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59章 袭胸
  (全文阅读)

  山谷深处,澳门赌博网站:有一个方圆百米大小的阵法,阵内有一只长着三只眼睛,全身一片紫色的野狼,也就是方雪眉所说的三眼紫狼。

  此刻,这只三眼紫狼双目发出紫光,怒视着阵外一人,身上源源不断发出紫色气体。

  那道紫雾就是这些气体形成的。

  然而,三眼紫狼被困在阵内多年,那道紫雾再怎么诡异,也没办法冲出阵法的力量范围内,只能在一百多米高的地方徘徊。

  距离阵法十多米外,韩素儿双手倒背,脸上杀气腾腾,只差没有动手。

  几十米外,则立着一块石碑,十分高大,上面写了三个大字,正是“囚狼谷”。

  底下还写了一段话,则是警告飞羽宗弟子不得越过石碑,否则就要处以重罚。

  片刻,方笑武、唐傲、燕东三人赶到这边,本来想冲到韩素儿身边,但一看到那块石碑以后,全都刹住身形。

  “原来这个山谷名叫囚狼谷,我还以为它没有名字呢。”方笑武说道。

  “韩素儿,你快回来,你没看到石碑上的警告吗?”燕东扬声喊道。

  唐傲没说话,也没多看石碑一眼,只是望着阵内的那只三眼紫狼。

  须臾,他面色一变,低声道:“这只三眼紫狼好像属于地级怪兽。”

  “地级怪兽!”方笑武和燕东都是吃了一惊。

  据他们所知,地级怪兽十分强大,就算是武神,也没办法对付,一旦遇上,也只能望风而避。

  “这家伙与飞惊鲛比起来谁更强大?”方笑武问道。

  “当然是它。”唐傲道。

  “韩素儿,你没听到吗?”方笑武大声道:“那是一只地级怪兽,你别招惹它,要是让它从阵内冲出来,你就完蛋了。”

  “哼,它被困在阵内至少也有百年,难道我还会怕它吃了我吗?”韩素儿冷冷道。

  方笑武见她不听,拿她也没有办法,仔细观察一阵,发现三眼紫狼确实出不了阵法之中,便打算转身回去。

  蓦然,那只三眼紫狼张口一吐,一道紫光从嘴里飞出,像是紫狼的内丹,姑且叫做兽丹,轰一声,险些撞破了阵法。

  但是,阵法之外却是涌出一股骇人的力量,砰一声,将韩素儿打得步履踉跄,向后连退了十多步,几乎倒了下去,但她硬是没有吭出一声,显得十分倔强。

  这一瞬间,方笑武、唐傲、燕东全都飞奔而出,赶到韩素儿边上,早已将石碑上的警告抛之脑后。

  “韩素儿,你怎么样?”

  方笑武伸手要去扶韩素儿一把,以免她真的倒下。

  “走开,别碰我。”

  韩素儿娇叱一声,将手一挥,想打开方笑武的手。

  但她的这个动作太大,加上受了内伤,突然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娇躯摇摇晃晃,最后还是倒在了方笑武的臂弯里。

  “臭丫头,你以为我真的想救你啊,要不是看在我们是同门的份上,又被其他人叫做彪悍五人组,我才不会关心你的死活。”

  方笑武心里想着,将韩素儿轻轻放在地上,左手一翻,落在了韩素儿的胸口上,要为韩素儿运功疗伤。

  本来他忙着救人,心无杂念,摸上去的时候毫无感觉,但俗话说男女有别,况且他的手正好放在女儿家最紧要的部位,韩素儿的意识虽然昏昏沉沉,但突然感觉到自己胸口被一只手压着,又羞又急,双眸猛然一睁,叫道:“你……该死!”

  “该死的是你,明明已经警告过你,居然不听警告,活该!”

