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3495章 血魂旗
  只见王振将手举起,澳门赌博网站:意思是让大内高手停止围攻向流云,让向流云上去说话。

  向流云上去了,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然后就与王振打了起来。

  至于其他人,却是一副观战模样,谁都没有上去帮忙的意思。

  那黄袍少年就是当今天子朱祁镇。

  他居然满脸惊奇的看着,显得颇为兴奋。

  方笑武本以为王振本事再大,也不可能是向流云的对手,谁想这个大太监的武功,居然不在向流云之下,与向流云斗了数百招,始终是难分高下。

  突然,一条人影朝这边过来了,赫然是张道中。

  不知怎么回事,张道中突然抬头看了一眼,像是发现了什么。

  然后,他脸上露出了怪异的笑容,继续往前去。

  方笑武见了,暗暗诧异:“难道他知道我们在观察他?”

  只见张道中去到边上以后,也不知说了什么,向流云与王振便罢手了。

  张道中走近朱祁镇,说了几句话,朱祁镇便回转营帐。

  只见张道中在营帐外坐了下来,一副要守护天子的样子。

  方笑武暗想:“他这么做,肯定是要保护朱祁镇。奇怪,他为什么不把朱祁镇带走呢。只要将朱祁镇带走,那么历史就会改变。”

  白发老人像是知道他的想法,笑道:“你是不是很奇怪他为什么不把皇帝带走。”

  方笑武点点头,说道:“是。”

  白发老人道:“他以前这么做过。”

  以前?

  方笑武忽然想到了什么,叫道:“那他成功了吗?”

  “没有。”

  方笑武极为吃惊。

  以张道中的本事,居然没有成功,可见阻碍他的力量有多大。

  方笑武待要说些什么,忽然,大批道士朝土木堡过来了,全都是武当派的人。

  不久以后,许多武林中人都来了,形成十多股阵营,人数少说也有六千。

  除了各大势力的高手之外,还有部分侠义之辈。

  方笑武看到这里,不由说道:“中原武林高手来了这么多,就算瓦剌兵力再强,也不可能打赢这一战。”

  “你低估了瓦剌的实力。”

  “怎么?”

  “你看。”

  白发老人伸手一指。

  就在这时,只见一支瓦剌兵朝土木堡迅速靠近,人数虽然不多,但个个身上都是身背一面旗帜,看上去十分怪异。

  方笑武皱了皱眉,说道:“有古怪。”

  未几,那支瓦剌军遇到了一支近千人的大明官军。

  双方刚一交上手,场面简直就是屠杀。

  没几下的功夫,大明官军除了一百多人转身跑掉之外,其他人全都战死沙场。

  那支瓦剌军继续靠近土木堡,不过才走了不到一里,迎面来了数百武林高手。

  那些武林高手原本想把这支瓦剌军围住,然而他们低估了这些瓦剌军的实力。

  一场大战下来,数百武林高手死了过半,而对方,仅仅只死了五人。

  方笑武看出情况不对,伸手朝下一指。

  但是这个时候,白发老人出手阻止了他,说道:“你这么做,会改变历史。”

  方笑武道:“我就是要改变历史。”

  白发老人道:“你可知道改变历史的后果?”

  方笑武愣了愣。

  白发老人这么说,一定有原因。

  只听白发老人说道:“我不会再出手阻止你,但你要想清楚,当你出手以后,你可能在制造另一场杀戮,而且还是更加严重的杀戮。”

  方笑武不说话,而是盯着天池。

  有几次,他都想出手了,可是他想起白发老人的话,就作罢了。

  片刻之后,他猛然想通了。

  其实不用他干涉,如果历史可以改变的话,有人便能做到,那就是张道中。

  张道中已然守在天子的大帐外,无论来多少瓦剌高手,想要从张道中手中将朱祁镇掳走,简直就是难如登天。

  那支瓦剌兵一路杀,杀到距离天子营帐还有半里时,已只下了六人。

  不过大明一方损失更惨,不说官兵,即便是武林中人,也死了八百多。

  方笑武早已看出瓦剌兵之所以这么能打,个个如同死士一般,跟他们身上背的旗帜有关。

  他问道:“那是什么旗?”

  白发老人道:“蒙古失传了三百多年的血魂旗。这种旗是一位蒙古高手研究出来的,当年铁木真就是依靠这种旗,做到了统一蒙古诸部,横扫天下。不过后来,随着那个蒙古高手暴死,此旗也一个个的消失了。”

  “既然消失了,为什么三百年后还会出现?”

  “因为也先派人挖出了那个蒙古高手的尸骸。”

  方笑武愣了愣,道:“就这么简单?”

  “这不简单。那蒙古高手死于何处,没有人知道,想找到他的坟墓,完全要靠运气。”

  “那也先还不是找到了?”

  “找是找到了,但那蒙古高手曾留下遗言,将来有人动他的尸骸,凡是参与此事的人,都会暴死。他的遗言很准,也先派出去的人,不到半年,全都死了,其中两人还是也先的得力手下,武功绝顶。”

  “那也先呢?他为什么没有死?”

  白发老人伸手一指,说道:“你瞧。”

  方笑武转头望去,只见那六个瓦剌士兵,被六个中原绝顶高手击杀了,不过那六个绝顶高手自身,也耗费了大量真气,看上去连站都很难站稳,没有半天时间,根本没有办法恢复过来。

  而这个时候,一支数万人的瓦剌大军,分成七路,浩浩荡荡的朝土木堡逼近而来。

  中路大军之中,有位骑着宝马的汉子,看上去飞扬跋扈,不可一世。

  方笑武在他身上,竟是感觉到了一股死气。

  “他死了?”方笑武问道。

  “他没有死,只是被死亡缠绕,同时也让他获得了无比巨大的力量。”白发老人道。

  方笑武道:“看来这个也先不是寻常人。”

  白发老人道:“他确实不是寻常人,否则他也不会冒着诅咒的危险,将那个蒙古高手的尸骸挖出来。不过,诅咒的力量已在他身上散发,六年之后,无论是谁,都救不了他。”

  方笑武道:“他拥有无人能敌的力量,谁可以杀他?”

  “当诅咒之力彻底爆发出来时,他就会失去力量。”

  “原来如此。”方笑武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