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43章 小不点
  (全文阅读)

  次日一早,方笑武赶去教室一看,果然看到了昨晚被袁青枫抓走的王西贝,安然无恙,连一跟头发都没有少。

  但让他纳闷的是,王西贝看到他以后,眼神怪怪的,比以前看他的时候多了某些东西,只是他没往深处想,所以弄不清楚。

  弄不清楚那就不要多想,反正王西贝已经没事,十个月之内,袁青枫应该不会再来了,大家都能安安心心练功。

  时间快如飞箭,很快到了月底,也是年底。

  尚未等到来年初一,今年的雪却比往年提前几天飘下,虽然很小,但也是雪,碎碎的,像小米花。

  这场小雪断断续续下了几天,过了初一后,就在初二这天,雪势突然变大,整整下了十个时辰,初三早上九点的时候才完全停下来。

  刚巧初三是又一个假期的第一天,方笑武近来元力猛增,修为也已经突破到融会境巅峰,心情大爽,便约了唐傲、燕东一起到山里踏雪游玩。

  青鸾山前域一共有三十六座山峰,除九霄峰、九剑峰之外,其余二十六座里面有七座是完全开放的,虽然远远没有九剑峰那么高大,但高度也在三千米到一万米之间,并无弟子把守,只是在险要之处立下石碑,提醒登山弟子小心前路,以免坠崖。

  三个少年今天要登的是一座名叫天池峰的大山峰,高达六千米。

  大雪过后的天池峰格外美丽,到处一片纯白,仿佛可以融化人心的污垢。

  据说,天池峰顶有一天池,每当到了夏天,这片天池的水一片青青,宛如一块巨大的青色丝巾,动人心弦。

  可惜现在不是夏天,而是冬天,三个少年没有眼福看到天池的青青绿水,只能打算看看天池的冰是个什么样。

  三人正在天池峰的山里走着,忽见左边飞过一道白影,蓬一声,将一片积雪撞击得开花,自个儿也深深陷了进去。

  只见它在里面折腾了几下,突然探出一个脑袋出来,东张西望,大眼睛忽闪忽闪,正是擎天兔。

  早在五天前,擎天兔终于住进了宿舍,成为宿舍的一份子,唐傲与燕东早已认得它是什么小家伙。

  只听方笑武笑骂道:“蠢货,你欢腾个什么劲,我叫你看家,你倒好,居然也跟着来了,家里若是丢了东西,唯你是问。”

  擎天兔心想:“娘的,我擎天兔是看家的兔子吗?这种天气正是老子泡母兔子的时候,别耽误老子寻花问柳。”

  燕东望着擎天兔一脸呆萌的样儿,笑呵呵道:“笑武哥,你养的这只兔子蛮好玩的,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也想养一只。”

  擎天兔心中冷笑:“死胖子,我擎天兔是独一无二的,你也想养一只?做梦!比登天还难。”

  唐傲望了一眼擎天兔,没说话,随后把目光望向远方,一副我心里只有大千世界的孤傲绝世样。

  就在这时候,距离这边一百多米外的地方突然传来沙沙音,一听就知道人是走在雪地上的动静。

  三个少年并不觉得稀奇,只道对方和他们一样也是来山中踏雪的弟子。

  三个少年继续往前走了一会,擎天兔早已不知所踪。

  那沙沙声一直在百米外响起,因为隔着一道高大的雪坡,也不知道对面是什么人,但听声音,澳门赌博网站:应该是两个人在走路。

  终于,雪坡越来越低,最后不见,到了交汇处。

  方笑武有些好奇,转过去一瞧,不料迎面飞来一个雪球,啪一声,正好打在他的脸上,稀里哗啦,雪水顺着脖子往里钻。

  “他妈的……”方笑武骂道。

  “哟哟哟,义弟,你也来踏雪啊。”令狐十八的声音突然传来,带着一些些的幸灾乐祸。

  “原来是你。”方笑武伸手抹去脸上的雪花,悻悻地道:“令狐十八,你搞什么鬼,好端端,为什么要拿雪球砸我,我好欺负么?”

  “不是我拿我雪球砸你啊。”令狐十八一脸无辜的道。

  此时,方笑武才发现令狐十八身后偷偷摸摸的躲着一个小孩。

  那小孩年纪比林婉儿还要小,顶多也就五岁,头上梳着一个冲天辫子,也看不出是男孩还是女孩,反正长得粉雕玉琢,可爱之极。

  “你说雪球是这个小娃娃仍的?”方笑武不相信道。

  “没错,就是她扔的,你看她都不好意思了,一直躲在我身后。”令狐十八笑吟吟道。

  “真是邪门,我方笑武,飞羽宗最厉害的外门弟子,居然会被一个小娃娃用雪球仍中,一定是我没注意,没注意。”方笑武当然不会和一个淘气的小娃娃发火,走上去问道:“小孩,你叫什么名字?令狐十八是你老爹吗?”

