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73章 审问
  (全文阅读)

  御剑飞行的感觉就是不同。

  方笑武只觉自己像是长了翅膀,虽是速度极快的往上飞,但丝毫感觉不到风势、压力的阻挡,反而有一种“风轻送我身”的奇妙感觉。

  “你这小子别顾着享受,快把地方指给老夫看。”颜钧将方笑武带到千米高空以后,大声叫道。

  方笑武急忙将手一伸,指了指自己来时方向。

  只见颜钧一手抓着方笑武的肩头,一手向前一指,喝道:“去!”

  仅仅只是过了片刻,两人便飞到了那片高坡附近,而这还是因为颜钧要照顾到方笑武,若只是他一个人,速度比这快了不止一倍。

  随手将方笑武往地面一丢,颜钧闪电般落在韩素儿边上,弯腰在韩素儿的身上一拍,忽听韩素儿逆呃一声,张口喷了一股血箭。

  “糟糕,这丫头再不救治的话,命在旦夕。”颜钧伸手一提,要将韩素儿带走。

  没等颜钧起身,忽见四道宛如电光般的人影向这边破空飞来,施展的也是御剑飞行,但火候自然比不上颜钧,乃出神境前期。

  来近之后,内中一人陡然一声大叫,像是失去了力量,从半空中颠落下来。

  其实,这人不是失去了力量,而是看到了袁青枫的尸体,以至于心神一震,导致御剑飞行失常。

  “青枫!”

  那人收剑降落,将地上的袁青枫抱起,而他一抱之下,也早已感觉到袁青枫已经死透了,便是有仙丹灵药,也无法救活。

  “方笑武,袁青枫是不是你杀的?!”来人中的一个大声怒吼,却是曲剑峰主。

  “是我杀的。”方笑武没有否认。

  曲剑峰主原以为袁青枫就算是被方笑武杀的,方笑武也会百般抵赖,绝想不到方笑武一开口就承认了,不禁一呆,疑心这个家伙是不是变傻了,竟敢承认是他杀的人。

  嘭!

  一股闷响突然卷过场中,显然是两股无形潜力撞到了一起,惊起一道飞沙,并在地面开了一道缝隙。

  这道缝隙不见得有多长,也仅仅只有一根手指宽,但它的深度,至少有三十米,真要打在人的身上,人也会被切割成两半。

  “忘剑峰主,你这是干什么?”抱着袁青枫的那个人,也就是磨剑峰主,面色阴沉,三角眼咄咄逼人。

  “磨剑峰主,我还要问你想干什么?你为什么要对方笑武暗下毒手?”忘剑峰主也是一脸阴沉,寸步不让。

  “方笑武杀了我徒弟,本护法当然要杀了他。”

  “你不把情况问清楚就对一个内门弟子下毒手,不觉得有**份吗?”

  “这还需要问吗?无论如何,本护法今天都要杀了方笑,为青枫报仇。”

  “够了!”颜钧看不下去,大喝一声,说道:“这件事自有宗主定夺,你们身为护法,却在这里动手,成何体统?”

  就在这时,忽见远处站起两道人影,正是霍朝雄与夏姓少年。

  两人都到了这边来。

  “朝雄,你大师兄呢?”磨剑峰主问。

  “大师兄?”霍朝雄微微一愣。

  磨剑峰主目光微微一扫,已经看到了大胖子的那两个队友,此时还躺在地上。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那具已经支离破碎的骷髅之处,面色越来越阴沉,三角眼里的精光已经变成了神光,似乎已经怒到了心头,到了快要爆发的地步。

  “方笑武,你是不是见过一个身体很胖的中年人?”忘剑峰主问道。

  “见过。”方笑武此时已经明白了那个大胖子是什么人,但他知道瞒不过去,索性实话实说。

  “他去了何处?”忘剑峰主再问。

  方笑武没有回答,而是缓缓抬起手臂,朝着远处一指。

  不用多看了,其他人都知道他指的是谁。

  包括颜钧在内,都不相信那具尸骨就是磨剑峰主座下大弟子,脸上既有怀疑,也有吃惊。

  “哈哈哈……”

  磨剑峰主怒极反笑,狠声道:“方笑武,你好样的,不但杀了本护法的三弟子,就连本护法的大弟子,也都被你暗算了。你等着,本护法不会就此罢休,你身后就算有令狐十八给你撑腰,本护法也不会放过你,绝不会!”

  他这话其实不仅仅是指令狐十八,还暗指傲剑峰主。

  说完之后,他抱起袁青枫的尸体,施展“一羽惊鸿”,转眼去得无影无踪。

  霍朝雄狠狠地瞪了一眼方笑武,跟着也离开了,连大师兄的尸骨也不管了,而他也知道这件事自然会有人处理。

  至于曲剑峰主,也离开了场上。

  “方笑武,你也太夸张了,连磨剑峰主的大弟子也被你杀了,这件事只怕没那么容易结束。”与忘剑峰主一起过来的是洗剑锋主,苦笑一声,摇摇头,一副为方笑武担心的样子。

  “这件事以后再说。”颜钧不相信方笑武真能杀掉大胖子,怀疑另有蹊跷,狐疑的看了一眼方笑武,道:“你跟我们走,别一个人单独行动。”

  “弟子遵命。”

