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51章 白婵
  (全文阅读)

  “原来变形珠是一件地级法宝,澳门赌博网站:难怪它那么厉害,连我都差点上了你的当,以为你是一个老太婆。”方笑武道。

  “坏小子,你别打岔,我问你,你到底是什么人?”红衣少女柳眉微微竖起。

  本来她第一看到方笑武的时候,对方笑武还有一些好感,否则的话,她当初就不会让方笑武动手试一试。但是,她后来亲眼看到方笑武害得她师父吐血,元气大伤,就觉得方笑武是一个灾星,之后她师父命她一定要找到方笑武,甚至还要让她全力以赴保护方笑武,她就觉得有些委屈。

  她连方笑武是什么人都不知道,却要身负重任,不能让方笑武被剑啸门的人伤害,想一想都觉得不甘心,可她身为鬼谷派的弟子,如今还是鬼谷派的掌门,也绝不会违背师命,任由剑啸门对方笑武不利。

  她之前进入青鸾镇的时候,发现上次与她交过手的那位剑啸门高手南宫左,也带着十几个剑啸门的高手来到了青鸾镇,正在镇东与飞羽宗的人交涉。

  她一听到那声巨响,就知道双方打起来了。

  她不清楚方笑武是飞羽宗的什么弟子,反正她肩负重伤,没有必要的话,凡是有剑啸门弟子出现的地方,她都要避开。她担心剑啸门的人会突然跑到这边来,所以就干脆用了封脉冻穴的奇术制住方笑武,将之扛走,远离青鸾镇。

  方笑武看到红衣少女微微娇嗔的样子,觉得好笑,心想:“你本事再高,也是一个女孩子,哥年纪比你大,吃的盐比你多,你想跟哥斗,最后只能甘拜下风。”

  “我叫方笑武,你呢?”

  “婵儿。”

  “婵儿?你没姓么?”

  “当然有,不过我师父一直叫我婵儿,我又不认识其他人,姓氏有没有都一个样,我本名叫白婵。”

  “白婵?嗯,这名字听上去还不错。”方笑武笑道:“你刚才为什么要扛着我跑?还有,你刚才给我吃了什么?”

  白婵道:“你还不知道吗?剑啸门的人已经找到飞羽宗来了。我虽然不清楚你们与剑啸门之间有什么瓜葛,但我不能让你落在剑啸门的手中。至于那颗红丸,那是我师父亲手炼制的增元丹,可以增加元力,对修为大有益处。”

  “增元丹?”方笑武记下了这个名字,随后说道:“白姑娘,你的意思是说,那声巨响是剑啸门的人发出来的?”

  “你还记得那个南宫左吧?”

  “当然记得。”

  “我怀疑那声巨响是他发出来的。剑啸门的人平日里嚣张跋扈惯了,就算到了飞羽宗的地盘,他们觉得自己是有为而来,认为飞羽宗不会为了你们几个人而导致两派交恶,所以来势汹汹。如果你们真的做下了对剑啸门不利的事,以剑啸门的行事作风,绝不会轻易放过你们,哪怕是与飞羽宗为敌,恐怕也在所不惜。”

  闻言,方笑武暗道:“这丫头的心思倒很缜密,不过她说的话也未免夸大了,剑啸门绝不敢与飞羽宗敌对,也没那个实力,南宫左那厮这次前来飞羽宗,多半是为了探路,顺便抖抖威风,让飞羽宗不敢小瞧他们。”

  “你不相信我的话?”白婵眼见方笑武不出声,颇有些懊恼的问道。

  “相信是相信,不过我更相信剑啸门不敢对付我们。”

  “嗤,你也太小看剑啸门了。”白婵不同意方笑武的看法,接着道:“算啦,反正你是要跟我走的,有我保护你,剑啸门也不能拿你怎样。”

  “我要跟你走?为什么?”

  “等你将来见了我师父,你就知道了。”

  “我要是不跟你走呢?”

  “你要是不跟我走,我就……”

  “啊,我明白了,你师父叫你来保护我,是不是这样?”

  “是又怎么样?”

  “哈哈。”方笑武笑道:“我有些明白了,我说你怎么会突然找到青鸾镇上来,原来你也是有为而来啊。白婵,既然是你师父叫你来保护我的,我想你也不会告诉我原因,但我只要知道你不是我的敌人就行了,后会有期。”

  白婵见方笑武要走,急得一跺脚,骂道:“你这个笨蛋,你真要回去送死?”

  方笑武道:“笨蛋?白姑娘,我跟你走才是笨蛋,飞羽宗好歹也是登州一个赫赫有名的门派,只要宗主不把我交出去,就算是剑啸门的门主郭一峰来了,也拿我没办法。我要是跟你走,今后还不得亡命天涯?”