  闻言,令狐十八哭笑不得,说道:“胡说,我要是有这么小的女儿,我叫你一声祖宗。”

  只听小孩躲在令狐十八身后娇声娇气的问道:“爷爷,他们是谁呀?”

  方笑武道:“哈哈,原来她是你的孙女。”

  令狐十八摇摇头,神情变得非常认真,说道:“不是,她是一个孤儿,是我在三家镇捡到的,当时还不到半岁。和现在一样,那也是一个到处是雪的大冬天,所以我给她取名为雪眉,希望她长大了能变成一个大美女。”

  “她没有姓?”

  “我本来要让她跟我姓,但我后来想了想,没有这么做。义弟,我看你和她有缘,要不然的话,她也不会用雪球打中你,不如我就让她跟你姓吧。”

  方笑武正打算拒绝,因为小女孩跟她姓的话,岂不就是他的干儿女?况且他那个死去的姐姐,也就是林婉儿的母亲,就叫方雪梅,如果这个小女孩子名叫方雪眉,听上去和方雪梅差不多,总感觉怪怪的。

  但是,没等方笑武开口,令狐十八不管三七二十一,转眼将小女孩从身后拉到前面来,让她给方笑武跪下,说道:“雪眉啊,从今以后,你就有姓了,这位就是你的大哥哥,名叫方笑武,以后你叫方雪眉,知道吗?”

  “知道啦。”方雪眉娇气的道。

  “那好,你起来吧。”令狐十八明明已经看到方笑武的脸有些绿了,但故意装作没有看见。

  只见方雪眉从雪地里站了起来,睁大眼睛望着方笑武,道:“大哥哥,方才真是对不起,你不会怪我吧?”

  事情都已经在令狐十八的操纵下走到了这个地步,方笑武也没办法拒绝自己稀里糊涂多了一个小妹妹,说道:“小不点,大哥哥怎么会怪你?大哥哥心胸开阔,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

  “小不点?”方雪眉咯咯一笑,娇声道:“这个名字我喜欢。大哥哥,我们第一次见面,不知道你要送什么礼物给小不点呀。”

  “卧槽。”方笑武心道:“刚才还怯生生的躲在令狐十八后面不敢看我,现在居然想跟我要礼物?真是一个自来熟。你这小不点与令狐十八倒是很像啊。”

  眼见唐傲和燕东就站在一边望着,自己怎么可能说没有礼物或者说不送礼物的话,念头一转,顿时有了注意。

  只见他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了一把刀,正是赵家的镇山之宝——流星刀。

  这把刀他以前想送给王西贝,但王西贝不喜欢刀,他最后没有送出去,只好放在储物戒指里,而现在,他打算当作见面礼送给方雪眉。

  当然,前提是方雪眉拿得动。

  他掂量过流星刀的重量,至少也有五十斤重,方雪眉只是一个五岁大的小女孩,能不能拿得动,恐怕还是一个未知数。

  方雪眉双眸一亮,娇声道:“哇,宝刀,我最喜欢刀了,大哥哥,你真的要把这把宝刀送给小不点么?”

  “当然是真的,哪还有假?”

  方笑武将流星刀往往雪地里一插,却不是望着方雪眉,而是望着令狐十八,一副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的样子。

  其实,这不是他小气,而是他要和令狐十八赌气。

  就算方雪眉真的拿不动流星刀,他日后也会送一件适合方雪眉这个年纪的礼物给方雪眉,毕竟流星刀不是一般的刀,而是精品宝刃,而且兵器说到底都是凶器,送凶器给一个女小孩,听上去蛮可怕的。

  方雪眉踮着脚尖走到流星刀前,身高不足一米的她站在流星刀面前根本就没有多大的优势,别说拿起流星刀,就算是抱起流星刀,感觉也很困难。

  铛!

  方雪眉伸出两根小手指在流星刀的刀身上弹了一下,然后偏着脑袋仔细听了听,娇声说道:“爷爷,这是一把精品宝刃。”

  见状,方笑武、唐傲、燕东全都大吃一惊。

  他们的修为虽然都不低,但想要辨别兵器的级别,光是靠听力还远远不够,但方雪眉只是听了听弹刀声,就立刻说出了流星刀的级别,这也太罕见了。

  “既然是一把精品宝刃,你就收下吧。”令狐十八奸笑道。

  “好的,爷爷。”

  话罢,方雪眉伸指又是一弹,力道十足,竟是将流星刀弹飞出去,让人觉得流星刀在她手指下只是一片纸,轻如蝉翼,丝毫难不倒小小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