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3章 门道境武者
  (全文阅读)

  在元武大陆上,虽然从古至今流传着各种各样的练功心法,但无论是什么样的功法宝典,都是先要在丹田之处修成元气,尔后以元气打通全身经脉穴位,以武入道,最后修炼成为绝世强者,破碎虚空,羽化成仙,达到真正的长生不老之境。

  说白了,对于元武大陆的任何一个修炼者来说,习武修炼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求得长生。

  “入武境”是一个武者真正修炼的起步境界,一共有四个阶段,先后顺序是前期、中期、后期和巅峰。

  “入武境”之后是“初窥境”,“初窥境”的下一个境界是“门道境”,同样都要经历前期、中期、后期、巅峰四个阶段。

  对于一个武者来说,如果修炼到“门道境”的巅峰期,不出意外,便能打通任督二脉,过天地之桥,用丹田的元气在体内运行小周天,才可称之为“登堂境”。

  换句话说,方笑武现在的修为是“入武境”前期,真要让他在一天之间将修为提升到“登堂境”前期,便等于是关云长过五关,斩六将,势不可挡,冲破了两大境界,八个阶位。

  近百年来,武阳城还没有一个武者能够在一天之间达到这样的程度,即便是“天品”资质的绝世天才,恐怕也未必能做到这一点,而如今,方笑武居然想做这等前人未做过的事,也不知是他信心爆棚还是妄自尊大。

  冲冲冲冲~

  现在的方笑武在一种急需强大的念头刺激下,运行元气一路冲击,势如破竹,确实是打开了一些经脉穴位,会阴穴、尾闾穴这两大玄关更是被元气破开添满,畅通无阻。

  而他的修为也在短短一个小时内从“入武境”前期不断节节攀升,经中期,过后期,达至巅峰,最后全身猛然一震之下,居然让他成为了一个“初窥境”的武者。

  这么一来,方笑武对自己的实力越发充满信心,决意要做天才中的天才。

  趁着元气在冲开经脉穴位后不断壮大的那股战无不胜的气势,方笑武花了不到五个小时的时间,便以神一般的速度将修为从“初窥镜”前期景升至“初窥镜”巅峰,堪称鬼才。

  砰!

  方笑武陡然觉得气海之处剧烈一震,而此时,他体内的那股元气也冲破了头顶的泥丸玄关,修为终于踏进了“门道境”的前期,便等于是在修行的这条道路上摸到了门路。

  “哈哈,废材舅舅啊废材舅舅,你现在已经是门道境前期的高手,再也不是昔日那个任人欺负的废物,多亏你之前一直在默默的修炼,要不然的话,我的增进速度也不会这么快。等着吧,我要在接下来的十几个小时内打通任督二脉,过天地之桥,成为‘登堂境’的高手。”

  方笑武意念一动之下,继续运气冲关,气息的运行速度虽然较之前慢了一些,但仍是处于进步之中。

  他现在的元气是由头顶的泥丸玄关往下走,只要达到舌尖之处,便算是走完了整个“督脉”。然后经“任脉”而下,冲破一些穴位玄关,过最后的天地之桥,让元气回归丹田,就算是打通了任督二脉,完成一个小周天,修为便可以达到“登堂境”。

  由于这个过程容不得半点马虎,方笑武不得不步步小心,以免发生意外,造成不良后果。

  等方笑武好不容易到将元气运行到舌尖之处以后,已经过去了整整三个小时,而元气此时也开始出现停滞不前的迹象,任他如何施展《腾云功》,都没有办法令元气继续前行,从而转至“任脉”。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四个小时……

  砰!

  终于,方笑武在全力以赴而又谨慎小心的情况下,攻破了这道玄关,让自己的修为更进一层,达到了“门道境”的中期,但他的舌头也变得麻木不堪,几乎成了大舌头。

  方笑武自忖再继续下去的话可能会走火入魔,便收回了元气,而完成收尾工作也花去了他整整个一小时的时间。

  最后,方笑武发现经过这番修炼后,不但被打通的经脉穴位比之前粗壮了许多,就连回到丹田的那股元气也浓稠变大了不少,这证明他的修为获得了空前的提升,不禁有一种欣喜若狂的快感。

  双目一睁,目光颇为逼人,方笑武但觉目力有了极大的提升,环目四顾,以往一些没法看清的细微之处此时也异于常人般的看得一清二楚,知道现在的自己已非修炼之前可比,举手投足之间,就能将之前的自己打得稀里哗啦。

  “哈哈哈哈。”

  方笑武纵声长笑,缓缓站起,运气举掌往窗子的方向隔空一拍,虽然距离“元力”外放的阶段还有不小差距,但也拍出了一股强劲的掌风,将窗户打得啪啪作响。

  “妈妈的,老子终于修炼成了盖世神功。”

