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2章 纵羽连天
  (全文阅读)

  “不自量力。”

  小胡子男人口里发出一声轻蔑的冷笑,以为方笑武修为再高,顶多也就是融会境巅峰,自己随手一掌就能将方笑武打倒,于是一掌封出,正是“落花掌”。

  砰!

  方笑武一拳打在了小胡子男人的手掌上。

  小胡子男人五指一合,紧紧抓住方笑武的拳头,讥笑道:“小子,你就是那个方笑武吧?果然是后生可畏,竟敢与袁青枫为敌,简直就是……啊!”

  瞬息间,小胡子男人倒飞出去,右手又红又肿,掌心还破了一层皮,火辣辣的疼,却是被“火灵拳”的力量所伤。

  方笑武笑道:“原来你们是袁青枫的爪牙,一起上吧,别说我没有给你们机会。”

  嗖嗖~

  两跳人影疾扑而出,目标是方笑武,所用掌法也是“落花掌”,威力相当惊人,每一掌元力均是超过了两百万,定要把方笑武打得爬不起来。

  双手一分,方笑武化拳为掌,不再是火灵拳,而是火阳掌,因为暗中蓄势,所以双掌不见任何异常,掌力看上去平平如奇。

  啪!啪!

  两声手掌撞击震响发出以后,方笑武双掌掌心突然吐出一股火力,或者说是阳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破掉了那两个飞羽宗高手的掌势。

  不等那两个高手明白方笑武究竟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方笑武突然身形暴起,双腿左右飞踢,将他们两个踢出十多米外,摔得眼冒金花。

  两人本来还想翻身跃起继续与方笑武相斗,但不知怎么回事,他们的掌势被方笑武的火阳掌破了以后,两只手臂就像是被电流击过一般,居然提不起半点力道,吓得冷汗直流,完全懵了。

  “我叫你们一起上,难道你们都是聋子吗?”方笑武不想一个个的将这支队伍打败,一脸嘲弄的道。

  “先打倒这小子。”那个队长一声令下,第一个冲了上来,一拳打向方笑武,元力强盛,高达七百万,所用拳法乃是飞羽宗的一门三级武技“断流拳”。

  一拳轰出,横江断流。

  “来得好。”方笑武身形一晃,突然到了队长左边,快得队长都没有来得及看清他用的是什么身法。

  其实,这种身法是方笑武自创的,或者说是他在修炼“飞羽登天”的时候,经过几个月时间慢慢琢磨,研究出来的。

  这种身法也没有名字,但与飞羽宗的“一羽惊鸿”有异曲同工之妙。

  “砰”一声,方笑武一拳打在了队长的身上,虽然没有将队长打倒,但也差点震破了队长的护身真气。

  电光石火间,方笑武一个倒翻出去,避开了其他三个飞羽宗高手的攻势。

  “这小子有些古怪,展开一羽惊鸿攻他。”

  随着队长下了命令,四人均是展开“一羽惊鸿”之术,采取合击的打法,全力追逐方笑武,说什么都要把方笑武擒下。

  那两个双臂无力的飞羽宗高手早已远远退开,没办法出手。

  至于那个小胡子男子,虽然没有动手,但也站在场外看着,随时寻找机会出击。

  “唐傲,我们要不要动手?”燕东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先别着急,方笑武现在还能应付。”唐傲道。

  “那家伙一脸鬼鬼祟祟的,一定是想趁机偷袭哥哥,让我去对付他。”

  话声未落,方笑西娇躯腾空跃起,竟是一飞二十多米,脚尖在地上轻轻一点后,再次飞出,速度比第一次还要快。

  她玉掌一甩,“啪”一声,将那个小胡子男人打得连连后退,看上去不堪一击。

  而实际上,小胡子男人虽然略显狼狈,但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但是,像这样被方笑西以鬼魅一般的身法打了八次以后,小胡子男子也开始有些禁受不起,大叫道:“臭丫头,你用的是什么身法?”

