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0章 飞羽大赛
  (全文阅读)

  青鸾山,澳门赌博网站:后域。

  一座巨大,宏伟,形似一只振翅高飞的大鸟宫殿,座落在一片数十里的山坳中。

  方圆数十里内,隐隐透出一股浩大气势,分明就是有一个巨大阵法笼罩其间,而以这个阵法的玄奥,纵然是武仙级别的高手,也未必能够闯得进来。

  宫殿中有一间宽敞大厅,正位于大鸟喉部,差不多有一千米。

  此时,这里聚集了飞羽宗不少顶尖高手,除了宗主胡满天之外,还有两个副宗主,三个殿堂,四个长老,五个护法,外加一个宿老,共计十六个人。

  两个副宗主中的一位正是张博。

  五个护法分别是磨剑峰主、洗剑锋主、弹剑峰主、忘剑峰主、曲剑峰主。

  至于那个宿老,则是另一个入化境前期的大高手,并不是武通。

  十六个人看上去已经商量,甚至是争辩了很久,但直到现在,他们仍是没有得出一个统一结果。

  按理来说,胡满天身为飞羽宗宗主,无论多大的事,他都可以一个人说了算,但观厅内情形,他似乎也不方便擅自定夺。

  厅内短暂沉寂一会后,只听忘剑峰主道:“反正我是不赞同重罚那几个少年,他们都是可造之才,将来前途不可限量,若是重罚他们,恐怕会造成不可设想的后果。”

  磨剑峰主道:“门有门规,宗有宗法,那几个少年擅闯囚狼谷禁地,已经犯了本宗门规,若不处罚他们,其他弟子今后若是效仿,如何了得?”

  忘剑峰主道:“我不是说不处罚他们,而是说要适当的处罚他们。”

  磨剑峰主笑道:“那依忘剑护法所言,该如何处罚他们?”

  这话把忘剑峰主问住了。

  要是处罚轻了,容易招来非议,要是处罚重了,自己岂不是浪费了一顿口舌?

  就在他没法回答之际,张博道:“不如让他们面壁思过半年。”

  “不行!”

  飞羽宗的那个宿老表示反对,也只有他敢直接这么说,冷冷道:“面壁思过虽然也是处罚的一种手段,但在这件事上,还不足以惩戒。”

  张博眼见这个老家伙开口,自己也没不好反驳。

  这时候,大家都把目光看向了胡满天,希望他能说一句话。

  胡满天何尝不想说话,只是他有自己的苦衷。

  在他看来,张博、忘剑峰主是向着方笑武等人的,而磨剑峰主、曲剑峰主则是恨不得重罚方笑武等人,最好是赶出师门。

  那另一个副宗主,三个殿堂、四个长老,以及洗剑锋主、弹剑峰主,全都是前来发表看法的,属于中立,不偏不倚。

  但现在,那个宿老开了口,觉得面壁半年的处罚太轻。

  那么,这说明此老也觉得应该好好处罚方笑武等人,虽不致于逐出师门那么严重,但也要让方笑武等人知道厉害。

  沉思半响,胡满天缓缓说道:“本宗主想到了一个处罚他们的办法,不知大家赞同否?”

  “宗主请说。”弹剑峰主道。

  “本宗主决定重开飞羽大赛。”

  “飞羽大赛!”

  包括那个宿老在内,全都面色微微一变。

  百年以前,飞羽宗曾经举行过许多次飞羽大赛,但在最后一次大赛中,有一个叫做神无名的内门弟子,不顾大赛规定,竟然打死几十个同门弟子,从而引发一场祸端。

  从此,这个飞羽大赛就被当时的宗主禁止了。

  百年之后,胡满天竟然说要重开飞羽大赛,也只有他敢这么说,换成是其他人,哪怕是那个宿老,也不敢贸然开口。

  “宗主,飞羽大赛事关重大,恐怕要请示两位师伯,甚至是傅太师叔哪儿,也要禀告一声。”那个宿老一脸凝重的道。

  “师父哪儿,我可以去禀告。”张博道。

  “宗主,请恕我斗胆,不知宗主为何要在这个时候重开飞羽大赛?”另一个副宗主道。

  “飞羽大赛原本是我飞羽宗用来挑选精英弟子的一大途径,但自从发生那件事以后,这条途径完全被阻断了。这一百多年来,本宗不能说是人才凋敝,但也只能算得上是平平稳稳。如果飞羽大赛重开,或许可以刺激宗内弟子,给本宗带来无比巨大的好处。”胡满天道。

  “但是万一再出现一个神无名……”那个副宗主说到这里,便没再说下去,面色显得有些可怕,就好像神无名这个名字是一个禁忌。

  对于在座的人来说,除了胡满天、张博、忘剑峰主三个人之外,其他人都是见识过神无名之厉害的。

  虽然已经过去了一百多年,但他们都记得神无名当时是怎么与宗主反抗,最后被打得半死,逃出飞羽宗的。

  如果再出现一个神无名,岂不是重蹈覆辙,酿成大祸?

