一声前辈。

  “我的名字早已忘了,不过我现在有个新的名号,叫做飞羽童子。”

  “飞羽童子?你是飞羽宗的人?”

  “……”

  “难道你就是飞羽宗的第一人?”

  “不是。”

  “难道你是那两个修为已经达到入化境巅峰的宿老之一?”

  “也不是。”

  “那你到底是谁,我看你修为很高,只怕不比宗主低吧。”

  “方笑武,你终于说了一句像样的话。你猜猜看,我今年多大了?”

  方笑武觉得这样与飞羽童子说话有些费劲,毕竟两人之间还有十多米,而且因为是在山顶,觉得呼吸有些不舒畅,就站起来走进了一些坐下。

  端详了飞羽童子一会儿,方笑武摸着下巴问道:“二百?”

  “不对。”

  “二百五?”

  “也不对。”

  “三百?”

  “还不对。”

  “四百?”

  “再高。”

  “五百?”

  “你能不能多猜一些?”

  “八百?”

  “多了。”

  “妈的,澳门赌博网站:你到底多少岁,不说算了。”

  “告诉你吧,我今年这个岁数。”

  飞羽童子伸出两只小手,一只全开,另外一只开着大拇指,然后一变,仍是一只全开,另外一只开了两根手指。

  “六加七?”方笑武道。

  “什么六加七,是六百七十岁。”飞羽童子吹了吹,可惜没有胡子,只能瞪着小豆眼。

  “原来你已经六百七十岁了,难怪你的修为这么高,可以将你的声音轻轻松松传到飞羽崖。”

  “笑话,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我问你,你来飞羽崖干什么?”

  “宗主让我来这里面壁思过。”

  “胡满天让你来此面壁思过?”飞羽童子目中闪过一丝讶然,问道:“你犯了什么错,胡满天要这么处罚你。”

  “你知道磨剑峰主吗?”

  “知道。”

  “我杀了他的两个弟子,虽然不是有意,但也确实杀了他们,宗主为了避免别人说闲话,所以就让我来这里思过。”

  闻言,飞羽童子一拍大腿,叫道:“好啊。”

  “我杀得好?”

  “不,胡满天罚得好。”

  “去,你这老……老童子就会说风凉话。我几天没有吃东西了,你身上有吃的吗?”

  “你看我身上有吃的吗?”飞羽童子张开双臂,抖了抖。

  方笑武见他一副小孩子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

  “咳咳,老童子,话说你为什么这身打扮?”

  “这身打扮有什么问题吗?”

  “你不觉得你的样子很像个小孩么?”

  “笑话,像小孩又怎么了?你没听说过老顽童吗?呀,有人!”

  方笑武回头一看,确实看到了人,而且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像是才刚上来的样子,正是那两个不知道姓名的老头。

  “方笑武,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爬到山顶来!”高个老头喝道。

  “我……”方笑武转过头来一看,飞羽童子已经不见了,心里咯噔一跳:“卧槽,这老童子刚才就坐在我三米之外,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他的踪影?难道他懂得传说中的瞬移**,那可是武仙才懂的顶尖身法啊。”

  “方笑武!”

  “呃,我下去还不成吗?”

  方笑武也没说自己遇到飞羽童子的事,不等两个老头上来拿他,就乖乖的向他们两个走了上去。

  那两个老头面罩寒霜,突然一左一右架住方笑武的身躯,纵身跳了下去。

  那不是几十米,几百米,几千米,而是几万米。

  方笑武爬上来的时候,都经历了一番凶险,被类似于罡气一般的山风吹得后背生疼。

  而现在,这两个老头就怎么直接跳下去,真当他们的修为已经是出神境,可以御剑飞行了吗?

  陡然间,那两个老头双脚踏空踢动,急速下坠的身躯突然减缓,以不快不慢的速度向下落去。

  “这是什么身法?”方笑武惊异的问道。

  “百羽横空第二阶段。”左边的老头道。

  “原来是百羽横空,难怪你们说跳就跳,倒把我吓了一跳。”

  不多时,两个老头架着方笑武落到了飞羽崖上,将方笑武放开。

  方笑武正要感谢他们,然后与他们打好关系。

  矮个老头沉声道:“方笑武,你别感谢我们。因为你是初犯,所以我们这次就当作什么都没有看到,你以后要是再敢爬到山顶去玩,我们就把你抓去见山主。”

  “山主?”

