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8章 太岁头上动土
  (全文阅读)

  方笑武回头一看,认得骂自己的人正是武阳城第一修真世家——赵家的小少爷,也就是赵家家主赵无极的小儿子赵太岁。

  人如其名,这个赵太岁今年虽然只有十五岁,但已经是城里最有名的花花恶少。据说他九岁的时候就****了赵府的一个丫头,不倒十三岁就泡妞无数,城中也不知道有多少小姑娘被他祸害过,但这些受害人畏惧赵家的实力,也只能默默承受。

  “哼,原来是这个恶少,我要是打得过他的话,我今天就要为民除害,把这小子阉了。但现在不行,我不是他的对手,最好是别招惹他。”

  方笑武做出一副不敢还嘴的样子,尔后畏畏缩缩避开一边,往楼下走去。

  “哈哈哈,废物就是废物,难怪会被王西贝那个丫头甩了,我要是你,我早就从这里跳下去了。”赵太岁眼见方笑武不敢招惹自己,还一脸畏惧的离开,发出得意的狂笑声,嚣张到了极点。

  闻言,方笑武面色一寒,在下楼处站住,几乎要忍不住转身一剑向赵太岁刺去,但他既不是废柴舅舅,也不是鲁莽之人,真要这么做的话,今天死的人就是他,而不是赵太岁。

  方笑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正欲下楼。

  突听赵太岁喝道:“站住!怎么着?你还想转身不成?把你手中的那把木剑拿过来,本少爷要了。”

  这一瞬间,方笑武再也忍不住。

  他的真实年纪也不过二十多岁,远比不上社会上那些打拼了十几二十年的人,能够忍住赵太岁骂自己废物便已经很不错了,听到赵太岁要抢夺木剑,就好比是被踢到了痛处,怎么得也要回应一下。

  “你想怎么样?”方笑武转过身来,沉声问道。

  赵太岁没想到方笑武居然敢反问自己,先是一呆,继而张口狂笑,指着方笑武对身边的七个下人道:“哈哈哈,你们看看,这个废物居然敢问本少爷想怎么样?他今天一定是出门的时候没选好日子。你们上去给本少爷拿下他,本少爷要让他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话音一落,那七个赵家的下人如狼似虎的向方笑武涌去,个个都想第一个制住方笑武,好在赵太岁面前领功。

  他们都不是普通人,而是练家子,修为乃“入武境”前期。方笑武早已名声在外,乃废物一个,难道他们还收拾不了?

  唰唰唰唰唰唰唰。

  剑光七闪,宛如七条灵蛇出洞,咬中目标,以剑尖点在七个赵家下人的胸口上,正是檀中穴的位置。

  七人大叫一声,向后退出的时候已经不及,全都滚到楼板上,嘴角流血,虽然没死,但也受了内伤。

  楼上的空间本来就不大,况且周围还有十几个人,如此一来,场面显得有些大乱,除了一人之外,其他人全都吓得神色慌张,争先恐后下楼而去,恨不得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那没走之人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大汉,个子不高,但身材雄伟,此时正抱着膀子冷冷淡淡的看着正在发生的事。

  “难怪你这个废物敢出手,原来已经不是废物了。哼,本少爷今天要把你从望月楼上扔下去,是生是死,那就要看看你的造化了,哈哈哈……”

  狂笑声中,赵太岁脚底下微微一晃,突然逼近方笑武,伸手抓向方笑武的琵琶骨,抓风凛凛,打算废掉方笑武的武功,然后扔下望月楼,让方笑武不死也要重伤。

  方笑武目中闪出一道精光,一个晃身,避开赵太岁五指,将“灵蛇剑法”中的一招施展出来,正是“灵蛇抬头”,木剑迅疾如光,刺向赵太岁的眉心,力道差不多有八千元力。

  赵太岁一时大意,想要避开时已经来不及,只能伸手一抓。

  仅仅只是一个照面,赵太岁的手掌就被方笑武的木剑刺伤,鲜血向外直流,但方笑武的修为不如赵太岁,赵太岁那一抓至少有一万元力,在受伤的同时,也以反震之势将方笑武震得连连后退,虎口隐隐作疼。

  “本少爷杀了你!”

  赵太岁咆哮一声,陡然跃起,展开赵家一门叫做“开山霹雳手”的武技,手脚并用,凌空扑击方笑武,势道颇为惊人。

  这“开山霹雳手”虽然只是四级武技,但赵太岁的修为比方义杰都要高,是“登堂境”中期,足足比方笑武高了四个层次,暴怒之下,自然全力以赴,要一招击杀方笑武。

  “妈的,与他拼了。”

  方笑武早已知道自己不是赵太岁的动手,但此时此刻,他绝不会做缩头乌龟,运足元力,要与赵太岁硬拼一招。

  突然间,赵太岁全身一抖,向后倒飞出去,落在了护栏边,目光射向那个中年大汉,怒骂道:“去你娘的,你竟敢管我赵太岁的闲事,信不信本少爷连你也一块杀了。”

  方笑武虽然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也察觉到赵太岁的后退与中年大汉有关,是中年大汉暗中相助,帮了自己一个大忙。

  “哼!”

