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1章 方笑武
  (全文阅读)

  “舅舅,澳门赌博网站:醒一醒,舅舅,醒一醒……”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在方笑武耳边娇声喊着,嗓音清脆悦耳,宛如百灵鸟。

  “谁在乱叫?”方笑武心里在想,打算睁开眼皮子瞧一瞧,但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做到,仿佛身子已经不是自己所有。

  “舅舅,舅舅……”小女孩的声音兀自不停地在方笑武耳畔叫着,嗓门越来越大,开始震得方笑武耳鼓嗡嗡作响。

  蓦然,方笑武感觉有人伸手在自己的身上重重推了一下。

  没等他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人便从一处较高的所在掉下去,滚到地上,感觉全身上下差不多都要散架了。

  等方笑武睁开惺忪的双眼爬坐起来以后,第一眼就看到了一个青青葱葱的小女孩站在自己面前。

  小女孩也就七八岁的个头,脚下是一双青绿色长靴,身上穿着一件绯红色劲装,圆圆的小脸蛋,乌溜溜的大眼睛,说不上非常漂亮,但有一股灵气,一旦双眸眨动的时候,仿佛会说话。

  “你是谁?”犹豫片刻后,方笑武终于开口问道,想弄清楚这个小女孩到底是什么人,是如何跑到自己屋里来的。

  “舅舅,你昨天干完活以后跑什么地方去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睡得这般沉?我叫你好半天也叫不醒你,难道你梦到神女姐姐,被她的美色勾去了魂魄么?”

  小女孩叽叽喳喳的说完,似乎觉得方笑武现在的样子很滑稽,伸手掩着小嘴“咯咯咯”的娇笑起来,既淘气又可爱。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方笑武说完这话以后才发现这里不是自己的那间出租屋,而是一间又破又旧的木头房子,屋里仅有几件简单的摆设,疑心自己是在梦里。

  小女孩眼见方笑武一副不认识自己的样子,大概是有些急了,脸上立刻露出一种只有亲人才会在这个时候方才会显露出的关怀之色,道:“舅舅,你没事吧?都怪我不好,不应该伸手把你推下床榻去,你要是连我是谁都不记得,我以后就再也没有一个亲人了。”

  话罢,眨眨秀气的明眸,竟是落下眼泪,呜呜咽咽哭起来。

  方笑武彻底懵了,只能睁大眼睛望着眼前这位忽而笑忽而哭的小女孩,心底使劲在想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小女孩是什么人?她为什么要叫我舅舅?这里又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难道我被外星人绑架了?”

  骤然,方笑武觉得脑袋像是要炸开,奇痛欲裂,便双手抱头,嘴里发出痛苦的嘶吼声。

  砰!

  就在方笑武觉得自己的头颅像是要破开的一瞬间,一股怪异的气息从脑海深处涌出,各种各样的画面纷至杳来,由于大脑一下子承受不了那么多的东西,就像是被一道雷电击中,全身一抖,顿时晕厥过去。

  “舅舅。”

  方笑武昏过去之前,依稀看到那个小女孩向自己扑了过来,但后来发生了什么事,他就一点也不清楚了。

  不知过了多久,方笑武慢慢恢复神智,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而他在感到自己活过来以后,也回忆起了一些事。

  事情是这样的,他昨晚玩游戏玩累了之后,便下了一部岛国的电影来观赏,看得正起劲,连卫生纸都用了小半卷的时候,突然被屋子外一声不知来自何处的巨响吓得三魂走了两魂,七魄丢了五魄,结果猝死在电脑前。

  “等等,我不是已经死了吗?既然我已经死了,怎么还会活过来?难道我刚才看到的那个小女孩是幻觉?死人也会有幻觉吗?莫非这里是地狱?”方笑武心里这么想着。

  就在这个时候,方笑武的脑海深处突然传来一些离奇古怪的画面。

  这些画面不但模糊,而且一时间也没法全部接收,方笑武只得睁开双眸,打算先看看所谓的地狱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是不是就像书中写的那样有着阴森恐怖的十八层地狱。

  “咦,我怎么还在刚才的那间木头房里?”方笑武呆了一呆,弄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究竟身在何处,是生是死?

  “舅舅!”

  小女孩的声音再次响起,显得十分激动,而且就来自方笑武的身边,距离很近,大概也就半米远。

  方笑武转头一瞧,又看了到那个青青葱葱的小女孩,后者则是坐在地上,脸上一副又惊又喜的样子。

  小女孩本来已经哭得眼泪都快干了,此时看到方笑武清醒过来,立即破涕为笑:“舅舅,我还以为你死了呢,原来你还活着,谢天谢地。”

  方笑武从青灰色的地上爬坐起来,搔搔脑袋,然后望着小女孩,一副傻不拉唧的样儿。

  在他的记忆里面,他觉得自己是应该认识这个小女孩的,只是一时之间想不起来小女孩到底叫什么名字。

  只听小女孩细声细气的说道:“舅舅,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婉儿呀,林婉儿,你的外甥女。如果你还不记得我是谁,我就先不说话了,让你好好想一想。一定是我刚才用力过猛把你推下床榻,使得你的脑子撞坏了。”