  “神无名那种人千年才会出现一个,又岂会那么容易再出现一次?”胡满天有自己的打算,说道:“这次飞羽大赛不仅仅是重开的问题,而且还是对那几个少年的一次考验。如果他们能够通过考验,说明他们确实是人才,擅闯禁地之罪,足可以一笔勾销。如果他们没能通过考验,本宗主就把他们逐出飞羽宗,终身不得再录。”

  “敢问宗主,何谓通过考验?”磨剑峰主问道。

  “拿到飞羽箭。”胡满天一字一句道。

  此话一出,当即把张博和忘剑峰主吓了一跳。

  他们虽然没有参加过飞羽大赛,但他们知道想要在飞羽大赛中拿到飞羽箭,绝对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方笑武等人再怎么强,也只是高级内门弟子,然而参加飞羽大赛的弟子都是顶尖内门弟子,方笑武等人怎么与那些顶尖内门弟子相争?

  “此事不妥。”那个宿老道。

  “有何不妥?”胡满天问道。

  “那韩素儿的修为早已超出炉火境,只要有她在,飞羽箭一定是那几个少年的。”

  “这事好办,新的飞羽大赛除了精英弟子,就算是早已出师的内门弟子,也一样可以参加。”

  这话一出口,别说张博和忘剑峰主,就连那些保持中立的飞羽宗高手也觉得这对方笑武等人极为苛刻。

  真要这么干的话,一些出师多年的内门弟子为了修炼更高深的武技,肯定会参赛,方笑武等人争得过他们?

  恐怕随便一个就能打倒方笑武等人。

  “敢问宗主,亲传弟子可以参赛么?”磨剑峰主不动声色的问道。

  “可以。”

  “好,我赞同宗主的意见,重开飞羽大赛。”

  “宗主,如果飞羽大赛重开的话,不知是什么时候?”张博谨慎的问道。

  “七月到八月。”

  “那好,我这就回去禀告师父,请宗主容我先告退。”

  张博眼见磨剑峰主也表示赞同,知道飞羽大赛重开的几率几乎是百分之百,所以不再多说,而是打算赶回去向师尊面禀。

  另一边,青鸾镇。

  连飞羽大赛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方笑武,正躺在羽字六号房里的一张床上,呼呼大睡。

  忽地,有人出现在床前,分明就是瞬移**。

  只见他挥手一挥,然后伸手拍了拍方笑武的脸庞。

  “谁?”方笑武霍然惊醒,一副想要动武的架势。

  “别乱吼乱叫,当心招来疯狗。”那人笑道,正是令狐十八。

  “原来是你,你怎么来了?你怎么进来的?小偷啊你。”方笑武道。

  “义弟,你快跑吧。”

  “跑?我为什么要跑?”

  “你现在不跑,以后就没机会了。”

  “你到底在说什么?咦,乌老大他们三个怎么还不醒?”方笑武放眼望去,另外三张床上的乌大冲、何斌、孟飞,全都睡得死死,毫无动静。

  “别叫他们啦,他们早已被我用封脉冻穴的手法弄昏。我问你,你今天是不是被人跟踪?”

  “是啊,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不知道?跟踪你的人就是被我一拳头打昏的,别说你不知道是谁派人跟踪你。”

  “我当然知道,除了袁青枫之外,应该不会再有别人。”

  “错了,不是袁青枫,是磨剑峰主,他怕你跑了,所以叫人盯着你。”

  “他为什么怕我跑?”

  “你这小子有时候聪明过头,有时候又傻不拉唧,你以为你们上次擅闯禁地的事已经结束了吗?我告诉你吧,这才刚刚开始,你不想活受罪的话,就赶紧跑吧,义兄会罩着你。”

  “切,难道我不跑你就不罩着我么?”

  “你知道个屁。我问你,你知道什么是飞羽大赛吗?”

  “不知道。”

  “哟哟哟,既然不知道,你还想逞英雄?听我的话,赶紧跑吧。”

  方笑武虽然不知道什么是飞羽大赛,但他从令狐十八的语气之中,已经听出了这件事的重大,同时也能感觉到上次的事并非已经过去了,而是宛如暴风雨前的平静,一旦暴风雨来临,一不小心,势必船毁人亡。

  “难道宗主会重罚我们?”

  “岂止是重罚,简直就是把你们推入水深火热之中。”

  “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我知道他是想借飞羽大赛想锻炼你们,但短短几个月之后,你们几个又怎么能是其他人的对手?到时候不但要被人打得半死,而且还会逐出师门,倒不如现在一跑了之,胡满天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绝不会派人把你们抓回来。”

  闻言,方笑武不禁有些懵了,道:“你到底在说什么啊,什么飞羽大赛?”

  “你连飞羽大赛都不知道,你还算飞羽宗的弟子吗?”一个声音突然从隔壁传来,正是白婵,可见她一直在听着,直到这时候才忍不住开口。

  “卧槽,这小娘们居然在偷听。”方笑武心想。

  “丫头,你说他该不该跑?”

