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17章 与其争辩,澳门赌博网站:不如战斗
  (全文阅读)

  方笑易虽然受了伤,但他的伤并不是很重,真要和方笑武打起来,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胜得过方笑武,但他上来之后并没有立即向方笑武展开进攻,因为他知道边上还有一个人,而这个人就是林婉儿的师父。

  十多米外站着一个道装女子,年纪并不是太大,看上去也就五十出头,身材保持得还很错,颇有一些风韵犹存的味道。

  可是,当人看到她那张脸时,就没人敢多看她一眼了。

  道装女子有着一双细长的眉毛,像是两把剑,给人一种凌厉的感觉。

  而她此时的神情,也显得十分冰冷,倘若不是她自恃身份奇高,恐怕已经出手将方笑易打趴下了。

  “婉儿,别哭了,舅舅不是还好好的吗?你可是说过你已经不是小孩子的,大人哪有你这么哭哭啼啼的?”方笑武安慰着林婉儿。

  林婉儿抽抽噎噎了几下,终于放开方笑武的身子,向后退开,睁大一双眼睛望了方笑武两眼,发现方笑武的身上已经是破破烂烂,便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方笑易!”

  林婉儿转而怒视方笑易,娇声骂道:“你这个王八蛋!你不是跟我说舅舅已经离开了方家吗?你竟敢把他打成这样,我饶不了你,我要打倒你。”

  “婉儿!”

  道装女子高喊一声,意思是叫林婉儿不要轻举妄动。

  与此同时,方笑武也伸手拉住了想要朝方笑易扑去的林婉儿,说道:“婉儿,你别过去,让舅舅对付他。”

  林婉儿不相信方笑武能对付方笑易,便对道装女子喊道:“师父,你也看到了,方笑易根本就不是人,连自己的弟弟都不放过。你老行行好,帮我舅舅教训教训方笑易。”

  “婉儿,这件事为师自有分寸,你真要为你舅舅好,就去拿一件衣衫来给你舅舅穿上。”道装女子道。

  “啊,我怎么忘了这件事?舅舅,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你拿一件干净的衣衫来。”林婉儿说完,迅速离开现场。

  此时,周围站了许多方家的人,有一半的人站在方笑易身后,内中三人正是方笑易的三个儿子。

  另外一半人因为还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又不是方笑易的亲信,所以只能是分散在四周看着,打算等弄清楚状况以后,再做最后的选择。

  “爹爹,这是怎么回事,方笑武不是已经跑了吗?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方义山道。

  “爹爹,只要你老一声令下,我们就上去把方义杰拿下,交给你老发落。”方义杰则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想要对付方笑武。

  “不错!爹爹,这是我们方家的事,外人管不着。”方义海冷笑道,这话当然是说给道装女子听的。

  方笑易将手一举,说道:“你们谁也不要说话,本家主自有打算。”

  他没把方笑武放在眼里,忌惮的是道装女子,目光望向道装女子,问道:“前辈,你真要管我们方家的事吗?”

  道装女子道:“方笑易,你也太小看我了。我真要管你们方家的事,你现在已经是个死人。我想问一下,你与方笑武之间到底有什么过节,据我所知,他可是你的亲弟弟。”

  “不错,他是我的弟弟,但有一件事只怕前辈还不知道,我这个弟弟凶残得很,竟然想杀我,谋夺方家家主之位。”

  “胡说!”方笑武怒极反笑,说道:“方笑易,你这个满口谎言的伪君子,我什么时候要谋夺方家家主之位?”

  “哼,臭小子,这么快你就忘了吗?那天你用剑在我的身上刺了一下,难道不是想谋夺方家家主之位?”

  “那是因为你……”

  方笑武说到这里突然停住了,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不能说,因为这关系他母亲的名节,他宁愿背负抢夺家主之位的名声,也不会让母亲被人说三道四。

  道装女子也不想知道方笑武为什么要出手对付方笑易,此时问道:“方笑易,你说你被方笑武刺中一剑,可有证据?”

