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19章 雌雄难辨
  (全文阅读)

  “爹爹!”

  方义山、方义海、方义杰三兄弟眼见老爹倒下,方笑武又单腿跪在地上,还以为他们的机会来了,同时飞身扑出,拔剑出鞘,三剑齐出,宛如三条灵蛇,要把方笑武击杀剑下,为老爹报仇。

  方笑武要的就是这个机会,方家三兄弟若不出手,他还真没办法教训他们,现在他们自己上来送死,那就怪不得他了。

  身形猛然一起,从三把剑的上空飞过去,反手一剑洒出,力道恰到好处,在方家三兄弟的背上各自刺了九剑。只听得方家三兄弟惨叫三声过后,向前冲了好几米,倒在一起,半天爬不起来。

  其他人眼见方笑武在受伤之后竟然还有本事刺伤方家三兄弟,又有谁还敢动手?全都战战兢兢的望着方笑武。

  “方义山、方义海、方义杰,你们三个跟我听着,我不杀你们不是我不敢,而是我不能。再怎么说,你们也是爹爹的孙子,我要是杀了你们,爹爹的在天之灵也会很难过。你们的老子已经废了,我给你们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在方笑易没死之前,你们要好好照顾他。”

  方笑武说完,硬撑着身上的剑伤,大步走到方笑易身边,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青玉剑,朝天一举,喝道:“我,方笑武,从现在起,就是方家的家主,谁要是不服,只管上来与我交手,我也不杀他,只要让他知道我的实力就够了。”

  全场静默了小会之后,所有方家的人,包括那六个长老在内,全都单腿跪了下去,齐声高喊:“拜见家主。”

  方笑武看到这里,突然有一种心酸。

  他妈的,要不是自己以命赌命,又怎么可能重创方笑易?更不要说成为方家的家主了。

  他希望这样的事不会再有下一次,要是天天都这么惊险,固然可以让他变得越来越强大,但也会让他的小心脏受不了。

  霎时间,他觉得身上的三处剑伤传来一阵绞痛,再也禁受不住,向后昏倒过去。

  ……

  不知过了多久,方笑武从沉睡中醒来,发现身上并无刺痛,而是全身舒坦,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他从床上坐起,四下一看,发现这里正是自己的卧室,一边的桌子上还趴着一个丫鬟,已经睡着了,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他也没有叫醒丫鬟,而是下床来活动了一下手脚,发现精力百倍,再翻起****一瞧,不觉呆住了。

  无论是早先的鞭伤,还是后来的剑伤,全都不见了,皮肤光滑,竟是比以前更细嫩,就像是被人换了一层新的皮肤。

  “啊,老爷,你醒来了。”丫鬟从梦中醒来,发现方笑武已经起来,吓得面色苍白,急忙要给方笑武下跪。

  方笑武伸手将她拉住,笑道:“什么老爷?叫我少爷就行了。还有,以后别动不动就下跪,我又不是高高在上的人。知道吗?”

  “知道了,少爷。”丫鬟又惊又喜的道。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随后便见林婉儿跑了进来,看到方笑武已经醒来了,喜滋滋的道:“舅舅,你可醒来了,你都睡了三天。”

  “我睡了三天?我不是昏死过去的吗?”

  “你是昏死过去的,不过第二天你的伤就好了。这三天来,你一直在熟睡,我还以为你又被梦里的神女勾去了魂魄呢。”

  “原来如此。对了,是你师父帮我治好身上的伤吧?”

  “不是。”

  林婉儿摇摇头,一脸狐疑的道:“舅舅,你是不是吃过什么仙果,不到一天的时间,你身上的伤痕就不见了。好奇怪。”

  “什么?”

  方笑武一脸不相信的道。

  “哎,算了,反正你已经好了,我也不管你到底是怎么好的。舅舅,你现在是方家的家主,以后就没人敢欺负你了,我也可以放心跟师父去了。”

  “你要走?”

  “咯咯,舅舅,是不是舍不得我?你放心吧,我不会现在就走,师父打算在武阳城里多停留几天,看看龙家的宝物到底是什么。”

  “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你现在就走,还好,还好。”