  方笑武冷冷骂了一句,手上却是不敢耽误,发出一股温和力道,为韩素儿推脉活血,以免她内伤太重,支撑不了多久。

  此时,唐傲、燕东一左一右站在方笑武身前,暗中运功,面向阵内的三眼紫狼,以防它突然袭击。

  那只三眼紫狼运用兽丹的力量冲击阵法,使得阵法产生一股巨大的反震力,将之前竟敢小看它的韩素儿打伤后,早已把兽丹收回体内,目带不屑之色,像是在嘲讽这些人不自量力,又像是在宣示自己的强大力量。

  它虽然被困住了,但它还是一只地级怪兽,没人可以轻视它,谁轻视它,谁就得死。

  一盏茶时间后,忽见几条人影如飞而至,落在场外。

  为首之人是一位长袍老者,面相冷酷,一看就知道不是等闲之辈。

  “你们几个眼睛瞎了,没有看到警示碑吗?快跟本护法滚出来!”长袍老者厉声喝道。

  唐傲毫不理会,燕东却是回头看了一眼。

  “呼~”

  方笑武松了一口气,感觉韩素儿伤势已经开始好转以后,将手从韩素儿的胸上拿开。

  然而,他一拿开之后,猛然想到自己的手刚才一直放在这个美女的胸上,竟然没有去感觉一下它的大小,不是很可惜吗?

  正打算再试一次的时候,却发现有人正冷冷的盯着自己,抬头一看,见是一个长袍老者,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你笑什么?快滚出来!”那长袍老者咆哮一声,声色俱厉。

  “这老东西是什么人,大呼小叫的。”方笑武心想。

  “这里属于禁地,连本护法都不敢擅自进入,你们几个好大的胆子,竟敢闯入。你们几个再不出来,休怪本护法对你们不客气。”长袍老者右手一举,似欲动手。

  “曲剑护法,先别动手。”一个清越的声音传来。

  陡见一条人影飘身而至,身法高超,虽未达到入化境界,但也属于出神巅峰,显然是一个出神境巅峰的高手。

  “拜见张副宗主。”长袍老者身后几个飞羽宗高手道。

  长袍老者则是微微一躬身,叫道:“张副宗主。”

  来人是一个看上去只有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名叫张博,乃是飞羽宗的一位副宗主,也是六个副宗主里面最年轻的,今年才四十七岁。

  张博扫了一眼场内,面上闪过一丝讶异,道:“你们几个还不赶快出来?”

  很快,方笑武抱起昏睡中的韩素儿,与唐傲、燕东一起走了出来。

  张博从方笑武手中接过韩素儿,对三个少年道:“你们三个还不快走?难道真要留在这里吗?”

  方笑武虽然不认识这个张副宗主,但他听得出这个张副宗主是在帮他们,正要和唐傲、燕东离去,忽听曲剑峰主冷冷的道:“你们三个叫什么名字?”

  三个少年都不是笨蛋,谁也没有开口。

  曲剑峰主一脸阴沉沉的道:“哼,你们三个小子以为不说难道本护法就查不出来吗?你们现在不说,那就是罪加一等!”

  张博看到这里,轻叹一声,劝道:“曲剑峰主,他们几个也是年幼无知,属于初犯,你这次就放过他们吧。”

  曲剑峰主正色道:“这怎么行?张副宗主,请恕我冒昧,这囚狼谷原本就是令师划下来的,除了他老人家和宗主以外,谁也不能擅自踏入。我身为曲剑峰的峰主,而曲剑峰距离这边最近,我有职责问清这三个弟子的身份,以便禀告宗主。我要是连他们三个的姓名都不知道,万一宗主怪罪下来,我担当不起。”

  张博皱眉想了想,道:“你放心,这件事我会向宗主禀明,宗主真要责怪的话,我一力承担,绝不会连累你。”

  闻言,曲剑峰主也不敢再继续说下去。

  只听张博喊道:“你们三个还不快走?”

  方笑武、唐傲、燕东一听,知道不能再待下去,赶紧抽身走人。

  回到前面以后,三人兴致早都没了。

  尤其是方笑武,本来还想好好过一过十六岁生日呢,结果却被韩素儿搅得一塌糊涂,说不定还有后患。

  方笑西本来要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事,但看到他们三个一脸晦气,也不敢多问。

  匆匆收拾了一下,他们就要离开。

  却见方雪眉从锦囊里掏出了一块宝玉,递给方笑武道:“大哥哥,这块宝玉握在手里以后,可以在一个时辰内发出五百万元力,你拿去吧。”

  方笑武伸手接过宝玉,也没怎么仔细瞧,随手揣进怀里,问道:“小不点,你不和我们一起走吗?”

