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4章 一千万头草泥马轰隆隆跑过
  (全文阅读)

  “峰主,袁少这次参加飞羽大赛,一定会马到功成,没人能敌,飞羽箭对他来说,根本就是囊中之物。”

  深夜,磨剑峰几千米处,那姓余的大嘴老者站在磨剑峰主身后,拍马屁一般的说道。

  “但愿如此。”

  磨剑峰主的语气显得很淡然,就像是在说一件很普通的事,而且也对自己的三弟子袁青枫并不抱多大的期望,似乎已经预料到了什么。

  “峰主,听你的口气,难道还会有其他变故吗?”同样是站在磨剑峰主的身后,但敢这么问的人,只有卢德高一个人。

  磨剑峰主三角眼陡然发出一道精光,尔后淡淡一笑,反问道:“德高,以你看来,除了青枫之外,还会有其他亲传弟子参赛么?”

  “有可能。”卢德高略一沉思,道:“九个护法之中,傲剑峰主、扣剑锋主、忘剑峰主,都没有收徒,语剑峰主的弟子花花夫人不可能参赛,除此之外,洗剑锋主、弹剑峰主、解剑峰主虽然都有亲传弟子,但他们为了避嫌,应该不会让弟子参赛。曲剑峰主与峰主交情匪浅,当然不会派弟子参赛,属下倒是有些担心其他亲传弟子。”

  “难道八位长老的亲传弟子也会参赛?”有人不相信的道。

  “别说八位长老的亲传弟子,就算是五位副宗主的亲传弟子,也有可能会参赛。”卢德高道。

  磨剑峰主微微点头,缓缓道:“本峰主算来算去,唯一可以对青枫形成巨大威胁的就是周副宗主的那位亲传弟子。”

  此言一出,除了卢德高,其他人全身均是一震。

  有人惊声道:“峰主,你说的是那个名叫宫二的亲传弟子?听说他今年已经五十三岁了,修为也达到了造极境后期,他会参赛吗?”

  “不是此人。”磨剑峰主道:“十二年前,宫二从外面带来了一个五岁孩童,澳门赌博网站:拜在周副宗主门下,这件事很少有人知道,所以你们没有听说过此人也很正常。这个少年连本峰主都不知道他的名字,反正资质很高,连青枫都比不上他。”

  闻言,卢德高面上隐隐露出一丝担忧,道:“周副宗主与张副宗主关系极好,如果那个少年参赛的话,他一定会暗中帮助方笑武,以袁少现在的修为,只怕……”

  磨剑峰道:“真要发生这等不幸的事,那也只能听天由命。不过,本峰主已经另有安排,那个少年再怎么强悍,他也办法拿到飞羽箭。”

  话罢,袍袖一挥,转身而去。

  包括卢德高在内,谁也不敢开口多问,等磨剑峰主稍微走出一些距离后,这才跟在后面。

  八月初三,方笑武、方笑西、韩素儿、唐傲、燕东,他们五人早已挪了窝,不再待在那片树林里,而是来到了距离那片树林差不多六百里的另外一片树林中。

  这片树林很小,但地理位置很好,位于一片高高的山坡上,居高临下,可以看到周围十多里远,方便侦查附近的动静。

  本来这片高坡已经有一支队伍占据,号称无敌九人组,成员个个修为都是纯青境后期。

  然而,当彪悍五人组路过坡下的时候,这支队伍以为他们五人好欺负,居然只派来了五个人来对付他们。

  结果,那五个人被彪悍五人组打倒了,而且还当场认输。

  这么一来,这支号称无敌九人组的队伍就这么走完了他们的比赛,这片高坡从此成为彪悍五人组的根据地。

  这是一场残酷的比赛,毫无侥幸可言,凡是参赛的弟子,都在赛前得到了警告,所以谁都做好了重伤的准备。

  千里之内,每一天都在上演武斗,除了不能打死、重残之外,几乎每一支队伍都用上了可以用的手段。

  彪悍五人组这一路过来,也看到和经历了不少战斗,好在他们五个也算团结,韩素儿虽然会刻意和其他四个保持距离,可一旦遇到了对手,她都会第一个冲上去挑战对方的队长,反倒是方笑武,却是学乖了,专找对方队伍里面最差的弟子动手。

  唐傲、燕东、方笑西,他们的出手虽然没有韩素儿那么冷酷,但一点也不留情,该重伤的就重伤,绝不拖泥带水,不给对手反击的机会。

  到今天为止,他们已经抢到了十三块牌子。

  最多的一天,他们曾经抢到了三块,但那天也是他们最辛苦的一天,先后大战三支队伍,最后还是找了一个十分隐蔽的地方休息了半天才敢出来,否则的话,一旦再遇到第四支队伍,能不能继续走下去,谁也不敢保证。

