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3章 小鹿乱撞
  (全文阅读)

  “孙航!”

  那七个失去参赛资格的内门弟子心里同时大叫一声。

  孙航,飞羽宗较为杰出的弟子。

  九岁进入飞羽宗。

  十四岁成为内门弟子。

  十八岁出师。

  三十岁被誉为飞羽宗十大杰出内门弟子之一。

  今年三十一岁,修为已经高达纯青境巅峰。

  据说他除了修炼“一羽惊鸿”之术外,还修炼了“十羽化蝶”,能够与一般的精英弟子较量。

  这样的一个人竟然也会来参加飞羽大赛,可见飞羽大赛对他来说,也是一种极大的****。

  能够与他组成一队的人,就算实力没有他强,想来也不会差得太多,应该也是内门弟子里面的佼佼者,修为都是纯青境巅峰。

  韩素儿身形一晃,出现在距离孙航十多米外的地方,冷冷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孙航,内门十大杰出弟子之一,修为纯青境巅峰。”孙航傲然说道,旋即问道:“你就是那个名叫韩素儿的小姑娘吗?”

  “我不是小姑娘。”

  “韩素儿,我不管你是不是小姑娘,只要参加了飞羽大赛,任何身份都不管用,不过我可以给你们一次机会。”

  “什么机会?”

  “交出参赛资格的牌子。“

  “哼,你以为你是谁?”

  “哈~”

  孙航怪笑一声,做了一个招手的动作。

  转眼之间,两道人影一左一右飞速来到,均是四十多岁的男子,修为与孙航一样,也是纯青境巅峰,但他们除了元力不如孙航外,没有学过“十羽化蝶”之术,所以整体实力要比孙航差了一个档次,将孙航视为队长,听从孙航安排。

  方笑武看出这三个家伙都不简单,自己虽然可以应付,但其他的人就未必能做到了,念头一转,笑道:“孙航,有话慢慢说,先别动手。”

  “你是方笑武?”

  “对。”

  “我听说过你的大名,你竟然敢和袁青枫做对,你有种。”

  “哈哈,袁青枫算什么?我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这种话我可不敢说。”孙航语锋一转,道:“废话少说,牌子你们交是不交?”

  “当然不交。”

  “既然不交,那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孙航面色一沉,打算擒贼先擒王,只要打败了方笑武,就算是韩素儿,他也不怎么放在心里。

  但没等他出手,突然间,韩素玉手一抬,闪电般拔出身后宝剑,飞鸟一般冲上,剑光耀眼,宛如一片片飞羽,正是飞羽宗的“错羽三十六剑”。

  “哼哼,这错羽三十六剑我早已练到了最高一重,你这个丫头竟敢在我面前班门弄斧,就让我来教教你怎么使用它吧。”

  孙航伸手往腰间一抽,本来没有宝剑,但他一抽之下,居然抽出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宝剑,而且还是一把可以藏在人身的精品宝刃,一剑刺出。

  铛!

  两剑相交,孙航本以为韩素儿手中的兵器必断无疑,但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韩素儿手里的那把剑也是一件精品宝刃,不但没有被他的宝剑震断,反而还有一股怪力打来,险些将他的宝剑震飞,不觉大吃一惊。

  “中乘精品宝刃!”

  孙航身形一抖,飘出二十多米外,面色略显凝重。

  “孙航,你看走眼了,我手里拿着的明明是一把上乘精品宝刃,你却说是中乘,可笑。我本来想挑飞你的剑,但你居然还能握得住它,看来你的本事也不算太低。”韩素儿一脸冷煞的道。

  “看来我低估了你,我们走。”

  孙航将剑收起,突然转身远去。

  那两个和孙航组队的飞羽宗弟子听到韩素儿手里拿着的是一件上乘精品宝刃,谁也不敢造次,转眼跟上孙航,三人很快消失在树林中。

  不多时,那七个失去参赛资格的弟子也走了。

  他们来参加飞羽大赛本来是想碰碰运气,就算最后拿不到飞羽箭,只要撑过了一个月,对自己将来也会有些用处。然而,运气并不是凭空而来,需要的是实力,实力不够,运气又怎么会降临?他们最后还是失败了。

