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54章 宗主之威
  (全文阅读)

  “花花夫人,澳门赌博网站:你不是住在万果岛吗,怎么会现身此地?”郭一峰的声音从十里外传来,带着一种询问、攀谈。

  “这不关你的事。”花花夫人长袖一挥,道:“郭一峰,你剑啸门只不过是登州的二流门派,竟敢找上飞羽宗,难道是以为飞羽宗没人了么?”

  “花花夫人,你这话说得太严重了,郭某这次到飞羽宗来,只想问清楚一件事。”

  “哪件事?”

  “本门有一弟子,名叫包胆天,失踪多日,郭某想问问方笑武,他究竟把包胆天怎么样了?”

  “哼,那本夫人代方笑武告诉你,就算方笑武杀了那个包胆天,那又怎样?”

  这话说得足够强硬,即便是胡满天自己,也不敢轻易说出这样的话来。

  要知道这种话一旦说出口,一个不好,随时会爆发两派之间的斗争。

  飞羽宗的实力尽管在剑啸门之上,但剑啸门不是省油的灯。

  所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有道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稍微有些头脑的人,都不会犯下这种低级错误。

  然而,花花夫人够资格说这种话,也不怕说了之后会给自己招来麻烦。

  别的先不说,光是万果岛岛主夫人的这个头衔,就足以震撼许多门派。

  剑啸门说到底也只是一个二流宗门,根本就不敢与花花夫人做对,更不要说为敌了。

  “花花夫人,郭某知道令夫是大名鼎鼎的百里长空,所以郭某不与你计较,郭某现在要找的人是方笑武,你真的要保他么?”

  不等花花夫人开口,方笑武已经站了出来,暗中运气,将声音远远推送出去:“我是方笑武,我为自己说话。郭一峰,你不是很想知道包胆天怎么样了吗?我实话告诉你,他已经被我杀了。”

  他之所以将凶手之名揽到自己头上,那是因为他就算不这么做,他与剑啸门的过节也早已结下,倒不如把所有事情说成是自己干的,落得个敢作敢当的名声。

  “好,方笑武,有你这句话,本门主就放心了。不过,你敢杀我剑啸门的弟子,总有一日,你也会死在我剑啸门的人手上。胡宗主,郭某听闻贵宗有一超级绝学,名叫‘飞羽登天’,今日倒想见识一下,请赐教。”

  话音落下之后,没有剑光发出,也没有任何强大的力量冲天而起,而是一条人影从十里外以不快不慢的速度向这边飞了过来。

  郭一峰的身材并不高,也就中等个子,看年纪,绝对不会超过六十岁,最引人注目的是,他长了一个鹰钩鼻子,看上去更具有一种霸气。

  他身上隐隐透出一股高高在上的气势,修为稍微低一些的人看到他,均会被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这股威风震慑,而这正是一门之主的威势,属于后天养成。

  方笑武遥遥看见郭一峰向这边飞来,心头不觉一凛,暗道:“这就是出神境巅峰的霸气吗?”

  相比之下,胡满天显得平静多了,也更像一个接地气的人。

  只见他袍袖向后轻轻一甩,大步向前走去,每一步下去,宛如踩在棉花糖上,充满了空灵。

  片刻之间,他步幅奇大,虽不是地仙,但已经开始具备了地仙的气质,仅仅只用了三十步,人已经向前去了一里。

  “好一招步步若仙,不过胡宗主,郭某要讨教的是飞羽登天,而不是此等中乘之术,你不发功,郭某便只好得罪了。”

  此时的郭一峰,已经向这边飞出了五里,忽见他右手朝天一举,掌心向上,一道剑光从掌心吐出,高达一米的时候猛然炸开,宛如爆米花,五颜六色,缤纷乱舞,剑气撕裂空气,发作嘶嘶利啸,看上去令人惊心动魄,莫敢与敌。

  “五气聚顶**!”站在方笑武身边的忘剑峰主微微色变。

  “什么是五气聚顶**?”方笑武问。

  “这是剑啸门最顶尖的功法,属于地级,而且还是地级功法里面的中乘,没有地品之资,绝难修炼成功。此功法一旦修炼有成,便可以在体内形成五道元气,凝气为实,释放体外,形同地级兵器。如果将此功法运用在兵器上,哪怕是地级兵器,也能增加一半力量,威势加剧。”忘剑锋主道。

  “这么厉害!”方笑武暗暗乍舌。

  蓦然,行走在地面的胡满天以一飞冲天之势上到半空,手臂向后一探,明明背上没有剑,但就在这一瞬间,他的背上突然幻化出一道宝剑,尔后化作一道惊鸿劈出。

  剑光挥洒之间,宛如千片飞羽浮空,每一片飞羽都带着剑气,而这一招正是飞羽宗“千羽剑法”中的极强一击。

  砰!

