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4章 飞羽崖面壁思过
  (全文阅读)

  听了曲剑峰主的话,澳门赌博网站:方笑武淡淡一笑,道:“曲剑峰主,你误会了,我没有狡辩,我只是说出了一个事实。”

  当下就把昨天的情况说了一遍。

  之后,他语声一冷,沉沉地道:“那个大胖子不说明来意,也不表明身份,出手还那么狠毒,恨不得要杀掉我们彪悍五人组,这种事放在任何人身上,相信都会全力以赴与他搏命。难道我做得不对吗?曲剑峰主,换成是你,你是不是也会像我一样,全力一剑刺出,又或者是,你老心底慈悲,宁愿牺牲自己,也不会刺中那个大胖子?”

  曲剑峰主面色通红,心里震怒,但又不敢怎么样。

  方笑武接着道:“那大胖子打中我以后,我以为自己会死,但不知怎么回事,死的反而是他,所以我才说我不知道他究竟是不是我杀的,这些事都有人证,宗主,以及各位峰主,你们可以问问证人,我要是说了半句假话,就算将我处死,我也绝无怨言。”

  胡满天没问,而那些证人也没有说。

  显而易见,方笑武说的是事实,所以没人可以反驳。

  过了一会,胡满天像是才从深思中回过神来,问道:“方笑武,你以前是不是有过什么奇遇?”

  “有过。弟子以前在老家的时候,曾经掉下一座悬崖,在崖底下也不知道吃了什么东西,不但胃口变大了,而且还从一个不懂得修炼的废人变成了一个可以修炼的武者,但弟子见识有限,完全弄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些变化。弟子想来,那个大胖子之所以会死,可能是跟他打中弟子有关。”方笑武虚虚实实的道。

  “胡说八道,要是每个人打中你,死的人反而是自己,你岂不是天下无敌?”曲剑峰主讥笑道。

  “曲剑峰主,你老要是不信,你老可以打我一掌看看,我要是死了,就算我倒霉,万一你老不幸遇难,那就足以证明我没说错。”

  “你!”曲剑峰主气得老脸一红。

  “方笑武,你要开这种玩笑。”胡满天一脸严肃的道:“没人会打你一掌,只要你说的是真的,本宗主相信你。”问那些证人道:“你们看到的确实是这样吗?”

  “是,宗主。”

  那些证人不敢多说,只能说是,以免说多了会给自己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反正他们确实是看到了大胖子一掌打中方笑武,自己却无缘无故死掉的场面。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他们才不关心,以后小心提防方笑武就是了。

  忽听一直没有开口的磨剑峰主道:“方笑武,你的本事既然这么大,为什么还要来我飞羽宗当弟子?上次就是因为你,才会引来了剑啸门的人,甚至连剑啸门的门主都来了。你与我飞羽宗到底有多大的仇恨?自从你来了以后,我飞羽宗没一日安宁……”

  “是本宗主要他来的。”胡满天突然开口。

  闻言,全场一片静寂,谁也不敢开口。

  片刻后,磨剑峰主才发出了一声类似干笑的声音,说道:“原来宗主与他早就认识了。”

  胡满天正色道:“磨剑峰主,你说错了,本宗主与他认识在你之后。他是本宗主一个朋友的晚辈,几年前,本宗主曾经答应过那个朋友,他的晚辈要是肯来我飞羽宗学艺,本宗主一定收下,可方笑武来了之后,不但没有表明身份,反而没有向外人透露他与本宗主之间关系。这种不想依靠长辈的做法,岂不正是我飞羽宗最看重的吗?如果连这种弟子都不收,天下还有可收之人?”

  这话说得句句在理,而且还是胡满天亲口说的,分量之重,就算是磨剑峰主的师父在这里,也只能连连说是,磨剑峰主当然不敢说不是。

  “既然什么都明白了,还请宗主定夺。”忘剑峰主趁机说道。

  胡满天问道:“有人还有其他意见么?”

  没人出声。

  胡满天便朝下喊道:“方笑武。”

  “弟子在。”

  “虽然磨剑峰主的两个弟子不是你有心所杀,但他们的死确实和你有关,本宗主罚你到飞羽崖面壁思过半年,你愿意吗?”

  “弟子愿意。”方笑武忙道,心想面壁思过有什么不好的,我也正好借这个机会好好修炼,提升修为,让修为能够与元力匹配。

  但是听了胡满天对方笑武的处罚,忘剑峰主面色突然微微一变,道:“宗主,飞羽崖……”

  “忘剑峰主,你觉得本宗主对他的处罚太重了吗?”

