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52章 剑仙令
  (全文阅读)

  “牛老,乌大冲他们三个人是弟子的随从,弟子不能见死不救,弟子必须出去见他们。”方笑武一脸坚毅的道。

  “糊涂,你就这么出去,不等于是送死?”牛夯道。

  闻言,方笑武不觉有些迟疑。

  但最后,他还是决定要出去看看,他要是躲着不出去,不但会被剑啸门的人小视,而且今后还会被同门鄙视他贪生怕死。

  “方笑武,就让本护法和你一起到镇外看看吧。”说话间,忘剑峰主追到方笑武身边,并且超出半个身位,与方笑武一块儿出了迎宾馆。

  青鸾镇外,三里远的一片雪地上,一前两后站着三个人,前面那人正是南宫左,后面两位则是剑啸门的高手,修为均是登峰境后期。

  此时,方笑武与忘剑峰主一块儿从青鸾镇里出来,走进南宫左三人后,忘剑峰主沉声道:“南宫左,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去而复返,难道不把我飞羽宗放在眼里吗?”

  南宫左眼见方笑武不是一个人出来,而是有忘剑峰主随同,立刻猜到忘剑峰主的用意。

  他淡淡一笑,说道:“忘剑峰主,之前你我对了一掌,双方旗鼓相当,你现在与方笑武一起出来,难道是想保他?”

  闻言,方笑武心想:“原来那声巨响是忘剑峰主与南宫左对掌时候发出来的,看来他们两个已经斗过了。”

  忘剑峰主道:“南宫左,你真以为你是我的对手吗?因为你远来是客,又是郭一峰的同门师弟,我才暗中想让,给你面子。真要打起来,百招之内,你必败无疑。”

  南宫左是何等身份,第一次被人如此小瞧,怎么能不动怒?

  但他来的时候已经得到三长老叮嘱,叫他千万不要意气用事,所以他只能强压怒火,冷冷地道:“忘剑峰主,这里是你们飞羽宗的地盘,我当然不敢乱来,我现在找的人是方笑武,而不是你,你最好是别多管闲事。”

  “多管闲事?”忘剑锋嘲笑道:“南宫左,你难道还不知道方笑武已经是我们飞羽宗的外门弟子吗?你找他的麻烦,岂不等于是和我们飞羽宗过不去?”

  “就算他是你们飞羽宗的外门弟子,也不能得到豁免,敢和我们剑啸门为敌的人,我们剑啸门从来不会放过。”说到这里,南宫左目光冷冷的望着方笑武,阴沉沉道:“方笑武,没人可以保得住你,唯一能保得住你的人就是你自己,老夫问你,包胆天是生是死,他被你弄到哪里去了?”

  “乌大冲他们三个人呢?”方笑武一点也不笨,没有看到乌大冲、何斌、孟飞三个人的踪影,他什么都不会说。

  “你放心,老夫不会杀他们,只是把他们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派人看守,只要你老老实实的交代清楚,老夫随时放了他们。”

  “南宫左,你真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吗?我见不到乌大冲他们三个,有关包胆天的事,我一句都不会透露,你看着办吧。”

  “好小子,竟敢威胁老夫!”

  南宫左气得面色铁青,但他没有办法对付方笑武,因为忘剑峰主就站在方笑武身边,他一旦动手,便等于是和忘剑峰主宣战,与整个飞羽宗宣战,他可没有这么大的胆量,冷声道:“你等着,老夫叫人去把乌大冲他们抓来。”

  将手一挥,下令让身后一个高手迅速离开。

  那个高手去后,南宫左眉头突然微微一皱,问道:“方笑武,王西贝呢?”

  “哪个王西贝?”方笑武故作不解道。

  “哼,你少在老夫面前装傻,你知道老夫说的是谁。你简直就是胆大包天,竟敢拐带本派弟子,这种事放在任何宗派身上,都是一件奇耻大辱,忘剑峰主,你说是不是?”南宫左道。

  忘剑峰主听了,不由一怔。

  却听方笑武冷笑道:“南宫左,说话要讲证据,我什么时候拐带过你们剑啸门的弟子?”

  南宫左道:“你还敢狡辩,你是武阳城方家的家主,难道就不知道王西贝早已是我剑啸门的弟子?”

  方笑武大笑一声,骂道:“放你妈的狗屁!不错,王西贝是和我在一起,但我没有拐带她。腿是她的,她想去哪就去哪,还轮不到别人来多嘴,就算是她的父亲,也不可能关她一辈子。亏你还是剑啸门的高手,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你!”

