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46章 须弥珠
  (全文阅读)

  武姬似乎猜到了方笑武心里正在想些什么龌蹉的念头,双目一瞪,眸内闪出一道寒光。

  方笑武被她拿眼一瞪,顿时有些心虚,便扭过头去,口中哼了两声,一副我什么都没有做过的样子。

  “方笑武,你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你要是说话不算话,我不会放过你。”武姬冷冷的道。

  “你的意思是?”

  “寻找其他八个武姬。”

  “这件事我可以帮你,不过我有什么好处呢?”

  “只要你能找到其他八个武姬,无论什么样的条件我都会答应你,还有,在你寻找的途中,我会尽量帮你。”

  “你如何帮我?”

  “这个你现在不用知道,总之,你今天说过的话已经被我记下了,你要敢反悔,没人可以救得了你。”

  听武姬把话说得这么严重,方笑武突然有一种后怕的感觉。

  虽说他是最近接神的少年,但他毕竟不是神,如果他没能完成这个任务的话,以武姬的手段,他肯定不是打不过武姬的,至少在一段时间内是这样,因为他开始怀疑这个武姬根本就不是凡人可以比的,等到自己有把握赢她的时候,自己到时候恐怕真的就是神了。

  “咳咳,寻找其他八个武姬明明是一条艳遇之旅,你现在这么一说,倒让我有些心里发毛了。”方笑武道。

  “方笑武,你真要有心寻找的话,只要你为之努力,我是可以看得到的,就算最后没能成功,我也不会怪你,就怕你嘴上说的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套。”武姬的语气突然软了下来,一下子从杀气腾腾的魔女转变为娇娇柔柔的弱女子。

  “软硬兼施啊。”方笑武心想,口中说道:“放心吧,我方笑武做事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半途而废,既然你把《战神天书》说得那么厉害,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强大,我也会为之奋斗到底。”

  “好,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武姬道。

  “等等。”方笑武叫道:“有一件事我到现在都想不明白,我想问问你原因,你不许说别问这么多。”

  “你是想问我怎么找上你的吧?”

  武姬说这话的时候,看上去像是想笑,但那张绝世美容偏偏又冷冷酷酷的,搞的方笑武都不知道她到底会不会笑。

  “不错。”

  “那我告诉你,那是因为你在断天崖下的遭遇决定了你的人生必将踏上这条道路,若是别人和你一样有着同样的经历,他们也会走上同样的道路,只是老天选择了你,所以你才会成为独一无二的那个人。”

  “独一无二那个人?对了,我在断天崖下究竟遭遇了什么?”

  “你到现在还没想起来?”

  “我也不怕告诉你,这段记忆我至今还是模模糊糊的,你要是知道的话,你就告诉我吧。”

  武姬想了想,道:“我问你,你落到断天崖下的时候,手里是不是摸到了一样东西?”

  “是啊。”

  “那个东西就是战神鼎。”

  “这怎么可能?我摸到的那个东西很小,战神鼎那么大,两者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

  “哼,战神鼎能大能小,而且还有传输的神力,你之所以能到这里来,也是它的威力使然。”

  方笑武半信半疑,又问:“那它去了什么地方?”

  武姬纤纤玉手一指自己娇好的脑袋,道:“这里。”

  方笑武身躯一震,道:“你说战神鼎跑到了我的脑子里面?”

  “是的。”

  “卧……难怪我的记忆会那么模糊,原来是脑子里有战神鼎的存在,它不会伤害我吧?”

  “你应该这么问,它能帮我做什么?”

  “它能帮我做什么?”

  “战神鼎是个什么样子,你第一次来的时候已经看到了,它的四周是不是刻着许多符文?”