  “师弟不敢。”忘剑峰主道。

  “那好,此事就这么定了。夏宇,你现在就带方笑武去飞羽崖,期间不得有误,回来之后,可到真药殿领取一颗飞羽丹。”

  “弟子遵命。”那夏姓少年走了出来,道:“方笑武,你跟我走吧。”

  很快,两人走出刑堂,往飞羽崖而去。

  飞羽崖不在青鸾山前域,而是位于后域,且距离遥远。

  夏宇有伤在身,身法不能太快,而且还要照顾到方笑武。

  所以,他带着方笑武一路翻山越岭,其间也不知道掠过了多少沟壑山川,足足赶了一天一夜,才来到了后域一片大山外。

  “这里名叫羽化山,源于我飞羽宗曾经有两位前辈在此羽化成仙,山中有一处地方叫做飞羽崖,属于禁地,崖高万丈,又叫万丈崖,跟我进去吧,遇到人的话,不要多嘴,以免给自己招来麻烦。”夏宇叮嘱道。

  “有劳夏师兄。”方笑武道。

  夏宇边走边道:“你这次夺得了飞羽箭,宗主一定会好好奖赏你,半年时间很快就会过去,你要好好珍惜。”

  方笑武道:“夏师兄,那飞羽崖是个什么样的所在?”

  “你去了就知道。”

  说完之后,夏宇不再出声。

  两人在羽化山里走了一段路,前方突然走来一高一矮两个老头,修为均是造极境巅峰。

  “来者何人,赶快报名。”

  “晚辈夏宇,家师名讳周僮。”

  “原来是周副宗主的亲传弟子。”

  “他叫方笑武,属于内门弟子,晚辈奉宗主之命,带他前来飞羽崖面壁思过半年。”

  闻言,那两个老头都是一愣,但很快,他们就回过神来。

  “人就带到这里吧,我们会把他带去飞羽崖。”

  “有劳两位前辈。”

  夏宇伸手拍了拍方笑武的肩膀,意思是提醒他不要多嘴,然后飘然而去。

  方笑武目送夏宇远去后,心想:“这位夏师兄对我倒是很好。”

  “方笑武,跟我们来吧。”

  那两个老头转身就走。

  方笑武心道:“你们两个老家伙神气个什么,我连磨剑峰主都敢得罪,更何况是你们?好在我心情好,不与你们计较。”

  三人往里走了十多里,来到一座山峰底下。

  方笑武抬头一看,估计了一下,少说也有五万米,万丈崖若是在这里的话,应该有三万多米高下。

  他本以为万丈崖很容易上去,但那两个老头像是故意要和他做对似的,不走平坦之处,哪里陡峭就往哪里去,让他又惊又累,暗暗骂娘。

  好不容易上到了一座带着寒气的山崖上,他已经累得半死,只差没有趴在地上喘气。

  偏偏那两个老头还一副不知道什么叫做体谅的样子,面色冷冰,就跟这飞羽崖上的寒气一样。

  “你修为多高?”一个老头问道。

  “纯青境。”

  “既然是纯青境,喝水就可以了。记住,半年之内,不能踏出这里半步,否则要你好看。”

  说完,两个老头下山而去。

  “喂喂喂,什么叫喝水就可以了,我虽然可以辟谷,但我不能不吃东西,你们别走,我需要许多吃的……”方笑武说到这里,早已看不到两老头的踪影,气得在心里骂道:“妈的,叫你们跑那么快,摔死你们两个老家伙。”

  走到飞羽崖的一处崖边朝下一看,上来的时候倒不觉得什么,此刻往下一看,竟然会有一种眼昏昏的感觉,急忙后退几步。

  这片飞羽崖大约有五亩,大部分地方寸草不生,光秃秃一片,靠着山壁的地方还有一个石洞,寒气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方笑武双手一背,笑道:“从此以后,老子就是这个飞羽崖的主人了,谁见了老子,都要尊老子一声崖主。本崖主第一次驾临,先要看看洞府怎么样。”举步朝洞口走出,俨然此间主人。

  走到山洞外,寒气越来越浓,但他修为是纯青境,还不至于被这些寒气冻住。

  这个山洞很深,越往里走,寒气越大。

  他只是朝前走了三百多米,便开始觉得周身不适,寒气竟然可以侵入体内。

  “乖乖,这里面到底有什么东东,竟然可以寒冷到如此地步,难怪忘剑峰主听说我要来这里面壁思过以后,十分为我担心,原来这里不是洞天福地,而是冰天寒地。得,下次有机会的话,本崖主再来探险吧,这次就算了。”

  回到洞外,外面虽然也有寒气,但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感觉舒服多了。

  很快,他找了一个最为舒服的地方,靠着山壁坐下,闭上双目,渐渐睡着了,隐隐传来睡着时的均匀呼吸声。,笑道:“从此以后,老子就是这个飞羽崖的主人了,谁见了老子,都要尊老子一声崖主。本崖主第一次驾临,先要看看洞府怎么样。”举步朝洞口走出,俨然此间主人。

  走到山洞外,寒气越来越浓,但他修为是纯青境,还不至于被这些寒气冻住。

  这个山洞很深,越往里走,寒气越大。

  他只是朝前走了三百多米,便开始觉得周身不适,寒气竟然可以侵入体内。

  “乖乖,这里面到底有什么东东,竟然可以寒冷到如此地步,难怪忘剑峰主听说我要来这里面壁思过以后,十分为我担心,原来这里不是洞天福地,而是冰天寒地。得,下次有机会的话,本崖主再来探险吧,这次就算了。”

  回到洞外,外面虽然也有寒气,但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感觉舒服多了。

  很快,他找了一个最为舒服的地方,靠着山壁坐下,闭上双目,渐渐睡着了,隐隐传来睡着时的均匀呼吸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