  “该。”

  “听到了吧?连白丫头都叫你跑,你要不跑,你就是大傻瓜。”

  “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要好了?”方笑武哭笑不得。

  只听白婵的声音从隔壁传来道:“方笑武,我们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你别犯糊涂。”

  方笑武道:“什么叫犯糊涂?”

  白婵道:“继续留在飞羽宗过苦日子。”

  方笑武不以为然道:“难道我去了外面就能过好日子吗?”

  “至少比待在飞羽宗强。”

  “那是你的看法,我不这么认为。”

  “真是一个呆子。”

  方笑武不理会白婵的挖苦,对令狐十八道:“什么叫飞羽大赛?”

  令狐十八道:“这个大赛是飞羽宗百年以前用来挑选精英弟子的一个途径,凡是通过比赛的弟子,最后都能破格成为精英弟子,要是拿到了飞羽箭,更是可以学飞羽宗的高深武技,不过,别说是拿到飞羽箭的人,就算是那些通过比赛的弟子,也要经历一番前所未有的厮杀,虽然不至于死掉,但最惨的可以让你好几年下不了床,只能在床上待着。”

  “这么残酷?”

  “你以为呢?其实,比起外面的风雨来,这个大赛还有所保留,至少不会死人。百年之前,此大赛造就了不少精英弟子,而现在,飞羽宗的弟子没有经历血一般的锻炼,比百年前的弟子差多了,虽然偶有几个资质好的,但也没法提升整体实力。”

  “听你这么一说,我突然有些心动了,这不是最好的锻炼机会吗?”

  “你想锻炼是不是?我可以让你锻炼,比这惨多了,但至少可以保住你的性命。”

  “你这老家伙说话怎么颠三倒四的?你刚才不是说飞羽大赛不能杀人么?”

  闻言,令狐十八气得吹了吹下巴的九根白须,叫道:“你是装傻还是真傻,袁青枫会放过你?对他来说,这正好是杀你的机会,杀了你之后,他推说失手,再怎么处罚他,也不可能将他逐出飞羽宗,也就是面壁思过之类。”

  “那我要是杀了他呢。”

  “你杀了他?你杀得了他?”

  “怎么不能?”

  “你小子真是癞蛤蟆打呵欠,好大的口气,你要是能杀他,你就是第二个神无名。”

  “神无名?谁是神无名?”

  “神无名是飞羽宗的一名内门弟子,不过那已经是一百多年前的事了。一百多年前,神无名与四名飞羽宗内门弟子组成一个团队,一起参加飞羽大赛。结果,他们四个一路过关,上千内门弟子被他们打得稀里哗啦,而就在他们将要拿到飞羽箭的时候,中途跑出一个亲传弟子,将神无名的四个同伴打得半死,神无名一怒之下,将那个亲传弟子杀了,后来又被逼得发狂,杀了几十个早已出师的内门弟子,最后被当时的宗主,也就是胡满天的师祖,一掌打得半死,逃之夭夭。”

  “既然神无名已经被打得半死,又怎么还能逃之夭夭?”

  “那是因为……”白婵突然道,但后面没说下去。

  “因为什么?”

  “你想知道的话,你就跟我离开这里。”白婵又开始****方笑武。

  “你这丫头也真是的,居然拿这种事来要挟我,算了,我不听也罢。”

  “你听了这么多,现在还想继续留在飞羽宗吗?”令狐十八问。

  “虽然我很想借这个机会锻炼我一下,但我又不是真的笨蛋。我之前说那么多,无非是想套套你们的话,我现在套到了不少,也算是达到目的了。嘿嘿,事不迟疑,说走就走,谁不走谁他妈的就是大笨蛋。你快弄醒乌老大他们。”

  方笑武从床上一跃而起,满脸兴奋。

  与此同时,一座不知名的大山内,一个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但已经是满头白发,衣衫褴褛的男子,从一个洞府内缓缓走出。

  只见他双手背在身后,望着天空中的月儿,眸内闪出一道精光,声音低沉的道:“飞羽宗,一百多年了,当我重返之时,就是你灭亡之日!”

  双臂张开,身上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息,竟是开始吸收天地之间的灵气。

  就连几十里,上百里外的灵气,也被他的气息带动,朝他所在的山洞飞奔而去。

  一个时辰后,他的两个鼻孔之中,缓缓吐出一些黑色的气息。

  这些黑色气息是经过炼化灵气之后产生的废气,对人不但无益,甚至还有害,必需排出体外。

  黑气越来越多,但又被白发男子施展玄功,在身前形成一个巨大黑球。

  轰!

  当黑气的直径差不多有三米长的时候,突然被白发男子催动,将一座千米高的山峰震得粉碎,从这片大山里永久消失。

  “哼,梅三弄,半年之后,我定要将你和飞羽宗一起血洗,报我当年所受之辱。没有人可以阻挡你的神魂俱灭,也没有人可以阻挡飞羽宗从元武大陆消失,唯一能改变这一切的只有我自己,我让你们生,你们就生,我让你们死,你们就死。”

  白发男子说完,禁不住仰天长啸一声,气势勃发,长发无风自动,看上去威风凛凛,宛如神君降临,不可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