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889章 天机一指
  c_t;“不好!”

  北斗丰庆心头大叫,极力想摆脱方笑武对自己的锁定。

  可是,他低估了“反意剑术”的威力,就算倾尽全力,也没有办法让自己的身躯脱离“反意剑术”的笼罩之下。

  眼看北斗丰庆即将被方笑武的“反意剑术”击杀在望仙台上,忽见北斗丰庆双目冒出怪异的光芒,似已陷入了某种疯狂之中。

  而就在此时,北斗丰庆不但自损元魂,且还催动了北斗世家的第一功法《天罡圣诀》。

  一股罡气绕身冲起,势如雷电。

  《天罡圣诀》乃天级最顶尖的功法,一共有七十二重。

  北斗丰庆虽然没有将此‘门’功法修炼到最高一重,但也修炼到了第六十三重,而他正是在《天罡圣诀》有了极深的造诣之上,才能将“意剑术”施展出来。

  而现在,他催动的《天罡圣诀》层次,已经突破了他的极限,达到了第六十五重,比他能驾驭的第六十三重多了两重。

  这简直就是拼命!

  就算让他接下了方笑武的这一剑,他也会元气大伤,再无出手之力。

  铛!

  北斗丰庆横剑一挡,堪堪挡下了方笑武手中的斩邪紫晶剑,脚下连连后退,每退一步,口中便会吐出一口‘精’血。

  与此同时,方笑武觉得一股巨大的罡气从北斗丰庆的身上涌将过来,急忙运起“金丹”的力量,这才没有受伤,但即便是如此,他还是被震得倒飞出去,险些落在了望仙台下。

  蹬蹬蹬……

  北斗丰庆身不由己的退了十八步,口里也吐了十八口‘精’血,面如死灰,若不是他修炼的《天罡圣诀》有了相当深厚的造诣,纵然有十条命,澳门赌博网站:也不够他挥霍。

  “砰”地一声,北斗丰庆仰天倒下,一动不动的躺在了台上。

  他虽然没有死,但也只剩下了半条命。

  别说是天级丹‘药’,就算是后天神丹,最多也就能治好他的伤,根本就不能让他的修为回来。

  换句话说,北斗丰庆已经变成废人,除非是有先天神丹,否则他一辈子就别想再恢复。

  方笑武落下来后,先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暗中调元了一会,觉得‘精’力恢复了八成,就朝北斗丰庆走了过去。

  他当然不会放过北斗丰庆,现在距离一个时辰的时限还有大半时间,他有的是时间来杀死北斗丰庆。

  “北斗丰庆,本来你已经输给了我,我可以不取你的‘性’命,但你北斗世家三番五次找我的麻烦,要置我于死地,我今日若不杀你,那我就是大傻瓜了……”

  方笑武口中说着,一步步的接近北斗丰庆,手里的斩邪紫晶剑缓缓举起,只等走到北斗丰庆边上以后,便要一剑刺下,断掉北斗丰庆的生机。

  一些人看到这里,不禁心想:“这小子明明已经赢了,又何必要赶尽杀绝呢?他要是杀了北斗丰庆,除非他是李大同的儿子,否则无论他是武道学院的什么人,这辈子都别想逃过北斗世家对他的追杀。”

  蓦地,一个冷傲的声音传来:“住手!”

  话音刚落,一道人影突然出现在望仙台上。

  只见此人隔空伸手一推,也不知道施展了什么手法,竟是将方笑武推出了数丈外,显得颇为狼狈。

  然而,方笑武并没有就此罢手,而是身形一晃,施展瞬移**出现在北斗丰庆的身边,举起手中的斩邪紫晶剑,又快又狠的朝着北斗丰庆的咽喉刺了下去。

  “放肆!”

  那人原以为方笑武会听从自己的警告,没想到方笑武不但不听,反而出手更快,不由大怒,右手五指弯曲如钩,抓向了方笑武的后背,速度快到了极点。

  突听“砰”的一声,有人出现在方笑武的边上,一指点出,元力骤生,虽然不是很大,但有一股神奇的威势,顿时将那人的攻势化解,‘逼’得那人倒飞回去,面‘露’吃惊之‘色’。

  而此时,方笑武手中的斩邪紫晶剑已经刺下,但没有刺中北斗丰庆的咽喉,而是贴着北斗丰庆的脖子扎在了台面上,而以斩邪紫晶剑的锋利,居然连一丝痕迹都没有刺出来。

  “这忘仙台果然神奇!”

  方笑武暗暗想着,将斩邪紫晶剑收回,转身望向那个人。

  至于帮他挡下那个人的人,正是武道大会的主持者天机子。

  “你……你是天机子?”

  那人望着天机子,神‘色’显得有些疑‘惑’,问道。

  “鄙人正是天机子。”

  “好呀,天机子,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与我们北斗世家为敌!”

  那人听到天机子承认,便大怒起来。

  闻言,天机子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问道:“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哼!”那人冷笑一声,傲然说道:“老夫北斗鑫reads;。”

  众人听了这个名字,却是十分陌生,均是第一次听说。

  天机子想了想,突然问道:“不知北斗恒是阁下什么人?”

  北斗鑫面‘色’微微一变,道:“你怎么知道我师兄的大名?”

  “原来阁下是北斗恒的师弟,失敬,失敬。”天机子道:“北斗兄,我身为武道大会的主持者,理应维护武道大会的秩序,你刚一来到,就想对方公子下毒手,究竟是何道理?”

  北斗鑫冷笑道:“天机子,你眼瞎了吗,那小子刚才要杀我们北斗世家的少主。”

  “那又如何?”

  “哼!你身为武道大会的主持者,难道就不管吗?”

  “北斗兄,可能你来晚一步,不知道前情。方公子与北斗少主‘交’手之前,早已说好以一个时辰为限,不论生死,现在尚未来到一个时辰,方公子要对北斗少主怎样,我又怎么能多管?

  我若管了,那就是横加干涉,就没资格再当这个主持者了。北斗兄若是不相信鄙人的话,可以问问在场的人,如果有人说我天机子是在撒谎,我立即向你赔礼道歉。”

  这话把北斗鑫说愣住了。

  如果事情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件事就糟糕了。

  他这次到京城来,有两个目的。

  一是受家主的拜托,以及他师兄北斗横的命令,前来保护北斗丰庆。

  二是担心北斗天虚来京之后,没办法对付阳天,而他的到来,就是为了对付阳天。

  而这两点比起来,第一点尤为重要。

  因为阳天什么时候都可以杀,但北斗丰庆要是死了,就算让他杀了方笑武,甚至是连阳天也杀了,他回去以后,也不能将功抵罪,必将受到师兄北斗恒的处罚。