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42章 傲娇的唐傲
  (全文阅读)

  花花夫人道:“不错,澳门赌博网站:正是本夫人。威震海,本夫人知道你是一个懂得好歹的人,莫非真要帮着袁青枫胡来么?”

  威震海道:“这……”

  花花夫人望了一眼方笑武,道:“方笑武,你不是来找人的吗?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找人。”

  袁青枫眼见花花夫人要帮方笑武,忙道:“慢着!花花夫人,这里不是你们语剑峰,而是我们磨剑峰,你让方笑武……”

  话还没有说完,忽听“啪”的一声,袁青枫那张小白脸已经挨了一巴掌,嘴角还飚出一丝鲜血,着实不轻。

  花花夫人冷笑道:“袁青枫,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在本夫人面前放肆,信不信本夫人再给你一巴掌?方笑武,走,我看谁敢阻拦你。”

  方笑武知道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但也不敢施展身法,只是以飞奔的速度离开了十亩园。

  眼见方笑武就这么走了,威震海是不想拦,姓余的老者三人却是不敢拦。

  说到底,他们也是飞羽宗的弟子,不是磨剑峰主的奴才。

  花花夫人也是飞羽宗的人,而且就是语剑峰峰主的唯一亲传弟子,他们没必要得罪。

  更重要的是,花花夫人的丈夫是百里长空,白榜上的顶尖高手,借他们一百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冒犯百里长空的妻子。

  也只有袁青枫这种骄傲自大的年轻人才会不知死活的去顶撞花花夫人,结果好了,挨了一巴掌,真是活该。

  方笑武离开十亩园后,很快来到一片屋宇前。

  他不知道袁青枫把王西贝藏在了何处,只能往里闯,结果所到之处一个人都没有,偌大一片居所空荡荡的。

  等他来到那间宽阔的大堂后,却看到一个老头四仰八叉的仰面躺在地上,边上水泽未干,写了三个大字,正是——哟哟哟。

  他一见之下,便彻底放心了。

  “令狐十八果然是深藏不漏的世外高人,这老家伙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到这里,还把人打倒,看来他已经救走了王西贝。”

  他只是站在原地呆了小会,再看过去的时候,地面的水泽早已变干,毫无痕迹,手法神奇之极。

  方笑武走了过去,伸脚在那个老头身上踢了两脚,感觉还有气,只是昏迷不醒,大骂道:“你这个老东西,你的修为至少也是登峰境前期吧,偏偏要为虎作伥,与袁青枫狼狈为奸,真是白白修炼了几十上百年。”

  既然王西贝已经被令狐十八救走,方笑武也没有必要继续留在磨剑峰待着,从大堂里出来,走出这片屋宇,赶回十亩园。

  袁青枫眼见方笑武独自一人回来,很是意外,禁不住问道:“方笑武,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你妹妹呢?陈康呢?”

  “袁青枫,我还想问你呢!”方笑武一脸愤怒地道:“我不知道谁是陈康,我只看到一个老家伙躺在那间大堂里面,像是一个死人。至于我妹妹,却是遍寻不见。说,你把我妹妹藏到了什么地方?”

  袁青枫大吃一惊,失声道:“陈康死了?”想要赶回去看一看究竟。

  “站住!”方笑武陡然喝道。

  “方笑武,别以为你身后有人给你撑腰你就可以目中无人。”袁青枫说的时候,目光有意无意的望了一眼正在与威震海比试的花花夫人。

  “哼,袁青枫,你也太小看我方笑武了,你这次竟敢对我妹妹无礼,我绝不会轻易放过你。”方笑武道。

  “你还能把我怎么样?”袁青枫讥笑道。

  “一年,不,应该是十个月才对,我们青鸾台上见,生死自负。”

  “哈哈哈,方笑武,你真是太天真了,别说给你一年时间,就算给你十年时间,你也远远不是我的对手。”

  “你怕死?”

  “谁说我怕死?”

  “既然你不怕死,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十个月之后,青鸾台上,不是你倒下就是我倒下,谁要是不敢出战,谁他妈就是乌龟王八蛋。”

  “方笑武,你既然想找死,我就给你这个机会,到时候我一定会将你打得后悔出生在这个世上。”

  袁青枫说完,转身飞奔而去。

  他一走,方笑武便将目光一转,望向了远处的花花夫人和威震海。

  只见他们两个相距很近,也就是两只手臂加一根树枝的距离,之前折断的那根树枝,此时就被他们拿在手中,两人平伸手臂,让手里的两截树枝抵在一起,看上去像是势均力大,谁也奈何不了谁。

