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21章 义父只有一个
  (全文阅读)

  九月十七,也就是麒麟神剑飞出武阳城的第三天。

  中午饭后,林婉儿终于还是要走了。

  她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据说与武阳城相距十多万里,是京城边上最大的一个州,名叫青州。

  登州与青州比起来,就好比一只老鼠站在一只狗面前,相差了好些倍,所以青州属于一个大大大大地方。

  元武大陆有多大,方笑武不清楚,反正他只知道光是元武大陆上的一个大武王朝,就涵盖了一京、九州、十八城。

  一京是指京城,全名武圣城,乃大武王朝的修真、文化、政治中心。

  九州是指青州、徐州、荆州、冀州、豫州、凉州、雍州、兖州、登州。论地域,登州排名第七,只比凉州、兖州大。

  十八城是指青龙城、白虎城、朱雀城、玄武城、天罡城、地煞城、风波城、雨啸城,雷音城、电光城、金天城、木天城、水天城、火天城、土天城,以及武神城、武乾城,武坤城。

  十八城名义上是城,其实远非一般的城市相比。打个比方,武阳城与十八城中的任何一城比起来,便等于是西瓜里面的一颗瓜子。

  一路上,林婉儿哭哭啼啼,像一个出嫁的小媳妇,不忍离去。

  足足花了一个小时,林婉儿才跟在道装女子屁股后面出得武阳城,在城外一座名叫离别亭的地方与方笑武分手道别。

  “舅舅,记得要去青州看我啊,你要是不去,我咒你娶不上媳妇。”林婉儿眼泪汪汪,一步三回头。

  “行啦,行啦,舅舅当初还与你拉过小手指呢,舅舅不会忘的。快走吧,你师父脸都绿了。”方笑武说到最后,把声音压得低低的,担心道装女子会听见,其实道装女子真要听的话,他就算说得再小声,人家也听得见。

  “舅舅,我走了。你要好好保重,记得每天要好好练功,呜呜呜……”

  “知道啦,小婆妈。”

  “呜呜呜,废柴舅舅。”

  “小婆妈。”

  “呜呜呜,饭桶舅舅。”

  “小婆妈。”

  “……”

  终于,林婉儿被道装女子转身一抱,急电般远去。

  等看不见道装女子的踪影后,方笑武转过身来,对蹲坐在自己身后的擎天兔道:“小子,虽然你是一只兔子,但你是一只灵兔,应该能够体会我此刻的心情。唉,这就是人性,人的伟大,就在于此。”

  嘭!

  猛然间,方笑武的头上挨了一下,力道颇重,打得他晕头转向,找不着东南西北。

  “谁打我?谁他妈敢打我?”

  砰!

  这次更重,一下子将方笑武打昏过去。

  不知多久以后,方笑武悠悠醒来,发现自己靠在一棵大树上,人并没有事,只是脑袋还有些疼。

  揉揉脑袋,斜眼一瞧,正好看到擎天兔一脸幸灾乐祸的蹲坐在一边看着自己,似乎在说:叫你得瑟,这就是得瑟的下场。

  再向外一看,一条人影背对着自己,不用多瞧,立时认出是义父龚剑秋。

  “义父,原来是你啊,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龚剑秋转过身来,说道:“你这小子多长点心,这次若不是义父,你早就噗噗噗了。”

  “噗噗噗?”

  “就是死了的意思。义父问你,这只兔子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

  “擎天兔啊。”

  方笑武没有隐瞒,把自己怎么发现擎天兔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龚剑秋,同时还提到了那个名叫萧明月的白衣少年。

  “你见过萧明月?”龚剑秋面色微微一变。

  “见过,他还邀我去望月楼赏月呢,那小子……”

  “什么那小子?那是一个大姑娘,京城萧家的掌上明珠,被当今圣上赐封为明月公主的萧明珠,所以又叫萧明月。”

  “她真是一个女人?”

  “混小子,连男女都分不清,亏你还是方家的家主。”

  “咳咳咳,义父,你别这么说嘛,我的道行与你比起来差了十万八千里,你能看出萧明月是个女人,并不代表孩儿看得出来呀。对了,义父,听说萧明月得到了麒麟神剑,是真的吗?”

  “是真的,不过是谁跟你说的?”

  “婉儿的师父。那天晚上,婉儿的师父也追了出去,但最后没有追上。”

  “哈哈。”龚剑秋笑道:“不是她没有追上,而是她被萧明月打了一掌,虽然没有打中,但也吓得够呛。”

  “萧明月那么厉害?”

  “与她哥哥比起来,她还差了一些。”

  “她哥哥是谁?”