  “哼,你还不配问!”

  方笑西现在的修为虽然比刚进飞羽宗的时候高出许多,但她也知道自己的修为比小胡子男人低,要不然的话,她一掌就能让小胡子男人受伤了,所以他不能给小胡子男人任何喘息的机会,飞身步步紧逼,一直要打到小胡子男人躺下不可。

  其实,她现在施展的这种身法正是胡满天暗中传授给她的,名叫“纵羽连天”。

  这种身法脱胎于“百羽横空”,威力之大,连“一羽惊鸿”都比不上,不在“十羽化蝶”之下。

  小胡子男人尽管懂得“一羽惊鸿”之术,但造诣还浅,方笑西用修炼到一定火候的“纵羽连天”来对付他,绰绰有余。

  小胡子男人越打越憋屈,总觉得自己的“一羽惊”在方笑西的身法面前一点用处都没有,无论怎么施展,最后都会被方笑西扑捉他的方向,给他不轻不重的一击,要不是他修为高于方笑西,挨打能力极强,要不了几下,他就会被打得吐血。

  “唐傲,方笑西用的是什么身法,我们以前怎么没有见过?”燕东一脸惊奇的问道。

  “难道是百羽横空?”唐傲一脸沉思。

  “百羽横空是飞羽宗的绝学之一,虽然不能与三大绝学相比,但也排在第四位,就算是精英弟子,也很少有人得学,她是怎么学到的?”燕东困惑道。

  “可能她另有奇缘。”唐傲道。

  闻言,燕东扭头望了望韩素儿,见她早已站起,只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便低声问身边的唐傲道:“你说她的修为究竟有多高?”

  唐傲瞟了一眼韩素儿,摇摇头,道:“不清楚。”

  燕东想了想,又问:“唐傲,说实话,你为什么要来飞羽宗当弟子?”

  “你呢?”

  “我有苦衷。”

  “既然你有苦衷,难道我就没有苦衷么?”

  燕东叹了一声,道:“唐傲,我虽然不知道你的苦衷是什么,但作为朋友,我还是要说一句,这次的飞羽大赛,你不应该参加。”

  “你能参加,我为什么不能?”唐傲冷声道。

  “因为……”燕东脸上浮现一种哀愁,道:“因为我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我要是不能学到飞羽宗的三大绝世身法之一,澳门赌博网站:我活着也是一种悲哀。”

  唐傲与燕东住在一起多日,早已发觉燕东乐观的背后隐藏着一种忧伤。

  他本来可以趁这个机会问出一些眉目,但他不是方笑武,而是那个性格冷傲的唐傲,只是一念之间,就错过了这个机会。

  “那我告诉你,我来当飞羽宗当弟子,也是冲着飞羽宗三大绝世身法来的。而且,我连千羽冲天都看不上,我要学的话,就要学飞羽登天和浮羽万变。这次飞羽大赛正是我的机会,没有人可以阻止我,除非是我被打死,否则我只要还有一口气在,我都不会放弃。”

  唐傲第一次一口气说这么多话,等他说完之后,韩素儿的目光也禁不住瞅了他一眼,像是觉得这个少年和自己一样,都是百折不弯的一类人。

  就在这个时候,随着一声大叫,那个小胡子男人在挨了方笑西几十拳后,再也没办法承受,被方笑西最后一拳打得滚倒在地,因为消耗了大量体力来施展“一羽惊鸿”,人也显得萎靡不振,被方笑西一脚踩在脚下,动弹不得。

  “小姑奶奶,我认输了,我认输了,你别再打我。”小胡子男人担心方笑西脚下用力,把自己踩得七荤八素,甚至还有可能重伤,急忙向方笑西认输。

  那两个观战的飞羽宗弟子眼见他就这么认输,己方便少了一个人,真想上去给他一个耳光。

  但是,他们双臂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恢复,想动手也要掂量一下形势,一个不好,说不定下场比小胡子男人更惨,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你们两个呢?”方笑西向他们两个走了过去。