  话罢,果然没再出声,只是睁大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望着方笑武。

  此时的方笑武,在开始熟悉这里的场景后,脑子里如同放电影般掠过一幅幅清晰的画面,总算渐渐明白过来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遭遇。

  不错,方笑武是死了,但死的只是肉身,他的魂魄穿越了,而且还穿越到了一处名叫元武大陆的异界。

  现在他占据的这具肉身也是一个名叫方笑武的少年,现年十五岁,正是朝气蓬勃的大好年纪。

  这个方笑武出生于一个名叫武武阳城的地方,本来家世尚可,是武阳县一个修真世家——方家的小少爷。

  然而就在两年前,方笑武的父母双双亡故,从此方笑武在方家的地位一日不如一日,加上他打小就有身体缺陷,没办法修炼,等同于废人,最后还被赶出方家大院,独自一人居住在城西一间破旧不堪的木头房里。

  方笑武父亲生前有一义女,叫做方雪梅,二十岁的时候嫁给了外地一个林姓男子。

  方雪梅后来不知因为什么缘故突然死去,方雪梅的女儿,也就是眼前这个名叫林婉儿的小女孩,被那个林姓男子送到方家以后,林姓男子一去不回头,从此再也没有来过武阳县,大家都把这个林姓男子就当做是死在了外边。

  林婉儿被父亲送到方家的时候才不过一岁,小家伙谁抱谁哭,只有方笑武抱她她才不哭,与方笑武特别亲。

  林婉儿长到两岁的时候,总喜欢跟在方笑武的屁股后面叫舅舅,可是呢,方笑武只比林婉儿大七岁,且两人之间没有任何血液关系,方笑武起先还觉得有些别扭,但他被林婉儿叫得多了,最后也就觉得没有什么了。

  一年前,方笑武因为失手打碎了方家一件价值白金的宝瓶,方笑武的大哥,也就是那个比方笑武大了整整三十岁的方笑易,终于找到借口将早已看不惯的方笑武赶出方家。

  最后还是一个方家的老管家看不过去,给方笑武在城西找了这么一间破旧的木头房子住着。

  可就在一个月前,这个老管家也去世了。

  而今,这个世上只剩下一个人还在关心方笑武。

  这个人就是一直把方笑武叫做舅舅的林婉儿。

  林婉儿天资过人,用元武大陆的话说,那就是“地品”,仅次于“天品”,是一块习武的上乘好苗子。

  半年前,林婉儿被路过武阳县的一位修为达到“出神境”的女高手看中,决定收林婉儿为亲传弟子,本来是要打算带走林婉儿的,但因为这个女高手当时有一件重要的事急需去办,便说半年后再来武阳县带走林婉儿。

  那女高手临走前曾经警告过方笑易,说自己半年后再到武阳县来,若是看不到林婉儿,她必定横扫方家。

  方笑易畏惧这个女高手的武力,在这半年里不但没有刁难林婉儿,反而还把林婉儿当做公主一般对待。

  林婉儿因为一直把方笑武叫做舅舅,而方笑武的资质实在太差,别说入品,连入流都是抬举他了,所以那些认识方笑武的人就给方笑武起了一个外号,叫做“废柴舅舅”。

  在元武大陆,人的资质可以分成十二个层次。

  前三个层次以品来论,分别是天品、地品、人品,后九个层次从一到九,以流来论,九流资质可以说是差到不能再差了。

  方笑武的资质连“九流”都不是,从七岁开始习武一直到现在,除了稍微有些力气外,体内毫无一丝元气,可以说是废材一个。论战斗力,也只比没修炼过的普通人略微强大一些。

  ……

  此时,林婉儿看见方笑武脸上露出一种已然明了的表情,认为是方笑武恢复了原有的记忆,忙问道:“舅舅,你是不是已经想起我是谁了?”

  “嗯,我想起来了。”方笑武微微点了点头,道:“你不就是我的外甥女林婉儿吗?虽然我们之间并没有任何血液关系,但我一直把你当做我的亲外甥女看待,而你也把我当做亲舅舅一般对待。”

  林婉儿双手一拍,笑颜逐开道:“舅舅,你总算恢复了。对了,舅舅,你昨晚究竟到什么地方去了?我来这里找过你,但一直没有看到你的踪影,直到今天一早来了以后才发现你四仰八叉的躺在床榻上一动不动,看上去又累又困。我叫了你好半天也叫不醒你,担心你会出事,所以只好把你推下床榻去……”

  “我真睡得那么沉吗?”方笑武问了一句。

  “可不是?舅舅,你还没告诉我你昨晚去了什么地方呢。”林婉儿睁大一双明眸娇声娇气的问道。

  “我昨晚去了什么地方?”方笑武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后脑勺,觉得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唯有苦笑一声:“我也不知道我究竟去了什么地方。我的脑袋瓜子还有些疼,暂时还想不起来,过两天应该就能想起来了。”

  听了这话,林婉儿也担心自己问得太多会让方笑武更加头疼,便没再在这件事情上追问下去。

  “舅舅,我给你带来了许多好吃的,就放在那边的桌子上,待会你慢慢吃。还有,这两天你不用到‘万福楼’跑堂了,我一会儿会去‘万福楼’跟万总管说一声,相信他看在我的面子上一定会放你两天假。”

  “好啊,谢谢你。”

  “谢我干什么?真是的!”

