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27章 三个随从
  (全文阅读)

  那少年在方笑武的脸上注视了一会,突然嘿嘿一笑,说道:“果然是你,方笑武,你还认得我吗?”

  “当然认得,你不就是王西贝的那个表哥吗?”方笑武知道躲不过去,干脆站了起来。

  这时候,那十六七岁的少年问道:“贾老弟,你认识他?”

  那少年道:“郭少,这小子名叫方笑武,乃是武阳城方家的人。对了,他还是我表妹的未婚夫,应该是前未婚夫才对,郭少应该听说过吧。”

  “方笑武?啊,我想起来了,就是方家的那个废物吗?”

  “对,就是那个废物。”

  “他不是住在武阳城吗?怎么跑到益阳城来了?”

  “我也觉得奇怪。废物,说,你来益阳城干什么?”

  “你说谁是废物?”方笑武问道。

  王西贝的那个表哥一怔,旋即大笑一声,说道:“好你个废物,居然敢反问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我管你是谁?”方笑武淡淡的道,澳门赌博网站:他知道自己已经被这个家伙找上了,再继续伪装下去,这家伙只会越来越嚣张。

  王西贝的表哥怒叱道:“废物,我告诉你,我是贾家的人。你听说过贾家吗?就是武阳城东边八百里外的贾家。我叫贾不凡,是贾家家主的第三个儿子。我们贾家比你们方家强多了。你这个废物竟敢顶撞我,我……”

  此时,站在一边的那个剑啸门弟子以为自己的机会来了,突然伸手一抓,向方笑武的肩头抓去,喝道:“竟敢对贾公子无礼,你过来吧你!”

  嘭!

  那家伙的五指确实抓在了方笑武的肩膀上,但没等他发力,方笑武只是肩头一晃,已将他的手震开。

  “哎哟。”

  那家伙痛叫一声,觉得五指刺痛,只是甩了几下,五根手指已经变得像是五根大萝卜,又红又肿。

  “你……你……”

  那家伙还以为方笑武的肩膀上染了剧毒,自己中了毒,吓得面色惨白,颤声道。

  “咦,没想到你这家伙不是废物了,难怪敢与我叫板,不过你与我比起来,还差得远呢,你再强顶多也就是门道境中期,而我早已是登堂境后期。”贾不凡道。

  砰!

  贾不凡突然飞了出去,却是被方笑武一脚踢中,险些昏死过去,要不是方笑武看在他是王西贝表哥的份上,这一脚足以将这小子活活踢死。

  转眼间,场面大乱。

  许多人站了起来,好些人还在为剑啸门的霸道生闷气,此时见到方笑武敢与剑啸门为敌,无不暗中叫好,虽然没有出手帮方笑武,但也装作向外走的样子,让场面更乱,剑啸门的高手想围攻方笑武根本就办不到。

  片刻后,方笑武从酒楼里飞奔而出,正打算朝反方向过去的时候,一道人影从酒楼里冲了出来,正是那个姓包的堂主,全名包胆天。

  包胆天的修为虽然不是炉火境,但也是贯通境后期,除非是乌大冲三人与他为敌,否则其他客人再怎么扰乱他,也没法难得住他的脚步。

  方笑武刚一出酒楼,他便立即追了出来。

  “小子,你跑不了!”包胆天冷笑道。

  嗖一声,方笑武上了屋顶,几个起落远去。

  包胆天自认修为远远在方笑武之上,不慌不忙的跟在身后,倒有一些猫捉耗子的意思。

  “包胆天,抓活的!本公子要亲手剥了他的皮。”那十六七岁的少年第二个跑出来,但并没有追出去。

  “公子放心,他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片刻后,方笑武与包胆天一前一后消失在屋顶的尽头,往城外而去。

  “别追了,包胆天会把那个废物抓回来的。”那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将手一挥,下令道:“无论王西贝躲在什么地方,你们都要给我找出来!”

  “是,公子。”

  那四个剑啸门的高手带着几十个剑啸门弟子分化成四批人,到城中各处继续寻找可疑人物。

  ……

  方笑武出了益阳城后,在城外飞速疾奔起来。

  包胆天一直在后面跟着,原本以为方笑武疾奔几十里之后,会累得半死,到时候自己就能以逸待劳将方笑武擒下。

  没想到的是,他追了大半天,前面的方笑武速度一点也没有慢下来,反而越来越快,心头不由暗暗惊异。

  又追了十多里后,包胆天猛然加快速度,化作一道电光,直接从方笑武头上飞了过去,飘落至地,冷笑道:“姓方的,你别妄想从本堂主手底下跑掉,跟本堂主回去,难道真要本堂主把你打个半死你才甘心?”

  “姓包的,你真以为我会怕你?”

  方笑武从储物戒指里拿出木剑,身形往前一扑,一剑刺出。

  铛!

