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39章 胖子的毛病
  (全文阅读)

  “方笑武,难道本夫人不配做你师父?”

  “夫人当然配,绝对配,然而晚辈现在还不想拜师,只想在飞羽宗内做一名弟子,等修为有成后再考虑拜师的事。”

  “方笑武,你不要以为你的义兄是令狐十八你就可以横行无忌,本夫人实话跟你说,你义兄就算是傲剑峰主的朋友,可一旦到了紧要关头,他也保不住你。袁青枫那小子是个什么样的人,本夫人最清楚不过。两个月之内,他一定还会找到借口欺负你,你逃得了?还是拜入本夫人门下,本夫人保你不受任何人欺负。”

  听了这话,方笑武禁不住高声问道:“难道这种事宗主从来不管么?”

  花花夫人冷笑道:“宗主是何等身份,这种小事当然不会过问。再者说,凡是来飞羽宗修炼的弟子,每个人都要有吃苦的觉悟。不能吃苦,又怎么可以修炼有成?任何门派都不会招收这样的弟子。你只是一个外门弟子,那袁青枫却是磨剑峰主的亲传弟子,地位悬殊,他要找你的麻烦随时有借口。”

  听得花花夫人这般说,方笑武不觉有些心动。

  但他转念一想,忖道:“我要是做她的徒弟,还不如拿出三色羽毛表明身份,便可以和胡满天称兄道弟,飞羽宗又有谁敢和我过不去?我之所以要混在一帮外门弟子里面,就是想过一过宗派弟子的瘾,如果我这么快就放弃了,那还有什么意思?”

  口中说道:“前辈,不如我给你介绍一个徒弟吧,我妹妹她资质极高,是一块美玉,值得培养。”

  “好你个方笑武,竟然敢敬酒不吃吃罚酒。本夫人原打算救你一命,没想到你倒好,居然和本夫人讨价还价起来了。既然你不知道好歹,那就滚吧。”花花夫人突然翻脸,向方笑武下逐客令。

  方笑武仍是一副不知死活的样子,道:“夫人,你打死我我也要说,我妹妹方笑西是一个人才,你就收了她吧。”

  花花夫人衣袖一挥,转过身去,喝道:“滚!”

  方笑武眼见花花夫人真的生气了,知道不能再说下去,便急忙从院子里退了出来。

  青青怪异的望了他一眼,心想:“奇怪,依夫人的脾气,谁要是敢这么对她说话,她已经动手打人了,怎么今天对这个少年格外开恩,只是叫他走?”

  她想不明白,也不敢问,带着方笑武往山下去。

  “站住。”就在方笑武走出二十多米外的时候,花花夫人突然喊了一句,尔后说道:“方笑武,你要本夫人收你妹妹为徒也行,但她的修为必需是贯通境。她已经错过了打基础的年龄,本夫人没那么多时间给她洗髓伐骨,只有她的修为达到贯通境,本夫人才可能收她为徒。”

  “多谢前辈。”

  方笑武总算为王西贝争取到了一丝将来前途无限的机会,谢过花花夫人后,跟在青青后面下山而去。

  ……

  深夜,月色淡淡,星光若有若无。

  磨剑峰,磨剑阁,磨剑峰主的居所。

  虽然是阁,但占地极广,位于磨剑峰八千米处。

  磨剑峰主坐在一块高出平面半米的石台上,望着立于下方的三弟子袁青枫,看似教训其实内心很满意的道:“青枫,你的胆子也太大了,难道你不知道那个令狐十八与傲剑峰主是朋友吗?你去找方笑武的麻烦,等于是和傲剑峰主过不去,傲剑峰主若是知晓这件事,岂不要来问罪为师?”

  袁青枫明明知道磨剑峰主说的是反话,但他仍是要表现得诚惶诚恐,恭敬地道:“师父,都怪弟子一时意气用事,弟子会将功补过。”

  磨剑峰主微微点头,道:“你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就好。凡事都要谨慎,不能落人话柄,那令狐十八虽然得罪过为师,但他怎么说也是傲剑峰主的朋友,我们不能不给他面子。改天有时间,你带上几颗为师炼制的丹药,去慰问一下方笑武,明白吗?”

