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4章 退婚?
  (全文阅读)

  “表妹,那小子就是你的未婚夫吗?”

  “不错,就是他。”

  “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这小子不但是一个没办法修炼的废物,而且还长得那么挫,也不知道姑父当年是怎么看中这厮的。”

  “你的意思是说我爹爹没眼光?”

  “表妹,你这么说就言重了,你知道我的意思。”

  “别废话了,我叫你来是做个见证,并不是让你来玩的。”

  “表妹,其实以你的身份根本就用不着这么做,你只要随便写一封休书就可以了,何必多此一举呢?”

  “这是我的事,你不用多管。”

  “好吧,既然你要当面跟他说清楚,那就随便你吧。”

  随着话声,那九个人向树林这边走了过来,说话的两位是走在最前面的那两个人。

  左边那个是一位十六七岁的锦衣少年,一副眼高于顶的神态,右边那个是一位貌若娇花的红衣少女,年纪与方笑武相仿,面上的表情始终是冷冷淡淡的,像是对什么事情都不太感兴趣。

  至于他们两人身后的那七个人,全都是一副家丁打扮,一看就知道是大户人家的下人。

  转眼间,那九个人就走到了近前,而此时的方笑武,还沉浸在一种淡淡的忧伤之中。

  方笑武之所以会这样,那是因为他的前世曾经被一个女人甩过,只因他不是高富帅,他的前女友在认识了一个有钱人家的公子哥以后,就果断的甩了他,投入公子哥的怀抱。

  本来他已经快忘记这个前女友的模样,但他一看到那个红衣少女,猛然想到这个颇为美丽的少女正是“废柴舅舅”那个从小就定下娃娃亲的未婚妻,就不觉想起了前女友。

  红衣少女名叫王西贝,是武阳城另一个修真世家——王家的小女儿,与方笑武同年,只比方笑武小一个月。

  十五年前,方笑武的老子与王西贝的老子因为颇有交情,便给当时才刚几个月大小的方笑武与王西贝定下了娃娃亲。然而,自从方笑武的父母死了以后,这两年来,王家便与方家不再来往,甚至有人传言,王家要退了这门婚事,当作是什么都没发生。

  方笑武能够了解废柴舅舅那种落寞的心情,所以他一看到王西贝,就禁不住有些小小的伤感。

  “表妹,这小子在干什么?你瞧他的样子,好像很失落似的。”锦衣少年笑着说道。

  王西贝瞪了一眼锦衣少年,尔后对方笑武道:“方笑武,我今天来这里见你,是想跟你说清楚一件事。”

  “你想跟我说什么事?”

  方笑武很快恢复过来,因为他不是废材舅舅,他只是有些同情废柴舅舅罢了,没必要弄得自己就像是真的废柴舅舅一样。

  “你认识这枚凤钗吗?”王西贝拿出了一枚金钗,凤头,俗称凤钗。

  “认识。不就是我爹爹昔年当作定亲之物送给你老子的吗?”方笑武淡淡的道。

  “你老子?”王西贝微微一愣,但是很快,她便点了点头,道:“方笑武,你我都不是小孩子了,婚姻大事岂能儿戏?你也知道我是一个敢作敢当的人,我开始懂事的时候就没有想过要嫁给你。”

  “是吗?”方笑武嘴角微微一扬。

  “我今天来,是想解除我们之间的婚约,这枚凤钗……”

  “拿来!”方笑武陡然一喝,将手一伸。

  这种桥段还不够多吗?

  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反客为主,非要等到对方先羞辱自己呢?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这可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至理名言。

  他一个从现代穿越过来的人难道还不懂这些?

  果然,王西贝等人都没有想到方笑武会突然来这么一下,全都被吓了一跳,还以为是方笑武中邪了。

  旋即,那锦衣公子面色一寒,怒骂道:“废物,你叫什么叫?信不信本少爷一巴掌……”

  “表哥,这是我的事,你不要多管。”

  王西贝说完,走上几步,将手里的凤钗交到了方笑武的手中,倒想看看方笑武想干什么。

  “好一枚凤钗,可惜你不是我的菜。”方笑武大笑一声,将手中的凤钗向后一扔,绝不多看第二眼,说道:“王西贝,你我的婚约就此作废,从此你是你,我是我,咱们互不相干。你们走吧。”

  “你这个废物竟然……”

  王西贝自己没有生气,生气的反倒是锦衣公子,一副火冒三丈,将要出手大人的模样。

  “表哥!”王西贝娇叱一声,而锦衣公子对这个表妹似乎很听话,立时变了另外一副样儿。

  “方笑武,你今天好像变了。”王西贝狐疑的望着方笑武。

  “是人都会变。”方笑武简短有力的道。

  “你……”王西贝突然叹了一声,道:“算了,反正这是你我最后一次见面,我也不想多说了。”

  再度怪异的看了一眼方笑武,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那锦衣公子本来想出手教训一下方笑武,但他担心自己这么做以后,王西贝今后不会再理自己,便狠狠地瞪了一眼方笑武,带着那七个家丁一般的下人追上了前方的王西贝。

