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9章 巅峰对抗
  (全文阅读)

  “霍……霍少。”霍朝雄身后一个劲装男子突然颤声道。

  “什么?”霍朝雄问道。

  “那……那具死尸。”那劲装男子伸手指着远处,面色大变,像是已经看出了一些什么。

  “那具死尸怎么了?”

  霍朝雄来的时候虽然看到了袁青枫的尸体,但他的位子距离方笑武和夏姓少年差不多有一百五十米,与袁青枫那四个队友的距离也有一百多米,还以为袁青枫的尸体是一个无名之辈,等到金劲装汉子提醒他以后,这才认真去看。

  一看之下,虽然还没有立即认出是袁青枫,但心底却是生出了一股不祥之感。

  “嗖”一声,他脚下施展“一羽惊鸿”之术,转眼来到袁青枫尸体边上。

  与此同时,夏姓少年伸手一拉方笑武,脚下也是“一羽惊鸿”之术,很快去到了另一边,让方笑武与方笑西、唐傲、燕东、韩素儿四人会合,自己则是带着那两个队友站在距离霍朝雄三十多米远的地方,以防霍朝雄突然出手。

  “三师弟!”

  霍朝雄起先还敢相信那具尸体就是袁青枫,毕竟他闭关修炼的时候袁青枫才十多岁,但他仔细辨认之后,越看越觉得尸体就是他的三师弟袁青枫,不由得大叫一声,充满了惊怒和不相信。

  那两个劲装男子此时已经走到了霍朝雄身后,内中一个安慰道:“霍少,既然人已经死了,我们还是……”

  “闭嘴!”

  霍朝雄爆吼一声,吓得那两个劲装男子心神一凛,谁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是谁杀了我三师弟?”

  霍朝雄双目通红,像是要喷出火来,显然已经怒到了极点。

  那四个袁青枫的队友本来想开口,但一来畏惧霍朝雄,担心自己一开口,就会被霍朝雄暴吼,二来也害怕夏姓少年责怪他们多嘴。

  所以,他们四人都不敢多嘴,皆是战战兢兢的望着。

  袁青枫是什么人?

  那可是磨剑峰主最疼爱的三徒弟。

  杀了袁青枫,便等于是狠狠地打了磨剑峰主一巴掌,以磨剑峰主阴险、狠辣的脾气,一定和对方斗到底。

  霍朝雄是磨剑峰主的二徒弟,脾气与磨剑峰主差不多。

  他要是知道了杀死袁青枫的人正是方笑武,他一定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要在这里将方笑武杀掉,绝不管什么飞羽大赛的规定。

  就算事后算账,他也有道理,因为第一个破坏规定的是方笑武,他霍朝雄不属于首犯,再怎么处置,也不会有方笑武重。

  这些道理,夏姓少年全都明白,所以他决定将这件事揽到自己身上,说道:“霍二哥,袁三哥的死我很惋惜,不过事已如此,还请你节哀顺变。”

  “哼,你说得好听,我问你,你是不是方笑武?我三师弟是不是你杀死的?”霍朝雄怀疑凶手是夏姓少年,但又不敢确定。

  “袁三哥虽然不是我杀的,但他的死和我也有些关系,你要怪的话,就怪我吧。”夏姓少年道。

  “夏师兄,你……”方笑武道。

  “你们还不走吗?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夏姓少年认为只要方笑武等人走了,就算霍朝雄再怎么发狂,都不能对方笑武等人形成伤害,因为他有把握对付霍朝雄。

  再不济,他也能和霍朝雄打一个平手。

  “谁都不许走!谁要敢走,我就杀谁,我说到做到。”霍朝雄面色阴沉,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冷笑一声,问道:“少年,你是哪一位前辈的亲传弟子?”

  “家师名讳周僮。”

  “周副宗主!”

