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897章 徐州第一美女
  c_t;若兰是谁?

  所有人都在想reads;。

  就连萧家的人,也在奇怪这个“若兰”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持有家主令。

  灰衣老妪发出‘阴’测测的冷笑声,尖声道:“萧若元,原来你还认得我,真是笑话,笑话!”

  萧若元定了定神,从寿椅上起来,走到台前,颇为‘激’动的道:“若兰,原来你还活着,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灰衣老妪尖声笑道:“我要是死了,谁又来找你报仇?萧若元,你这个伪君子!你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

  “放肆!”

  萧正雄大喝一声,打算拼着冒犯家主令的令威,也要过去将灰衣老妪拿下。

  “站住!”

  萧若元大叫一声,阻止萧正雄将要出去的动作,说道:“她是本家主最深爱的‘女’人,谁也不许对她无礼。”

  最深爱的‘女’人?

  所有人都是一呆,越来越搞不清楚灰衣老妪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是萧若元最深爱的‘女’人。

  别说是外人,就算是萧家的人,也只清楚萧若元只爱过一个人,也就是他的结发妻子。

  萧若元有两位夫人,大夫人胡氏,乃正妻,二夫人郭氏,属于侧室,也就是偏房,小老婆。

  胡氏死于十九年前。

  而这十九年来,萧若元既没有扶正郭氏,也没有另娶别的‘女’子,在其他人的心中,就是一个大情圣。

  据说,萧若元根本不爱郭氏,无论郭氏年轻时有多美貌,堪称国‘色’天香,萧若元都只是将郭氏当成是传宗接代的工具,纵然是同房,也都毫无半点感情而言。

  当然,这种传说只是在暗地里流传,谁也不敢当面说出来,因为说出来就是死罪。

  “我是你最深爱的‘女’人?”灰衣老妪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仰出尖利的狂笑声,像个疯子reads;。

  陡然间,她收住笑声,一字一句的道:“萧若元,收起你的虚伪面孔!你以为我还是当初那个喜欢听你‘花’言巧语的小姑娘吗?我告诉你,我这一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听信你的话,才会导致我落得个生不如死的下场!”

  不等萧若元开口,灰衣老妪又道:“你不是问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吗?好,你看清楚了!”

  话音未落,灰衣老妪将手一抓,嘶的一声,竟是撕开了自己的面皮,‘露’出一张犹如被火烧过的面孔。

  除了站在灰衣老妪身后的那个轿夫外,其他人骤然看到那张丑陋得令人作呕的面庞时,定力再强,心中多少都会有些‘波’动。

  “若兰,你……”

  萧若元变‘色’道。

  “哼!萧若元,你是不是很失望?昔年的徐州第一美人,竟然会变得如此丑陋,令人作呕。”

  “徐州第一美人!”

  有人失声大叫:“那不是鬼手曹一飞的‘女’儿吗?”

  而有的人,则是直接叫出了灰衣老妪的名字:“曹若兰!”

  方笑武既不知道鬼手曹一飞是什么人,也不知道徐州第一美人曹若兰又是什么人。

  他只知道一点,那就是灰衣老妪撕下来的面皮,绝不是假皮,而是人皮,而这种“易容术”,居然比幻术还要可怕,在场有那么多的高手,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够事先看出来。

  “你一定是曹一飞的‘女’儿曹若兰,因为普天之下,能够拥有此等易容术的人,唯有你们父‘女’。”

  一个修为高达合一境前期的宾客说道。

  闻言,曹若兰便将手中人皮面具扔掉,发出凄厉的尖笑声,听得许多人心中十分难受。

  萧家的那个长老皱了皱眉,说道:“曹一飞的名字,老夫以前也听说过,据说他有一双鬼手,凡是被那双鬼手‘摸’过的脸,都会在瞬间易容,连合一境后期的绝世强者也看不出来。

  然而可惜的是,这个人只活了几十岁,就突然死掉了。

  你既然是他的‘女’儿,为什么要来我萧家捣‘乱’,难道你认为你的父亲之死跟我萧家有关?老夫告诉你,你父亲之死与我萧家无关,若是有关,老夫就死在你的面前。”

  曹若兰冷笑两声,说道:“我今日是来找萧若元算账的,你不要扯到其他方面去。萧若元,我手中的这块萧家家主令,是你三十四年前送给我的。我记得你当日说过,如果有一天你辜负了我,我便可以用手中的家主令来惩罚你,你还记得吗?”

  萧若元轻声道;“记得。”

  “记得就好,那我问你,你可曾辜负过我?”

  “若兰,我曾经答应过你,说是要娶你为妻,但我没有做到,我确实是辜负了你。”

  “那好,我现在要惩罚你。”

  “若兰,你出手吧,无论你怎么惩罚我,我都不会反抗。”

  “哼,好得很!弃儿。”

  “在。”

  王弃从曹若兰身后走出,跪在了地上。

  “你叫我什么?”

  “娘。”

  “好,既然你叫我娘,娘现在就让你过去一拳打死萧若元,你办得到吗?”

  “孩儿一定办得到。”

  “好,去吧。”

  只见王弃站了起来,转身一步步的走出,纵然前方是千刀万剑,他也不会停下脚步。

  “站住!”萧正方喝道。

  “让他过来,你们全都走开。”萧若元道。

  “家主!”许多人面‘色’大变,失声大叫。

  “既然我是萧家的家主,你们都要听我的,走开!”萧若元厉声道。

  萧正方忍了忍,最后还是走到了一边去,而他一走,其他人也都跟着走开,谁也不敢阻挡王弃的去路。

  很快,王弃便走上了拜寿台,二话不说,就要举起拳头,施展功法,将萧若元打死。

  “等等。”萧若元突然叫道,问:“你叫什么名字?”

  “王弃。”

  “你父亲是谁?”

  “我没有父亲,我是个孤儿。”

  “这么说,你是若兰的养子?”

  “……”

  见王弃不出声,萧若元便喃喃说道:“王弃,王弃,这名字好生奇怪,我……”

  突然,萧若元全身一震,面‘色’大变,叫道:“难道你是……”

  “弃儿,杀了他!”曹若兰厉声道。

  “是,娘。”

  王弃瞬间运起全身力量,功法更是催动到极致,一拳轰出,直取萧若元的心口。

  砰!

  萧若元‘胸’膛中拳,噗地一声,张嘴吐血,面‘色’苍白到极点,一步步的向后退,最后退到了寿椅边,缓缓坐下。

  王弃见他没死,心里不觉十分‘迷’‘惑’:“奇怪,我这一拳倘若打不死他,我就会被他的元力震飞出去,从而‘激’发我的潜能,让我变得更加厉害。然而,他不但没有被我打死,就连我自己,也没有被他的元力震飞出去,难道他不想对付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