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896章 家主令!
  c_t;萧若元接受儿孙拜寿的吉时定在申酉之‘交’,也就是下午五点。

  而拜寿之后,萧家将会有一场盛大的宴会,为的就是招待前来祝寿的所有来宾。

  眼见吉时渐渐来到,只剩下了半柱香的时间,人语声越来越少,终至安静,鸦雀无声。

  这时候,通往拜寿台的那一条大红道路上,突然出现了三个人。

  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四方脸膛,身躯凛凛,六尺上下的身材,身穿福袍,气度恢弘,一看就知道是干大事的人。

  看他的样子,也就五十来岁,但实际上,他就是萧家的家主萧若元,已七十岁了。

  至于跟在萧若元后面的两人,均是‘唇’红齿白,英俊不凡的少年,十七八岁的样子。

  全场一片肃静,落针可闻,因而,萧若元三人的脚步声,听上去格外的响亮。

  不多一会,萧若元带着两个少年走到了拜寿台一侧,跨上八道石梯,便登上了拜寿台reads;。

  台上端放一张看似朴实无华,其实价值万金的红木寿椅。

  而红木寿椅子后面,则是一面巨大的屏风,上书一个大大的“寿”字,显得极为气派。

  萧若元缓步走到台中,拱手说道:“承‘蒙’四方宾客莅临寒舍,为萧某祝寿,萧某十分荣幸。”

  有人说道:“萧家主,您太客气了,我等能来给您祝寿,是我等的福气。”

  萧若元笑了笑,说道:“不敢,不敢。”

  随后,他扭头看了一眼台上放着的一个紫檀香炉,道:“吉时将至,请恕萧某托大,还请诸位宾客见谅。”

  说完,他便走到了红木寿椅前,缓缓坐下。

  而那两个少年,就站在红木寿椅的两侧,脸上始终带着浅浅的笑意,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很快,只见一群穿得十分体面的人来到了拜寿台的另一侧,为首之人正是萧若元的长子萧正方。

  方笑武身材颇高,站在人群里面确实看到了萧明月,但他看来看去,却找不到萧‘玉’寒的踪影。

  其实,方笑武也不知道萧‘玉’寒长得什么模样,但是他知道萧‘玉’寒比萧明月大三岁左右,今年也就二十二三岁,而像萧‘玉’寒那样的绝世天才,一旦出现,势必会引起一番‘波’动。

  而拜寿的人里面,虽有几个年纪和萧‘玉’寒相仿的男子,但这几个男子的修为都不算太高,所以,方笑武才敢断定拜寿的人里面没有萧‘玉’寒。

  眼见所有拜寿之人全都去到了台上,依照辈分年纪站好位子,齐刷刷的要给萧若元祝寿。

  蓦地,人丛里传来一声犹如来自九幽地狱,无比‘阴’冷的冷笑:“萧若元,你好福气啊。”

  此话一出,所有宾客都是大吃一惊reads;。

  下一瞬间,许多人虽然看不见说话之人是谁,但他们均是修士,同时向旁飞身掠开,也就弹指之间的工夫,已在说话之人的附近空出一片较为宽阔的地方。

  正当所有人都望向那人之时,一道人影突然从天而降,一拳轰向了萧若元的头顶。

  砰!

  萧若元面临突然袭击,连眼皮也都不眨一下,而就在那人的拳头距离他的脑袋还有一丈时,澳门赌博网站:一道人影横空出现,用了一招“踢星扫月”,便将那人踢飞出去,摔落在拜寿台下的空地上。

  踢星扫月原本是一招寻常武夫都懂得的‘腿’法。

  一般来说,这一招的威力再强,也很有限。

  可是,这一招踢星扫月经由那人使出来之后,居然有种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完全做到了一‘腿’克敌,一击必杀!

  这不单单是因为此人的修为已经到了合一境后期,还因为他在踢出这一‘腿’的时候,暗中用上了自身修炼的功法,纵然是合一境中期的修士,也会被他踢的元魂大损,再无出手之力。

  不料,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那个被踢下台去的人趴在地上微微一动,竟是毫发无损的站了起来,然后,他便一言不发的走到说话之人身后,穿得虽是颇为寒酸,但身材魁梧,相貌堂堂,是条壮汉。

  方笑武定睛一瞧,不由呆住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挨了合一境后前绝世强者一脚的人,竟然会是那个不知道姓名,但也算是认识的轿夫。

  “阳天曾经说过自己是第三种人,而第三种人就是天人,难道这个轿夫也是天人?”方笑武心想。

  下一刻,方笑武也看清了说话之人是谁。

  那是一个面无表情,面‘色’略显蜡黄,满头白发的灰衣老妪。

  灰衣老妪身材颇高,可见她年轻的时候必定是个身材高挑的窈窕少‘女’。

  “拿下!”萧正雄喝道。

  话音刚落,十六条人影,十六个绝世强者,刹那现身出来,‘欲’要动手。

  “我看你们谁敢!”

  灰衣老妪将手一挥,掌上突然多了一面令牌,仍是面无表情,但她的双眼,却像是燃烧了起来,不再是身染重病的样儿,而是气势如虹,俨然高高在上的‘女’皇,任何人都休想靠近她!

  十六个绝世强者突然向后一退,噗通一声,全都跪在了地上,连头也不敢抬一下,显得极为敬畏。

  那个一脚踢飞轿夫的绝世强者正是萧正雄请来的三位萧家长老之一。

  他看到十六个绝世强者不但没有将两个闹事的人拿下,反而后退跪下,面‘色’不由大怒,不等身躯落地,便凭空飞出,伸手抓向了灰衣老妪。

  “家主令!”

  此老看清灰衣老妪手中之物以后,面‘色’不觉大变,霎时飞退,不敢对灰衣老妪动手。

  他面上又惊又疑,不清楚灰衣老妪究竟是从哪里得来的家主令。

  家主令!

  萧家家主持有的令牌,具有无上权威,一旦亮出此令,凡是萧家的人,都要无条件遵从,若有违抗,一律当诛。

  因此,这家主令除了家主之外,几乎不可能落在别人的手中。

  而就算别人拿着家主令,也是奉命办事,办完事后,都会在第一时间将家主令上‘交’家主,若是有人敢手持家主令胡‘乱’发号,罪同谋反,连亲生儿子都不放过。

  这一瞬间,萧若元面‘色’苍白,颤声道:“你……你是若兰……”

  但见他身躯颤抖,想要从寿椅上起来,但因为心情太过‘激’动,竟是没能一下子站起,反而坐得更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