  方雪眉道:“不了,我还要到山谷里面和师兄说说话。”

  “师兄?”

  方笑武心里一动,暗道:“难道那个张副宗主就是她的师兄?这么说来,曲剑护法说的那个老人家,应该就是飞羽宗的第一人。”

  ……

  三月十九,也就是方笑武生日后的第四天。

  可怜的方笑武在等了几天,没有听到任何不利消息传来之后,以为张博已经帮他们三个少年搞定了闯入“囚狼谷”禁地的事,决定出外散散心,顺便把乌大冲三人的事解决。

  一出青鸾山,他就感觉到身后有人跟踪,开始还以为是错觉。

  去了十多里后,那种被人跟踪的感觉又重新涌上心头,正打算转身仔细瞅一瞅,被跟踪的感觉又没有了。

  他站在原地想了想,把这个归结为这几天没有睡好。

  他是一个吃货,而吃货通常又都是一个比较乐观的人,耸耸肩,什么都不在想,展开身法,往青鸾镇赶去。

  一到青鸾镇,方笑武便去了客栈,把乌大冲、何斌、孟飞叫到镇外,确定四周没人之后,就把宝玉拿出来,要他们如何如何做。

  不多时,四人回转青鸾镇,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进入客栈,方笑武让何斌去隔壁把白婵叫来,说有重大的事要跟她说。

  白婵来了以后,满脸狐疑,问道:“方笑武,难道你在飞羽宗呆不下去,要跟我一起离开这里?”

  “谁说我要跟你一起离开这里?好像我们要私奔似的。”方笑武道。

  闻言,乌大冲、何斌、孟飞险些失声大笑,只是强自忍着,没敢发笑。

  白婵也觉得自己的说辞有问题,不能怪方笑武占自己的便宜,遂道:“那你把我叫来有什么事?”

  “我想让他们三个试一试那只白玉蟾蜍。”

  “方笑武,你不会烧坏脑袋了吧?我几乎每天都能看到他们,他们这段时间有多少进步,难道我还不清楚?你让他们……”

  “这个你别管,反正我有办法让他们过关就是了。”

  “那好,试就试吧。”

  白婵当然不相信乌大冲三人有本事让白玉蟾蜍发出红光,将白玉蟾蜍拿出来,随手放在桌上,走到一旁站着。

  方笑武一努嘴,乌大冲第一个上去。

  只见他将手放在白玉蟾蜍上,暗中运功,只是过了小会,就让白玉蟾蜍发出了红光。

  白婵看到这一幕,不觉呆住了。

  接下来是何斌,最后是孟飞,两个最终都让白玉蟾蜍发出红光,算是全部关头。

  “白掌门,说话可要算话,他们三个已经做到了你提出的条件,从今以后,他们三个就是你们鬼谷派的弟子。”

  “方笑武,你是用什么办法让他们做到这一点的?”白婵回过神来,诧声问答。

  “不告诉你,反正他们已经做到了。”方笑武一脸诡笑。

  白婵见他不说,也是无奈,心中暗暗想道:“说过的话就像是泼出去的水,想收也收不回来,我好歹也是一派掌门,不能自打嘴巴。不过,就算乌大冲他们三个进了我鬼谷派,我也有办法逼得他们自动退出去。”

  这么一想,走过去拿起白玉蟾蜍,收入无极乾坤袋。

  随后,她掏出了鬼谷派的掌门信物,高高举起,娇声喝道:“乌大冲、何斌、孟飞,你们三个快跪下来。”

  “弟子遵命。”

  乌大冲、何斌、孟飞急忙跪在地上,不再自称我,而是称作弟子。

  “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是我鬼谷派的弟子,我鬼谷派规矩很多,一时之间,本掌门也没办法跟你们说清楚,你们先暂时列入门墙内,等本掌门以后在慢慢的告诉你们。”

  “好的,掌门。”

  乌大冲、何斌、孟飞说完,“咚咚咚”磕了三个头,就当作是给鬼谷派的掌门信物磕的。

  真要叫他们三个几十岁老家伙给一个十多岁的小姑娘磕头,他们还当真觉得丢不起这个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