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26章 与美同行
  (全文阅读)

  “这……”方笑武的心思被王西贝看出,澳门赌博网站:觉得有些尴尬,干笑一声,说道:“王姑娘,救命之恩绝不是一把刀可以偿还的,这只是我的一点心意。你有什么事,可以叫我去做,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不皱一下眉头。”

  “我不让你上刀山下火海,我只想求你一件事。”

  “什么事?”

  “不要把遇到我的事告诉别人。”

  “这个好办,打死我都不会说。”

  “那好,咱们就此别过,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方笑武微微一愣的工夫,王西贝已经走开,只是去了五六米远,她的脚下便加快步子,看上去像是不敢在这里多做停留。

  “王姑娘……”

  方笑武目送王西贝远去,突然之间,没来由的,或者说是处于一种对王西贝的怜惜,忍不住喊了一声。

  听到他的喊声,王西贝娇躯微微一抖,在远处停住脚步,但没有转身。

  “方笑武,你还有什么话要说?我不像你,已经是一家之主,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王西贝道。

  方笑武听了这话,越发觉得这件事十分蹊跷。

  他略一沉思,说道:“王姑娘,你又何必说这样的话来挖苦我?武阳城我是回不去了,不过我有一个地方可去,如果你没有地方去的话,不如和我一起去吧。到了那里,我保证没人会欺负你。”

  “天下还有我王西贝的容身之处么?”

  “有。相不相信我,就在你的一念之间。”

  “方笑武,你就不想问问我为什么没有去剑啸门么?”

  “这是你的事,我没办法多问,不过你愿意说的话,我会洗耳恭听。”

  “你……”

  王西贝突然转过身来,一字一句的道:“方笑武,我相信你,正如你相信我。从此以后,我们就是一条线上的蚂蚱。”

  “什么跟什么啊,说得我们就好像一对恋人似的。我与你的婚约早已解除,要不是你救过我,我也不会让你和我在一起。”

  方笑武心想。

  一个小时后,两人一路机警的从大山里走出。

  不久,他们上了官道,在官道上飞奔起来。

  往西去了三十多里,路过一家小镇,根本不用方笑武掏钱,王西贝就用自己随身携带的钱买了两套新衣裳。

  找一家客栈住下,每人一套新衣裳,各自换了。

  当天晚上,两人在自己的房里运功调息,终于痊愈。

  次日一早,王西贝往自己的左脸抹了一层黑乎乎的东西,好像是锅灰。

  方笑武担心马王彪正在寻找自己的下落,就跟王西贝要了一些锅灰似的东西抹在脸上。

  这么一来,他们两个看上去就像是一对兄妹,一路同行,倒也不会显得突兀。

  方笑武要去的地方当然是飞羽宗,只是飞羽宗十分遥远,以他们的速度,加上要一路打听,至少要一个月后才能达到。

  两人晓行夜宿,时光飞逝,转眼过了三天,来到一座大城市,繁华程度一点也不在武阳城之下,名叫益阳。

  登州境内修真门派极多,益阳城内也有好几家,而且档次比武阳城的五大世家高,城中最厉害的高手都是纯青境级别。

  方笑武与王西贝都是第一次来益阳城,加上进城的时候天色不早,所以两人就打算在城里歇一晚,明日天亮再启程。

  晚饭后,方笑武独自一人走出客栈大门,在城里转悠起来。

  他感觉得出来,这一路上,王西贝的神情显得十分紧张,似乎在躲避什么人。

  他虽然没问王西贝原因,但隐隐猜到王西贝要躲避的人是剑啸门的弟子。

  剑啸门在登州境内属于二流修真宗派,门主名叫郭一峰,据说修为已经达到了出神境巅峰。

  此外,剑啸门还有几个外人不知道姓名的宿老,修行了几百年,修为比门主郭一峰还要高,传说中已经达到了入化境后期,算得上是高级武神。

  如果王西贝真的是在躲避剑啸门弟子,那她应该要小心再小心,不能随便外出。

  剑啸门弟子多达两万,真要寻找王西贝的下落,通常情况下,王西贝是很难躲得了的,除非她一直藏在深山里。

  逛了几条大街,天渐渐黑了下来,路过一家酒楼外的时候,方笑武发现这家酒楼生意极好,且招待的客人里面,绝大多数都是修炼之士,而这种地方最合适打探消息,于是举步走进酒楼,找了一个角落坐下。

  他脸上因为抹着锅灰,看上去像是个土里土气的少年,倒也没什么人注意他。

  点了两个小菜,外加一壶小酒,慢慢吃喝起来。

  他知道这些客人里面不乏修为比他高的人,没敢运功去偷听,以免发生误会,只是竖起耳朵,能听多远就听多远。

  隐隐约约中,他忽然听到了一个颇为熟悉的声音,仔细一听后,猛然想起这个人是谁,心道:“原来是这三兄弟。”

  他循声望去,很快就看到了三条认识的身影,正是乌大冲三兄弟。

  这三兄弟的修为都是炉火境,只是乌大冲要更高一层,属于炉火境中期,而他的两个拜弟都是前期。

  只听那红面老者道:“大哥、二哥,龙家的宝物早已被世外高人拿走,我们也从武阳城到益阳城游玩了十来天,不知我们下一步该去何处?”

