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37章 彪悍五人组
  (全文阅读)

  听了韩素儿的话后,袁青枫先是愕然,接着便是震惊,最后演变成忿怒,但因为太过愤怒,以至于面表无情,只是全身微微颤抖。

  整个飞羽宗里面,十五岁到三十岁之间的年轻一代,敢说不想和他袁青枫做朋友的人,想来想去,也就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宗主的弟子。

  宗主弟子今年虽然才十七岁,但修为已经比他高得多,已经进入登峰境后期,相信在十八岁前可以踏入造极境修为。

  但是,韩素儿不是宗主弟子,只是一个刚刚入门还不到一个月的外门弟子,居然敢说这种藐视他的话,他已经气得要升天了。

  “袁青枫,你身为磨剑峰主的亲传弟子,修为高达纯青境中期,却跑到这边来向一个外门弟子下毒手,你觉得这样做很威风吗?你也只会欺负弱小而已。所以你更不配做我韩素儿的朋友,我要是有你这样的朋友,我立刻会与他绝交。”

  这话就像是一个巴掌,重重地打在了袁青枫脸上,又像是一把刀,狠狠地插在了袁青枫心口。

  袁青枫那张原本看上去一点表情都没有的脸突然变得涨红,杀气瞬间涌过,眸子内爆闪一道恐怖的光芒,像极了野兽。

  “我杀了你!”

  袁青枫一声大吼,闪电般从三号青鸾台上飞出,凌空横跨五十多米,宛如一只苍鹰扑下,一掌拍向韩素儿的头顶,元力高达三百万,真要拍中了韩素儿的脑袋,绝对可以将韩素儿的头颅爆掉。

  见状,那十几个教师都是吓了一跳。

  他们的修为不见得就比袁青枫低,但他们运用元力的速度绝对没有袁青枫这么快,一出手就可以爆发出三百万元力。亲传弟子就是亲传弟子,虽然修为都是一样的,但袁青枫的年纪才不过二十岁,仅仅只是他们的三分之一,而且对元力的掌控速度也高过于他们,这就是资质的差距啊。

  卢德高,也就是那个出现在十几个教师边上的人,眼见袁青枫要出手杀人,本来想出手阻止,但念头一转,最后没有阻拦,心道:“这丫头口出狂言,已经侮辱了袁青枫,袁青枫就算杀了她,那也是她咎由自取,日后宗主怪罪下来,相信最后也会不了了之。”

  嘭!

  就在袁青枫的手掌将要落在韩素儿头上的时候,澳门赌博网站:韩素儿出手也不慢,玉手一翻,向上一推,也不知道施展了什么功法,居然将袁青枫震得高高飞起,一个飘身,落回了三号青鸾台。

  蹬蹬蹬。

  韩素儿的力量似乎比不上袁青枫,向后退出三步,面色微微一白。

  此时,袁青枫站在台上一脸吃惊的望着韩素儿,不敢相信韩素儿会有这么大的本事。

  三百万元力,那可是炉火境后期才能发出的劲道,哪怕是还没有出师的顶尖内门弟子,也不可能接得下来,因为尚未出师的顶尖内门弟子修为再高,也达不到炉火境,再强也就是贯通境巅峰。

  不怕说一句大实话,他袁青枫这一掌即便是教授记名弟子的许多教师也要被他打得半死,因为教授记名弟子的教师修为一般都是炉火境,又怎配与他这个修为达到纯青境中期的年轻高手为敌?

  韩素儿只不过是一个外门弟子,再怎么出众,也远远抵挡不住他的这一掌,他要杀韩素儿还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手?

  但现在,韩素儿不但没有死,而且还隐隐能够与他抗衡,这简直就是飞羽宗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韩素儿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进入飞羽宗?难道她是飞羽宗敌人打入飞羽宗内部的奸细?

  不等袁青枫开口质问,卢德高双肩微微一动,转眼出现在韩素儿附近,冷声喝道:“丫头,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个班的弟子?”

  韩素儿面对修为已经达到了造极境后期的卢德高,居然一点也不畏惧,口气淡淡地道:“我叫韩素儿,至于我是哪个班的弟子,你自己可以去查。”

  虽说韩素儿刚才展示了令全场为之震惊的实力,但卢德高身为飞羽宗的精英弟子,而且还是磨剑峰的一员大将,甚得磨剑峰主器重,韩素儿竟然不把他放在眼里,这也未免太狂傲了。

  难道她就不怕卢德高一时动怒,将她废了?

  “好你一个小丫头,竟敢用这种狂妄的口气跟老夫说话,你知不知道老夫是什么人?”

  “你是谁?”

