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22章 绝路?
  (全文阅读)

  方笑武眼见马王彪势大,又知道他是造极境的高手,就算是方家所有高手一起上去对付他,也会输得很惨,头皮不禁有些发麻,但为今之计,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于是就让方方义山去把方笑易乘坐的轮椅推来。

  方笑易来了以后,只见马王彪目不转睛的望着方笑易,后者则是对着他傻笑,像足了傻瓜。

  马王彪修为高深,如果方笑易是假装的,一定瞒不过他。

  小半会后,马王彪轻叹一声,摇摇头,道:“确实是疯了。方家主,告辞。”

  不等方笑武起身相送,他便退出了方家,不知去向。

  “呀,这家伙的修为一定是炉火境!”一个长老道。

  “恐怕不止,应该是纯青境。”另外一个长老道。

  “会不会是登峰境?”第三个长老道。

  “有可能。他刚才那一手绝活,我们根本就看不明白,如果用在我们身上,我们也只有死路一条。”第四个长老仍是一脸心有余悸的道。

  “哼,他就算再厉害,那也不能乱来。强龙不压地头蛇,我们方家好歹也是武阳城的一方霸主,他……”第五个长老说到这里,没听到方笑武出声,有些好奇,低声问道:“家主,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这个家伙为什么会突然跑来我们方家。”方笑武望向方义山,问道:“方义山,你刚才说的话是真的吗?”

  “是真的,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果爹爹与他是朋友,我不会不知道。”

  世易时移,现在的方义山在方笑武的面前不敢有任何欺瞒,老老实实说道。

  方笑武听了,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挥挥手,道:“你们都下去吧,我要在这里好好的想一想。”

  不多时,其他人都离开了大厅,只剩下方笑武孤零零的一个人。

  他坐在大厅里面,一直在想马王彪为什么会找上门来。

  如果马王彪已经打听到他与银笛子见过面的事,那马王彪这次到方家来,找的人应该是他,而不是方笑易。

  马王彪来方家找方笑易,难道是因为他以前认识方笑易,而这件事又瞒过了方义山,连方义山都不知道?

  或者说,马王彪与方笑易并不认识,真正认识方笑易的人是银笛子?

  一瞬间,方笑武似乎已经找到了苗头,但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他虽然感觉自己发现了突破口,但人往往都是这样,明明就走到了真相的边缘,但总是没办法一步走进真相里面,看清事实。

  方笑武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

  左思右想了好一会,仍是没有把所有的事情梳理清楚,觉得头有些疼,便没再思索下去,喃喃说道:“算了,反正马王彪已经走了,应该不会再来了。我这段时间哪儿都不去,就待在家里,想来也不会出什么纰漏。”

  转眼又过了两天。

  此时的方笑武,在每天勤于练功的情况下,虽然没有把修为提升到融会境的中期,但他能够发出的元力已经高达十九万,依照这样的进度下去,相信再过两天,他便可以突破修为,成为融会境中期的高手。

  这天早上,他刚起来没多久,便听到马王彪又来了的消息。

  他心里有些隐隐不安,但又不清楚这种不安来自于何处。

  有那么一刹那的时间,他打算就此离开方家,跑得远远的,不想再见到马王彪。

  然而,他最后还是决定再见马王彪一面。如果马王彪下次再来,他一定会拔腿就跑,绝不再见马王彪第三次。

  与上次不同的是,他这次不但叫来了六个长老,而且还多叫了方家的二十几个高手,每一个的修为都是入室境巅峰,以壮声威。

  很快,只见马王彪在管家的带领下走进了大厅,奇怪的是,他手里还高高举着一个口袋,看口袋的形状,像是里面装着一个人。

  方笑武一怔,心道:“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难道还不死心吗?”

  马王彪将口袋慢慢放下,一脸和气的笑道:“方家主,我们又见面了。”

  “是啊,两三天不见,阁下看上去更精神力了。”方笑武客套的道。

  “方家主,马某第二次登门造访,是想跟你打听一个人。”

  “不知阁下要打听什么人?”

  “马某打听的人这个人名叫银笛子,此人乍一看上去像是一个书生,三十来岁的样子,不知道方家主可曾见过?”