  “嗯,我上次来的时候已经看到了,但我不懂得那些符文的意思。”

  “你现在不懂不代表你以后不懂,我现在传你一套心法口诀,它不是练功用的,而是用来和战神鼎沟通,你用心修炼,有朝一日,你不用到这边来也可以通过脑子里的战神鼎看到我这边的情况,还能和我说话。”

  “哇,这么神奇,你快说吧。”

  方笑武一副猴急的样儿,连声催促。

  于是,武姬便把那套心法口诀传给了方笑武。

  方笑武记下后,也不打算现在就去修炼,因为他知道这套心发口诀要是那么容易练成的话,战神鼎也就不叫战神鼎,应该改名叫废柴鼎了。

  “对了,战神鼎与战神天书有关系吗?”方笑武问道。

  “没有关系。”

  “那它怎么叫战神鼎,我还以为它……”

  “别问这么多。”武姬的口头禅又来了,说道:“待会你回去以后,记得你要找的第一个武姬和两个词有关。”

  “哪两个词?”

  “虚无与飘渺。”

  “虚无与飘渺?”方笑武呆了一呆,旋即想道:“虚无这个词暂时不想,飘渺难道指的是缥缈宫?”

  只听武姬道:“你要是找到了和这两个词有关的地方,就要找一幅画。”

  “什么画?”

  “准确来说,是一张美女图,也就是那位武姬的画像,她的眉心之处有一颗红点,你一看便知。”

  “找到这张美女图以后呢?”

  “以后的事你就不用管了。”

  方笑武心头一动,问道:“该不会我找其他武姬的时候,也要找到她们的画像吧?”

  武姬道:“真聪明。”

  方笑武多了一个心眼,问道:“我找武姬没时间限制吧?”

  武姬道:“没有,以你现在的修为,就算让你找到武姬的画像,你也保护不了。如果你的运气大好,能在十内年内找到画像,那只能说明你就是最合适干这种事的人,并不表示你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武道巅峰,可以横扫万千高手。”

  方笑武苦笑道:“你这话听上去怎么怪怪的,就好像我真的是一个废材,除了运气之外,就没有实力似的。”

  “方笑武,你记住,运气有时候也是一种实力,真正有实力的人,往往都要借助运气的力量。古往今来,凡是成就霸业的王者,从来都不会排斥运气,甚至在某些方面,没有运气的话,便不能成事。

  好了,我的话就说到这,我本来还想传授你一些功法,但现在看来,你说的那个功法对你倒是有些用处,等你把它练成以后,我再把一些更厉害的功法传给你,你以后也能靠着它们去找更多的美女图。”

  武姬说完,不等方笑武开口,就像第一次那样,一掌打在了方笑武的额头。方笑武鼻端隐隐闻到了一股女人香之后,就晕厥了过去。

  哗哗哗~

  方笑武醒来的时候,耳边听到了海浪拍岸声,疑心自己是在做梦,可是等他睁开眼睛一瞧,自己确实躺在一处海边。

  他甩了甩头,从沙滩上站起,只见右手十多米外躺着一人,正是燕东,左手二十多米外也躺着一个人,正是唐傲。

  这两个家伙一副人事不省的样子,分明还处于昏死之中。

  “咦,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们三个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方笑武心想。

  咕咕咕~

  他的肚子突然发出了抗议的饥饿声,而一听到这个声音,一股强烈的饿意袭来,又恰好四周散落着一块块的鱼肉,还有烤熟了的味道传来。

  在饥饿的驱使下,就算这些鱼肉有毒,他也抵受不住美食的****以及饿意的侵袭。

  要不了十分钟,他便吃了十块磨盘大小的鱼肉,这才觉得饿意没有之前那么强烈。

  等他整整吃了三十块之后,他才觉得肚子里有了东西,人也精神多了。

  随后,他走到燕东身边,大声喊了几句,甚至在燕东的身上锤了几拳,结果燕东就是不醒,好在他伸手一探呼吸,发现燕东还有气息,才略略放心。

  唐傲的情况与燕东差不多。

  与其说他们昏死过去,倒不如说他们睡得就跟死猪似的,无论怎么叫怎么打都不醒。

  既然叫不醒他们,方笑武便打算到四周看看。

  他一边走一边回忆。

  他依稀记得他们三个正要从岩石上下去的时候,那只飞惊鲛便以夸张的速度飞进他们,张口一喷,一股白雾飞出,他突然觉得一股寒气涌来,人就被冻住了,后来还隐隐听到有人大喊了一声妖物受死,再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而等到他再次有意识的时候,就觉得胸口疼,像是裂开了一样。

  下意识的,他解开衣衫来瞧,结果发现胸口之处却是完好无缺,难道那只是他的一种错觉?