  “韩素儿,没想到你手里的这把宝剑是一件上乘精品宝刃,我还以为它只是一把普通的宝剑呢。”燕东笑道。

  “哼,精品宝刃算什么?我连最上乘的地级兵器都摸过,这把剑充其量也只是我的玩具而已。”韩素儿道。

  闻言,方笑武忍不住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韩素儿瞪了他一眼,道:“我是什么人,与你有什么关系?”

  忽听唐傲说道:“我知道你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

  韩素儿不相信唐傲知道自己的底细,问道。

  “风波城,韩家。”

  “……”

  “难道不对?”

  “唐傲,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你猜得出我来自哪里,我也猜得出你来自哪里,你来自雷音城唐家。”

  方笑武虽然是第一次听说韩家和唐家,但他却知道风波城和雷音城都是大武王朝十八城之一,距离青鸾山很远,少说也有十多万里。

  “原来你们两个的来头这么大,唐傲,你不会是……”燕东满脸吃惊,显然是听说过韩家和唐家的。

  “胖子,你知道就好,用不着说出来。我两年前就离开了家乡,到处漂泊,早已不是唐家的人,谁也别再提唐家这两个字。”唐傲冷冷道。

  可能是从唐傲的身上看到了另一个自己,燕东本来还想说一说唐家的事,但此时此刻,向来乐呵呵的他,也显得有些情绪低落,默然不言。

  这时候,方笑西走到了方笑武身边,低声道:“哥哥,这三个家伙的来头看来都很大,你我虽然也是世家子弟,但与他们比起来,好比是小巫见大巫,完全没法比。”

  方笑武一针见血的道:“他们的出身虽然比我们高得多,但他们的烦恼也比我们多,天下从来没有十全十美的事。”

  方笑西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睿智的话来,倒是一怔,眼神怪怪的望着他。

  “你看着我干什么?”

  “没……没什么。”

  方笑西转过头去,生怕方笑武看出自己的心事。

  “方笑西!”

  方笑武突然大叫一声。

  “我怎么啦?”

  方笑西还以为自己的小心思被方笑武看出,故作生气的道。

  “你怎么啦?我本来不想说你,但我现在忍不住了。擅闯禁地的人是我们四个,与你有什么相干?你跑来和我们组队参赛,是不是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天下无敌了?你刚才也看到了,那个孙航不是一般的内门弟子,还有他的两个队员,也不是易与之辈,你要是有个好歹,我带你来飞羽宗的一片苦心岂不是白白浪费了吗?你长点脑筋吧。”

  方笑武一副教训妹妹的口吻,倒好像方笑西真是他亲妹妹一样。

  “这是我的事,不用你管。”

  “我怎么能不管?你是我妹妹,我就有权力管你。”

  “谁说我是……”方笑西一时激动,差点说漏嘴,急忙大声道:“你不是一直在说我们彪悍五人组不能打散吗?我也是彪悍五人组的一员,无论我有没有闯入禁地,我都要和你们共进退。”

  “你真不怕死?”方笑武往前踏出一步,距离方笑西很近。

  “我要是怕死,当初就不会和你一起出来了。”方笑西感觉到一股异样的气息迎面扑来,面上微微发烧,向后退了一步,但眼神十分坚定。

  方笑武盯着方笑武足足看了一会儿,这才叹了一声,摇摇头,道:“真是一个蠢丫头。”

  听了这话,方笑西不但没有生气,心底反而还有一丝丝暗喜。

  她不太清楚这是什么感情,反正自从她从令狐十八口中得知方笑武当初为了救她,怒闯磨剑峰的事以后,她就开始觉得方笑武身上多了一种令她着迷的东西。那东西是什么,她说不上来,只感觉能让自己很安心,很快乐。