  “银笛子?”方笑武假装第一个听说,满脸疑惑,说道:“不瞒阁下,这个名字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恐怕不能帮阁下的忙。”

  “方家主,说谎话可是要割舌头的。”马王彪似笑非笑的道。

  “阁下这话是什么意思?”

  “方家主,你看看这是谁?”

  马王彪话罢,伸手在麻布口袋上轻轻一拍,一股元力打入,仅仅只是一眨眼的时间,整只麻布口袋粉碎,里面的人终于现出身来。

  除了方笑武之外,其他人全都倒吸一口冷气。

  他们是可以震碎麻布口袋,但要在震碎麻布口袋的情况下不伤害到里面的人,那就不是他们远远能办到的了。要知道人就装在麻布口袋里面,稍一不慎,连人都会被打死,除非是手法巧妙到极点的人,否则很难做到不误伤人。

  “是他!”

  方笑武看清口袋里的人之后,心神一震,不禁有些懊悔。

  早知道这个马王彪如此狡诈,自己就不应该再见他第二次,而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此时再想走掉,无疑是难如登天,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一步算一步。

  “方家主,你认识这个人吗?”马王彪问道。

  “他是……”方笑武故意搔搔头,也没说自己不认识,只是一脸迷糊,似乎已经忘了。

  “方家主,你真是贵人事忙,这也就一个多月的事,你怎么这么快就忘了?”马王彪伸手在口袋里的人肩头上一拍,震开对方麻穴,喝道:“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你要是认错了人,我就挖掉你的双眼。”

  那人揉了揉双眼,瞪大眼睛望着方笑武,足足过了一分钟,才肯定的点点头,道:“大爷,不错,就是他。”

  “喂,你这人也真是的,我什么时候见过你?”方笑武大声问道。

  “这……”那人迟疑了一下,没敢说下去。

  马王彪笑道:“方家主,你这么大声说话,会把客人吓坏的。”尔后向那人挥挥手,说道:“你走吧。方家虽然是武阳城的地头蛇,但马某不怕说一句大话,再厉害的地头蛇,在马某的眼里,顶多也就是一只蚯蚓,今后方家敢动你一根头发,马某就踏平整个方家,让方家鸡犬不留。”

  这些话他是笑着说的,所以听上去更恐怖,远比相貌凶恶之人说出更叫人胆寒。

  要不是他之前展示了精妙的手法,厅里这么多高手早已一拥而上,与他激斗起来。但此时此刻,至少在方笑武没有发话之前,谁也不敢贸然开口,均是在想这个家伙与方家到底有多大的仇恨,为什么要说这种不惜与整个方家为敌的狠话。

  “方……方……”那人战战兢兢的望着方笑武,不敢移步。

  “你走吧,你也是被逼的,我不会怪你。”方笑武道。

  “多谢方……方家主。”

  那人跪下来给方笑武磕了一个头,急忙跑出了大厅。

  “方家主,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马王彪道。

  “我无话可说。”方笑武道。

  “那好,银笛子现在什么地方,你快告诉马某。”

  “不错,我是认识银笛子,但我也不知道他究竟去了何处。”

  “方家主,事到如今你还想否认吗?那天晚上,你在鸿福园吃了那么多的饭菜,刚才那人,也就是鸿福园的伙计,对你印象极深。这件事你不会否认吧?”

  “我不否认。”

  “你正在吃的时候,银笛子突然进入鸿福园,还坐到了你的对面,像是你的朋友。后来,你们两个就手挽手着离开了鸿福园,是不是?”

  “不是,是他抓着我的手臂,我与他不是手挽着手。”

  “不管是什么,反正你是和银笛子一起走的,此乃事实,不容你抵赖。我只想问你一句,银笛子现在何处?”不等方笑武开口,马王彪又补充似的道:“方家主,这是你第二次机会。你可能还不知道,我马王彪不动手则以,一旦动手,绝不会手下留情。你们方家上下没有一千人,应该有五六百吧。”

  “你!”

  方笑武面色一沉,澳门赌博网站:冷冷地道。

  “其实我这个人很好说话,你只要说出银笛子现在什么地方,马某就不为难你们方家。另外马某还想告诉你一件事,距今大概三十四天前,有人看到银笛子出入你们方家,送他出来的人正是方笑易。马某上次登门拜访,就是想看看方笑易怎么解释这件事,谁想他……”

  摇摇头,马王彪没有再说下去,因为他后面的话谁都听得明白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