  方笑武知道这是颜钧在保护自己,要不然的话,自己一旦落单,指不定磨剑峰主突然出现,一掌就能将自己杀了。

  次日,青鸾山前域某座山峰,一个宽大的山洞里,布置得像是一个刑堂,而坐镇此处的人,赫然是飞羽宗的宗主胡满天。

  这个山洞确实是一个刑堂,专门用来审问犯事的宗内弟子,堂主是一个精英弟子,修为属于造极境巅峰,但现在,这位堂主只能靠边站,由宗主亲自审问。

  此乃从未有过之事,就算有,至少三百年内不曾发生,可见胡满天要审问的事十分巨大,非得他亲自过问不可。

  刑台的左右两边均是坐了三个人,左边是扣剑峰主、磨剑峰主、曲剑峰主,澳门赌博网站:右边是洗剑锋主、弹剑峰主、忘剑峰主。

  刑台下,大约十米外的地方,站着一个少年,正是方笑武。

  而在方笑武的右手边,站了好些人,霍朝雄,霍朝雄的两个队友,大胖子的两个队友,袁青枫的四个队友,而左手边,则是站着那个夏姓少年,以及他的两个队友。

  这些人昨天都受了伤,但因为他们要到刑堂这边来作证,所以再重的伤势也要过来,好在胡满天在开堂审理之前,派人给他们治疗一下,才没有让他们看上去那么狼狈。

  “方笑武,本宗主审问你之前,先要恭喜你们彪悍五人组已经拿到了飞羽箭。”

  “托宗主洪福,弟子也只是竭尽全力,不敢大意。”

  闻言,胡满天微微点了点头,尔后面色一正,说道:“本宗主现在开始审问,你既然承认袁青枫是你杀的,你就把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讲出来,若有假话,决不饶你。”

  “弟子遵命。”

  于是,方笑武就把自己怎么杀掉袁青枫的经过说了。

  当然,他在说一些细节的时候,要么说得连自己都不清楚,要么说得对自己尽量有利,但又不会露出破绽。

  比如他在说自己弯腰去捡牌子的时候,根本就没想到袁青枫会扑上来,自己为了保命,一时情急,只能刺出木剑应对,说白了就是自卫。

  他说的这些事,袁青枫的四个队友看得清清楚楚。

  这四个人之前虽然被方笑武打败过,但他们也不敢在宗主面前污蔑方笑武,所以当胡满天问他们方笑武说得对不对的时候,他们也只能说对。

  至于霍朝雄和他的那两个队友,就算不帮方笑武说话,只要把他们看到的说出来,就已经足以证明方笑武说得一点没假,确实是自卫杀人。

  飞羽大赛虽然规定不能杀人,但那只是一般情况下,要是出现了自卫杀人,那就另当别论。

  总不能面临性命之忧的时候,还要想到到自己出手反击会把对手打死吧?

  这根本就说不过去。

  “方笑武,你说你用一把木剑刺穿了袁青枫的身体,但据我所知,袁青枫身上穿了一件宝甲,连上乘精品宝刃都刺不穿,除非是人级兵器,难道你的那把木剑是人级兵器?”曲剑峰主质疑道。

  方笑武早已料到这个老家伙会代替磨剑峰主质问自己,微微一笑,道:“这把木剑是我方家的家传之宝,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级别的兵器,反正它有时候能发出不可思议的力量,要不然的话,它也不可能刺穿袁青枫的身体。换句话说,要不是它,我早已被袁青枫的那一撞给撞死了,又怎么还能好端端的站在这里?”

  这话说得曲剑峰主哑口无言。

  这件事不仅仅是方笑武自己说的,还有许多人可以证明。

  木剑确实刺穿了宝甲,还刺穿了袁青枫,他总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非要自打嘴巴吧?

  胡满天见磨剑峰主不吭声,就当他没有异议,说道:“这么说来,你是自卫杀人,不属于违规。现在说第二件事。据本宗主所知,磨剑峰主大弟子之死和你有关,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

  “回宗主,其实弟子也不知道磨剑峰主的大弟子是不是弟子杀的。”

  此话一出,全场均是一愣。

  曲剑峰主以为自己的机会来了,怒喝道:“好你个方笑武,当着宗主的面,你竟敢狡辩,信不信本护法当场给你施加酷刑,要你从实召来。”的兵器,反正它有时候能发出不可思议的力量,要不然的话,它也不可能刺穿袁青枫的身体。换句话说,要不是它,我早已被袁青枫的那一撞给撞死了,又怎么还能好端端的站在这里?”

  这话说得曲剑峰主哑口无言。

  这件事不仅仅是方笑武自己说的,还有许多人可以证明。

  木剑确实刺穿了宝甲,还刺穿了袁青枫,他总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非要自打嘴巴吧?

  胡满天见磨剑峰主不吭声,就当他没有异议,说道:“这么说来,你是自卫杀人,不属于违规。现在说第二件事。据本宗主所知,磨剑峰主大弟子之死和你有关,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

  “回宗主,其实弟子也不知道磨剑峰主的大弟子是不是弟子杀的。”

  此话一出,全场均是一愣。

  曲剑峰主以为自己的机会来了,怒喝道:“好你个方笑武,当着宗主的面,你竟敢狡辩,信不信本护法当场给你施加酷刑,要你从实召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