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16章 九重九劫功之绝命劫
  (全文阅读)

  “哈哈哈,来吧,打吧,老子要是叫一声痛,老子就不是你爷爷。”方笑武大笑着怒骂方笑易,其实已经被打得痛不堪言,几乎晕厥。

  他倒真希望自己就此晕厥过去,免受其苦,但方笑易对力道控制得很好,只是让他有一种快要昏厥过去感觉,并不是真的昏过去,手段之毒辣,也算是恶毒之极了。

  “吃得苦中中,方为人上人。”

  “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

  伴随着一阵阵鞭打声,方笑武的意识已经开始有些模糊,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说些什么了。

  半个时辰后,方笑武终于痛得昏死过去,方笑易也打得手腕有些酸痛。

  方笑易骂骂咧咧几声,退出了地牢,并没有把灯拿走,想来是免得下次麻烦再拿来,便留在了地牢里。

  如此过了三天,方笑武每天都会挨打半个时辰。

  那滋味真不是人受的,亏他硬是没有喊过一声痛,不是骂方笑易混蛋,就是苦中作乐,念一些方笑易听不懂的名言。方笑易也只当方笑武被自己打得说胡话,根本就没有怀疑方笑武已经是另外一个人。

  第四天,方笑武醒来后,没听到方笑易来到的脚步声,自嘲的笑了笑,骂道:“方老贼,你怎么还不来?我的皮已经开始痒了。你难道怕了小爷?不敢来了。”

  他骂了一会,等不到方笑易来,觉得有些无趣,便暗中运功,试试能不能震开身上的锁链,但试了十多次,一次也没有成功,反而弄得身子被锁链勒得吃痛,便放弃了。

  无意之中,他看到了墙壁上的那盏灯,只是盯了一会,便突然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他要修炼《百绝真经》!

  本来龚剑秋曾经跟他说过,他要修炼《百绝真经》的话,至少要等修为进入融会境以后,因为一来《百绝真经》的文字艰涩难懂,没有地品之资质,很难理解,二来此功法太过逆天,最好是有了一点基础之后再修炼,以免反受其害,而融会境正是修炼此功的基础。

  “管不了那么多了,婉儿还没有找到这里来,义父看来是不在城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等他真的来了,我只怕已经被方老贼害死在这里。与其在此等死,倒不如赌一把。”

  方笑武想罢,开始修炼《百绝真经》。

  他修炼的方式很奇特,一直望着墙壁上的油灯,想象自己就是那盏昏明不定的油灯,时而昏暗,时而明亮,就像是人生一般,有事业的高低起伏,也有亲情与爱情的痛苦和欢乐,更有一种看透世间百态,荣辱不惊的俯视天下的气度。

  不知过了多久,可能是两个时辰吧。

  他突然觉得丹田的元气不由自主的转动起来,足足转了三千多圈之后,突然以长江大浪奔流之势从丹田里倾泻而出。

  所过之处,竟使得经脉比之前粗大了许多,元气的力量更是暴涨开来,使得他有一种酣畅淋漓,如在大夏天里喝冰水的痛快感。

  等元气在任督二脉迅速的运行九个周天后,砰砰砰连续三声,在他身上发生了千古未有之迹象,不是需要时间一步步来提升修为,而是在短短三个呼吸的时间里,他的修为一连跨过三个层次,竟是从刚开始的登堂境巅峰提升到入室境后期。

  这种感觉就好比是在同一天升官、发财、娶老婆,三样美事全都有了,人生到此就无憾了。

  刹那间,方笑武仿佛看到了另外一个自己,七窍通透,五脏六腑焕然一新,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涌至心头。

  明明是人在地牢里面,但他的眼神,或者说他的神识,居然以地牢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出去,修为似乎已经达到了神游身外,元神(元魂)出窍的出神境。

  但这绝不是出神境,这只是方笑武的一种感受。

  准确的说,这是《百绝真经》第一重将要打通的征兆,用《百绝真经》第一重最后几句话来概括,那就是“绝命劫”。

  一旦渡过了这一劫,那就说明第一重修炼成功了。

  方笑武明白自己现在的状况,知道自己正处于“绝命劫”的紧要关头,但他不是用正常的方式修炼《百绝真经》,所以想要控制自己也没办法控制,只能让这种奇妙而又诡异的感觉继续释放出去。

  最后,他的感觉从地底数十米下跑出来,上到地面,终于看见地牢原来是位于方府的一座花园下面。

  而这座花园他经常来玩,居然一直没有发现这下面其实暗藏玄机,有一座地牢。

  渐渐的,他看到的地方更远更大,很快就把半个方府尽收眼底,还隐隐听到了林婉儿的声音,似乎正在与什么人争吵。

  突听“轰”的一声,一座大厅摇晃,险些倒塌。

  随后,便见一道人影从厅里飞掠而出,面色悲戚,强忍泪水,正是林婉儿。

  “婉儿!”