  心情激动之下,方笑武忍不住爆了粗口,随后看到木头屋子的一个角落里放着一把木剑,遂大步走过去,随手拿起那把木剑,打开房门,径直走到了木屋后面的那片树林里。

  武阳城是一座大城,占地极广。

  方笑武居住在城西,住处虽然破烂了一点,但周围景色都还好,没什么人来到,较为安静。

  他手中的那把木剑是他七岁的时候,他老子送给他当作生日礼物的,不是寻常之物,而是一种名叫“坚木”的木材做成。

  一年前,澳门赌博网站:他被方笑易赶出方家的时候,就只带了这件东西,可见他对这件东西有多珍视。

  方笑武因为获得了“废材舅舅”的记忆,所以他也不会让这把木剑落在别人的手里,况且他现在连一件趁手的兵器都没有,这把木剑是唯一可以称之为兵器的东西,他更要好好保存。

  他在树林中的一片空地上站定后,有些生涩的将木剑竖立在身前,尔后剑走轻灵,步法跟着剑法走,唰唰唰几声过后,施展出一套剑法,正是方家的“灵蛇剑法”。

  在体内没有元气之前,方笑武不知道练习了多少遍这套剑法,但因为没有元气的缘故,终究是只得其形,不得其精,更不要说是得其神了。

  而今,他在体内拥有元气的情况下,且修为还景升到了“门道境”中期,由开始的略显生疏,在专心致志练习了十几遍后,已经算得上是略有小成,在剑道上踏入了第一步。

  “啪”的一声,方笑武一剑刺出,剑力勃发,木剑竟是轻而易举的穿透了一棵大树,感觉比宝剑还有锋利。

  “这把木剑看来还不错啊,难怪废材舅舅会将它视为珍宝。”方笑武将木剑从树身里抽出来,伸指弹了一下,竟是发出嗡的一声。

  不等方笑武仔细研究一下手中木剑,便在此时,一道人影进入树林,却是一位貌约二十出头,身穿一件青袍的年轻男子。

  青袍男子身材修长,长相英俊,风度翩翩,最奇特的是,就在他右手小手指上,还戴着一枚指环,通体金色,相当怪异。

  “少年,你手中的这把木剑可是用坚木做成的?”青袍男子目光闪烁,开口问道。

  “是又怎样?”

  方笑武虽然不知道对方的修为达到了什么境界,但他感觉得出来,对方的修为一定远远在他之上,听到对方询问,担心对方会出手抢夺木剑,立即摆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少年,你把我金环公子当作了什么人?本公子岂会稀罕你手中的这把木剑?快收起你的紧张模样。”自称金环公子的青袍男子淡淡一笑,尔后问道:“少年,你这几天可曾看到一个年纪和我差不多,有着一对白眉毛,手里拿着一把折扇的男子?”

  方笑武想了想,答道:“没有。”

  他这话是实话,或者说他没有通过“废材舅舅”的记忆得知自己曾经看到一个与金环公子差不多年纪,手拿折扇的男子。

  “你要找的这个人是谁?”眼见金环公子一副沉思的表情,方笑武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呵呵。”金环公子轻轻一笑,说道:“你连我金环公子的大名都没有听说过,更不要说是他了,不说也罢。少年,我看你的资质还不错,留在这种小地方会埋没了你将来的成就,不如跟我走吧。五年之内,我一定会让你成为‘融会境’的高手。”

  听了这话,方笑武心中不由一动,觉得这事可以商量。

  他现在的修为虽然是“门道境”中期,但认真说起来,他的实力与真正的高手比起来相差了十万八千里。别说方笑易那个老东西,就算是方家三兄弟的老末方义杰,年纪只比他大一岁,但在半年前,这个家伙的修为也已经达到了“登堂境”前期。

  这两年来,方义杰不止五次找过他的麻烦,其中三次因为林婉儿及时赶来,阻止了方义杰对他动武,其他几次他都被方义杰打得皮开肉绽,险些残废,最后还是林婉儿帮他养好的伤。

  林婉儿今年虽然才刚八岁,但她五岁开始习武修炼,以“地品”资质在三年内将修为提升到了“登堂境”巅峰,要不是方家的最高功法《腾云功》只是四级功法,影响了林婉儿的修炼,以林婉儿的天资,便是修炼一般的三级功法,应该也能比现在提升一个层次,进入“入室境”前期。

  虽说只要有林婉儿在的话,方义杰再怎么欺负他方笑武,他方笑武都不会有残废之忧,但林婉儿早晚会走,万一林婉儿走了,他没能及时跑掉,被方义杰那个狗东西逮住,他纵然不死,恐怕也会被打成残废。

  更重要的是,他方笑武现在不是废柴舅舅,而是刚刚把修为景升为“门道境”中期的武者,怎么能让一个小女孩“罩”着自己?虽说这个小女孩与他关系匪浅,但他绝不会再让林婉儿为自己担心。

  “你……”方笑武望了望金环公子,语气稍稍一顿,接着问道:“我可以信任你吗?”

  “哈……”金环公子觉得方笑武的问话颇有想法,因为他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少年人,道:“能不能信任我,那是你的问题,而不是我的问题,我已经向你发出了……”

  话音未落,突听北边传来一声尖锐的鹤鸣,感觉像是遇到了袭击,半个武阳城都听得见。

  金环公子面色一变,叫道:“不好,小师妹遇险!能让‘仙玉’发出惊叫声的人至少也是‘登峰境’高手,难道是白眉公子那厮?”身形一抖,化作一道青光,瞬息遁迹,好快的身法!

  “喂,你别走啊,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们可以做朋友啊……”方笑武脚下疾奔,很快追出树林,但那里还能看得见金环公子的身影,而北边的鹤鸣声也越去越远,终至无音。

  “妈妈的,你玩我啊,说走就走,还走得那么快,跟飞毛腿导弹似的。”

  方笑武停下脚步,目望北方,喃喃说道:“这家伙说的那个什么白眉公子难道就是他之前要找的那个人?如果是的话,看来这个白眉公子与他不是朋友,应该是敌人才对。”

  他正要往自己所住的木头房子走去,忽见九条人影出现在远方。

  在他体内没有元气之前,他根本就看不清那九个人的长相,但现在,他一眼就看清了那九个人的模样。

  “是她!”

  方笑武认出了其中一个人,心头不禁微微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