  包胆天自视过高,想要用手指弹飞木剑,结果差点被木剑刺伤,惊出一身冷汗,与方笑武错身而过后,反手一掌拍出。

  “嘭”一声,方笑武的反应也不慢,亦是反手一掌打出,与包胆天的手掌相接,火阳掌全力爆发。

  尽管他运起了《九重九劫功》第一重,但最后还是敌不住包胆天的掌力,被震得向前飞了十七八米才落下地来。

  此时,包胆天已在二十米外落下,缓缓抽出腰间的佩剑,冷声道:“姓方的,想不到你们方家的功法颇为不赖,居然没有被本堂主的掌力打伤。这是你自找的,本堂主一旦动剑,三招之内,你必输无疑。”

  他全身一紧,正要出剑,忽听“铛”的一声,身后飞来一物,像是一把飞刀,被他转身一剑挑开。

  “乌……”

  包胆天面色大变,才刚喊出一个字,砰一声,头顶立时中了一掌,元力源源不断灌下,形同洪水猛兽。

  这一瞬间,包胆天运足了全身元力,差不多有八十万,想要护住脑袋,同时也是和头上的人硬碰。

  可是,一掌打中他头顶的那个人修为在他之上,乃炉火境前期,发出的元力更是高达百万,仅仅一个呼吸,包胆天立时不敌。

  轰!

  包胆天全身剧烈一震,竟是被打得脑袋开花,心脉尽碎,一命呜呼,连手中的剑都尚未来得及刺出。

  “呼”一声,打死包胆天的那个人身形一抖,翻飞落地,甩了甩手腕,叫道:“这家伙不愧是剑啸门的堂主,明明修为比我差了两个层次,拼命之下,居然也能将我的手腕震得隐隐作疼。”

  “咦,是你们?”

  方笑武看清来人后,诧声道。

  “不错,正是我们。二弟,包胆天与你总算有过一面之缘,你把他埋了吧。”将飞刀接回收进怀中,乌大冲道。

  “是,大哥。”

  话音一落,一条人影抱起包胆天的尸体,几个起落后,转眼消失在黑沉沉的夜色里,正是姓何的那个青袍老头。

  乌大冲捡起地方的宝剑,一手握着剑柄,一手捏着剑身,暗中发功。

  忽听“嘭”一声,一柄颇有灵气,吹毛断发的宝剑就那么被乌大冲震得粉碎,剑鞘也不例外。

  乌大冲拍拍手,朝一脸疑惑的方笑武拱拱手,道:“方少爷,乌大冲给你问好。”

  “你们……”方笑武搔搔头,看看乌大冲,又看看打死包胆天的孟飞。

  “方少爷,我们是……”孟飞道。

  “三弟,你忘了那个人是怎么交代我们的吗?”乌大冲忙道。

  “啊,我差点忘了。”孟飞赶紧改口,不敢再说下去。

  方笑武越发疑惑,问道:“乌老大,你们三兄弟为什么要帮我?”

  “天机不可泄露。”

  “你们……”方笑武眼珠子一转,隐隐猜到了几分,笑道:“我明白了,你们是不是见过我义父?”

  “方少爷,你的义父是?”乌大冲故作不解的问道,其实他知道方笑武的义父是谁,只是不敢说出来而已。

  “哈哈,你还跟我装糊涂。原来义父早就收服你们了。乌大冲。”

  “乌某在。”

  “你们三兄弟肯听我的话吗?”

  “我三兄弟愿为方少爷效犬马之劳。”

  “方少爷,你叫我们向东,我们就向东,你叫我们杀人,我们就为你杀人。”孟飞拍着胸口道。

  “谁说我要你们杀人?”方笑武道:“人家不来招惹我们,我们又何必去冲撞人家?孟老三,我看得出来,你们三兄弟里面就你脾气最火爆,今后别动不动就说要杀人,本少可不是屠夫。”

  “是,方少爷。”孟飞垂手道,一脸信服,像是从一只老虎变成了一只小猫。

  方笑武也没有追问他们到底是怎么被龚剑秋收服的,想了想,问道:“你们知道怎么去飞羽宗吗?”

  “回方少爷,乌某与三弟都没有去过飞羽宗,不过二弟去过飞羽宗,等他回来后,由他告诉方少爷吧。“

  方笑武听说青袍老头去过飞羽宗,不觉大喜,问道:“对了,乌老大,你二弟叫什么名字,我只知道他姓何。”

  “他叫何斌。”

  “原来他叫何斌。”方笑武暗道:“看来这三兄弟各有性格,乌大冲本事最大,也最稳重。何斌最机智,见识也比较广。孟飞性子最急,但也最狂。”

  不多时,只见何斌从夜色里一跃而出,转眼来到这边,朝方笑武抱拳行了一个礼,喊道:“方少爷。”

  “不必客气。何老二,听你大哥说,你去过飞羽宗?”

  “何某年少的时候去过一次,如果方少爷要去飞羽宗,何某可以为方少爷带路。”

  “那好,咱们先回城,我还有一个同伴在城里。”

  说完,四人展开身形,往益阳城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