  宝剑隐藏的元力高达四亿,一击之下,险些将郭一峰的“五气聚顶**”震破。

  仅仅是一眨眼的工夫,宝剑又飞回落在胡满天手中,全身发出一道不太强烈的白芒,但它的级别却是一件地级兵器,且还是上乘,乃飞羽宗的镇山之宝——白羽剑。

  “郭门主,我飞羽宗最出名的虽然是身法,但要说到剑法,恐怕未必就会比你剑啸门的差,你想要领教我的飞羽登天,还是回去再修炼几年吧。”

  本来胡满天不是那种特别霸气的人,但他说这话的时候,无论是语气还是身上的气势,无不充满了一方霸主的气概,好像在说:郭一峰,你想跟我斗,还差一大截,回去再好好修炼吧,否则,你今天必将输得很惨。

  郭一峰若是南宫左那样的人,此时应该气得展开绝学,说什么都要和胡满天力斗到底,但郭一峰不是,他心里虽然震怒,但他身为一门之主,岂会咆哮失态?

  因而,他淡淡一笑,说道:“胡宗主果然不愧是入化境的一派宗师,郭某佩服,来日方长,最多十年,郭某必定再次拜访贵宗,领教胡宗主高招。”话罢,身形一晃,已然远去。

  目送郭一峰走后,胡满天身躯一转,施展一羽惊鸿之术,转眼回到原位。

  南宫左眼见郭一峰就这么认输了,不敢久留,转身带着一帮手下就要离去。

  “等等。”胡满天喊道。

  “胡宗主,你还有什么话说?”

  “南宫左,你就想这么一走了之吗?”

  “难道你想……”南宫左面色一变,隐隐动怒。

  “你自己看着办吧。”胡满天淡淡的道。

  南宫左想了想,知道不是胡满天的对手,遂一咬牙,喀嚓一声,竟是硬生生折断了自己的一根手指,丢在地上。

  然后,他颇为怨恨的瞪了一眼方笑武,带着一班手下急跃而去。

  剑啸门的人走后,方笑武急忙问胡满天道:“宗主,弟子的三个亲随是您叫人救的吗?”

  胡满天摇摇头,道:“不是,这件事你应该去问你的义兄,我想出手之人应该就是他。”

  不等方笑武开口,他便对王西贝道:“你以后叫王西贝还是叫方笑西?”

  “方笑西。”王西贝斩钉截铁道。

  “好,那你跟本宗主来,本宗主带你去一个地方。”

  胡满天说完,就像来时那样抓住方笑西的手,带着方笑西飘然而去。

  方笑武目送两人远去,暗暗觉得好笑,心想:“没想到我当初只是随便给王西贝取的一个名字,现在却是成了她以后将会一直要用的姓名,莫非我真要收这个妹子不成?”

  回到镇里,方笑武本来打算先和忘剑峰主去一趟迎宾馆,但没等他转朝迎宾馆的方位走去,只见一个伙计跑得满脸通红的赶来,喘着粗气说道:“方……方少爷……你……你的朋……朋友……就……就在……本……”

  方笑武认得这个伙计正是那家客栈的一员,心里一动,也不等对方把话说完,急忙对忘剑峰主道:“护法,弟子先走一步,改天有空,弟子定要请护您喝一杯。”

  忘剑峰主笑道:“方笑武,你快去吧,令狐十八说不定就在客栈里等着你,别错过了。”

  话音一落,方笑武已经跑了出去,转眼就跑得无影无踪。

  “这小子。”忘剑峰主摇摇头,一脸无奈。

  青鸾镇的那家客栈里面,大堂中,一个老头独占一桌,正在大口大口的吃喝,边上恭恭敬敬的站着三个人,依次是乌大冲、何斌、孟飞。

  突然间,“呼”一声,有人从客栈外飞也似的冲了进来,大声道:“令狐十八,是不是你……”

  进来的人正是方笑武,他一眼就看到了乌大冲三人,后面的话化作一声哈哈大笑,说道:“妈的,果然是你干的好事。”

  乌大冲、何斌、孟飞急忙跑了过去,脸上都带着关心之色。直到确定方笑武没事后,他们的脸上才露出轻松的笑容,好像有事的不是他们,而是方笑武似的。

  “义弟,快过来和我喝两杯,几天没喝酒,我的酒肠子都快要愁死了。”令狐十八拍着桌子喊道。

  方笑武正要过去与令狐十八喝酒,角落里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方笑武,你别喝他的酒,担心他在酒里给你下毒。”

  方笑武扭头一看,见说话的人正是白婵,不觉微微一笑,说道:“白姑娘,原来你也在这里啊,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

  “方笑武,你想不想知道当初是谁把你推出去的?”白婵先是瞄了一眼令狐十八,然后把目光转向方笑武,问道。

  方笑武把她的小动作看在眼里,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奇异的想法,暗道:“莫非那天搞鬼的人就是令狐十八这个老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