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47章 飞羽登天
  (全文阅读)

  “胖子、唐傲,你们有事么?”方笑武一副老大的语气。

  “笑武哥,我没事,只是觉得像是做了一场梦。”燕东道。

  “没事。”唐傲淡淡的道。

  “你们没事就好,我也没事。”方笑武上前一步,朝对面五人一拱手,问道:“不知五位前辈高姓大名?”

  “什么前辈?老夫乃九霄峰峰主,这位是宗主,你们三个傻小子还不快给宗主行礼?”武通吹了吹胡子,一脸没好气说道。

  宗主!

  方笑武、唐傲、燕东都是身躯一震,急忙给胡满天弓身行礼,方笑武心里还不忘想:“原来这个五十来岁的男子就是胡满天,此人果然不愧是一派掌门,即便是九霄峰主与他站在一起,他身上那种宗主气势也不是九霄峰主可以比拟的。”

  “你们三个是?”胡满天温和的问道。

  “弟子名叫方笑武,他叫唐傲,他叫燕东。”方笑武道。

  “原来是你们三个。”胡满天像是听说过他们的名字,澳门赌博网站:笑道。

  “你就是令狐十八的那个义弟?”洗剑峰主则是诧声问道。

  “正是弟子。”方笑武道。

  “好家伙,你那个义兄是个老偷儿,我洗剑锋中凡是好吃的东西都让他偷吃光了。”洗剑峰主开玩笑一般的道。

  方笑武听了,不由心想:“令狐十八那老家伙也真是的,我明明不是他的义弟,现在倒好,谁都把我当成了他的义弟,连这位洗剑峰主见了我,都要拿我来开玩笑,改天我得向他讨回一些利息。”

  只听燕东问道:“宗主,你们怎么来了?难道是来救我们的么?”

  胡满天被这话问得有些难以回答。

  他们五个此前已经认定方笑武、燕东、唐傲三人已经被飞惊鲛吞食,纵然有天大的本事也无可奈何,之所以集结在这里,是为了想办法把飞惊鲛从须弥珠里逼出来,然而他们都不知道须弥珠是什么样子,施展神通看着天池之水搜寻了半天,也看不到一颗珠子样的东西。

  他们正在为须弥珠之玄妙而感到吃惊的时候,就看到了一股水柱宛如水龙一般冲起,却是冲出了方笑武、燕东、唐傲三人。

  解剑峰主看出胡满天的心思,佯装喝道:“你们三个外门弟子也太大胆了,竟然敢跑来天池峰游玩,幸亏这次命大,没有被飞惊鲛吃掉,要是还有下一次,看你们怎么死里逃生。”

  他正要挥手让方笑武三人离去,却听胡满天问唐傲道:“令尊这两年身体好么?”

  唐傲面色微微一变,道:“宗主,你认识家父?”

  胡满天点头道:“有过一面之缘。”

  唐傲本以为自己的身世没人知道,没想到胡满天一眼就看出来了,不觉有些气馁。

  方笑武在旁见了,心道:“唐傲这家伙果然不是一般世家子弟,不知道他老子是什么人,听胡满天的口气,似乎也不敢在他老子面前大声说话,他老子的来头一定很大,大到连胡满天也不敢得罪。”

  “弟子已经有两年没有回家了,也不知道家父近况如何。”唐傲说这话的时候,骨子里透出一股不想提到自己家世的味道。

  胡满天将手一举,阻止扣剑峰主、洗剑峰主、解剑峰主三人说话,笑道:“令尊修为通玄,应该还很健朗,你以后在我飞羽宗钻心修炼,想什么时候离去就什么时候离去,至于令尊那边,胡某绝不会透露半点你的踪迹。”

  唐傲破天荒说道:“多谢宗主。”

  胡满天转头望向燕东,问道:“令尊是燕家家主燕高飞吧?”

  燕东道:“是。”

  看上去像是因为胡满天问话,绝不敢多说一个字,其实方笑武和唐傲都已经看出了一些什么。

  他们虽然不是经验丰富的老人,但他们是燕东的朋友,燕东的任何小动作又怎么能瞒得过他们的眼睛?

  那是一种只有他们两个才能察觉到的玄妙,即便是胡满天和武通,修为入化,在这件事上也没法与他们相比。

  “很好,很好。”胡满天含笑点头,丝毫没看出燕东的异常,最后望向方笑武,笑道:“方笑武,你是令狐十八的义弟,我飞羽宗只是一座小庙,只怕容不下你这尊菩萨,你与袁青枫将来比武的事我早已知晓,不如看在我的面子上,就此作罢吧。”

  此话一出,便就是武通,也颇为有些意外。

  方笑武怔了一怔,道:“宗主,你老有所不知,袁青枫曾经对我妹妹不利,我要是不和他比武,我以后……”

  不等他说下去,扣剑峰主打断他的话道:“方笑武,你这娃儿怎么一点都不懂事?你知道袁青枫的师父是谁吗?”

  “磨剑峰主。”

  “那你又知道磨剑峰主的师尊是谁?”