  ……

  当晚,彪悍五人组在树林里生了一堆大火。

  除韩素儿坐得很远,刻意要和其他人保持距离外,即便是唐傲,也与方笑武、方笑西、燕东坐得很近,彼此也就不到一米的样子。

  五人谁也没有说话,各怀心事。

  方笑武想完自己的事以后,抬头看了看右手边的方笑西,见她只顾望着火光发呆,根本就没有看到自己正在望她,不觉有些好笑。

  但下一刻,方笑武发觉了一个古怪的地方,那就是方笑西不是在发呆,而是在发痴。

  说准确些,这丫头就像是怀春的少女,也不知道在想哪家的少年,面颊微微酡红,异常娇颜,要不是方笑武是一个过来人,还以为她生病了呢。

  就在方笑武越看越觉得这丫头好笑的时候,方笑西猛然发觉有人在偷看自己,扭头一看,望见方笑武那张坏笑的脸,不知怎么回事,心头就扑通扑通乱跳起来,宛如小鹿乱撞。

  然而,她的心不跟着行动走,却是双眼一瞪,对着方笑武薄怒起来。

  方笑武见她将要娇嗔,急忙嘿嘿一笑,转过头去,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坐在左手边的燕东见方笑武转头望着自己,脸上还残留着几许笑意,于是问道:“笑武哥,你笑什么?”

  “没什么。”

  “笑武哥,你说我们能不能拿到飞羽箭?”

  “我不知道。”

  方笑武摇摇头,说道。

  他心里确实没这个底。

  不错,他是有把握对付袁青枫,但他不敢保证最后拿到飞羽箭的就一定是他们彪悍五人组,因为他不知道除了袁青枫之外,还会不会有其他亲传弟子也会参赛。

  如果有的话,万一实力比袁青枫高得多,就算不是造极境,哪怕是是登峰境后期,一人便足够对付他们五人了。

  对于未来的事,又有几个人敢说一定会赢呢?输与赢本来就在一线之间啊。与方笑武、方笑西、燕东坐得很近,彼此也就不到一米的样子。

  五人谁也没有说话,各怀心事。

  方笑武想完自己的事以后,抬头看了看右手边的方笑西,见她只顾望着火光发呆,根本就没有看到自己正在望她,不觉有些好笑。

  但下一刻,方笑武发觉了一个古怪的地方,那就是方笑西不是在发呆,而是在发痴。

  说准确些,这丫头就像是怀春的少女,也不知道在想哪家的少年,面颊微微酡红,异常娇颜,要不是方笑武是一个过来人,还以为她生病了呢。

  就在方笑武越看越觉得这丫头好笑的时候,方笑西猛然发觉有人在偷看自己,扭头一看,望见方笑武那张坏笑的脸,不知怎么回事,心头就扑通扑通乱跳起来,宛如小鹿乱撞。

  然而,她的心不跟着行动走,却是双眼一瞪,对着方笑武薄怒起来。

  方笑武见她将要娇嗔,急忙嘿嘿一笑,转过头去,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坐在左手边的燕东见方笑武转头望着自己,脸上还残留着几许笑意,于是问道:“笑武哥,你笑什么?”

  “没什么。”

  “笑武哥,你说我们能不能拿到飞羽箭?”

  “我不知道。”

  方笑武摇摇头,说道。

  他心里确实没这个底。

  不错,他是有把握对付袁青枫,但他不敢保证最后拿到飞羽箭的就一定是他们彪悍五人组,因为他不知道除了袁青枫之外,还会不会有其他亲传弟子也会参赛。

  如果有的话,万一实力比袁青枫高得多,就算不是造极境,哪怕是是登峰境后期,一人便足够对付他们五人了。

  对于未来的事,又有几个人敢说一定会赢呢?输与赢本来就在一线之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