  哎,不管了,这些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目前最紧要的就是摸清这里是什么地方,他们又是怎么跑到这里来的。

  不久,他爬上了距离海面将近三千米的一处高坡上,手搭凉棚,极目远眺。

  然而他看来看去,也丝毫看不出这里到底是什么所在。

  西面是无尽的大海,东面是一眼望不到头的陆地,其上不是长满了大树,就是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奇花异草,别说人影,连一只毛驴的影子都看不到,感觉就像是一片无人生存的大陆。

  突然间,一道亮眼的白光从大海深处投射出来,像是一颗珍珠,又像是一颗宝石,更像是一颗潜藏在海底的太阳。

  “卧槽,好大的珍珠!”方笑武大叫一声,脸上布满了震惊。

  轰!

  只见一颗巨大的白珠猛然从海底深处破水而出,绕着沙滩转了一圈后,忽然向方笑武所在的高坡飞了过来。

  “这家伙要干嘛?不会是……是要来撞我吧?”

  眼见那颗巨大的白珠越来越近,方笑武急忙闪避。

  但没等他避开,白珠“蓬”一声炸裂,化作一颗颗的小白点,一股脑打在他的身上,将他打得哇哇大叫。

  奇怪的是,那些小白点一打在他身上后,却像是流水似的直接钻进了他体内,尔后在他的小腹里结成一颗珍珠般的晶体。

  方笑武哪里知道这颗珍珠般的晶体正是胡满天所说的须弥珠。

  此珠潜藏在天池底下上万年,本是佛门一**宝,内含一个小世界,若是用心琢磨,可以运用这个小世界的力量,若将之转化为己身之力,足以惊天地泣鬼神。只是方笑武现在还摸不清楚状况,还以为这颗珍珠是一个妖物,感觉它存在自己的小腹内以后,吓得连冷汗都飚出来了。

  轰!

  这次差不多是山崩地裂。

  感觉到大地一阵晃动以后,方笑武一个跟头飞了出去,全身胀痛,丹田元气不由自主的流动起来,而且还是以倒流之势在经脉里面运行小周天,那种痛苦的滋味让他恨不得就此死掉,但他偏偏又死不掉,只能苦苦硬捱。

  “哗啦”一声巨响,方笑武觉得痛苦完全没有了,修为也由融会境巅峰提升到贯通境中期,竟是连升两个层次。

  更让他高兴的是,他们又回来了,那声巨响却是天池的水猛然冲起一股水柱,将他们三个少年从天池里面冲飞出来。

  没等他多想,一股庞大的吸力临身。

  别说他只是贯通境中期修为,即便是出神境中期修为,恐怕也没办法与这股吸力抗衡,直接被吸出几里外,落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燕东和唐傲也被别人施展神通吸到了附近。

  只是这两个家伙和方笑武不太一样,落地后才醒来,压根儿就不知道之前究竟发生过什么事。

  “你们三个没事?”一个苍老的声音问道。

  燕东与唐傲从地上爬起来,和方笑武走到了一块,一起望着几米外的五个人。

  这五个人他们三个都不认识,除了其中一个较为年轻外,其他四个都是七老八十的样子,尤其是身材最矮的那个,个子虽然小,背也微微有些驼,但下巴却蓄着浓密的白毛,差不多有一尺,乍一看去,就像是一蓬鸟窝。

  问话的人正是这个老头,而他也正是住在九霄峰的那位入化境前期大高手,名叫武通,已经年过三百,方笑武正是被他隔着几里远吸到这边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