  不多时,一行九人渐行渐远,终于消失。

  王西贝等人刚一不见踪影,方笑武就像是打了鸡血似的掉头扑出,眨眼进了树林,双目仔细搜索起来。

  很快,他就从树林里找到了那枚凤钗,用嘴吹了吹,然后用衣袖擦干净,一脸得意的道:“这么贵重的东西谁他妈舍得扔掉?我日后会离开武阳城,用它当作生活费也足够一两年的开资了。”

  转念一想,心道:“王西贝那丫头说什么这是我和她最后一次见面,难道她要离开武阳城吗?她临走前怪异的看了我一眼,目光中似乎藏着别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

  思索了一会,方笑武压根儿就没办法理解王西贝当时的心思,就没再继续想下去。

  反正开口解除婚约的是他,要说委屈,那也是王西贝才对。

  既然婚约都解除了,从此老死不相来往,又有什么好惦记的?王西贝是生是死,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哈哈哈,你这个贼老天,你想用这一招老掉牙的招数来玩我么?我方笑武可不是省油的灯。你既然让我穿越到了这个世界,我就和你斗一斗。斗天斗地斗地主,我就不信斗不过你。”

  方笑武虽然也有情绪低落的时候,但他这一辈子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放弃,什么叫做软弱。

  他前世的老爸给他取名为方笑武,除了因为年轻的时候喜欢看武侠小说外,也有着让他活得乐观一些,活得坚强一些,活得潇洒一些的意思。而对于未来,在这个以力量为尊的世界,他决定了要活得更杀伐果断一些,因为这可是关系到他老命的一件大事。

  可能是因为昨天吃的食物太多,加上方笑武的修为又达到了“门道境”中期,体力大增,天色入黑之后,方笑武一点也不觉得肚饿,只是喝了几口水便觉得精神奕奕。

  既然没办法在短时间内再次提升修为,所以只好先练外功。

  所谓外功就是武技。武技包罗万象,譬如剑法,刀法,棍法,枪法,拳法,掌法等等。

  他们方家是武阳城一大世家,以《腾云功》为最高功法,另外还有六门九级和八级功法。

  他是方家小少爷,当然只学最高级别的《腾云功》,而对于武技,他虽然是废材一个,但也在他老子的督促之下,除了学会“灵蛇剑法”之外,还学了一门拳法和一门掌法,分别叫做“火灵拳”与“火阳掌”。

  武技与功法宝典一样,也是分级别的。

  从高到低,依次为天级、地级、人级、一级、二级、三级、四级、五级、六级、七级、八级、九级。

  火灵拳、火阳掌,加上方笑武最擅长的灵蛇剑法,均是四级武技,与《腾云功》的四级功法相匹配。

  当天夜里,方笑武脱掉上衣,**上身,在树林里的空地上勤练火灵拳与火阳掌。

  他之前练过无数遍这两门武技,但因为体内没元气,没办法与《腾云功》相配合,所以没有什么威力。

  而他在经过八个小时的苦练之后,竟然进步神速,将这两门武技练到了第九重境界,出掌、发拳的时候,配以体内元气使用,也能感觉到有火气在手指之间跳动。

  火灵拳与火阳掌一共有二十一重。

  他老子在世的时候,早已修炼到最高一重境界,因为修为是“融会境”巅峰期,随手一掌,或者随手一拳,都能发出一道带着火气的外放掌劲或拳劲,且能伤人于百步之外,相当可怕。

  至于融会境是个什么样的修为,那是武道第六个大境界。

  融会境之下,分别为入室境、登堂境、门道境、初窥境、入武境。

  方笑武的修为正处于武道第三个大境界,可以横扫初窥境和入武境武者,但对于需要日积月累才能踏上巅峰的武道上来,他未来还有一段极长的岁月要慢慢走呢。

  当然,这只是针对一般人而言,如果他是绝世天才,或者遇到天大机遇,即天上掉馅饼一般的奇遇。

  那么,他就可以在百年之内达到武道巅峰,破碎虚空而去,修得长生不老身。

  如若不然,那就只能慢慢修炼,而在这个过程中,心境最为重要。

  心境与天资没有多大关系。

  打个比方说,一个绝世天才花费几十年时光修炼到武道上乘之境,但是在景升更高层次的时候,心境突然变得很糟糕,就会影响修炼,轻则修为全废,重则肉身粉碎,魂飞魄散。

  而一个心境好的武者,只要始终保持良好心态,资质不是太差,刻苦勤奋,慢慢修炼,一千多年后,也是可以达到武道巅峰的。

  不过,这样的人毕竟是极少数,因为心境能好到这般地步的人,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也可以说是天才了。

  方笑武练完火灵拳与火阳掌之后,差不多天亮了。

  他一身臭汗,便跑去距离木头房子将近二十米外的一处水塘洗了一下,而这个时候,他也不觉得肚饿,干脆回屋睡下。

  咕咕咕~

  方笑武这一觉睡得十分香甜,正在梦中与某个美女打啵的时候,却被一阵阵肚子叫声弄醒。

  “好饿啊。真是奇怪,自从来到这里以后,要么不饿,要么就饿得像是一个吃货,看来我这次的食量一定不会少于上一次。反正我已经有了那枚凤钗,怎么着也价值百金吧,一年半载是吃不垮的。”