  别说是其他人,就算是霍朝雄,也没有想到夏姓少年竟然会是周僮的亲传弟子。

  周僮乃是飞羽宗的五个副宗主之一,而且号称五副之首,修为乃出神境巅峰,据说有望能在三年后晋升入化境前期。

  此老年纪并不是太老,今年才一百七十多岁,而其他四个副宗主,除了张副宗主之外,都已经是两百三四十岁年纪。

  此老门下只有一个亲传弟子,名叫宫二,修为虽高,但已经五十多岁。

  此老什么时候又收了亲传弟子?

  怎么谁也不知道?

  “既然你是周副宗主的亲传弟子,那我三师弟一定不是你杀的,请你走开,我要找出凶手。”霍朝雄不敢轻易得罪周僮门下,这么说道。

  “霍二哥,你三师弟之死,乃是他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请你不要迁怒于旁人。”夏姓少年看出霍朝雄不会因为自己是周僮的弟子而善罢甘休,知道一场大战在所难免,索性不再称呼什么袁三哥,而是直接叫“你三师弟”。

  “少年,你要和我打,我可以成全你,但不是现在,你闪开!”霍朝雄也不想再跟夏姓少年客气,沉声道。

  “霍二哥,你我既然出现在这里,那就是来参加飞羽大赛的,与其等到飞羽箭出现之后再出手,不如就现在比个高下吧。”

  “你想和我斗?”

  “当然。”

  “只怕你还不够资格。”

  “够不够资格,那要比过之后才知道。”

  闻言,霍朝雄当即明白了夏姓少年的决心,除非是将夏姓少年打倒,否则,他今天便不能为袁青枫报仇。

  “少年,别说我不给你师父面子,也别说我欺你年少,我要是将你打趴下了,你可不要哭哭啼啼的去告状。”

  “霍二哥,这次飞羽大赛的规定我们大家都心知肚明,我既然来了,就没有想过安然无恙,你就算把我打成重伤,我也认了。”

  “好,先不说为我三师弟报仇的事,就算是为了拿到飞羽箭,你我的这一战也非打不可。”

  霍朝雄说完,不再跟对方客气,一拳隔空轰出,拳风呼呼作响,拳劲宛如一只猛虎似的破空飞出,直扑夏姓少年。

  “来得好。”

  夏姓少年也是一拳隔空轰出,施展的拳法和霍朝雄的拳法一样,都是飞羽宗的一门二级武技。

  轰!

  两股拳劲半途相撞,震得其他人耳鼓嗡嗡作响,几乎要震破耳膜,变成聋子。

  “闪开!”

  夏姓少年知道霍朝雄一旦发起狂来,连自己也控制不住,出声叫其他人躲远一些,而这些人里面也包括了他的那两个队友。

  方笑武眼见他们两个已经斗上,同时也看出霍朝雄的修为至少也是登峰境后期,他根本就不是霍朝雄对手,既然夏姓少年已经帮他挡下了,便和其他人一样,躲得远远地。

  霍朝雄的那两个队友也跑到了远处看着,其中一个还带走了袁青枫的尸体,以免被激斗时爆发出来的力量破坏。

  轰!轰!轰!

  连续三声巨响,地面微微颤抖,而这仅仅只是一千万元力与一千万元力之间的对轰。

  砰!

  这一次,霍朝雄与夏姓少年的拳头终于碰在了一起,因为拳头里面隐藏的元力已经高达三千万,暴力十足。

  咔咔声中,两人脚下竟是破开了一道裂痕。

  随着两人不断加大拳头上的元力,这道裂痕越来越长,越来越大。

  等到他们将全身元力使足之后,裂痕的长度已经达到了八百米,深度也开到了地底五米,澳门赌博网站:宛如一条沟壑。

  “这两个家伙哪里是在比试,简直是在拼命。”方笑武远远看到这一幕,禁不住想。

  片刻后,地动山摇的感觉渐渐消失了。

  霍朝雄和夏姓少年均是陷入了一种雕像中,拳头相撞,一动不动,就连面部表情,也都像是化石了一般,分明就是暗中较量上了,而且还处于僵持阶段,绝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分出胜负的,一旦分出胜负,势必有人重伤不可。