  “明白,师父。”

  袁青枫口里说着,心里却是在想:“方笑武,我不能对付韩素儿,难道我还不能对付你?你等着吧,看我怎么整死你。”

  ……

  时间过得很快,宛如白驹过隙,转眼之间,方笑武来飞羽宗已经一个多月。

  他刚来的时候还是十一月初,现在已经是十二月中旬。

  天气一天比一天冷,白天的时间也渐渐缩短,天空不再是那么清朗,每天都是灰蒙蒙的,随时会飘下飞雪。

  元武大陆也有春夏秋冬之分,下雪的时间一般都是十二月初到次年二月底。

  青鸾山每年开始下雪的日子都集中在一月初,断断续续下个二十几天,一月底的时候就停歇了。

  这天早上,由于是假期的第一天,方笑武睡了一个懒觉。

  等他起来的时候,才发现今天的燕东比自己还要懒,此时仍是倦缩在被窝里面,蒙头大睡。

  至于唐傲,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床离开,并不在宿舍里。

  梳洗过后,方笑武想去饭堂买一些吃的,就过去拍了拍燕东的被子,问道:“胖子,你要吃什么,哥去给你带。”

  燕东不出声,动也不动,全身僵硬。

  “胖子。”方笑武又拍了一下被子,力道加重,喊道:“哥今天心情好,你有福了,哥请你吃东西,想吃什么尽管说。”

  燕东还是不吭声,被子底下的身躯开始簌簌发抖。

  “胖子,你不会有事吧?虽然屋里没有暖气,但你怎么说也是一个修炼之人,难道还会挨冻生病?”

  方笑武伸手隔着被子在燕东身上一摸,不但感觉到燕东的身子在轻微颤抖,而且还有些发冷,就像是普通人感冒那样。

  “咦,这家伙是怎么回事?昨晚还说自己的修为就要突破了,怎么现在就变成了这个怂样?”方笑武伸手一扯,终于揭开了背子。

  “呀!胖子,你走火入魔了!”

  方笑武看到被子下的燕东全身卷成一团,面色苍白,汗珠滚滚,将手一伸,便要给燕东运功活血。

  燕东突然一把抓住方笑武的手腕,眼神显得极为痛苦,嘶声道:“笑……笑武哥……我……我没事……我……只是肚……肚子痛……”

  “还说没事?你分明就是走火入魔。不行!我得去把老师叫来看看。”方笑武说完,就要出去。

  “等等……”燕东强忍痛楚,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笑武哥,我从小就有肚子痛的毛病,半年发作一次,今天正好是发作之日,你别让人知道我的这个毛病,我忍一会就好了。”

  方笑武听了,禁不住想道:“难道他的身体也和我一样都有问题?只不过我是无法修炼元气,他则是肚子疼。”

  过了一会,燕东的面色果然开始渐渐好转,不再像之前那么痛苦。

  最后,他终于好了,至少没有在流冷汗,从床上爬起来,有些不好意思的道:“笑武哥,吓着了你。”

  “没事。”

  方笑武想了想,问道:“胖子,你家不是登州有名的世家吗?难道你的这个毛病就没办法根治?”

  闻言,燕东目中闪过一丝极为复杂的光芒,偏又一副乐观的道:“笑武哥,你有所不知,我的这个毛病是天生的,纵然是仙丹也没办法治好。咦,唐傲已经走了,我还以为他也和我们一样,赖在床上没起来了呢。”

  方笑武看出一些古怪,本着关心的目的想多问几,但燕东已经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道:“笑武哥,你等我啊,我们待会一起去饭堂吃饭,我肚子好饿,现在可以吞下一头牛,呵呵。”

  “这家伙……”

  方笑武望着燕东的背影摇摇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须臾,燕东梳洗完毕,便与方笑武一块出了大门。

  飞羽宗前域一共有十三个大大小小的食堂,方笑武与燕东要去吃饭的食堂当然是距离宿舍最近的。

  两人花了一点时间来到食堂,只见里面人并不多,三三两两,也就三十多个。

  燕东让方笑武坐下,由他去买吃的,而燕东刚一走开,有人便带着几个小弟朝方笑武走了过来,长了一张马脸,正是周厉。

  周厉因为被方笑武打断过手腕,虽然早已接好了,但此时还隐隐作疼,不敢靠得太近,在几米外站住,道:“方笑武,我等你很久了。”

  “你等我做什么?难道你还想和我比试一次,再让我打断你的手腕?”

  “当然不是,有人要我把这个东西交给你。”

  “什么东西?”

  周厉用左手从怀中摸出一个白色的瓷瓶,道:“这是袁青枫袁大哥让我送给你的,里面有十颗丹药,很珍贵,就当作是上次打伤你的赔礼。”

  “袁青枫会这么好心?”方笑武讥笑道:“你回去告诉你他,澳门赌博网站:我方笑武的伤早就好了,不需要他的丹药。”

  “你!”周厉想生气,但又不敢,最后只能冷冷地道:“方笑武,既然你不接受袁大哥的一片好意,那我只好把这瓶药拿回去还给袁大哥。”说完之后,带着几个小弟灰溜溜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