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2章 吃货与武姬
  (全文阅读)

  “你……你是女神吗?”方笑武张了张嘴,也不知怎么的就猛然问出了这样的一句话来,完全是不受控制。

  “女神?”紫衣少女黛眉好看的一蹙,旋即语如寒冰的道:“什么女神?我是武姬!”

  “武姬?武姬是什么?”方笑武定定神,问道。

  “别问这么多。我问你,你叫什么名字?”紫衣少女淡淡的道。

  “方笑武。”

  “好,方笑武,你跟我进去吧。”

  自称“武姬”的紫衣少女说完,纤腰一扭,折身向宫殿走了回去。

  她步履矫健,几乎听不到脚踩在沙子上的声音,一看就知道是练过的,且造诣深厚。

  方笑武虽然是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但俗话说,既来之则安之,他都已经死过一回了,又还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况且这紫衣少女的语气和神色虽然冷傲了一点,但他好歹也是一个男子汉,难道还会害怕自己被紫衣少女吃了不成?

  沙沙沙沙……

  方笑武疾步跟了上去。

  可能是紫衣少女身上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方笑武虽然是跟在紫衣少女的身后,但方笑武并没有靠得太近。

  两人之间的距离始终保持在三米左右,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气飘来,让方笑武身心舒畅,觉得自己这次真是走了桃花运,居然遇到了这么漂亮的美眉,说不定接下来还会有着更让他**的****呢。

  进了宫殿,紫衣少女领着方笑武往里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来到一座类似于祭台的前面。而在这段时间之中,他们两个都没有说话。紫衣少女甚至连头都没有回一下,好像认为方笑武一定不会跑掉似的。

  “你看到前方那座大鼎了吗?”紫衣少女玉手一伸,指着祭台上的一件什物对方笑武说道。

  祭台高出平地一米,周围有一道道的阶梯,台面呈圆形,直径大概有十八米,其上布满了一道道黄色条纹。就在祭台中心的位置,平放着一尊巨大的四足大鼎,高约一米八,全身镌刻着蝌蚪文一般的符文,看上去既神秘又奇特。

  “司母戊大方鼎!”方笑武身躯一震,不由想起了自己在历史书上曾经看到过的那座大鼎。

  “什么司母戊大方鼎?这是战神鼎。”紫衣少女眉峰微微一挑,纠正似的道。

  “战神鼎是什么东西?”方笑武好奇的问道。

  “别问这么多。听我的话,你赶快过去进到战神鼎里面去。”紫衣少女一副向方笑武发号施令的样子。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进到战神鼎里面去?你究竟是什么人?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方笑武虽然有着“废材舅舅”的绰号,但他绝对不是一个傻瓜,他真要依照紫衣少女的话去做,万一发生意外,岂不是自投罗网?

  “你过不过去?”

  紫衣少女芳颜微微一沉,看样子是有些不高兴了。

  “你先说清楚再说,你不说清楚的话,我怎么知道……”

  不等方笑武把后面的话说出来,紫衣少女香肩微微一动,逼近方笑武,一股香风钻入方笑武鼻孔中,十分**。

  陡然间,方笑武觉得自己的身躯被人抓住,并扔了出去,而这个感觉仅仅只是一刹那的事,当方笑武回过神来以后,才发现自己已经稳稳地站在战神鼎之内,虽然从头到脚并无半点损伤,但他是怎么被紫衣少女扔进战神鼎里面的,压根儿就不清楚。

  “你……你是人是鬼……”方笑武颤声道,此时才意识到紫衣少女的可怕,如果紫衣少女是他的敌人,要取他的性命,他早就一命呜呼了,又怎么还能好端端的站在战神鼎里面。

  紫衣少女对方笑武的话充耳不闻,而是将双手放到略微隆起的胸前来,葱白一般的十指紧紧相扣,面上一片肃穆,轻启樱唇,叽叽咕咕的念叨一些方笑武听不懂的语言,感觉就像是念一种久远的咒语。

  不久之后,一道道青光从战神鼎的身上宛如流水一样的涌出,照射四方,看上去令人惊心动魄。

  而伴随着这一道道的青光,处于战神鼎内的方笑武突然觉得体内的奇经八脉开始刺痛起来,本来想喊出声的,但他的嘴巴此时就像是被封住了,根本就没有办法张口。

  嘭!

  过了一会儿,方笑武发觉身子的某处穴位宛若被利器刺穿,有一种豁然打开的舒畅感。

  与此同时,方笑武的丹田里突然多了一股稀薄的气息。

  这股气息对于废柴了好些年的方笑武来说,不啻于天大的好消息,因为丹田有了这股气息以后才可以称之为真正的武者,而这股气息正是元武大陆上所谓的“元气”。

  方笑武激动得身躯颤抖,有一种苦尽甘来,泪流满面的感觉,忽听“咣”的一声,战神鼎陡然爆发出一记惊天巨响,由于身处其间,方笑武立时被一股超凡的劲力掀动身子。

  “呼”的一声,方笑武身不由自的从战神鼎内飞了出去,且还是以“饿虎扑食”之势扑向了紫衣少女。

  “女神救我……”