  方笑武从床上爬起来,摸了摸肚子,意思是叫肚子不要和自己抗议,待会就喂饱它。

  他从床底下拿出一个铁盒子,打开盒盖,数了一下里面的钱币,一共是七个银币和三十个铜币,而这些钱全都是他这一年来在“万福楼”跑堂赚得的工钱。

  “万福楼”是武阳城的大酒楼,他之所以能在那里跑堂,全都是那个死去老管家和林婉儿的功劳。

  他现在还不想去万福楼跑堂,决定到城里一家中等酒楼打打牙祭,犒劳犒劳自己。

  随后,他换了一件干净衣衫,用一个破旧钱袋子装了所有钱币,拿起木剑,离开木屋,往城西繁华地带过去去。

  当方笑武进入城西繁华地带之际,正好是下午饭刚开始的时间。

  他进了一家名叫“鸿福园”的中等酒楼,点了好几个菜,打算先吃吃再说,如果不够的话,再继续点也行。

  以他的穿着打扮,出入这种中档酒楼自然是显得有些扎眼,从一进门就引起一些客人的关注。好在没人认识他就是“废柴舅舅”,他也不在乎任何人的眼光,哪怕是鄙夷,他也处之若泰。

  方笑武正大口大口吃着饭菜的工夫,忽见一个客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只见这人身材颇高,年约三十,一袭青衫,看上去像是一个书生,右手拿着一根笛子,正一下下敲打着左手掌心。

  书生步入饭厅后,目光一转,面色倏然一变。

  旋即,他嘴角微微扯动一下,脸上布满难以置信的表情,像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人。

  恰好就在这个时候,方笑武目光微微一抬,远远看到了这个书生。

  方笑武先是一怔,接着便是大吃一惊,最后冷汗涔涔往外直冒。

  电光石火间,一些沉睡的记忆片段因为受到强烈刺激,开始从脑海深处浮现出来。

  ……

  就在大前天黄昏,废材舅舅刚从万福楼里歇工出来,还没走出十步,就遇到了这个书生。

  只因这个书上看上去很温和,像是一个好人,在书生的询问下,废材舅舅一时好心,就带书生去了城外一个名叫断天崖的地方。

  结果到了断天崖之后,书生凶相大露,一掌打死废材舅舅,也不知道施展了什么功法,居然吸走了废材舅舅身上的一股灵气,然后将废材舅舅的尸体扔下断天崖。

  断天崖没人知道深浅,整年云笼雾罩,连绝世强者都不敢下去探险。

  废材舅舅的尸体落下去后,方笑武的灵魂就在那个时候出现在元武大陆,并且进入废柴舅舅的身体里面,获得新生。

  方笑武模模糊糊记得自己当时躺在断天崖下的一片黑土地上,忽然间有一个小东西跑到自己嘴边,化作一股清泉,流进了体内。

  随后他就痛得死去活来,无意中也不知道伸手抓到了何等什物,脑袋轰的一声震响,昏死过去。

  一晚过去,他突然醒来,但脑子昏昏沉沉,像是行尸走肉,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断天崖下上来的。

  之后,他一路浑浑噩噩回到城西木屋,觉得又累又困,最后仰倒在床上,直到林婉儿到木屋来叫醒他。

  ……

  “卧槽,这家伙看到我没死一定非常震惊。糟糕,这家伙不是好人,难道还会放过我吗?”

  方笑武表面上十分镇静,但内心却是怦怦直跳。

  他不知道书生的修为到底有多高,但境界至少比他高就是了,真要对他下黑手,他绝对逃不过!

  刹那间,他忘了肚子还没有吃饱,缓缓站起,一副想要逃离这里的样子。

  可是,那书生在确定方笑武就是自己杀死吸走灵气并扔下断天崖的那个少年后,面上突然露出一丝春风满面的微笑,向方笑武所在之处走了过来,手里笛子打得啪啪作响。

  方笑武想拔腿就跑,但他不能这么做,因为他看得出来,自己一旦有逃走的意思,书生会对他立即下毒手。

  他要是不跑的话,或许还能多活一些时间,只要不是现在就死,能延长一些时光就要尽量延长。

  是以,他不但没有离开,反而坐了下去。

  他将心一横,要死也要做一个饱死鬼,埋首继续大吃。

  “小友,几天不见,近来可好?”

  书生走到桌前,一副与方笑武很熟的样儿,并坐到了方笑武对面,心里却是惊疑不定:“这小子怎么没死?我那一掌打下去,别说是他,就算是融会境的高手,也必死无疑。况且我还吸走了潜藏在他体内的一股灵气,他怎么还能死而复生?但要说天下有长得一般无二的人,那是绝不可能。我银笛子的修为已达‘贯通境’后期,难道还能看走眼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