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909章 修炼与刺绣
  c_t;方惊飞听了方笑武的话,澳门赌博网站:便笑了笑,说道:“方公子真是一个风趣之人。”顿了顿,问道:“方公子,你知道方某这次把你请来,是为了什么吗?”

  方笑武心头一惊,暗道:“难道这家伙已经对我的来历起疑,所以才会把我请来?”

  “正要请教。”

  “其实方某这次把你请来,是想让你见一个人。”

  “见一个人?不知此人是谁?”

  “方公子见了他自然明白。”

  话音刚落,厅外便传来了脚步声。

  方笑武正疑‘惑’间,只见那人走到了厅外,战战兢兢的弓身叫道:“拜见方大总管。”

  “是他!”

  方笑武心头微微一凛。

  原来那人不是别个,正是星宿宫的马王彪。

  当年要不是此人,方笑武也不会离开武阳城,方笑武突然在这里看到他,不由想起了当年的事。

  “抬起头来。”方惊飞道。

  马王彪闻言,立即抬头,看到厅里还有方笑武之后,顿时呆了一呆。

  “马王彪,我问你,你认识方公子吗?”方惊飞问道。

  噗通一声,马王彪吓得不敢说话,直接跪在了地方,全身颤抖。

  方惊飞皱眉道:“马王彪,你怎么回事?”

  马王彪颤声道:“在下该死,请方大总管和方公子饶了在下,就算让在下做牛做马,在下也万死莫辞。”

  “起来。”方惊飞叫道。

  马王彪知道方惊飞的脾气,急忙从地上站了起来,但他的身体,却还是在不停的颤抖。内心有多恐惧,显而易见。

  “我问你,你是不是曾经得罪过方公子?”方惊飞问道。

  “是……”

  “你为什么要得罪方公子?”

  “因为,因为在下怀疑方公子跟星宿宫的少宫主失踪有关,所以就不自量力的找上‘门’去……”

  说到这里,马王彪突然跪了下去,但他跪的人不是方惊飞,而是方笑武,不停地磕头,叫道:“方公子,在下当年冒犯了你,请你大人有大量,饶了在下……”

  方笑武不清楚方家为什么会把马王彪抓来,所以就故意不吭声,倒想看看方惊飞怎么处理这件事。

  不料,方惊飞在看到马王彪给方笑武磕头后,像是觉得没自己什么事了,竟是微微闭上了眼睛。

  似这般过来一会,马王彪已在地上磕了一百多个头,如果谁也不出声的话,恐怕将会一直磕下去。

  老实说,若是以前的方笑武,早就上去一脚将马王彪踢飞出去,但是现在,他不会这么做了。

  因为他现在要杀马王彪,就跟捏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

  况且他又不是什么残暴之人,想到自己真要杀了马王彪,那不就等于是自降身份,被人笑话了吗。

  于是,他挥了挥手,说道:“马王彪,我不杀你,不过有一件事,我要你去办。”

  马王彪暗中松了一口气,抬头问道:“不知方公子有何吩咐?”

  方笑武目中闪过一道‘精’芒,笑道:“你回去之后告诉星宿老儿,就说我将来会去地煞城找他算账,他若跑了,我一定把他抓回来剥皮‘抽’筋,如果他不跑,或许还有一线生机。知道了么?”

  马王彪忙道:“在下知道了。”

  这时,只见方惊飞睁开了眼睛,挥手道:“好了,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你去吧。”

  “谢方大总管,谢方公子。”

  马王彪像个可怜虫似的爬了起来,小心翼翼的转身走了。

  “方公子,你可能很奇怪我为什么要派人把马王彪从地煞城抓来见你,其实这件事很简单,你姓方,我们方家也是姓方,大家都姓方,追溯到古时,那就是一家人。”方惊飞道。

  方笑武听了,觉得这个理由很牵强,可他想来想去,竟是无言以对。

  “方公子,据我所知,你身上有一块丝巾,乃令堂遗物,不知方某方便让我一观么?想必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最爱刺绣,所以……”

  “可以。”方笑武看上去虽然一点事都没有,可实际上,他心里十分紧张。

  他老早怀疑那块丝巾有古怪,如果方惊飞从这块丝巾上看出了蛛丝马迹,只怕后果将不堪设想。

  然而,他要是不拿出来的话,只会令方惊飞对他疑心更重,想要离开方家,那就更难了。

  反正方家已经查的那么清楚,连他娘的遗物都查到了,倒不如表现得毫无心机,或许可以骗过方惊飞呢。

  方笑武将那块绣着怪鸟的丝巾拿出来,递给了方惊飞。

  方惊飞伸手接过,仔细的看了看,突然笑了笑。

  “方公子,方某可以说一句冒昧的话吗?”

  “请说。”

  “这块丝巾上的刺绣看似高明,其实一般得很。”

  “是吗?”

  方笑武怔了怔。

  “刺绣与修炼一样,也有自身的境界。如果说刺绣的最高境界就是武道巅峰,那么,这块刺绣看似已经到了超凡境,而实际上,它的火候只是才刚进入登堂境罢了。”

  “相差那么大!”

  “刺绣种类繁多,针法无数,可归根到底,不外乎三个字。”

  “哪三个字?”

  “‘精’、气、神。”

  方惊飞说到这里,目光微微发亮,道:“只有这三者合一,才能达到至高境界。就拿这块丝巾来说,上面的这只怪鸟栩栩如生,像是飞进来的一样,可它有神而无气。

  好比临摹,一般高明之人可以模仿众多作品,不懂之人还以为是真品,而相当高明之人,可以模仿的形神皆备,骗过行家,而绝顶高明之人,可以模仿得连原作之人都以为是自己的真迹。”

  方笑武想了想,道:“那依方大总管的意思,这块丝巾的刺绣也就是一般高明了?”

  “对。”方惊飞点了点头,道:“不过,此物乃令堂遗物,对于方公子来说,世间任何东西都无法与之比较,在方公子的心目中,一定是天下第一了。”

  说完,便把丝巾递换给方笑武。

  方笑武虚惊一场,将丝巾接过以后,便收了起来。

  “方公子,时候也不早了,方某准备了一顿酒菜,还请留下来吃顿便饭,如何?”

  “好。”

  方笑武连丝巾都拿给方惊飞看来,当然不怕多待一会。

  当下,两人出了大厅,往摆放酒菜的饭厅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