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28章 令狐十八
  (全文阅读)

  方笑武、乌大冲、何斌、孟飞四人回到益阳城后,方笑武深信乌大冲、何斌、孟飞三人对自己忠心不二,不会出卖自己,将他们三个直接带去他与王西贝所住的客栈,还把他们三个介绍给王西贝认识。

  王西贝起先还有些怀疑乌大冲三人别有用心,但她在一边观察了一会,看出乌大冲三人无论是在言语上还是在行动上,都对方笑武万分恭敬,就像是把方笑武当成了类似少爷一般的存在,也就不再疑心。

  只听何斌道:“方少爷,剑啸门的人可能会随时找到这边来,何某先出去打点一下,以免客栈的伙计胡言乱语言,坏了你的大事。”

  方笑武知道他是老江湖,精于此等事情,便点点头,说道:“有劳。”

  何斌笑道:“方少爷,今后这种小事全都交给何某处理,不然的话,何某倒是显得有些无所事事了。”说完,向孟飞递了一个眼色,意思是让孟飞跟他一起出去,留下大哥乌大冲在屋里和方笑武说话谈天。

  “二哥,我跟你出去瞧瞧。”

  孟飞十分知趣的跟着何斌一起出去了。

  两人走后,乌大冲一脸无奈的笑道:“方少爷,你别看我们三兄弟都是几十岁的人了,其实我们三兄弟认识也才不过十余年,正式结拜刚好是十年,今后如有做得不对的地方,还请你多多包涵。”

  方笑武笑道:“原来你们三兄弟认识的时间才十余年,我还以为你们年轻的时候就认识了。”

  乌大冲道:“方少爷如果有兴趣的话,以后乌某再把我们三兄弟怎么结拜的经过告诉你。”

  “那敢情好。”方笑武顿了一顿,问道:“乌老大,你们这次帮我杀了剑啸门的人,难道就不怕剑啸门有一天会找到你们头上来吗?”

  “这个我们倒没有想过。”

  “你们没有想过?”

  “方少爷,不瞒你说,有人告诉我们,说我们要是遇到你,如果能在你的身边当差做事,今后就会有肉吃。我们三兄弟为了给你弄一个见面礼,只好拿包胆天开刀,事先压根儿就没有想过这么做的后果。”

  听了这话,方笑武苦笑一声,说道:“义父他老人家真的这么说吗?”也不指望乌大冲会回答,接着道:“乌老大,你们兄弟放心吧,我方笑武虽然年纪还小,但我也是个男人,只要我有肉吃,绝不会让你们吃素。”

  乌大冲哈哈一笑,道:“那就多谢方少爷了。”

  其实,乌大冲、何斌、孟飞三人真想吃肉的话,还会吃不到吗?

