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11章 太岁被阉
  (全文阅读)

  九月初四,澳门赌博网站:武阳城,城南。

  大街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一派繁华景象。

  一座名叫“迎宾楼”的大酒楼里,一个看上去不是很英俊,但身上隐隐透出一股霸气的蓝衣少年正坐在靠窗的位子上大口大口的吃着饭菜,他进食不但速度奇快,而且食量夸张,短短不到小半会,就让他吃了七个成年男子的饭菜量,相当惊人。

  蓝衣少年对面坐着一个**岁大的小女孩,圆圆的脸蛋儿,粉嫩嫩的,十分可爱,此时正一脸欢快的望着蓝衣少年,没有动过筷子,仿佛看着蓝衣少年能够大吃她就已经很心满意足。

  二楼上的食客差不多有四十多个,无论是认不认识蓝衣少年的人,都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哇,这个少年是何方神圣,怎么胃口那么大?小小年纪竟然就有那么惊人的食量,我还从来没有见过。”

  “你不知道吗?这小子就是方家的方笑武,有个绰号,叫做废材舅舅。”

  “废材舅舅?”

  “对啊。听说这小子天生废材,没办法修炼,家传的《腾云功》也学不会,白糟蹋了。奇怪,他虽然废柴,但没有听说他食量这么大啊,难道这小子变了?”

  “肯定是变了。我活了三十多年,第一次看到胃口这么大的人。如果不是变了,我把我的脑袋砍下来。”

  ……

  就在食客们一脸惊异的议论之际,蹬蹬蹬蹬,楼下如狼似虎的上来了一大群人,一共是二十三个,均是一身劲装。尤其是为首的那一位,年纪虽然不大,但穿得最是气派,双肩绣着两只老虎,一副霸气侧漏的神情。

  “都给我滚下去楼去!”

  一个三十多岁的劲装汉子喝道,同时将手放在腰间的刀柄上,脸上杀气腾腾。

  “赵太岁!”

  许多人心头一跳,知道大事不妙,纷纷下楼而去,唯恐赵太岁找自己的麻烦。

  那双肩绣着两只老虎的人正是赵太岁。

  等楼上的食客几乎全都走了以后,赵太岁冷冷一笑,望着那个正在大吃的蓝衣少年骂道:“去你娘的,方笑武,你跟我滚过来!”

  蓝衣少年正是方笑武。他早已料到赵太岁会找到这里,因为城南正是赵家的地盘,他只要在城南稍微出现一会,就会有人立即把他出现的事以最快的速度告知赵家的人。

  “婉儿,什么东西在叫?”方笑武故意问道。

  “我也不知道呀,大概是一只狗吧。”林婉儿咯咯一笑,用目光四周假装找了找,摊摊手,娇声娇气的道:“舅舅,我找不到那只狗,看来我们都听错了。”

  “是吗?”方笑武抬起头来,故意瞟了一眼气得面色发白的赵太岁,装作没有看到,笑道:“婉儿,怎么回事?一转眼的工夫,其他人呢?都跑哪里去了?”

  林婉儿正要搭腔,赵太岁哪里还能忍受得住,爆吼一声:“闭嘴!方笑武,你这个废物,你竟然敢来我们赵家的地盘上撒野,本少爷今天不把你剁了本少爷就不叫赵太岁。”

  他从身后一个劲装汉子手里拿过一把宝刀,随手一挥,发出嗡的一声,看来不是凡物。

  “方笑武,快过来受死!”赵太岁冷笑道。

  “慢来,慢来。”方笑武一点也不紧张的道:“赵太岁,你刚才说什么?我耳朵不好,没有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舅舅,他说他今天不剁了你,他就不叫赵太岁。”林婉儿叽叽喳喳的道,像是一只小云雀。

  “他不叫赵太岁那叫什么?”

  “不如就叫赵小狗吧?”

  “赵小狗?哈哈,这个名字倒与他的为人一样,像一只疯狗似的到处乱咬人。婉儿,你说我该怎么对付他好?”

  “舅舅,这家伙坏得很,你就算是把他杀了,也没人会说你什么。不过他是赵家的人,你杀了他的话,赵无极会气得半死,要与你拼命。不如这样,你把他阉了,叫他今后不要再祸害城里的各位姐姐。”

  “好,我就这么做了。”方笑武站起身来,向早已气得七窍生烟的赵太岁招招手,笑道:“赵太岁,我外甥女说要让我把你阉了,为城里的少女们除害,你快过来让我割掉你的子孙带。”

  “割你娘的!”

  赵家的一个子弟,二十六七岁的样子,想要在赵太岁面前邀功,又自忖修为不浅,乃门道境前期,身形一抖,从赵太岁的身后扑出,拔出腰间的佩刀,砍向方笑武。

  方笑武正要动手,林婉儿却是快了一步,拿起桌上的一根筷子,随手一挥,娇喝道:“着!”

  “啊”一声,那个赵家的子弟忽觉手腕一痛,竟是被筷子刺穿了手腕,手中佩刀掉落,冷汗向外直流,差点昏死过去。

  方笑武没想到林婉儿小小年纪出手会这么重,心神不由微微一凛,暗道:“这丫头出手好狠,一点也不像是她这个年纪应该有的性格。将来长大了,还不得是个女煞星?”