  就在当天,方笑武正式接掌方家,接受方家内外人员跪拜。

  以前那些看不起他,欺负过他的人,他都没有处罚,只是训斥了一顿。

  至于方笑易,性命虽然保住了,但已经成为一个废人,而且还瘫痪了,变成白痴,见谁都是傻兮兮的笑着。

  方笑武亲自检查了一遍,发现方笑易真的傻了之后,才敢确定他不是装的。

  方家三兄弟现在成了方家最没有地位的人,为了求生,他们不得轮流照顾方笑易,也算是一种恕罪吧。

  这样的结果在方笑武看来,是他老爹的在天之灵最想看到的,他只是遵照老爹的“遗愿”做了而已。

  转眼过了两天,武阳城的气氛越来越诡异。

  方笑武每次出去的时候,都会在大街上遇到修真之士,修为至少都是融会境后期。

  此刻的武阳城,外来的修真之士应该早已超过一千以上,一旦为了麒麟神剑动起手来,只怕会造成不堪设想的后果。

  城南,赵家。

  一间华丽的屋子里,赵太岁躺在床上,面色苍白。

  对于一个被阉的人来说,就算养伤了伤,那也是见不得人的。昔日的赵太岁,现在已经变成了赵太监,再无往日的凶焰。

  望着床上的儿子,赵无极又气又恨。

  气的是这个儿子一点也不争气,恨的是方笑武那小子最近好运连连,不但打败了方笑易,而且还坐上了方家家主之位。

  “方笑武,你这个小杂种,你跟我等着,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我不把你戳骨扬灰,我就不是赵无极!”

  与此同时,城里其他三大修真世家,即排名第二的王家,排名第四的马家,排名第五的白家,由家主主持召开了一次大会。

  通过一番争论后,三家会上都是达成一致,在这段情况不明的时间内,家中弟子绝不外出,以免招惹是非。

  等武阳城的风波过后,再出来活动。

  九月十五,圆月之夜。

  方家,家主练功房。

  方笑武在修炼了几个小时后,虽然没有提升修为的层次,但也觉得元气有一丝丝的壮大,应该比修炼前增加了几千元力。

  以他现在的修为,也就是融会境前期,至少可以发出十万元力。元力每一次增加,便意味着他的修为在进步。

  “融会境中期一般都能发出二十万元力,我现在的元力可以发挥到十六万,再过一段时间,元力应该就可以达到二十万,进入融会境中期。”方笑武心想。

  不多时,他从练功房走出,走在方府的一条小径上。

  穿过一道圆门,进入一片草坪,没等他走完,前方突然多了一道黑影,顿时把他吓了一跳,因为身上没带剑,只能暗中运起火灵拳,以防被人偷袭。

  “方家主,你还认识我吗?”那道黑影问道。

  “咦,是你。”

  方笑武还以为是赵无极那个老匹夫,澳门赌博网站:但对方并不是,而是他上次在望月楼上看到的那个佩剑男子,也就是那个白衣公子的随从。

  “方家主,恭喜你成为方家家主。”佩剑男子一脸友善的道。

  “兄台客气了。”方笑武不知道对方来方家干什么,但对方能施展瞬间出现的轻身功法,修为至少也是炉火境,比他的融会境高多了,他也没敢喝问对方。

  “方家主,我家公子有请,不知方家主可否赏脸,随同在下一起到望月楼赏月?”

  “望月楼赏月?”

  “不错。”

  “这……好吧,兄台先去门外等着,我换了衣衫就出去。”

  “那好,在下就去门外恭候方家主的大驾。”

  佩剑男子话罢,向后微微一退,也不知道施展了什么轻功,居然就从方笑武的眼皮底下消失了。

  “卧槽,这家伙只是一个随从而已,修为就这么高了,那白衣少年岂不是更恐怖?”方笑武暗暗惊奇。

  回到卧室,他换了一身劲装,为以防万一,身上背着青玉剑,手里拿着木剑,跟一个信得过的方家长老略微交代了一下后,便独自一人离开方家,与那个佩剑男子展开身法,往望月楼过去。

  到了望月楼,四周空无一人,只有最高一层楼上,隐隐看见一道白影正在翘首望月,浑然不动,宛如精灵。

  佩剑男子没有上楼,而是在一楼停下脚步,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既然来了,没有道理退缩,上就上吧。”

  方笑武胸口一挺,气昂昂的登上望月楼。

  很快,他爬上了最高一层,望着白衣少年的背影,本来想张口说一句话,但对方的背影实在太动人,他担心自己一出声,就会破坏了楼上的气氛,也就没有开口,而是抬起头来,与白衣少年一起望着高挂夜空的明月。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在观看了一会明月后,方笑武心中突然涌出一种思乡之感,不由自主的吟道:“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好一个高处不胜寒。方兄不但武力惊人,而且文采斐然,在下佩服。”白衣少年缓缓转身,终于让方笑武看到了他的那张脸。

  “他到底是男是女?”

  与白天看到白衣少年不一样的是,方笑武心里面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然而白衣少年胸口平平,腰也不是很细,无论怎么看,都只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美少年,玉树临风这个词就是古人为这种美男子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