  方笑武想大叫一声,让林婉儿知道自己活着,同时还想告诉她自己就被方笑易关在花园下的地牢中。

  转眼间,林婉儿飞奔出方府,不知去向。

  很快,方笑易从大厅里走出来,面上布满了狞笑。

  方笑武想朝方笑易的那张脸吐一口痰,但他做不到。

  他的感觉就那么停滞了。

  天黑了,林婉儿没有回方家,可能正在城中各处寻找方笑武。

  这个时候,方笑易鬼鬼祟祟的出现在花园中,开启机关,进入通往地牢的地下通道,往地牢之处走来。

  一进入地下通道,方笑易的面色便显得很可怕,可怕得就像是他即将要杀人。

  “不好,这个家伙知道不能等下去了,他这次过来,绝对是来杀我的。”方笑武心灵暗想。

  嘭!

  地牢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震得四壁回响,连油灯都险些灭了。

  受此一震,方笑武的感觉又回到了身上,只是他正处于“绝命劫”的状态,根本就没办法说话,连眼神也是涣散的,所以也就没法与方笑易交涉。

  “小野种,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你再不把那门功法说出来,我就杀了你,还要把你毁尸灭迹,让人找不到你的尸骨!”方笑易像一只疯狗似的咆哮着,手里长鞭不断挥舞,频频打在方笑武的身上。

  方笑武的感觉虽然回来了,但他压根儿就感觉不到身上的痛苦,方笑易的所作所为就像是在给他搔痒痒,他只差没笑出来。

  方笑易抽打了一会,猛然发现方笑武的情况不对劲,停止挥舞长鞭,诧道:“咦,这小子难道死了吗?怎么动也不动,叫也不叫?”

  他正要上去察看方笑武是不是已经断气了,忽觉脚底下微微一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方笑易,你跟我滚出来。我临走之前是怎么交代你的,你竟敢弄哭我的徒弟!”

  一个声音不但飘荡在整个方府上空,而且还钻入地底深处,使得方笑易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激灵。

  他知道林婉儿的师父,也就是那个不知道来历,只知道修为是出神境的女武神回来了。

  这一瞬间,方笑易想起了很多事,觉得不能留下后患。

  他面上闪过一丝杀机,右手食指与中指一并,宛如利剑,元力运起,高达十万,一下子点在了方笑武的丹田上,不但要废掉方笑武一身元气,还要杀了方笑武。

  砰!

  方笑易这一指下去,先是觉得软绵绵的,尔后便觉得硬绷绷的,像是点在了几尺厚的钢板上,震得手指发麻,元力根本就没办法吐出,反而还有向后倒流之势。

  方笑易大吃一惊,虽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也感觉到了危险。

  “轰”一声巨响,方笑易被一股无形之力震飞出去,整座地牢为之巨震,被方笑易撞击的那面石壁更是坍塌了一大片。

  刹那间,方笑武元力大涨,修为暴升,一下子冲破入室境巅峰,进入融会境前期,同时也把《百绝真经》第一重修炼成功。

  随后,他双臂向外猛力一挣,锁链宛如纸做的一般,寸寸断裂,尔后披头散发,像个野人似的仰天长啸起来。

  轰!

  这次的状况就像是山崩地裂,一道剑光划破天空,重击在地牢上的花园上,乱石腾空,飞砂走石。

  仅仅一个呼吸,花园已经不再,而是在花园原来的位子上多了一个深达几十米的土坑。

  这一剑的力道恰到好处,且十分精准,并没有伤害到地牢中的方笑武。

  方笑武略微一愣,停止长啸,身形一抖,从土坑里飞出,落地土坑边。

  没等他看清是怎么回事,一条人影像是乳燕归林,飞奔到近前,紧紧抱住他的身躯,嚎啕大哭起来,岂不正是林婉儿?

  此时的林婉儿,便像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只顾大哭,那里还能顾及到其他,眼泪鼻滴一起流下,加上方笑武身上的衣衫早已被长鞭抽得稀巴烂,稀稀拉拉挂在身上,倒弄得方笑武很不好意思。

  轰!

  土坑里的一片乱石下飞出一物,苍鹰一般飞起,落在了地面上,同样也是披头散发,却是被掩埋在乱石中的方笑易。

  只见他嘴角溢出两道血丝,目中凶光滔滔,怒视着方笑武,恨不能把方笑武一口吃掉,显然是把方笑武恨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