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899章 拼死护母
  c_t;萧苍穹乃萧家天象楼的副楼主,修为高达合一境巅峰,自身修炼的功法又是号称天级最顶尖的《紫云**》。

  他原本以为王弃的《忍辱神诀》再怎么厉害,但限于修为低下,根本就没办法与自己抗衡。

  可世上的事,往往不是任何人说了算的。

  当王弃将《忍辱神诀》第十六重施展出来之后,萧苍穹竟有种没办法与王弃抗衡的感觉reads;。

  当然,这只是一种感觉,并不是萧苍穹真的没有实力和王弃抗衡。

  只不过,王弃的那种气势实在太强,加上王弃又正当盛年,而萧苍穹又早已是个几百岁的老人,所以比较起来的话,在体力上肯定是有差距的。

  所以,萧苍穹真的想要在几个呼吸的时间内,甚至是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将王弃击败,根本就不可能。

  反过来说,王弃为了不让曹若兰受到伤害,已经是拼了‘性’命,纵然是事后会死,他也在所不计!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别说王弃的对手只是萧苍穹,就算王弃面对的是萧家的上一代家主萧河山,王弃在心理上也不会处于下风。

  这正是王弃的可怕或者说是可贵之处!

  王弃是一个事母极孝的人,为了保护他的母亲,就算是拼掉他的‘性’命,他也绝不会皱一下眉头,认为这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而唯有这样的人,才能把《忍辱神诀》的威力发挥到极致之境。

  是故,别看王弃的修为很低,连入室境都没有进入,十六重的《忍辱神诀》也不可能是萧苍穹的对手,但他硬是凭着一股毫不怕死的毅力,以及自身的潜能,居然将《忍辱神诀》的威力提升到了超越了第十六重,堪比第十七重的地步。

  萧苍穹吐出的白气之剑不断的冲击着王弃,看似威力远远胜过王弃,但就是没法撕破王弃的手指。

  看到别人的眼中,即便是合一境后期的绝世强者,也为之骇然。

  似这般过了一盏茶时间,王弃的身子突然颤抖起来。

  而眼见于此,萧苍穹只道王弃就快抵挡不住了,便大声叫道:“王弃,你已经不行了,还想活命的话,就束手就擒,不要做无为的反抗。只要你放弃抵抗,老夫就放你们母子一马。”

  他本以为自己这么一说,王弃肯定会听从他的话,毕竟他是天象楼的副楼主,萧家一等一的顶尖高手,若是事后说话不算数,肯定会沦为笑柄。

  不料,却听曹若兰在气球里冷笑道:“弃儿,不要听他的谎言,萧家的行事作风,娘最清楚reads;。就算萧家今日可以放过我们母子,但是明天,我们母子也一样会受到萧家的追杀。”

  萧苍穹暗中换了一口气之后,冷冷说道:“曹若兰,你已经是个废人,活不了多久,为什么还要拉着你的儿子一起死?虎毒尚且不食子,而你,竟然如此坑害你的儿子!”

  “住口!”曹若兰怒道:“萧苍穹,我母子的事还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来‘插’嘴,我只恨今天没有杀死萧若元那个负心汉,如果还有下一次,我一定还会这么做!”

  突听有人问道:“曹前辈,究竟我爷爷做了什么事,让你如此痛恨他?”

  说话的人是萧明月。

  萧正方面‘色’微微一变,道:“明月,这件事……”

  话没有说完,却听曹若兰发出‘阴’森森的尖笑声,问道:“丫头,难道你就是萧明月?”

  萧明月点了点头,答道:“我就是。”

  曹若兰哈哈大笑一声,说道:“萧家上下个个都是伪君子,只有你这个小姑娘总算还有点良知,问到了点子上。”

  “放肆!”

  萧家那两个长老中的一个大吼一声,翻腕一掌拍出。

  他之前自忖身份,没有参与围攻曹若兰和王弃母子,但现在,他借暴怒的机会,倒要看看王弃的《忍辱神诀》到底有多厉害。

  砰!

  一股浑厚的元力打在气球之上后,除了发出颇为震耳的响声外,居然也跟其他萧家高手的攻击一样,毫无效果。

  此老面‘色’微微一红,待要再出一次手,忽听萧苍穹说道:“算了,你们全都住手吧。王弃拼了‘性’命,除非是修为和老夫一样的高手,否则就算是合一境后期的绝世强者,也没办法对他形成威胁。”

  闻言,那些一直在发功想要冲破气球的萧家高手,全都收手,而那个萧家长老也没有把第二招施展出来。

  “哼!”

  曹若兰讥笑道:“萧苍穹,你用不着假惺惺的。不怕说一句大话,你萧家虽然是天下第一世家,功法无数,高手如云,但我曹家的《忍辱神诀》完全可以对付你们萧家,倘若不是我儿修为很低,你岂能和他‘交’手?他随手拍出一掌,便能让你当场吐血三升!”

  萧苍穹听后,却不生气。

  因为他知道这是曹若兰在‘激’怒他,而他要是动怒的话,就真的上了曹若兰的大当。

  曹若兰目光一转,那张丑陋不堪的面庞开始显得狰狞起来,缓缓说道:“我年轻的时候,被人称为徐州第一美‘女’,加上我爹爹又是大名鼎鼎的鬼手,所以许多男子对我都是非常殷勤,恨不得趴在我的脚下,做我的裙下不贰之臣。

  惟独有一个人,对我却是不冷不热,让我对他好生着‘迷’,后来我才知道这个人就是萧家的家主萧若元。

  我为了得到他,想尽一切办法,终于在一年之后俘获了他。

  那些年,我觉得我是世上最快活的人,没有人的幸福能够与我相比,我并不奢求萧若元可以娶我,只要他每年能‘抽’出一些时间来看望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但是,我最后还是瞎了眼睛,居然被萧若元的虚伪‘蒙’蔽了!

  他口口声声说他回去之后,一定会向他的发妻说明一切,然后将我接去萧家,可我等了又等,足足等了三个月,才等到了他的到来……”

  听到这里,萧正方和萧正雄兄弟都是想道:“有一段时间,父亲说要出外修炼,一年也看不到两次,难道就是去会这个曹若兰?

  那一年,父亲好不容易回来,在家里住了大半个月。有一天夜里,不知为了什么事,父亲和母亲吵了起来。莫非父亲和母亲的当年吵架,就是为了这个曹若兰?

  而从那以后,母亲就开始变得寡寡‘欲’欢,最后还在修炼的时候导致走火入魔,那么早就去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