  “三弟,你这么快就玩腻了么?”乌大冲道。

  “说实话,这里也没什么好玩的。”红面老者道。

  话音刚落,忽见一大群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除了为首五个人之外,其他人年纪都不大,二十岁到三十岁之间,每个人的胸口都绣着一个特殊的标记,宛如一把腾飞的小剑,稍微有些眼力的人都看得出这正是“剑啸门”的标志,没大本事的话,谁也不敢招惹。

  “给我搜!”

  那五个为首中的一位看似大头目的人将手一挥,冷冷下令。

  转眼间,几十个剑啸门弟子呼啸而出,在酒楼里搜索起来。

  这些剑啸门弟子的修为都不高,最高的也就是门道境前期,在座的客人里面修为最低的也是登堂境,但他们谁也不敢生气,乖乖的接受检查。

  红面老者自忖修为比那个大头目都要高,面色一沉,想要动怒。

  但在这一瞬间,青袍老头突然站起身来,哈哈一笑,说道:“原来是包兄,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剑啸门的那个大头目眉头一皱,望了望青袍老头,问道:“你是……”

  青袍老头道:“包兄,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

  那个大头目想了想,嘴角划过一丝怪笑,说道:“原来是何兄,十几年不见,何兄风采依旧。”

  “好说,好说,包兄,听说你当上了剑啸门的堂主,恭喜,恭喜。”

  “哈哈,那都是三年前的事了。何兄,你身边这两位是?”

  “这是何某的结拜大哥,名叫乌大冲。”

  “乌大冲?爆裂刀乌大冲?”

  “正是乌某。”乌大冲起身道。

  “这位是何某的结拜三弟,名叫孟飞。”

  听二哥提到自己,那红面老者有些不情愿的站了起来。

  此时,三个剑啸门的弟子找到了这边来,知道这三个人正在与堂主说话,也没多看一眼,直接绕了过去。

  “包兄,请恕我冒昧的问一句,不知贵门要找什么人?”

  “这件事说来话长,一时半刻也说不清楚。何兄,你听说过武阳城王家吗?”

  “听说过。”

  “那王家的丫头,本是我剑啸门的徒弟,然而就在半个月前,她居然敢逃跑,包某奉命出来捉她回去,何兄若是见到她的话,还请帮个忙,将她拿下。”

  “包兄说的可是王西贝?”

  “正是这个丫头。”

  “明白了,何某若是见到她,一定会劝她回去。”

  就在这时,两个二十岁不到的华服少年昂首阔步的走进酒楼,一脸神奇,那姓包的大头目急忙让开一步,其他四个剑啸门的高手也都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儿。

  左边那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目光一扫,环视整个酒楼,傲然说道:“你们全都给本公子听着,凡是看到王西贝的人,只要去剑啸门通报一声,本公子就赏赐一万个金子。谁要是帮本公子擒下王西贝,本公子另有重谢。”

  “谁是王西贝?”有人嘀咕了一句。

  “放肆,跟我站起来!”那四个剑啸门高手的一个厉声喝道。

  “高副堂主,不要生气。”那少年道:“王西贝是什么人,本公子已在城中贴了她的画像,大家去看看就明白了。”

  这个时候,一个剑啸门的弟子找到角落里,觉得方笑武有些可疑,指着方笑武问道:“你是什么人?”

  方笑武故意将自己的声音弄得低沉沉的,说道:“你们公子要找的人是一个女人,你看我哪一点像个女人?”

  “好你个小子,竟敢顶撞我?看我不把你……”

  “等等。”右边的那个少年突然说道。

  方笑武一听这个声音,心里不觉叫了一声苦,知道躲不过去了。

  只见一条人影向这边走了来,虽然不是剑啸门的人,但那个剑啸门的弟子也不敢得罪他,躬身站到一边。

  “抬起头来。”那少年大声喝道。

  “我天生这样,没办法抬头。”方笑武淡淡的道。

  “我叫你抬头,你敢不抬?”那少年冷笑道。

  没办法之下,方笑武只能将低着的头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