  由于谁也不知道他们两个什么时候可以分出高下,所以谁也不敢靠得太近,以免被分出胜负时产生的威势所打伤。

  时间一点点过去,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

  整整十五个小时过去后,已经是第二天早上,霍朝雄与夏姓少年仍是没有分出高下,看得其他人手心忍不住流出汗来。

  咕咕咕~

  方笑武的肚子突然发出了饥饿的叫声,使得韩素儿柳眉一皱,瞪了他一眼。

  至于其他三个,已经是见惯不怪,知道他的老毛病又来了。

  方笑武干笑一声,从储物戒指里拿出准备好的干粮,席地而坐,大吃起来。

  见方笑武吃得那么香,燕东忍不住吃了几个,但与方笑武的胃口比起来,燕东远远不及,只能说声望尘莫及。

  唐傲、方笑西、韩素儿都没有吃,而是一直遥望远处的僵持局面,生怕错过了霍朝雄与夏姓少年分出胜负的那一瞬间。

  方笑武吃了又吃,吃了还吃,短短不到十分钟,他便吃了三十个干粮,但他的肚子还是觉得有些不太饱。

  再多吃十个,足足四十个,他打了一个饱嗝,觉得肚子里有些存货了,这才站起身来。

  “你是饭桶吗?吃那么多。”韩素儿虽然没看方笑武,但话是对方笑武说道。

  “比起饭桶来,我更喜欢你叫我吃货。”方笑武道。

  “吃货?”

  韩素儿那张一直保持冷酷的脸不经意间闪过一丝笑意,但因为速度太快,谁也没有瞧见。

  就在这时,三条人影出现在远处,仅仅只是闪了几下,三人便已经来近。

  为首那人是一个大胖子,四十余岁,一脸和善。

  他先是朝场内看了一眼,不动声色。

  随后,他走到霍朝雄那两个队友边上,与两人低声聊了几句,面上突然闪过一丝怪笑。

  最后,他朝袁青枫的那四个队友所在之处走了过去。

  只见他步态缓慢,与来时展示的惊人身法判若两人,也不知是故意这么走,还是他走路的时候原本就是这个样子,显得有些蹒跚。知道他的老毛病又来了。

  方笑武干笑一声,从储物戒指里拿出准备好的干粮,席地而坐,大吃起来。

  见方笑武吃得那么香,燕东忍不住吃了几个,但与方笑武的胃口比起来,燕东远远不及,只能说声望尘莫及。

  唐傲、方笑西、韩素儿都没有吃,而是一直遥望远处的僵持局面,生怕错过了霍朝雄与夏姓少年分出胜负的那一瞬间。

  方笑武吃了又吃,吃了还吃,短短不到十分钟,他便吃了三十个干粮,但他的肚子还是觉得有些不太饱。

  再多吃十个,足足四十个,他打了一个饱嗝,觉得肚子里有些存货了,这才站起身来。

  “你是饭桶吗?吃那么多。”韩素儿虽然没看方笑武,但话是对方笑武说道。

  “比起饭桶来,我更喜欢你叫我吃货。”方笑武道。

  “吃货?”

  韩素儿那张一直保持冷酷的脸不经意间闪过一丝笑意,但因为速度太快,谁也没有瞧见。

  就在这时,三条人影出现在远处,仅仅只是闪了几下,三人便已经来近。

  为首那人是一个大胖子,四十余岁,一脸和善。

  他先是朝场内看了一眼,不动声色。

  随后,他走到霍朝雄那两个队友边上,与两人低声聊了几句,面上突然闪过一丝怪笑。

  最后,他朝袁青枫的那四个队友所在之处走了过去。

  只见他步态缓慢,与来时展示的惊人身法判若两人,也不知是故意这么走,还是他走路的时候原本就是这个样子,显得有些蹒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