  没等方笑武问清楚这个山主是谁,两个老头已经飞身下山,转眼无影。

  当天晚上,方笑武正在崖上打坐练功,突然被一阵阵寒气冻得没办法继续。

  他站了起来,往两只手掌吹了吹气,然后使劲搓了搓,道:“搞什么鬼,这几天我都不是这样过来的吗,怎么今晚的寒气这么重,好像能把人冻死似的。”

  忍了一会,居然没有忍住,寒气越来越强烈,便开始在崖上飞速的奔跑起来,借此来驱寒,同时也是一种锻炼。

  他越跑越快,到了最后,几乎是一转眼就能绕着崖上跑一圈。

  忽听“咕咚”一声,他脚下像是踩着了一块香蕉皮,猛然颠倒。

  没等他明白过来到底是什么怎么回事,洞里突然扑出一道寒烟,迅疾如电,瞬间笼罩四周。

  刹那间,方笑武虽然没有被寒烟冻住,却有一股寒意穿透体表,进入体内,五脏六腑,甚至是丹田,都被寒意覆盖。

  最后,他连意识似乎都被阻隔了,以摔倒的姿势保持不动,宛如石化,纹丝不动。飞羽童子张开双臂,抖了抖。

  方笑武见他一副小孩子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

  “咳咳,老童子,话说你为什么这身打扮?”

  “这身打扮有什么问题吗?”

  “你不觉得你的样子很像个小孩么?”

  “笑话,像小孩又怎么了?你没听说过老顽童吗?呀,有人!”

  方笑武回头一看,确实看到了人,而且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像是才刚上来的样子,正是那两个不知道姓名的老头。

  “方笑武,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爬到山顶来!”高个老头喝道。

  “我……”方笑武转过头来一看,飞羽童子已经不见了,心里咯噔一跳:“卧槽,这老童子刚才就坐在我三米之外,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他的踪影?难道他懂得传说中的瞬移**,那可是武仙才懂的顶尖身法啊。”

  “方笑武!”

  “呃,我下去还不成吗?”

  方笑武也没说自己遇到飞羽童子的事,不等两个老头上来拿他,就乖乖的向他们两个走了上去。

  那两个老头面罩寒霜,突然一左一右架住方笑武的身躯,纵身跳了下去。

  那不是几十米,几百米,几千米,而是几万米。

  方笑武爬上来的时候,都经历了一番凶险,被类似于罡气一般的山风吹得后背生疼。

  而现在,这两个老头就怎么直接跳下去,真当他们的修为已经是出神境,可以御剑飞行了吗?

  陡然间,那两个老头双脚踏空踢动,急速下坠的身躯突然减缓,以不快不慢的速度向下落去。

  “这是什么身法?”方笑武惊异的问道。

  “百羽横空第二阶段。”左边的老头道。

  “原来是百羽横空,难怪你们说跳就跳,倒把我吓了一跳。”

  不多时,两个老头架着方笑武落到了飞羽崖上,将方笑武放开。

  方笑武正要感谢他们,然后与他们打好关系。

  矮个老头沉声道:“方笑武,你别感谢我们。因为你是初犯,所以我们这次就当作什么都没有看到,你以后要是再敢爬到山顶去玩,我们就把你抓去见山主。”

  “山主?”

  没等方笑武问清楚这个山主是谁,两个老头已经飞身下山,转眼无影。

  当天晚上,方笑武正在崖上打坐练功,突然被一阵阵寒气冻得没办法继续。

  他站了起来,往两只手掌吹了吹气,然后使劲搓了搓,道:“搞什么鬼,这几天我都不是这样过来的吗,怎么今晚的寒气这么重,好像能把人冻死似的。”

  忍了一会,居然没有忍住,寒气越来越强烈,便开始在崖上飞速的奔跑起来,借此来驱寒,同时也是一种锻炼。

  他越跑越快,到了最后,几乎是一转眼就能绕着崖上跑一圈。

  忽听“咕咚”一声,他脚下像是踩着了一块香蕉皮,猛然颠倒。

  没等他明白过来到底是什么怎么回事,洞里突然扑出一道寒烟,迅疾如电,瞬间笼罩四周。

  刹那间,方笑武虽然没有被寒烟冻住,却有一股寒意穿透体表,进入体内,五脏六腑,甚至是丹田,都被寒意覆盖。

  最后,他连意识似乎都被阻隔了,以摔倒的姿势保持不动,宛如石化,纹丝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