  “臭丫头,你敢上来,我们就废了你!”内中一个威胁道。

  “看来你们两个也想尝尝被打败的滋味。”方笑西看出他们两个手有不便,自忖以一敌二,应该也没有问题,不但没有停下脚步,反而越走远快。

  蓦然,“轰”的一声巨响传来,另一边的战斗已经结束。

  只见方笑武大发神威,左手火阳掌,右手火灵拳,先是将两个飞羽宗弟子打得面色苍白,步步后退。

  接着,他以指代剑,一指戳在了第三个人的胸口,让对方口吐鲜血,无力再战。

  最后,他双掌一翻,与那个队长的双掌打在了一起,虽然只发出了五百万元力,但威势却有八百多万,将队长震得惨叫一声,飞出十多米外。

  那个队长本来想从地上爬起来,但他刚刚挣扎了一下,就觉得全身像是散了架一般,痛得汗毛倒竖,冷汗狂飙,颓然倒下。

  方笑武道:“你们现在有三个选择。第一,交出牌子。第二,自动认输。第三,继续和我们打下去。我只给你们三声时间考虑,一……”

  “等等。”那两个观战弟子中的一个急忙喊道,打算拖延时间。

  然而,方笑武根本就不理会他,继续喊道:“二……”

  “给你。”那个队长强忍痛处,伸手从怀里掏出一面代表着参赛资格的牌子,扔到了地上。

  方笑武走上去捡起来,随手放进储物戒指里面,笑着问道:“最后问一句,你们七个的修为是不是都属于纯青境中期?”

  “是。”那个队长已经没了脾气,只能实话实说。

  “哈哈,唐傲,你听到了吧。”方笑武转身朝唐傲走去。

  另一边,方笑西也放过了那两个观战的飞羽宗弟子。

  “简直就是七个废物,连五个内门弟子都斗不过,亏你们还是出师多年的内门弟子,一把年纪全都活到了狗身上!”

  话音一落,远处突然飘来一个人。

  来人脚下施展的正是“一羽惊鸿”之术,但造诣要比那七个已经失去参赛资格的纯青境中期弟子高得多,却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劲装男子,双手倒背,神色显得颇为高傲。。

  接着,他以指代剑,一指戳在了第三个人的胸口,让对方口吐鲜血,无力再战。

  最后,他双掌一翻,与那个队长的双掌打在了一起,虽然只发出了五百万元力,但威势却有八百多万,将队长震得惨叫一声,飞出十多米外。

  那个队长本来想从地上爬起来,但他刚刚挣扎了一下,就觉得全身像是散了架一般,痛得汗毛倒竖,冷汗狂飙,颓然倒下。

  方笑武道:“你们现在有三个选择。第一,交出牌子。第二,自动认输。第三,继续和我们打下去。我只给你们三声时间考虑,一……”

  “等等。”那两个观战弟子中的一个急忙喊道,打算拖延时间。

  然而,方笑武根本就不理会他,继续喊道:“二……”

  “给你。”那个队长强忍痛处,伸手从怀里掏出一面代表着参赛资格的牌子,扔到了地上。

  方笑武走上去捡起来,随手放进储物戒指里面,笑着问道:“最后问一句,你们七个的修为是不是都属于纯青境中期?”

  “是。”那个队长已经没了脾气,只能实话实说。

  “哈哈,唐傲,你听到了吧。”方笑武转身朝唐傲走去。

  另一边,方笑西也放过了那两个观战的飞羽宗弟子。

  “简直就是七个废物,连五个内门弟子都斗不过,亏你们还是出师多年的内门弟子,一把年纪全都活到了狗身上!”

  话音一落,远处突然飘来一个人。

  来人脚下施展的正是“一羽惊鸿”之术,但造诣要比那七个已经失去参赛资格的纯青境中期弟子高得多,却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劲装男子,双手倒背,神色显得颇为高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