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23章 七十万元力
  (全文阅读)

  “妈的,澳门赌博网站:原来银笛子与方笑易真的早就认识了。”

  方笑武暗中推算了一下时间,心头猛然一震,之前想不通的地方终于豁然开朗,心道:“我想起来了,银笛子那晚在杀我之前,曾经叫出我的名字,还说我是一个废物,明明就是知道我底细。如果他与方笑易认识,他知道我是谁也就解释得清楚了。等等,银笛子为什么要杀我?难道仅仅是因为想吸取我体内的灵气?应该不止是这样。是方笑易请他这么做的。对,就是这样。还有,因为银笛子没有杀掉我,反而失踪了,引起了方笑易的怀疑,所以他才会叫方义杰把我请回方家,想弄清楚原因。方笑易啊方笑易,没想到你对我早就起了杀机,幸亏我命大,没有被银笛子杀死,如若不然,我连真正的凶手是谁都还蒙在鼓里。”

  马王彪眼见方笑武不出声,还以为方笑武是在思考该怎么说。他有的是时间,也不怕方笑武在他面前耍把戏,也就一直等着。

  “看来这家伙认定银笛子的失踪与我有莫大关联,我若不给他一个交代,别说我会死,就算是方家几百条人命,也会被他拿来威胁我。虽然我与方家没什么感情,但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我又岂能让其他人跟着我一起送死?”

  方笑武不是那种自私自利的人,既然银笛子的死与他有关,他绝不会把方家拖下水,转念之间,已经有了注意,说道:“姓马的,我带你去见银笛子。”

  “好。”马王彪道。

  “家主。”那个对方笑武最忠心的长老看出这里面有问题,担心方笑武会一去不复返,大声喊了一下。

  “大长老,我知道你的本事一点也不比方笑易差,我这次外出凶多吉少,如果我真的不能回来,方家以后就由你来掌管。”

  “家主,我们与他拼了。”大长老道。

  “拼?怎么拼?”方笑武道:“我实话跟你们说吧,他的修为是造极境,跺一跺脚,我们方家都会抖一抖。我虽然年纪小,但我不是蠢货,这件事就这么办了。马王彪,你要是个人物,就不要牵连无辜。”

  “放心,只要你肯带我去银笛子,一切都好商量。”

  “那我们走吧。”

  方笑武头也不回头向厅外走去,觉得脚步无比沉重。

  等他从方家大门出来之后,他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方家的大门。

  这有可能是他最后一次看到方家的大门,今后是生是死,又有谁能预料?

  反正他对方家已经仁至义尽,就算这次福大命大,侥幸躲过了一劫,他也不会再回方家。

  说到底,马王彪只是一个小角色,真正厉害的是马王彪身后的那个主人。他杀了银笛子,马王彪的主人会轻易放过他?他以后想要继续活下去,就得远离方家,远离武阳城,做一只孤独的离群飞雁。

  半个小时后,方笑武带着马王彪来到了断天崖上。

  这一路上,方笑武一直在想该怎么用计摆脱马王彪,因为他还没有傻到真以为自己能打得过马王彪。以马王彪的修为,真要下定决心对付他,其实就跟捏死一只蚂蚁差不多。既然不能力敌,那就只能智取。

  “这里是什么地方?”马王彪问道。

  “断天崖。”

  “断天崖?难道就是传说中连神仙都不敢下去的那个断天崖。”

  “是的。”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你不是想找银笛子吗,他就在这里。”

  马王彪四周扫了一眼,空空荡荡,别说人影,连只鸟雀都没有,面色微微一冷,说道:“方笑武,你是在消遣我吗?“

  “我怎么敢消遣你?那天晚上,我与银笛子来到这里之后,他一时失足,就从那边掉了下去,我拉也拉不住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坠入雾里。”方笑武说着,伸手一指那晚自己一脚将银笛子踢下去的地方,一脸煞有其事。

  “放你娘的屁!”马王彪冷叱道:“方笑武,你不要以为我好说话你就能把我当白痴。我老实告诉你,银笛子是我家少主,他的修为早在两年前就已经是贯通境,整个武阳城也只有赵无极的修为比他稍高,连你那个死去的老子远远不是他的对手。他怎么可能会失足掉下断天崖?你要是再敢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我就先废掉你的修为,然后慢慢的折磨你,直到你说出实话为止。”

  “哈哈哈。”方笑武故意大笑一声。

  “你笑什么?”

