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892章 瘟神(下)
  c_t;方笑武循声望去,认得说话的人是个瞎子,而这个瞎子就是他以前见过的于六指。

  至于于六指的身边,还有一个方笑武更熟悉的人,正是乔北冥。

  看到了乔北冥,方笑武不觉向乔北冥点了点头,而乔北冥也向他点了点头,与于六指一起走了过来。

  “乔老爷子、于老爷子,是什么风把你们也吹来了?”徐秋娘笑着问道。

  乔北冥怪笑一声,反问道:“那你们夫妻呢?为什么而来?”

  徐秋娘却不回答,而是问道:“乔老爷子,难道你们的目的和也我们夫妻一样?”

  乔北冥道:“应该是一样的。”

  方笑武越发好奇,问道:“四位前辈,你们到底是为了什么目的来这里?”

  火孩儿哼了哼,叫道:“你小子不知道吗?如果不知道,那你来这里做什么?”

  “什么你小子?”徐秋娘嗔怪道:“方公子不拒绝和我们做朋友,那就说明他把我们当成朋友了,老头子,你今后不能叫方公子你小子,而要叫小兄弟。”

  闻言,澳门赌博网站:火孩儿十分郁闷的道:“想我火孩儿,今年也有五百三十六岁了,而这小子,也不过二十来岁,却要让我叫他一声小兄弟,真是搞笑。算了,看在娘子的份上,我就叫他小兄弟吧。”

  “这才对嘛。”徐秋娘笑了笑,问方笑武道:“小兄弟,你真的不知道我们为了什么而来?”

  “我确实不知。”

  “既然你不知道,那我告诉你,今天是光武王七十华诞。”

  “光武王?”

  方笑武想了想,陡然想起了一个人,面‘色’微变,说道:“徐……徐大姐,你说的这个光武王莫非就是萧家的家主?”

  于六指听了这话,便没好气的道:“这还用问吗?你小子到底是干什么来的?怎么连这事都不知道?”

  方笑武干笑了两声,说道:“实不相瞒,晚辈这次是收到了萧家某个人的邀请,前来参加宴会的,事先并不知道这场宴会原来是光武王的七十华诞。”

  乔北冥好奇地道:“这个人能邀请你,说明此人在萧家地位非同小可,小兄弟,不知我们能否知道他的大名吗?”

  方笑武道:“这……”

  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怕说出来之后,这里人多口杂,说不定会引起误会。

  乔北冥“哦”了一声,点了点头,道:“明白,明白。”

  这时,忽见一人走了过来,却是那个白衣修士。

  上次在萧家,方笑武不但遇到了徐秋娘、火孩儿夫‘妇’,还遇到了这位白衣修士,只是此人来历不明,谁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所以当时‘交’谈了两句后,方笑武便匆匆走了。

  此刻,他突然走了上来,倒让方笑武等人不免一怔。

  “方笑武,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与北斗世家为敌。”白衣修士道。

  方笑武不明白他的意思,就只好嘿嘿一笑,掩饰过去。

  “不过,就凭你的这份胆量,便足以称得上年轻一辈中的翘楚,我喜欢。”白衣修士道。

  “不知前辈尊姓大名?”方笑武问道。

  “我姓宋,单名一个慈。”

  “原来是宋前辈。”

  “你叫我前辈,我绝对受得起,不过我最佩服有胆量的人,你以后可以叫我宋兄。”

  闻言,方笑武也不客气,说道:“既然宋前辈不嫌我年幼,我以后就叫宋前辈一声宋兄好了。”

  宋慈哈哈一笑,问道:“方老弟,你知道你除了左手武神之外,还有什么外号吗?”

  方笑武愣了愣,道:“宋兄,难道我还有别的外号?”

  宋慈点点头,说道:“这个外号是我在来的途中听到的,那些人都把你叫瘟神。”

  “瘟神?”方笑武苦笑道。

  “不错,他们都说凡是和你走得近的人,都会跟着一起倒霉,我这个人向来不信邪,谁越倒霉,我越要靠近,我倒要看看我接下来会走什么样的霉运。”宋慈道。

  其实,“瘟神”这个外号,乔北冥、于六指、火孩儿、徐秋娘四人早已听说,只是他们没有跟方笑武说明而已,现在听到宋慈说出来,他们反倒有种轻松的感觉。

  方笑武笑了笑,道:“对于我的敌人来说,我确实是个瘟神。五位前辈,难得你们看得起我,敢接近我,现在时候不早了,若不嫌弃的话,我们一起进去吧。”

  乔北冥等人虽未开口,但也没有反对,算是默认了。

  当下,他们一行八人像是一伙人似的,朝萧家大‘门’走了过去。

  八人走到近前之后,便有好几个人萧家的高手上来打招呼。

  而与方笑武打招呼的那个人,正是那日把方笑武请去萧家坐了一会的修士。

  要不了一会,方笑武等人就被带到了一座宽敞的‘花’厅之中,而在他们八人进入此地之前,厅内除了四个丫鬟之外,还有三个宾客。

  这三个宾客一看就知道不是等闲之辈,其中一人是个道士,约莫五旬,一副闭目养神的样儿。

  至于其他两人,正在你一言我一语的低声‘交’谈,见到方笑武等人进来之后,面‘色’虽是微微变了一下,但也没怎么放在心上,说明他们的修为绝不低于乔北冥等人。

  方笑武等人才刚在‘花’厅里坐下,忽见一人走了进来,倒背双手,一边走,一边轻声‘吟’道:“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方笑武大吃一惊,心道:“这不是杜甫的诗吗?这家伙怎么会知道?难道他和我一样,都是……”

  定睛望去,不觉哭笑不得。

  原来,那人虽是一身男子穿着打扮,面上也稍微抹黑了些,但方笑武仔细一看之下,当即认出这人就是林羽彤。

  方笑武当初化身张真人,在林家当林羽彤的教席,有一次看到林羽彤练剑时颇有些‘女’神的韵味,就随口把杜甫的一首诗念出来,而林羽彤听了后,十分喜欢,竟是全都记下来了。

  “奇怪,这丫头为什么会‘吟’这首诗,难道她已经认出我就是张真人?”方笑武暗暗嘀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