  “她哥哥名叫萧玉寒,被誉为京城两大绝世天才之一,修为有多高我就不多说了,反正是一个妖孽般的存在。”龚剑秋顿了顿,说道:“笑武,义父要走了。”

  “义父,你要走了?”方笑武虎躯一震。

  “对,我这次到武阳城来,本以为龙家的宝物可以助义父提升修为,但现在看来,义父只能靠自己。”

  “难道……”

  “麒麟神剑对我没用,所以我没出手抢夺。我的《九重九劫功》已经遇到了瓶颈,这次得找个地方藏起来修炼。少则一年,多则十年,方能破关而出。临走之前,义父有几件东西要送给你。”

  “义父,你就不能多呆几天么?”

  “痴儿,你的《九重九劫功》已经修炼到了第一重,难道还不明白心魔是武道上的障碍吗?越是痴缠,越是影响修为。以后义父不在你身边,你千万不要魔障入心,否则后悔莫及。”龚剑秋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递给方笑武,说道:“这枚玉佩是一件信物,你拿在身上,将来或许有些用处。”

  方笑武伸手接过,本来要问玉佩属于什么信物,但龚剑秋不等他问,又从怀里摸出一根三色羽毛,说道:“这是飞羽宗宗主胡满天的随身之物。五年前,我曾经指点过胡满天,所以他就给了我这根羽毛。有朝一日,你要是在武阳城呆不下去了,你可以去飞羽宗找胡满天。你想当飞羽宗的弟子,或者是想与胡满天做朋友,全由你高兴。

  “飞羽宗?”

  “飞羽宗虽然不是登州第一流的门派,但在登州境内,也属于响当当的修真大宗,尤其是身法方面,更是独门之技,不可小觑。你只要出去稍微打听一下,就可知道飞羽宗位于何处,我此时跟你说了,你也未必清楚。”

  龚剑秋又拿出了一枚戒指,道:“这是……”

  “储物戒指。”

  “咦,你的眼力倒是不错,居然认得出来。这枚储物戒指与一般的储物戒指不一样,你先拿着,我教你怎么使用。”

  “好的,义父。”

  方笑武将玉佩和三色羽毛收起来,然后将储物戒指拿在手中。

  不一刻,方笑武便学会了怎么使用。

  其实也很简单,就是运气默念一句类似咒语的话,意念一动之下,就能把外物放进储物戒指里面。

  “好了,该说的义父全都说了,你我父子下次相见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十年之内,你若想见义父,可以去一个名叫武仙桥的地方。义父只要不死,一定会去武仙桥等你。”

  也不跟方笑武说武仙桥在什么地方,哈哈一声大笑,飘然而去,吟道:“成长无极限,山高未为峰,敢追日与月,永不信命数。”

  方笑武目送龚剑秋远去,目中隐含泪水。

  义父只有一个,他方笑武何德何能,竟然可以得到龚剑秋如此照顾。

  除了前世的父母,今后再想遇到龚剑秋这样的人,那一定是极难极难的,可能一辈子就再也遇不到了。

  ……

  两天后,方笑武正在练功房习练“百绝九剑”,忽然听到有人来报,说外面来了一个怪人,要见方笑易。

  方笑武听了后,以为来人是方笑易的朋友,不敢大意,把除了方云罡之外的其他六个长老全都叫来,同时还叫来了方义山,打算让方义山看看来人是谁,为什么而来。

  很快,只见府内的一个管家把来人带进了客厅。

  方笑武见了来人,心里咯噔一跳,差点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这位想必就是新上任不久的方家家主吧?”来人笑着问。

  “在下正是。”方笑武口中回答,心里在想:“这家伙是怎么找上门来的?难道他已经查出了一些什么吗?”

  来人正是前来武阳城寻找银笛子的马王彪。

  他目光一转,笑道:“马某想见一见方笑易,不知方家主方便否?”

  方笑武当然不会轻易答应,向方义山递了一个眼色。

  方义山粗声粗气的道:“据我所知,家父没有你这样的朋友,况且家父早已变得痴呆,乃是众所周知的事。你有什么话,尽管跟我们方家的家主说了就是。”

  “方家主。”马王彪望着方笑武淡淡一笑,道:“你可能不知道,马某有一本事,叫做三绝手。”

  “三绝手?”方笑武诧道。

  “所谓三绝手,就是……”

  马王彪右手一伸,左右一晃,然后向上一甩。

  谁也没有看明白他到底在干什么,忽听啪啪啪,大厅左右,以及屋顶,像是变戏法似的多了三个洞。

  “你敢威胁我们家主?”一个长老喝道。

  马王彪又是将手一伸,却是吓得这个长老向后退了一步,因为他感觉得出来,马王彪真要杀他的话,绝对就是一招之间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