  “你果然厉害,我的小把戏居然被你看穿了。你家少主确实厉害,他又怎么可能会失足掉下断天崖?其实他是去了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这个地方离武阳城很远,名字也很陌生,只有我知道,不如就让我带你去吧。”

  “好啊,那我们现在就启程。”

  马王彪也没怀疑方笑武的话,因为他已经警告过方笑武,如果方笑武这次还敢在他面前耍把戏,他绝不会再给方笑武继续“玩弄”他的机会。同时他也相信方笑武也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这也难怪,方笑武在他眼里其实就跟一个小丑差不多,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更重要的是,由始自终,他都没有想过银笛子其实已经死翘翘了。

  他要是知道银笛子已经死了,他就不会对方笑武客气,直接打个半死,然后带回去交给主人发落。

  正因为他不相信银笛子会死在方笑武的手中,所以他才会一直“纵容”方笑武,以至于……

  三天后,方笑武带着马王彪远离武阳城,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要去何处,反正这三天下来,他到处乱走,就像是一只没头苍蝇。

  “方笑武,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两天之内,你要是还不让我见到我家少主,我就立即动手废了你。”

  马王彪开始怀疑方笑武又在耍把戏,严重警告道。

  又是一天过去,两人走了大概一百七八十里,距离武阳城少说也有五百多里,来到了一座市集上。

  方笑武知道自己只剩下了一天的时间,要死也要做一个饱死鬼,就建议到市集上饱餐一顿,马王彪也没有阻止。

  方笑武大步走进一家饭馆,一口气点了十多个菜,米饭更是要了十个人的份量。

  掌柜与伙计起先还以为方笑武与马王彪两个要等人,谁曾想,饭菜刚一上来,方笑武就放开肚子狂吃,一直吃到了第八碗饭的时候,他们才确定桌上的饭菜是方笑武一个人的,因为马王彪与方笑武虽然同处一桌,但一直没有动过筷子。

  开饭馆的有谁不是见多识广,但像方笑武这么大食量的客人,他们别说亲眼见到,连听都没有听说过,早已惊得目瞪口呆。

  半个小时后,方笑武将最后一碗饭吃完,桌上的菜也空空如也,只见他摸摸肚子,夸张似的打了一个饱嗝,说道:“吃饱了,走吧。”

  众目睽睽之下,他起身走出饭馆,似乎忘了付账。

  马王彪将一锭金子往桌上一放,跟了出去。

  直到他们两个走远之后,整个饭馆里才像是炸开了锅,议论纷纷起来。

  出得市集,在官道上走了一会,方笑武转入一条通往山中的小路。

  马王彪双手倒背,一言不发跟在后面,与方笑武的距离始终保持在十米左右。

  不久,两人进了一片大山,在山里走起来。

  深入大山将近五十里后,天色渐渐黑了下来。

  方笑武正在盘算天黑之后,山野之地最适合跑路,说不定可以逃出马王彪的控制,哪怕机会只有万分之一,他也要努力争取。

  “慢着!”

  马王彪已经看出了方笑武的用意,虽然有信心在一片漆黑,到处都能躲藏的山中找到方笑武,但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叫住了方笑武。

  方笑武站是站住了,但他没有转身,双手放在身前,不让马王彪看到自己在干什么。

  “方笑武,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我现在就废了你。”

  “哈哈哈……”

  方笑武大笑一声,身形一抖,朝右边一片草丛扑去。

  “滚回来!”马王彪大喝一声,隔空一抓,一股巨大的吸力罩住方笑武,往自己的方向猛力一拉。

  “杀!”

  方笑武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因为他知道自己根本就跑不掉,故意扑出是诱敌之计。这一瞬间,他借着马王彪发出的吸力倒飞回来,速度远比他自己施展的身法还要快,早已把青玉剑从储物戒指里拿出,青光一闪,百绝九剑展开……

  铛!

  方笑武千算万算,最后还是免不了吃亏在他的修为远远低于马王彪,人家只是屈指一弹,力道万钧,差不多有七十万元力,打中剑身,震得他面色苍白,飞出十多米外,趴在地上连连咳血,腿脚发软,站也站不起来。

  “草!我与你拼了!”

  方笑武心想,但他现在有心无力,能够没有被打个半死就已经是一个奇迹,还想与马王彪动手?无疑是痴人说梦。

  另一边,马王彪自认七十万元力足够将方笑武打个半死,没想到方笑武居然还能趴在地上咳血,而不是昏死,心底禁不住暗暗叫奇。

  七十万元力,那可是贯通境中期才能发得出的力量,方笑武再强也就是融会境中期,承受力顶天也就三十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元力,怎么可能承受得起七十万的元力?这家伙的肉身到底是怎么修炼的?

  “好小子,你方家的功法看来颇有一手,居然没有被我打个半死,你现在……”马王彪说到这里,突然瞪大眼睛,一脸不相信的望着前方。

  只见虽然没有被打个半死,但看上去已经是有气无力的方笑武突然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手里的青玉剑发出比之前更刺目的青光,整个人的力量宛如倍增,尤其是一双眼睛,透出一股淡灰色,诡异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