  南宫左气得满脸通红,恼羞成怒之下,本来想对方笑武暗中下毒手,但他忌惮忘剑峰主就站在边上,澳门赌博网站:便强逼自己一定要忍住。

  小不忍则乱大谋,飞羽宗何尝不是在找机会大打出手,他要是一时没能忍住,他今天就别想离开这里了。

  忘剑峰主眼见南宫左身为一个出神境的高手,却被方笑武骂得还不了嘴,心里暗暗发笑,越发认为方笑武是一个人才,就算他的师兄胡满天最终为避免两派大战,选择退让一步,把方笑武交出去,他也要力保方笑武,不会让方笑武吃亏。

  不多一会,只见十几个剑啸门的高手向这边飞奔过来,内中一人正是刚才被南宫左叫走的那位。

  他们全都一脸慌张,像是被什么东西吓住了,赶到近前后,一人道:“左巡察,不好了,乌大冲他们三个被人救走了。”

  “一群废物!”南宫左怒斥一声,旋即问道:“是谁干的?”

  “不知道。”

  “不知道?”南宫左原本以为是飞羽宗干的好事,但听那人的口气好像不是,不由纳闷,又问:“你们这么多人连三个人都看不住吗?”

  “左巡察,你有所不知,救走乌大冲他们三个的一定是出神境高手,我们连他是男是女都没有看清,就被他打昏了,等醒来的时候,乌大冲三人已经不见了。”

  那人口中说着,心里想到他们十几个人本是围着乌大冲、何斌、孟飞看守,却突然被人打昏在地,对方倘若是他们的敌人,他们还有命吗,禁不住出了一身冷汗。

  南宫左瞟了一眼忘剑峰主,本来想从后者的脸上看出一些端倪,但忘剑峰主一脸带笑,不露丝毫破绽,他也看不出什么来。

  “邪门,到底是不是飞羽宗搞的鬼?”他心里想。

  此时,方笑武在得知乌大冲三人已经被人救走以后,心里悬着的一块大石终于放下,讥笑道:“南宫左,你现在还有什么可说的?”

  南宫左原本是想用乌大冲三人来威胁方笑武,但现在,他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他阴森森一笑,道:“方笑武,你先别得意,老夫有的是办法对付你。忘剑峰主,去把你们飞羽宗的宗主叫来,我有话要对他说。”

  “南宫左,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师兄是你想见你就能见的?”

  “我要说的事关系重大,除了胡满天之外,没人可以承担。”

  “是吗?”

  忘剑峰主一脸不相信,站在原地不动。

  南宫左大怒,但忍了忍,最后不得不从怀中掏出一面令牌,正是剑啸门最高掌符,见令如见门主的剑仙令。

  噗通一声,那些剑啸门的高手全都跪了下去,均是把头压得低低的,不敢抬头多看一眼。

  “剑仙令!”忘剑峰主微微吃了一惊。

  据他所知,早在五百多年前,剑啸门出了一位天才门主,不到五十岁就成了一位武仙,意气风发之下,便让工匠打造了一块随身令牌,晓谕门中所有弟子,见令如见人,后来这块令牌就被剑啸门称之为剑仙令,具有无上权威。

  通常情况下,剑仙令乃门主随身之物,除非是遇到重大的事,才会交给别人拿去他用,而现在,南宫左居然得到了这块剑仙令,说明他这次到飞羽宗来,绝不是单纯的要找方笑武那么简单,难道方笑武真的与剑啸门结下了天大的过节?

  方笑武不知道什么是剑仙令,讥笑道:“不就是一块破铜烂铁么?有什么好炫耀的。”

  “找死!”

  南宫左怒吼一声,手掌一翻,掌心隐隐透出一道剑光。

  “南宫左,你要是敢动手,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忘剑峰主虽然觉得这件事颇为严重,但他绝不会让南宫左对方笑武下杀手,一晃之下,已经站到了方笑武身前。

  差不多就在同时,那十几个跪在地上的剑啸门高手陡然站起,一脸杀气,暗中运功,蓄势待发。

  他们的修为虽然远不如忘剑峰主,最高的也就是造极境前期,与忘剑峰主差了整整一个大境界,但只要忘剑峰主敢对持有剑仙令的人无礼,他们就算战死,也要维护门主令牌的权威。

  “师弟,来者是客,你怎么惹客人生气了?”

  话音一落,忽见两条人影飘然而至,一人正是飞羽宗的宗主胡满天,另外一人谁也料想不到,竟然就是王西贝。

  “师兄。”忘剑峰主躬身行了一礼。

  方笑武本来要给胡满天行礼,但胡满天用眼神制止了他,放开牵着王西贝的手,望着南宫左道:“阁下就是剑啸门的左巡察南宫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