  “有肉吃”只是一种比喻,龚剑秋的话是暗示他们三兄弟只要好好听从方笑武的话,他们三兄弟今后的命运将会改变。

  对于修炼之人来说,没有比提升修为更值得自己去做。

  他们三兄弟自忖资质有限,而且年纪也不小了,再像以前那么折腾的话,有生之年只怕也很难进入登峰境。

  能够突破炉火境,踏入纯青境,对他们来说就已经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

  龚剑秋的本事有多大,他们不清楚,但他们知道龚剑秋要杀他们,也就吹口气的事儿。

  他们为了自己的将来着想,一定会好好听从方笑武的指示。

  就算将来方笑武帮不了他们提升修为,就凭龚剑秋的本事,应该可以让他们大幅度提升修为,说不定还会让他们因此迈入武神的行列。

  ……

  果然不出何斌所料,距离何斌与孟飞出去不到半个小时,剑啸门的弟子就找到了客栈这边来,为首那人正是那四个剑啸门高手中的一个。

  当然,这人的修为再高,也高不过何斌与孟飞,甚至连包胆天都大为不如,乃贯通境前期的高手。

  有何斌和孟飞在外面挡着,要不了一会,剑啸门的弟子全都走了。

  可笑那个剑啸门高手临走的时候还与何斌、孟飞两人有说有笑的,他要是知道他们的堂主包胆天就是死在孟飞的手中,恐怕会吐血三升。

  次日,天麻麻亮时分,方笑武等人便离开了益阳城。

  出城的时候,何斌多了一个心眼,当先探路,果然发现城外有十几个剑啸门的弟子躲在暗处窥视。

  何斌也没惊扰他们,只是查出他们的躲避之处,随后带着方笑武等人专门避开这些地方,神不知鬼不觉的远离了益阳城。

  因为有何斌带路,免去问路的时间,要不了半个月,方笑武五人晓行夜宿,去势如箭,早已远离剑啸门可以控制的范围。

  这天中午,他们五人来到一处地方,名叫三家镇,乃三不管地带。

  此地鱼龙混杂,街面上到处都能看到佩戴武器的人,除非是修真之士,否则就算是胆子再大的客商,也不敢随便在此多做停留。

  他们五人本来不想在这里驻足,但他们刚一进镇,就被一个老头缠住了。

  那个老头看上去至少有八十岁,下巴留着稀稀落落的白须,仔细一数,一共是九根。无独有偶,他的头顶也长着九根白发。加在一起,也就是十八根。而他的名字也叫令狐十八,至于是不是他的真名,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据令狐十八说,三家镇来了一个高僧,法号通天,自称罗汉转世,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未来,已在三家镇开坛八日,今天是第九日,也是最后一天。然而这个通天大师不是善翁,他给人看相需要一锭金子。

  令狐十八穷得叮当响,眼见方笑武一行穿得比较阔绰,就想跟方笑武借一锭金子去让通天大师给自己看相。

  王西贝名义上是方笑武的妹妹,听说令狐十八想跟方笑武借金子,就一直不肯给,说令狐十八是大骗子,所以双方就缠上了。

  “我说这位小妹妹,我要是大骗子,我天打五雷轰。”令狐十八指天发誓,一副我不是大骗子的样儿。

  “谁是你的小妹妹?你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纪了。”王西贝气得要给令狐十八一拳,但又担心自己一拳把他打打倒,他会趁机讹诈自己。

  “哟哟哟,小妹妹,你别瞧不起老人家。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老人家经验多,见识广,还会带小孩。”

  “你会带小孩?我看你只会拐卖小孩吧?”

  “哟哟哟,别糟践老人家,老人家心脏弱,承受不起。”

  “哼。”王西贝冷笑一声,道:“听说这三家镇属于三不管地界,你要是一个普通的老人家,早就被人打死了。你快走开,不要缠着我们。”

  令狐十八不理会王西贝,对方笑武道:“这位公子,我看你福星高照,将来一定多子多孙,你就行行好,借我一锭金子去找通天大师看看我的未来吧。”

  “你这老家伙都老得快入土了,还有什么未来?”

  孟飞忍耐不住,上去一把将令狐十八推得连连后退,看似粗心的他,其实是在试探令狐十八到底会不会武功,结果他一试之下,丝毫感觉不出令狐十八懂得修炼。

  “打人啦,大人啦……”

  令狐十八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声喊道,但三家镇的人谁也没有看他,因为这老家伙已经不止一次这么干过了。

  孟飞眉头一皱,正要上去把令狐十八揪起来打一顿,方笑武淡淡一笑,对王西贝道:“妹妹,给他一锭金子吧,算在我的头上,我会还你。”

  “哥哥!”王西贝一跺脚,看上去真把方笑武当成了自己的哥哥,正在为哥哥的上当受骗而着急。

  “没事,给他吧。”

  “好,这可是你的钱,到时候被骗了不要赖我。”王西贝掏出一锭金子,扔在令狐十八手边,娇声喝道:“大骗子,还不快走?”

  “多谢公子,多谢小妹妹,多谢三位老弟,我令狐十八烧香拜佛感谢你们,感谢你们八辈祖宗。”令狐十八迅速捡起地上的金子,腾地一声爬起来,一溜烟似的跑了,一点也不像个八十多岁的老家伙。

  何斌见了,笑道:“三家镇果然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这么一个不懂修炼的老兄能够在这里生存下去,看来绝非等闲之辈。”

  他说的绝非等闲,不是指令狐十八是高手,而是指令狐十八能够在三家镇混饭吃,肯定有他的过人之处。要不然的话,令狐十八不是早就被人打死就是被人赶出了这里,又岂能还会在这里撒野?

  “通天大师是谁?”方笑武边走边问。

  乌大冲、何斌、孟飞都是摇摇头,表示都没听说过。

  “应该也和令狐十八一样,是个大骗子。”王西贝道。

  方笑武笑了笑,不置可否。

  很快,他们走到了一家酒楼外,突听一个声音在头上响起:“公子,快上来,我请你喝酒。”

  方笑武抬头一看,哭笑不得,因为他正好看到令狐十八手里拿着一只大鸡腿,将一颗留着九根毛的脑袋伸出二楼的窗外,大嚼不已。

  “好你一个老东西!”孟飞看上去比王西贝更急,怒道:“你不是说你要拿金子去看你的未来吗?怎么跑这里吃喝来了?”

  “哟哟哟,皇上不急太监急。公子,你快上来,我会给你解释清楚。”令狐十八一副我很有道理的样子。

  方笑武听了,不由笑道:“好呀,我倒想听听你怎么解释。”

  说完,第一个走进酒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