  中年大汉身形一起,向赵太岁飞出。

  本来他的速度不是很快,但赵太岁突然觉得全身动弹不得,澳门赌博网站:一个呼吸之间,就被中年汉子伸手抓住了脖子。

  “赵太岁,你老子赵无极在我面前也不敢出一口大气,你居然敢辱骂我,滚!”

  中年大汉随手一扔,赵太岁像是一只大鸟似的翻翻滚滚从望月楼上飞出去。

  赵太岁本来想运功飘身落下,四十多米的高度在“登堂境”中期高手面前应该不会有事。岂料他刚一运功,便发觉不对劲,体内猛然生出一股暗劲,震得气血沸腾,往地面落去。

  四十多米很快坠下,砰一声,赵太岁摔得一个半死。

  中年大汉转过身来,对方笑武道:“少年,赵家可不是等闲之辈,你赶快逃命去吧。”

  “前辈……”

  “我出手救你不是想帮你,而是觉得你出手够凌厉,绝不多浪费一点力气。可惜我不从来不收徒,不然我倒可以收你入门。走吧。别磨磨蹭蹭的。”中年大汉将手一挥,意思是要方笑武快走。

  方笑武知道自己这次惹了赵家,赵无极那家伙一定不会放过自己,便朝中年大汉一拱手,飞也似的下楼而去。

  方笑武离开望月楼后,本来想借这个机会离开武阳城,但他转念一想,深知赵家在武阳城势力庞大,自己逃出几百里也会被抓回城中,倒不如赌一把,跑回方家躲着。

  方笑易对他虽然不怀好意,但方家也是武阳城一大修真世家,赵无极要是敢闯进方家,方笑易绝不会让他胡来,因为这关系到门面的事。只要自己躲到林婉儿的师父来到,到时候央求林婉儿的师父也把自己一起带走,远离武阳城,那就可以逃过一劫了。

  他以最快的速度跑回方家,把自己的遭遇告诉了林婉儿。

  林婉儿也觉得躲在方家最是安全,只要她的师父一来,十个赵家也不是对手。

  要不了多久,赵无极虽然没有找上门来,但赵家的一个高手率领大批子弟涌至方家门外,要方笑易把方笑武交出来,不然的话,他们就要闯进方家要人。

  方笑易此时不由有些后悔不应该把方笑武叫回来居住,但他真要把方笑武交出去,以后方家就别想在武阳城立足。

  他带了几个人出去,与赵家的那个高手交涉一番,语气颇为强硬,最后逼得那个高手只能率众回赵家,听候赵无极的吩咐。

  赵无极是武阳城第一高手,修为比方笑易高出不少。但赵家除了他之外,其他高手再高也高不过方笑易。加上武阳城近来形势诡异,一个不慎,说不定会给赵家带来大祸。他也没有亲自来方家要人,打算等城中形势安定以后,再想办法让方笑易交出方笑武。

  三天过去后,方笑武没有听到赵无极找上门来的消息,就知道赵无极有顾虑,自己这次是赌对了。

  而对于方笑易来说,越发怀疑方笑武变聪明了。这要是以前的方笑武,早就跑了,怎么会想到躲入方家呢?

  “他娘的!小野种不但能够修炼,居然还变聪明了,我得尽快想办法除掉他。要是让他继续活着,我这个家主的位子只怕将来不保。”

  方笑易心中暗暗盘算,决定要在半个月之内想出如何除掉方笑武,但又不能牵连到自己的计策。

  又是一天过去。

  这天晚上,方笑武与林婉儿正在小院子的空地上闲聊,忽然一阵轻风吹来,却不是自然风,倒像是人为似的。

  猛然间,方笑武发现角落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条人影,不觉吓了一跳,还以为是鬼。

  差不多是同时,林婉儿也发现了那条人影,小脸一紧,如临大敌,娇声喝道:“谁?”

  “别紧张,是我。”

  随着话声,那人从角落里大步走出,一身布衣,脚步稳健,身躯雄壮,赫然是那位中年大汉。

  “咦,原来是前辈。”方笑武大喜,赶紧起身迎了过去。

  林婉儿一听,立时猜到这个人就是出手帮方笑武的那位恩公,跟着也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