  林婉儿一副小大人的样子,看上去倒像是方笑武的长辈似的。

  突然,她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不开心的事,突然叹息一声,脸上泛起一种本不该属于她这个年纪的愁苦,悠悠的道:“舅舅,我师父将来要是把我接走了,你以后在武阳县该怎么活下去呀?他们都叫你废材舅舅,而你也始终无法修炼,难道真要一辈子被人叫做废柴舅舅吗?方义山、方义海、方义杰那个三个坏东西总喜欢找你的麻烦,我要是走了,他们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方义山、方义海、方义杰都是方笑易的儿子,年纪分别为二十一,十八和十六。

  这三个家伙本该叫方笑武一声叔叔的,但这三个家伙从来没有把方笑武放在眼里。

  方笑武的父母在世的时候,他们逼不得已才会喊方笑武一句叔叔,但自从方笑武的父母死后,他们再也没有叫过方笑武一声叔叔,而是直呼方笑武的大名。

  他们经常欺负方笑武,要不是有林婉儿“罩”着方笑武,方笑武恐怕早已被他们三个打残废了。

  方笑武早已通过“废柴舅舅”的记忆知道了这些事,所以明白林婉儿究竟在担心什么,笑道:“婉儿,你用不着为舅舅担心,等你师父把你接走后,我也会离开武阳县找一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住下来,我就不相信我一个堂堂男子汉会废柴到活不下去的地步。”

  此时的方笑武早已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同时也决定了要以“废材舅舅”的身份在元武大陆活下去,而且还要好好地活下去,以后要让方笑易和方笑易的那三个儿子知道他方笑武不是省油的灯!

  不多时,林婉儿便一个人离开了木头房子,临走前还不忘叮嘱方笑武吃了东西后记得要好好休息。

  方笑武与林婉儿认识虽然还不到一个小时,但因为有着“废柴舅舅”的记忆,所以听到林婉儿这么关心自己,心里也是暖暖的。

  林婉儿走后,方笑武走到木头房里那张已经看不出岁月的方桌边,伸手打开桌上的一个大饭盒子,只见饭盒里面放满了各种各样的食物,光是鸡腿就有六个,不但丰盛,而且份量十足,别说方笑武只是一个人,就算是三个人,也未必吃得完。

  “那小丫头难道把我当作好吃懒做的猪八戒了不成,给我弄了这么多吃的。”

  方笑武笑了笑,因为闻到饭菜的香味,觉得肚子确实有些饿了,就随手拿起饭盒里的一只鸡腿来吃。

  一只鸡腿很快吃完,方笑武感觉像是没有吃过一般,当时也没在意,又拿起第二只来吃。

  等他把六只鸡腿全都吃完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吃了六只鸡腿,而他的肚子里面却是一点存货都没有,仍是空空的。

  “咦,我的胃口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了?我刚才明明吃了六个鸡腿,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方笑武自言自语说着,开始觉得一股强烈的饿意袭来,需要用食物来填充肚子,就伸手拿起了筷子。

  而就在这个时候,方笑武体内突然发生了奇怪的变化,没等他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一股骇人的力量从他体内发出,而以他的肉身根本就不可能禁受得住,一声闷哼过后,咕咚倒地,竟是再次昏厥过去。

  迷迷糊糊中,方笑武觉得意识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上,但奇怪的是,当他睁开眼后,看到的不是那间破旧的木头屋,而是一望无垠的大沙漠。

  极目望去,寸草不生,全都是沙子,给人一种绝望的感觉。

  摇摇头,方笑武从沙地上爬了起来,尔后用脚踩了踩地面,感觉甚为踏实,知道这不是梦里,而是真实的存在,不禁苦笑一声:“难道我又穿越了吗?”

  轰隆隆~

  正当方笑武为自己经历的遭遇所郁闷的时候,不远处的黄沙底下突然冲起一座巨大的宫殿,黄沙飞舞中,只是用了不倒半分钟的时间,这座宫殿就像是一座城堡似的耸立在大沙漠上,雄伟而又古老。

  “咦,这里是什么地方?这座宫殿是怎么回事?它之前就是掩埋在沙漠里的吗?它突然破沙而出,难道跟我来到有关?”

  咔咔~

  蓦然,那座巨无霸般的宫殿在发出一声异响之后,一扇类似于大门,但又像是巨兽大嘴的门户缓缓打开,从里面缓缓走出一个身材高挑,皮肤白皙,丰胸翘臀,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的紫衣少女。

  方笑武不是没有见过美女,但像紫衣少女这样的美女他还是第一次见过。

  他以前看书的时候,曾经看到一些形容美女的辞章,譬如什么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如果用这些词儿来形容眼前这个紫衣少女,想来也不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