  “这……弟子不知。”

  “谅你也不知,本护法告诉你,磨剑峰主的师父是我飞羽宗的一位前辈,真要得罪了他老人家,令狐十八和傲剑峰主都保不住你,你最好是听宗主的话,不要和袁青枫斗下去,否则吃亏的还是你。”

  闻言,方笑武心想:“小不点的师父是飞羽宗第一人,令狐十八与他关系匪浅,磨剑峰主的师父一定不是他。听说飞羽宗有两个修为达到入化境巅峰的老头儿,磨剑峰主的师父再强也就是这两个中的一位,我就不信这老家伙会为了袁青枫大动干戈。”他十分聪明,想是这么想,但为了保险起见,心中突然有了注意。

  “宗主,弟子能单独和你说说话么?”他低调的道。

  胡满天笑道:“可以,你跟我来。”

  话罢,双手往身后一背,往山下行去。

  方笑武望了一眼唐傲和燕东,意思是叫他们不必等自己,随后跟上胡满天,在胡满天身后走着。

  两人在天池峰中踏雪走了好一会,胡满天来到一处到处是梅花的所在,转身道:“这个地方很好,绝不会有人偷听,你有什么话,尽管说。”

  方笑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三色羽毛,平放在掌心。

  “你!”

  胡满天万万没有想到方笑武身上会有自己的信物,仔细一看之下,已经认出这根三色羽毛是自己当初送给龚剑秋当作礼物的,目光充满了惊诧,问道:“你是龚大侠什么人?”

  “宗主,弟子可以不说么?”

  “可以。”胡满天这话说得十分艰难。

  “多谢宗主,弟子有一个不情之请,还请宗主恩准。”

  “你说。”

  “我妹妹方笑西,其实不是我的亲妹妹,而是我的一个朋友,本名王西贝。我答应过她只要到了飞羽宗,她就不会受到任何人欺负,但我一时贪玩,结果让她上次虚惊一场,我自觉有些对不起她,所以我恳请你在花花夫人面前说说话,让花花夫人收她为徒,又或者是我将来闯下了什么大祸,你可以不顾我,但请你一定要照顾好王西贝。你是飞羽宗的宗主,只要是飞羽宗的弟子,我想即便是飞羽宗第一人,恐怕也会给你几分面子吧。”

  “方笑武,我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些怀疑你的身份,但现在我相信了,我在你身上隐隐看到了龚大侠的影子,也明白了龚大侠为什么会把三色羽毛送给你。好,我答应你,只要王西贝还在我飞羽宗的地域范围内,我胡满天就绝不会让她受到任何人欺负。”

  他这话的意思当然是选择保护王西贝,而不是跑去花花夫人面前说好话,可见在他看来,要让花花夫人收王西贝为徒,远远要比自己保护王西贝困难得多,几乎是一件难如登天的事。

  “多谢宗主。”

  方笑武不会轻易向人感谢,但他却是两次向胡满天表示感谢,说明他对王西贝的爱护已经超过了他只是单纯想感谢王西贝对他的救命之恩。

  他将三色羽毛恭恭敬敬的递给胡满天,道:“宗主,物归原主,请你收回此物。”

  胡满天也不客气,从他手上拿过三色羽毛,想了想,突然问道:“你就不为自己考虑考虑么?”

  方笑武道:“宗主,弟子也是一个知道好歹的人,既然已将三色羽毛的用处转给王西贝,又怎么还有脸再求别的?”

  胡满天深深的望了一眼方笑武,道:“方笑武,你将来的成就一定无可限量,天再高,地再大,恐怕也没办法困得住你。”

  运劲微微一震,手里的三色羽毛化作一片粉末,随风而逝。

  “一羽惊鸿,十羽化蝶,百羽横空,千羽冲天,浮羽百变,飞羽登天。方笑武,你看好了。”

  胡满天身上突然散发出一股中级武神才能具备的气势,左脚往空气中一踩,就好像是踩到了一道无形的阶梯上,右脚跟着抬起,飘飘若仙的将右脚踩到了更高的一道无形阶梯上,一步步登天。

  “我飞羽宗的‘根本’不在剑,也不在刀,而在于身法。此乃飞羽登天之术,一通百通,只要你领悟了飞羽登天之术,其余身法皆能无师自通,然此术乃天级武技,我飞羽宗一千八百多年历史,能将它修炼到巅峰之境的也不过三人,我也只是略有小成。羽,鸟毛也,无羽,鸟不飞,有羽,鸟冲天。人非鸟,何以冲天?又何以登天?羽,双习也,不习,人不悟,有习,人通晓。人亦鸟,便可冲天,当便可登天。运用之妙,存乎一心,人就是鸟,鸟就是人,无羽亦能飞,能飞何须羽……”

  胡满天一边说,一边施展飞羽宗三大绝学之首的“飞羽登天”,宛如登天梯似的步步高升,周身笼罩一股威势,身后居然浮现出两道若隐若现的巨长翅翼,铺展开来,每片长达数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