  “老夫名叫卢德高,来自于磨剑峰。”

  “原来你与袁青枫是一伙的。”

  此话一出,那十几个教师都是禁不住为韩素儿暗中捏了一把冷汗。

  不管韩素儿是谁家的世家弟子,只要她还是飞羽宗的弟子,她就得遵守飞羽宗的规矩。

  她竟然敢当着那么多人面讥笑卢德高,不但有违门规,而且还惹到了卢德高,只要卢德高愿意,完全可以废掉她的修为。

  “放肆!”卢德高虽然没有任何职位,但他可以称之为磨剑峰的准峰主,除了磨剑峰主之外,修为能与他旗鼓相当的也就只有一个名叫威震海的高手,“小丫头,老夫本来想问清楚你的来历后再和你计较,没想到你骄傲自满,连老夫都不放在眼里,老夫只好把你……”

  说到这里,左手缓缓举起,暗中运气,瞬间在掌心运集了一千万元力,但因为没有任何外放的迹象,所以看上去一点动静都没有,而这也正是他的阴险之处。

  他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就不会给韩素儿任何活命机会,杀无赦!

  蓦然,一个苍老声音传来道:“住手。”

  卢德高听了,心神不由一凛。

  那十几个教师则是将身一弓,显得十分恭敬,可见在他们的心目中,来人的地位远远超过卢德高,他们必需行礼。

  “卢德高,韩素儿不是一般外门弟子,你不要为难她。”

  那个苍老声音顿了一顿,接着又道:“韩素儿,你既然进入我飞羽宗接受训练,就该遵守飞羽宗的门规,下次千万不要再招惹这种事,否则连本座都没办法为你说话。好了,你们全都散了吧。”

  说完,再也没有任何声息,宛如没有来过一般。

  此时,那十几个教师走了出来,叫场上的外门弟子全都散了,该干嘛的干嘛去,不要围在三号青鸾号附近。

  袁青枫当然知道说话的人是谁,他不敢造次,也不敢瞪一眼韩素儿,冷冷的瞟了一眼方笑武后,将身一起,飞纵出去。

  卢德高怪异的望了一眼韩素儿,转眼追上袁青枫,与袁青枫一起离开。

  方笑武怀疑那个只听到声音却见不到人影的人就是飞羽宗宗主胡满天,走到一位教师面前,问道:“老师,刚才那位……”

  “方笑武,别多问,这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事。”

  “咳咳,老师,我只是想问问这位前辈是否就是我们飞羽宗的宗主,我还没有见过他老人家呢,今日听到他老人家的声音,确实是无比威严,气势万千。”

  那名教师听了方笑武拍马屁一般的话,又气又笑,轻叱道:“方笑武,这种话以后最好别说,要是让宗主听到了,一定会罚你扫一个月的地。”

  “为什么?”

  “因为宗主最讨厌别人怕他的马屁。还有,刚才那位前辈不是我们飞羽宗的宗主,而是……”说到这里,那名教师压低声音道:“方笑武,我实话告诉你吧,这位前辈是我们飞羽宗的一位副宗主,至于名讳,你就不需要知道了。我之所以偷偷告诉你,那是看在令狐十八的面子上。你要不是令狐十八的义弟,你跟我说话我理都不理呢。哈哈,快走吧,你再不找个地方疗伤,万一有个三长两短,那就真的要一命呼呜了。”伸手在方笑武的肩头上拍了拍,大步离开现场。

  方笑武目送这位教师远去,心里想道:“原来他知道我是谁,看来我是令狐十八义弟这件事已经在老师之间传开,这样也好,有了令狐十八这个义兄当盾牌,我也能免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仔细一想,觉得不对,又想:“妈的,袁青枫那厮突然找上我,难道是跟令狐十八有关?他那天不把磨剑峰主放在眼里,磨剑峰主虽然不说,但心里面肯定非常生气。袁青枫是磨剑峰主的徒弟,不敢直接去找令狐十八,所以就来找我。对,一定就是这样。”

  “笑武哥,你在想什么?”燕东问道。

  “没什么。”方笑武回过神来,说道。

  “哥哥,你的伤不要紧吧?”王西贝一脸关心的问道。

  “没事,哥死不了,回去后运功调元一下,应该就能痊愈。”方笑武笑嘻嘻的道,一副没把伤势放在心上的样子。

  其实,他自己也觉得很奇怪,之前明明觉得一双膝盖疼得就要粉碎了,但那种痛苦只是持续了十几秒,后来就完全感觉不到了,而这也是他为什么没有急着找地方运功疗伤的原因。

  “彪悍五人组,你们还站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离开!”清场的一位教师眼见方笑武等人还站在这边说话,不肯离去,便大声吼了一句。

  就这样,彪悍五人组不得不离开三号青鸾台周围,踏上了远方的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