  这些天来,方笑武渐渐感觉到韩素儿对他们四人不再像以前那么冷淡了。

  现在的韩素儿,虽然也会在闲下来的时候与他们保持在十米左右,但是,她会在有意无意之中,偶尔插上几句话,证明她还活着,而这多少也是一种进步。

  此时,方笑武一个人站在高坡的一处最高点,手里拿着一块牌子,不停的在手里甩动,目光投向坡下,一副看似望风但又显得很无聊的样子。

  过了一会,他突然看到七八里外正有三个黑点朝这边过来,速度相当快,好像是冲着这片高坡来的。

  他将手指放在嘴里,发出一声类似唿哨的声音,通知队友有人来了,叫他们赶快出来迎敌。

  转眼间,方笑西、唐傲、燕东三人都过来了,与方笑武站在一起。

  至于韩素儿,则是不快不慢的从小树林中走出,似乎没把来人放在眼里。

  不多时,那三道人影来到距离坡下不足一里的地方,豁然停住来势,为首那人不是别个,正是之前见过的孙航。

  只见孙航抬起头来,双目微微一眯,朝高坡上凝眸一望,已经看清了坡顶的五个人,嘴角微微一扯,像是在笑。

  “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你们。孙航,一段时间不见,不知道你们抢了多少牌子啊。”方笑武站在坡顶大声问道。

  “什么抢?那是我们的战利品。”站在孙航身后的一个高手怒吼道。

  “哈哈,抢也好,战利品也罢,反正拿得越多,就算最后得不到飞羽箭,对队伍中的每一个人也都大大有好处。”方笑武笑道。

  “方笑武,看来你们也抢了不少牌子?”孙航似笑非笑的问道。

  “不多不多,也就一些些而已。”方笑武当然不会说己方抢了多少牌子,说得十分模糊。

  “方笑武。”孙航眼珠子一转,语气显得非常平和,不像是来霸占这块宝地的,道:“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不知你有兴趣吗?”

  “什么事,你且说来听听。”

  “我们两支队伍合作怎么样?”

  “合作?”

  “对。”

  “怎么个何作法?”

  “守望相助。我看这里属于一块宝地,你让我们上去待着,一旦有其他队伍要来抢占这里,无论是你们彪悍五人组出战,还是我们三人行出战,观战的那支队伍都要尽全力表现出对第三支队伍虎视眈眈的样子,你看怎么样?”

  “这倒是一个值得一试的合作之法。”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没,我需要和其他人商量商量。”

  于是,经过一番商议,考虑了各种情况,彪悍五人组与三人行开始了奇怪的合作之法。

  就在当天下午,一支九人队伍来到,本来要抢占山头,结果一看到两支队伍都不好惹,一支是大名鼎鼎的彪悍五人组,一支是凭借孙航的“十羽化蝶”之术战胜了不少队伍的三人行,而且双方似乎已经达成了某种约定,这支队伍仅仅只是被方笑西娇叱了一声,便灰溜溜的跑了。

  虽然没有抢到这支队伍的牌子,但合作的效果已经看到。

  于是,彪悍五人组与三人行都打算尽量保持体力,以便飞羽箭出现的时候,以最强盛的气势夺得飞羽箭。

  而只要得到飞羽箭,有没有抢到牌子,那都无所谓了。

  转眼过了几天,每天都会有参赛队伍前来抢占山头,毫无例外的是,凡是来抢占山头的队伍,最后都被吓跑了。

  但是,就在八月初九这天,情况有所改变。

  一大早,两支气势汹汹的队伍来到高坡下以后,也摆起了互有约定的架势,并且出言恐吓,说要是不把山头让出来,他们两支队伍就要攻上山去,分别抢夺彪悍五人组和三人行的牌子。

  方笑武与孙航都不理会,任由他们叫骂。

  那两支队伍叫嚣了大半天,结果谁也不敢贸然出手,天黑的时候终于也像之前那些队伍那样,灰溜溜的跑了。

  八月初十,没有队伍来抢占山头,一切风平浪静。

  八月十一,方笑武靠在一棵树上睡得正香,忽然被燕东叫醒。

  他一睁开眼,便看到了燕东那张肥嘟嘟的脸,此刻的这张脸,却是变得十分可怕,就像是看到了鬼一样。

  等他跑出去站在高出往下一瞧,心里有一千万头草泥马轰隆隆的跑过。

  但见坡下如狼似虎的站了十三支队伍,一看就知道属于一个联盟,而为首的那支队伍里面,双手倒背,满脸骄横的站着一人,正是他的大仇人袁青枫!把山头让出来,他们两支队伍就要攻上山去,分别抢夺彪悍五人组和三人行的牌子。

  方笑武与孙航都不理会,任由他们叫骂。

  那两支队伍叫嚣了大半天,结果谁也不敢贸然出手,天黑的时候终于也像之前那些队伍那样,灰溜溜的跑了。

  八月初十,没有队伍来抢占山头,一切风平浪静。

  八月十一,方笑武靠在一棵树上睡得正香,忽然被燕东叫醒。

  他一睁开眼,便看到了燕东那张肥嘟嘟的脸,此刻的这张脸,却是变得十分可怕,就像是看到了鬼一样。

  等他跑出去站在高出往下一瞧,心里有一千万头草泥马轰隆隆的跑过。

  但见坡下如狼似虎的站了十三支队伍,一看就知道属于一个联盟,而为首的那支队伍里面,双手倒背,满脸骄横的站着一人,正是他的大仇人袁青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