  说完,他甩开大步,往白婵来时的方向走去。

  白婵追了上去,张开双臂,娇声道:“不许走!”

  “白姑娘,你要搞清楚,你是来保护我的,不是来教训我的,腿长在我身上,我爱去哪就去哪。”方笑武继续向前走去。

  白婵向后退了几步,双眉一扬,娇嗔道:“你再敢靠近,我就制住你。”

  “你不敢。”方笑武脸上笑嘻嘻,一直往前走。

  “蓬”一声,两人撞在了一起。

  白婵虽然不是那种身材丰满的女孩,况且以她的年纪还不能用丰满来形容,但方笑武与她亲密接触以后,还是感觉到了女孩子的不同之处。

  眼见白婵一声尖叫,向边上闪开,宛如受惊的小兔,方笑武暗暗发笑,心道:“小丫头,你虽然长得娇滴滴的,但与真正的女人比起来还有些差距,等你再长个两三岁,到时候我就不会简单的把你当成一个女孩子那么看待了。”

  他昂首阔步,脚下走得飞快,很快在雪地里走了几十米。

  他正要施展飞奔之术返回青鸾镇的时候,忽听轰一声,却是白婵从无极乾坤袋里拿出了之前的那根拐杖,地面打了一个窟窿。

  “方笑武,你要是敢再往前走一步,我就让你脑袋和这雪地一样开花。”

  方笑武回头一瞧,倒是吓了一跳,只不过他不是三岁小孩,不会轻易被白婵吓住,反而笑道:“我练过铁头功,你尽管砸,我这次是真的要走了。”话音一落,他便飞奔出去,头也不回,也不担心白婵会从身后突然给他一拐仗。

  轰轰轰。

  白婵不敢用拐杖去砸方笑武的脑袋,而是用拐杖在雪地上狠狠打了三下,雪花溅的到处都是,周围一片狼藉。

  发泄过以后,她心情稍微好了一些,不慌不忙跟在方笑武身后,心道:“方笑武,你不听我的话,早晚会倒大霉,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躲过这一劫,最好是你被剑啸门的人擒住,然后让我来解救你,你以后在我面前就不敢这般放肆了,还怕你不老老实实么?”

  白婵来的时候只用了十几分钟,而方笑武要赶回青鸾镇,却是整整花了两个小时,幸亏他脚力还不错,否则便是赶上三个小时,也未必能如愿以偿。

  一进入青鸾镇,他便觉得镇上气氛有些异常,连一个行人都看不到。

  他脚下一顿,正在想自己要不要继续往前去,忽见几个飞羽宗的内门弟子从前方拐角处转到了这边来,为首那个正是他认识的朱凯。

  “咦,方师弟,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快跟我走。”

  朱凯带着其他几个内门弟子赶到近前,不容方笑武多问,护在方笑武四周,往镇里急速赶去。

  不多时,他们来到了镇里的迎宾馆,却见这里站了许多内门弟子,少说也有上百个。

  进了迎宾馆,直至馆内一处大厅,只见方笑武第一天来青鸾镇时遇到的那个红袍老者,乃飞羽宗一位精英弟子,修为高达造极境前期,相当于迎宾观的馆主,名叫牛夯,正坐在厅里和一个中年人模样的男子说话。

  “护法、牛老,弟子找到方师弟了。”朱凯说道。

  “方笑武,你没事吧?”牛夯起身问,语气十分温和,感觉不像是对待一个普通外门弟子。

  “弟子没事,有劳牛老关心。”

  “原来你就是传说中的那个方笑武,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长得有模有样,倒也是个英气勃勃的少年郎。”那中年人开口笑道。

  “前辈是……”

  “忘剑峰主。”

  “啊,原来是你老,弟子失礼。”

  方笑武本以为九剑峰的九个峰主除了语剑峰主外,其余全都是老头儿模样,但眼前的这个语剑峰主看上去却连四十都不到,让他颇为意外。

  事实上,这个忘剑峰主来头很大,乃胡满天的同门师弟,看似四十不到,实际上今年已经四十有九,只比胡满天小四岁。

  忘剑峰主道:“方笑武,你们兄妹与剑啸门到底结下了什么过节,竟然使得剑啸门的高手从大老远找到我飞羽宗来。”

  方笑武正要口,忽听一个声音从镇外远远传来,差不多有三里,回荡在青鸾镇上空:“方笑武、王西贝,你们跟我南宫左听着,乌大冲、何斌、孟飞三人已经落到了我们手上,你们不想让他们死的话,就赶快滚出来!”

  闻言,方笑武大吃一惊,将牙一咬,转身向大厅外走去。

  “方笑武,你干什么?”牛夯叫身为迎宾馆馆主,不能让方笑武出去送死,急忙大叫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