  “当然有,我被这小子刺中以后,因为太过相信他,当时就吐血受伤了,前辈若是不相信,可以问问我方家的七位长老。”方笑易早已料到了道装女子会这么问,所以早就给自己留了一条后路。

  不等道装女子询问,站在方笑易身后的三个老者一起说道:“我们可以作证,家主那天确实是受了伤,凶器就是方笑武经常拿在手上的那把木剑。”

  其他四个长老虽然不是方笑易的亲信,但一来方笑易毕竟是方家的家主,二来方笑易那天也确实受了伤,而谋杀家主乃是大逆不道的事,就算是亲兄弟,那也没得商量,他们也只能如实说出自己的看法,证明就是方笑武将方笑易刺伤的。

  此时,方笑武才真正弄明白方笑易那天为什么会中剑,原来这个老东西早已为今天做好了打算。

  “方笑易,你说你被方笑武用木剑刺伤,我倒要看看他是用什么木剑刺伤你的,把凶器拿来。”

  “义山,去把臭小子的木剑拿来,交给前辈察看。”

  “是,爹爹。”

  方义山应了一声,转身如飞而去。

  没等方义山把木剑拿来,林婉儿就拿着一件新衣衫返回现场,让方笑武穿上,以免露出不该露的地方。

  这时候,方义山回转现场,将木剑交到了道装女子手中。

  道装女子只是稍微看了一眼,然后拿在手中挥舞了一下,便知道这把木剑不是一般寻常的木剑,而是用坚木做成的,问道:“方笑武,这把木剑是谁给你的?”

  “是我爹爹。”

  “好,我现在就把它还给你。”

  道装女子将木剑仍向方笑武,没人敢出手阻拦。

  方笑武顺利拿到木剑后,隐隐猜到了道装女子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没有点破。

  只听方义山问道:“前辈,你这是做什么?“

  道装女子淡淡地道:“这是你们方家的事,我没办法管,就由你们自己解决好了。不过我有一句丑话说在前头,我生平最恨以多甚少,你们要是要敢仗着人多势众欺负方笑武一个人,我今晚就踏平你们方家,让你们方家从武阳城消失。”

  这话说得足够狠,而且以她出神境的修为,踏平方家对她来说,简直就是易如反掌,也就挥挥手,踢踢腿的事儿。

  方笑易担心其他人会得罪道装女子,打乱了自己的计划,忙道:“前辈此言甚是,方笑武虽然是我方家的叛逆,但他好歹也是我的弟弟,我不会以多欺少,最多就是亲自出手。”

  道装女子点点头,转向方笑武,说道:“方笑武,你身为方家的子弟,不应该忤逆犯上,得罪你的兄长。你既然敢刺伤方笑易,那就应该想到今日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师父!”

  林婉儿没想到道装女子会这么说,急得大叫一声。

  “婉儿,你别插嘴,你再说话,我就带着你离开方家,让你今后再也见不到你的舅舅。”道装女子这话把林婉儿吓得不敢吭声了。

  场上稍微沉静了那么一秒,只听道装女子继续说道:“换句话说,方笑易若是要故意设计害你,那也是你自己不够机警,是你自己倒霉,怪不得别人。你方家有七个长老为方笑易作证,却没一个为你说话,你还认为自己可以辩白吗?”

  “不能。”方笑武终于明白了道装女子的用意。

  “既然不能,你就用行动证明你不是废物,你要杀方笑易根本用不着偷袭,只要你打败了方笑易,谁又敢说你会谋夺方家家主之位?弱肉强食,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难道还不懂吗?”

  “晚辈受教了。”

  虽然道装女子的语气很霸道,很残酷,但方笑武觉得她的话句句在理,也给自己上了一课,要感谢她。

  “既然你什么都明白了,那就看你的造化了。”道装女子说完,伸手一抓,林婉儿像一只小兔子似的被她隔空抓到手里,震昏过去,然后被她背在背上,身形一起,电闪而出,落在远处的一座屋顶上,居高临下观战。

  方笑武知道自己接下来面临的将会是一场苦战,所以一点也不敢大意,将木剑在身前轻轻的划动了一下,讥笑道:“方笑易,你诬赖我谋夺家主之位我无话可说,出招吧,我要是死在你的手中,以后就没人会与你抢夺方家家主之位了。”

  “哼,就凭你这个小子也敢与家主交手?就让本长老出来将你擒下,交给家主发落。”站在方笑易身后三位长老中的一个向前走出,转身面向方笑易,抱拳道:“家主,请让老朽上去把方家叛逆拿下。”

  方笑易老谋深算,也想看看方笑武现在有多大的能力,毕竟方笑武之前能够震断锁链,说明方笑武的修为至少已经是入室境巅峰,自己没必要第一个就出手。

  他点头道:“二叔,你就上去帮我把这个叛逆拿下,如果他要顽抗到底,必要的时候,以家法伺候,不要手软,以免被他所伤。”

  “老朽明白。”

  那个长老得了方笑易的吩咐后,转身朝方笑武走去。

  方笑武认得这个老家伙名叫方云罡,是方云天的兄弟,修为虽然没有方笑易高,但三年前就已经是融会境前期高手,而自己刚进入融会境前期,论元力之强,当然是比不上他,好在自己有“百绝九剑”,对付他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