  方笑武大叫一声,希望紫衣少女能够接住自己,最起码也要拉自己一下,而以紫衣少女的本领,这种事对她来说根本就是轻而易举。

  谁曾想到,紫衣少女不但没有理会方笑武的求救声,反而向左移动了几分,一看就知道是故意这么做的。

  “嗖”的一下,方笑武从紫衣少女身边直接飞了过去,滚落到地上,摔得很是受伤,尤其是心灵上。

  “方笑武,你的‘九绝命脉’已经被站神鼎的神力解开,从此以后你可以修炼了。”方笑武才刚从地上爬起来,紫衣少女便一脸冷淡的对他说道。

  “九绝命脉?”方笑武本来要大声质问紫衣少女为什么不帮自己一把,可他听了紫衣少女的话之后,立时猜到“废材舅舅”为什么不能修炼的原因一定是跟这个“九绝命脉”有关。

  紫衣少女没有跟方笑武解释什么叫做“九绝命脉”,而是从头到脚像是打量怪物一般看了方笑武好一会,柳眉轻轻一皱,启唇问道:“方笑武,你以前学过功法吗?”

  方笑武点头道:“学过。”

  紫衣少女又问:“你学的功法属于什么级别?”

  方笑武回答道:“四级,名叫《腾云功》。可惜我是一个废材,修炼了好几年却一点儿也没有办法在体内形成元气。你刚才说的那个什么‘九绝命脉’,难道就是它害得我没办法在体内形成元气的么?”

  听了这话,紫衣少女目中闪过一丝异样光彩,说道:“你这个小屁孩倒是一点也不笨。”

  方笑武什么时候被人这么说过?而且对方还是一个美女,立马面孔一红,争辩道:“谁说我是小屁孩?我今年……今年已经十五岁了,再过一年我就可以娶妻生子了。”

  “在本武姬的眼里你就是一个小屁孩,毋需争辩。”紫衣少女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方笑武之后,俏脸上突然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既然你有《腾云功》可以修炼,那就先修炼着吧,等你的修为达到了‘融会境’以后,我再传授你一些更高级的功法。”

  “你要传授我功法?”方笑武又惊又喜的问道。

  方笑武虽然不清楚紫衣少女的修为究竟达到了什么样的地步,但在他看来,这个不知道来历的紫衣少女至少也是一位“出神境”的高手,而他老爹在世的时候,号称武阳县第三高手,修为也只是达到了“融会境”。

  “融会境”高手在一般武者眼里属于高高在上的存在,一出手就能毁掉一座大楼,可“融会境”的高手一旦到了“出神境”的高手面前,可以说是才刚入门的武者,不堪一击。

  如果紫衣少女愿意传授他更高级的功法,他岂不是发达了?只要修炼有成的话,别说是方义山、方义海、方以杰那三个坏东西,纵然是方笑易那个老东西,他也不放在眼里了。

  “别问这么多。”

  这句话就像是紫衣少女的口头禅,说完之后,她轻移莲步,瞬间来到方笑武身前,步法宛如行如流水,毫无一丝迟滞之感。

  只见她玉掌一按,落在了方笑武的额头上,娇声喝道:“去!”

  没等方笑武明白过来紫衣少女为什么要这么对他的时候,“嗡”的一声,他忽然觉得大脑猛地一震,双目一翻,再度晕厥。而他在昏过去的一瞬间,心里禁不住大骂了一声:“卧槽,你这个贼老天,难道又要让我穿越回去不成?我不服!我抗议!”

  ……

  方笑武清醒过来的时候,又回到了那间破旧的木头房里。

  他睁开眼的一瞬间,便觉得一阵阵强烈的饥饿感袭来,顾不得去想刚才经历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翻身站起,疾奔到桌子边上。他也不用筷子,而是用两只手,像个野人似的抓起饭盒里的食物,不停的往嘴里猛塞。

  三分钟后,方笑武狼吞虎咽般的将饭盒里的食物全都吃光,最后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手上沾着的残羹冷炙,活像一个饿死鬼投胎的大吃货。而方笑武自己不知道的是,此时他的瞳孔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变成了淡灰色,看上去颇为诡异,分明就不是一个正常人应该有的眼神。

  “呃……”

  方笑武吃饱之后,禁不住打了一个饱嗝,一股浊气喷出。

  俗话说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方笑武刚吃了那么多的东西,就想到屋子外活动活动,但他才刚迈动左脚,便发觉丹田之处蠢蠢欲动,似乎是那股稀薄的元气在作祟。

  “咦,这是怎么一回事?我根本就没有运功啊,丹田的元气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流动起来了。”

  话罢,方笑武席地而坐,试着去修炼。

  以往,方笑武虽然也修炼,但因为丹田没有元气,所以无论他怎么去冥想,怎么去感觉,都没有法子达到真正的修炼程度,等同于枯坐。而现在,他一试着去运功,居然发觉可以控制丹田那股稀薄的元气。

  “啊,果然没错,我现在可以正儿八经的修炼了,且让我把《腾云功》施展出来,说不定能让我的修为在一天之间提升到‘登堂境’,就算是遇到方义山那个狗东西,他也奈何不了我啦。”

  方笑武默运《腾云诀》的心法口诀,缓缓调动丹田的那股元气,让它在体内运行起来,且不断的去冲击经脉穴位,以便能够打通任督二脉,由“入武境”的前期提升到“登堂境”前期,而他一旦成功的话,势必会由废柴转而成为一个旷古绝今的大天才,令人瞠目结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