  姓余的大嘴老者和另外两个老者站在三十多米外目不转睛的望着,一副颇为紧张的样子,大气也敢出一口。

  方笑武才刚凝视了不到二十秒,尚未看出一个玄妙,忽听“喀嚓”一声,威震海手中的那截树枝突然从中折断,继而便像是面粉做成的一般,化作粉末,随着夜风消散在磨剑峰里。

  姓余的大嘴老者等人见了,面色不由大变,暗中倒吸一口冷气。

  他们原以为花花夫人与威震海修为差不多,再斗下去也是旗鼓相当,但现在看来,花花夫人的修为要在威震海之上,要不然,威震海手中的树枝绝不会断裂粉碎,真要断裂粉碎的话,也要和花花夫人手中的那截树枝一起。

  但现在,花花夫人手中的那截树枝明明还好好的,说明花花夫人的修为已经到了出神之境。

  这难道还不够说明两人之间的实力有相距吗?

  “威震海,请你转告一声磨剑峰主,就说他要追究今晚的这件事,可以来语剑峰找本夫人,本夫人随时恭候他的大驾。”

  花花夫人说完,将手中的树枝一扔,转身下山。

  方笑武眼见花花夫人获胜,当然十分高兴,急忙跟了上去。

  不多时,两人一前一后下得磨剑峰。

  路过山脚的时候,花花夫人伸脚一踢,那两个躺在地上的磨剑峰高手转眼醒来。

  他们本来想与花花夫人还动手,可他们一看清花花夫人是谁后,便吓得将剑放到身后,谁也不敢出声。

  不久,花花夫人就带着方笑武渐行渐行,终于消失在夜色中。

  “老莫,我们没有看错吧,那个女人真是花花夫人?”

  “没错,就是她。奇怪,这丫头不是和她丈夫住在万果岛吗,怎么突然跑回来了?”

  “什么丫头?人家的女儿都长大了。她女儿现在应该也有十四五岁了吧。老莫,你以后要长点心,我看那方笑武一点也不简单,他不但是令狐十八的义弟,而且还得到了花花夫人的庇护,你我只不过是一个刚出师还不到三年的内门弟子,可千万不要再惹那个小子了。”

  “令狐十八我倒不怕,我怕的是这个花花夫人,既然方笑武有她庇护,算我倒霉,白挨了一剑。”

  老莫这么说的时候,禁不住伸手往脸上摸去。

  另一边,方笑武跟在花花夫人后面在夜色里走了一段路后,花花夫人突然站住了脚步,头也不回的道:“方笑武,你妹妹是不是被令狐十八救走的?”

  “是。”

  在花花夫人面前,方笑武没敢说谎。

  他隐隐觉得这个花花夫人虽然只是语剑峰主的亲传弟子,但她的修为只怕未必就会比语剑峰主低,说不定还比师父强呢。毕竟人家的丈夫是白榜高手,若是她自己太低了,岂不是很不相配?

  “那老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连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上的磨剑峰,看来他不仅仅是傲剑峰主的朋友那么简单。”花花夫人自言自语的说着,话锋一转,道:“方笑武,那件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哪件事?”

  “笨蛋!”

  “哦,我想起来了,是前辈收我为徒的事吧。前辈,很感谢你这次帮了我,但是我不能……”

  “够了,你这娃儿真是倔强。本夫人倒要看看你十个月之内可以提升多少修为,到时候如何能与袁青枫一战。”

  花花夫人说完,身形一晃,转瞬远去。

  方笑武目送花花夫人背影消失,心道:“大婶,不是我不想拜你为师,而是我已经有了一个堪称无敌的义父,我真要拜师,除非是武功能与我义父差不多的高手,但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遇到一个能与义父匹敌的绝世强者。”

  转念一想:“不知道义父是不是白榜上的高手,下次见了乌老大他们,我一定要问清楚白榜和黑榜上到底都有哪些高手。”

  他回到宿舍后,唐傲与燕东都没有睡,也没有外出练功,可见他们都很关心方笑武和王西贝的安危。

  唐傲因为是一个冷傲的少年,所以表现得很冷淡,听到方笑武进来的动静,躺在床上仅仅只是睁了一下眼睛,但对他来说,这已经是极为难得了,平时他就算看到方笑武和燕东嘻嘻哈哈的说话,他也不会动一下眉毛。

  燕东一直在屋里着急的走着,看到方笑武回来,他几乎要给方笑武一个熊抱,好在方笑武向后退了一步,没让自己惨遭他的毒手。

  方笑武长话短说,就说自己去了磨剑峰以后,得到高人相助,王西贝已经安然无恙,也没说是什么高人出手救的王西贝。

  方笑武说的时候,隐隐看到唐傲的耳朵微微动了一下,明明是在偷听,但偏要做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不觉好笑,心道:“这家伙怎么跟一个娘们似的,傲娇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