  “都别动!”赵太岁虽然是个恶少,但他能在十五岁的时候修炼到登堂境中期,说明他有些资质,当然也不是笨蛋,阻止其他人要一块上去围攻方笑武和林婉儿后,沉声道:“林婉儿,我知道你这个丫头有些本事,你当真要插手这件事吗?”

  林婉儿摇摇头,笑道:“我不插手。”

  “既然不插手,你为什么要动手?”

  “赵太岁,你还没有听清楚我的话。我的意思是说,我不插手你与我舅舅之间的事,但其他人要对我舅舅无礼,我可不会坐视不理。”

  听了这话,赵太岁心头暗喜。

  别看林婉儿年纪小,但早已是武阳城的大名人。她能够以八岁年纪将修为修炼到登堂境巅峰,简直就是一个天才,几百年来,武阳城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等奇才。

  赵太岁可不是蠢货,认为自己可以打得过林婉儿。只要林婉儿不插手他与方笑武的事,他就可以放心大胆的教训方笑武。哪怕是将方笑武杀了,方家也不敢找他的麻烦。

  “此话当真?”

  “当然当真。”

  “好。”

  赵太岁还以为自己这次可以如愿以偿将方笑武杀了,回头道:“你们谁也不许动手,本少爷要亲手宰了方笑武。明白吗?”

  “少爷……”那三十多岁的汉子担心赵太岁又像上次那样会吃方笑武的暗亏,忙喊道。

  “你闭嘴!你只能回答明白。哼,本少爷今天不亲手杀了方笑武,本少爷就不是人。你们全都跟我退到一边去。”赵太岁喝道。

  那伙人知道这厮的脾气,谁也不敢再出声,全都退到了一边。

  此时,林婉儿也退到二楼的一个角落里,小手背在身后,亭亭玉立,一副观战的样子,并不为方笑武担心,像是觉得赵太岁一定不是方笑武的对手似的。

  “方笑武,你的兵器呢?”赵太岁问道。

  “这就是我的兵器。”方笑武随手将放在桌上的木剑拿起,说道。

  “你果然是来找死的,哈哈哈……”

  赵太岁自忖修为远远高于方笑武,不管方笑武的剑法有多好,自己只需要一招就能杀了方笑武,眼见方笑武竟然还用一把木剑来和自己交手,怒极狂笑。

  “有什么好笑的?”方笑武问道。

  话音刚落,一道犀利的刀光突然迎面向方笑武劈去,不但力道强劲万分,高达两万多元力,而且还隐隐带出一股雷音,正是赵家“闪雷刀法”中的一招绝杀技。

  “闪雷刀法”属于三级武技,与赵家的三级功法《雷暴功》号称赵家内外两大功。

  赵太岁从小就开始修炼《雷暴功》,不敢说颇有造诣,但也略有小成。他这一刀不但有偷袭的成份,而且还运足了全身元力,配以《雷暴功》使用,便是与他同级别的高手,也未必能抵挡得住。

  “来得好。”方笑武居然还有心情开口说话,身形滴溜溜一转,人突然不见了。

  轰!

  赵太岁这一刀是绝杀技,根本就有想过要收住它的气势,劈空之后,一股刀气从刀里吐出,转眼便将整张桌子连带桌上的碗筷菜碟震得粉碎,凶残而又霸道。

  “你劈哪儿呢?我在你身后,蠢货。”方笑武的声音陡然从赵太岁身后传来。

  赵太岁大吃一惊,正要回头一刀劈出,方笑武手中的木剑已经落在了他的肩头上,打得他眼冒金花,气血沸腾,要不是家传的《雷暴功》略有火候,此时已经倒在了地上。

  “我宰了你!”

  赵太岁奋力震开压在肩膀上的木剑,凌空飞起,半空中一个转身,双手握刀,将“闪雷刀法”最厉害的一招,也就是杀手锏,施展出来。整个人已不见,而是裹在一团刀光里,以闪雷之势劈向方笑武的脑袋。

  这一刀的元力已高达三万元力,才算得上是赵太岁的真正本事,再也没有比这一刀更强的了。

  方笑武哈哈一声大笑,已经想到了破解这一刀的办法,同时也找到了如何阉掉赵太岁的机会。

  刹那间,他手腕一抖,将“百绝九剑”中的第七招施展出来,迎着对方的刀光过去。

  铛!

  木剑与宝刀相交后,竟是发出金铁交鸣声。

  方笑武的修为早已比赵太岁高,但他这一剑只用了不到三千元力,便破掉了赵家“闪雷刀法”的杀手锏。

  只是微微一转,木剑发出一股巧劲,将赵太岁手中宝刀引到一边,尔后剑气往前一送,就像是赵太岁自己送上来的,空门大露,胯下立时中了一道剑气,不多不少,正好足够毁掉赵太岁的子孙带。

  “啊!”

  赵太岁发出一声惨叫,痛得昏死过去,手里的宝刀也掉落下来,连方笑武一剑都招架不住,就已经倒下了。

  “婉儿,我们走。”

  方笑武知道赵太岁已经被自己废了,将身一起,跃到林婉儿身边,牵起林婉儿伸出的小手,展开身法,直接从酒楼的二楼窗户飞跃而出,落在大街上,飞奔而去。

  “少爷!”

  赵家那伙人此时才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齐声惊呼,朝身子底下流淌着一摊血迹,却又人事不省的赵太岁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